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抑郁如何自救

我患上抑郁症四年了,曾经去医院治疗时,医生表示希望直接住院,但我的父亲不愿意。于是我为了不让他担心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在所有人面前假装开朗、逼迫自己参加很多社交和活动。但是睡眠质量下降、记忆力不断减退、暴饮暴食和疯狂购买、以及对于所有外界的刺激反应基本为零。这些不断地提醒我,我依旧是个病人。我已经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生存对别人来说是日常,对我却已经成为举步维艰的挑战了

发布于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15:5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