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自我救赎

当面临情绪低谷期,家人给我的回答是“我特别害怕你打电话给我这种时候。”“自己坚强点,我最近比较忙。”于是我就不愿麻烦叨扰别人似的开始了漫长的自我救赎,似乎人人都在害怕我的负能量,不回应不倾听。是啊,任何人都没有义务如此,谁的生活不艰难呢,可是我真的只是需要支持和安慰,而不是要我时时刻刻保持高度警戒状态,我的性格体质决定了我的悲观主义,那些乐天派的做法只能羡慕无法效仿,每每面临压力我都无法正确排解,如果每一次的压力无论大小都让我如此痛苦,那我的人生将多么悲惨呐。

发布于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00: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