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帮我。谢谢!

你们是心理大夫你们是专业的,就像我熟练用ps,当别人给我一张图问我何处别扭何处需要修,我心如明镜。是这样的,我不想您跟我说“面聊才能诊断病症”如此类的回答。

不知道您需要了解哪几方面才能诊断我是否有病。我就说说我的琐碎。我不知道自己每年每个月每天是欢快的时候多还是低落的时候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放大了低落,让我总是沉浸在难过中。我跟了我奶奶十年,天哪,我不能提这茬儿,刚打完这几个字我眼眶就红了...从7七岁到17岁,奶奶带着我,她还带了其他四个孙子,住着的是我爸妈建的楼,可楼里住着一群蚂蝗(我奶奶的其他儿子和他们的媳妇)他们简直用冷嘲热讽绑架了殴打了我这个童年,那时候我尝尝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摔自己耳光(我至今不知道为啥这么做),可能是那时候太想离世却太懦弱?我觉得童年是令我如今“扭曲”的源头。但如果现在要我给他们打给电话回去问起,他们应该是一头雾水说“我也没对你做什么啊”。就是这样的心情。17岁后我只身踏上北京投奔父母,来找这世上最爱的父母,可是问题来了,我妈常会因为爸爸护着我说她而生我的气也对我冷嘲热讽,天知道我多害怕语言伤害。于是没多久,我被送去了北京的军事化管理技校上学了。一呆就是两年,你知道那学校的孩子们多排外吗,我的天哪,也怪我长得不讨喜。我基本上天天哭,没一天是笑的,后来我搬出去住了,在学校附近的租了个小黑屋,那时我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喝酒抽烟了,不过是自己,那时我还没交到朋友…

不想说了,再后来我就工作了,中间还发生了一些恶心的事情。我今年21岁,没上大学,工作两年多,一步步走来,现在北京做着一份体面的工作,薪资相比同龄人还算丰厚(总是用有失业危机感)。这几年我常失眠,凌晨三四点睡不着坐起来哭,白天要上班啊,隔段时间会十二点之前睡,但每年也就那么一个多月吧睡眠比较顺,而且我变得更容易低落,我越来越爱抽烟喝酒,感觉它们就是支撑我前进的镇静剂,我和一些人聊过从前,但并没有如他们所说说出来就好多的效果,朋友们常常来找我诉苦,我可以做他们的“知心姐姐”,但这茬儿好像明白的越深,自己出了问题越是钻进了死胡同。后来我状态越来越不好,接受收不了他们的负能量了,没办法再耐心与友善的陪他们唠嗑,他们也一头雾水,人是自私的,他们也不愿太探究我内心的黑洞,毕竟这东西有害无益。于是朋友们又慢慢的远离我,一个人抽烟喝酒太孤单,我只能到处结交酒友烟友。现在就是如此吧。

前两天有一年轻的男明星抑郁自杀,前一晚笑,第二天一早,我哭了。我不追星也不是很熟悉那明星,我就是害怕的不行,好似那个死的人是我,怪自己怎么就没扛住呢。一照镜子看着自己还活着,心里暗想“你终究逃不过意外死亡”。着实害怕啊

我到希望你们告诉我“孩子,你应该是xxxx病症”,否则我要怎么跟自己解释如此歪曲泥巴的心理状态啊。

哎。

我很尊重你们,真的,只是内心的不安与恐慌让我没了规矩,我在这先道个歉。

2016年9月18日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