我是个les

在二年级的时候知道自己是同性恋。

从小的时候我就恨透了那个家,在贺卡里写着要把父母杀死,六年级的时候特别想自杀。

父母是个负能量特别重的人。整个家庭都是。父亲脾气暴躁,夏天我没穿长裤睡觉,母亲又在旁边唠叨得没完,他直接三巴掌扇醒我去穿长裤。以为老一点会好一些,后来越来越糟糕,变得偷家里钱,索要我亲戚同事多余的手机,上大学的那天,我给他看“你看我喔,这是我买的密码锁,到时候就不怕咯”,我爸面无表情“给我一把,我要拿去锁厂里的门。”我简直不敢相信说这话的人是我爸。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动车坐过站,他骂我叫我妈别让我升本,说我和男人私会,隐形眼镜液过期了,要再买,他说不用这个说过期其实还是可以用的,我怕出问题从我妈的包里拿钱,结果就是各种吵。

整个家由我妈一人撑着,连我爸摩托车都是我妈买的,我妈从事做的是六合彩,她也爱打麻将,奶奶说我妈赌博输了十几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妈连我怎么挤牙膏都要管,一件事情天天说。小学回家可以顺道拐到我妈的小公司去,那时候天天被我妈骂,她是做出纳吧,让我别去她公司,我也没吵她啊。但那时候怎么那么天真,她怎么骂我都去。五年级,急性阑尾炎,肠子穿孔,我疼得一个晚上没睡,奶奶让我和父母说,我没让。隔天我妈居然问我“真痛还是假痛”,意料之中吧。后来长大了,我妈居然说她没说过那样的话。还骂我。我父母几乎没有鼓励过我,有时我妈亲密叫我女儿啊,更像一种赢钱了愉悦的心情没处发。到了初中我就爆发了,和父母吵架到了峰值,我关在房间不肯出去,我爸直接撞进来,我和我妈吵架,我打了我妈。我实在是受不了,一直说一直说。还有一点是,我妈是做六合彩的,整个初中没每逢双都在我小房间里,而且我妈的声音还特大。我妈拉去逛街,每次都要算为我花了多少多少钱,说妈妈我多爱你。其实我并不想买的,我也知道我妈爱我,只是对待方式错了。四年级的时候发现了《读者》,第一页的标题就是“母亲”,每次谈到家庭,我都很羡慕别人,别人的爸爸妈妈,不得不交代我们的家族关系,也是四分五裂的,奶奶生了5-6个女儿,奶奶那时候也不喜欢我妈,我和奶奶就一起骂我妈。我惹出了事也会帮我在我爸那里说话让他别打我。家族里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事而内斗,比如某个姑姑送我家钙片,奶奶觉得不需要,就让姑姑拿回去,我爸知道就破口大骂,听奶奶的意思是我爸攥着拳头都快要冲过来打她了。我厌恶男人,朋友说我是因为家庭,可是我2年级就知道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奶奶也被这个家庭同化了还是怎么的,以前她会说“你爸爸做的不对”,现在却问我怎么这么讨厌我爸。奶奶说了她是因为生不男孩才拼命生,没想到唯一的儿子是这样的。我从来不恋家,大专长跑,体育,包括集体环境,让我更会说话,心情也更开朗了一些。但如果碰到糟糕的人事,就好像从来没改变过。奶奶也变了,估计被整个家庭同化了吧以前会站在我的角度说“你爸爸怎么会这样,后来问我为什么这么讨厌爸爸。” 我记得有件小事,我爸带我去厂里玩,她把我放在合伙人那里,一个阿姨的家,她家里有两个儿子,她儿子让我脱裤子,我没有,后来他儿子给我看书说这个怎么好,我脱了以后,他儿子就帮我口了,口完她儿子也让我帮他,我没有她儿子也没有勉强。上中专后,有次升国旗,我集合的地点不对被班主任训后,隔天居然焦虑一夜没睡,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怕还是被骂吧。我特别的敏感,不敢看鬼片,连神话故事都会害的我一月不敢上厕所。我特别脆弱,又很容易感动,一点小事就会让我流泪。但是初中的那次车祸没给我什么深刻,我大拇指不能伸展了,当然在医院也和父母吵架了,我爸很想打我吧估计。后来在工作了,主管说我思维特别跳跃,同事说我脑子里想的和别人不一样。有次早会,我当着整个团队的面说“xx你是化妆的时候样子吗,天呐,我认不出来,我以为队里来了新人”,同事说我脑子不好用,说话不经大脑,同事说我的时候我产生了辞职的念头,是从小的自卑不自信,想要逃避的心理,更想逃避那种针对的氛围。但是我有脸盲,只是表示惊讶,化妆前后两个人,确实也产生歧义了吧。现在做得销售,我离开了家,去了外地,在小时候心情不好更习惯把自己关在狭小的空间里,现在出了社会,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每个人都在忙自己事情,他们说工作苦,单身租房孤独,我没有感觉到,一天工作下来很充实,去除工作压力,但压力总是会有的,不是吗,我想我是很快乐的。

交过两任女朋友,都是理科生,胖,脾气不好。我明明讨厌脾气不好,却会为这种性格吸引。常常有人说不知道我的脑子里想什么。女朋友也是这么说的,和我谈她太累了。我讲话的逻辑也和别人不一样。例子一时没想起来。

我最擅长和他人保持刚好的距离,有的时候我觉得距离太近,我会作死的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安静,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一旦在家里呆的时间久了,出去人多的地方会觉得特别不自然,会有紧张,缓一会儿就好了。我特别喜欢心理学和哲学,我认为人是个目的性的动物,每样行为下来有不为人所知的指向性因素,小时候喜欢剖析自己,长大了喜欢研究人。在销售的工作中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这是有趣的一点,还有形形色色的人更有对应的话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