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不是圣人,同样父母也不是

从聊天中明白原来父母现在就象小孩,怕老的时侯没人照顾他们,他们觉得我随时都会生病,不敢指望我,所以他们现在就不敢得罪我哥嫂,他们把希望都放在了我哥身上,虽然这听起来感觉有听伤心,但言传身教,我父亲最小的妹妹即我的小姑姑是个未发育长不大的人,在我印象中她就是我们家的累赘,大家并没有因为她残疾而照顾她,反而是对她最不好。我并不能改变他们的思维,也怪自己不能让人放心。但退一步讲他们对我没有期待,但我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就不会对他们有所期待,这何尝不是一种自由。而且我已成人,不再只有父母的爱,我可以爱其他人,其他人也会关心我,虽然不能为我做什么,但那种安全感就是一种力量。

发布于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17: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