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出现了心理疾病???

这几天学校段考

前段时间学习明明不是没有用心 明明很踏实的听课完成作业做好笔记 做很多课外的练习

为什么考试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像像塞了浆糊

一个简单的做过的运算我在试卷上划来划去划来划去却理解不了意思

语文作文逻辑混乱的一塌糊涂 什么也写不出来

我想还是我个人不够拼吧 没有偷懒也没有贪玩 因为根本不喜欢玩啊

须村也走了巧华也走了我想不到我可以和谁说说话 跟别提跟谁出去玩了

至始至终我都喜欢着每个老师 对于我而言他们都是很可爱而且爱着每一个学生

但是每次看到成绩时 我都能体会到他们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就这样我对他们常常抱以愧疚 甚至不敢直视他们

每每老师找到我我只能僵硬的表现出我很好

我会努力的 你别我对失望 我真的会努力的

过后总之脑子一片空白

是我不够努力吗 是啊 我就是不够努力吧

前天晚修的时候无助感又突然侵袭

大家都在低头努力学习

我却在走廊趴厕所边上的栏杆抽泣 鼻涕眼泪流的到处都是 害怕被同学看见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就是想哭

其实任何烦恼郁闷或者开心激动都触动不了我了

任何事都不重要了 我不知道我坐在这里干什么

回到教室我看着他们 都好开心哦 我在干嘛呢 我为什么这么奇怪呢

木讷的待着 体会不到任何情绪 一旦开始哭泣 泪水就开始溃堤

紧接着的是胃的抽搐和全身发热

有一次一起打球的同学过来拍了拍我 我不情愿抬起头看着她 满脸涕泪的样子或许把他也吓了一跳

她说了一句不舒服回班就睡一会儿吧 就走了

哭完之后 还是要回班继续做作业啊不是吗

心情好像也因为发泄了一点而变轻松了

其实这种莫名的无助和哭泣三不五时都会发生

有时在早上 更多的时候在晚上爆发

高二时就发现只有吃好吃的才能让我短暂逃离

于是总是网购几百块的零食然后回家全部一次性吃完

吃的时候才会有放松的感觉

于是陷入了暴饮暴食的循环里

我知道这样不是办法

可是 这是我唯一能快乐的方式了

可悲 我该怎么快乐起来 我不想活的像具行尸走肉

父母说我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生气和笑容以及那本该强健的身体

然后夸我理性懂事一边让我要多吃点

其实很多时候 我都觉得父母比我年龄还要小

我要反过来教他们知识还有照顾他们

他们很好玩乐 我却像个迟暮的老人一般呆滞迟钝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好累好累

在学校也失眠至少一点才勉强有睡意

有时盯着桌面就痴痴呆呆的看着 脑子一片空白

课间也不愿抬起头看着这群可爱活泼的同学 又怕自己会哭出来

身体因为暴饮暴食胖了20斤不算什么

生活一团乱麻

成绩一直惨不忍睹

慢慢开始怀疑自己

慢慢开始变得不会笑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正常,每天出门前都要对着镜子练习笑

如果是因为爱笑 所以看起来乐观的话

那么事实是 并非我喜欢笑 而是我想不出可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别人

笑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它只是个表情,默认表情

没人知道我曾会在每个夜晚绝望而孤独地哭上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还不能发出声音

当我面对他们大笑 心中却能想着什么时候 我可以坦然的死

想要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一个好点的自己可是总是笨拙差劲无用

因为暴食花好多好多钱

父母一边跟我说着钱来之不易一边又让我要多吃点十分的矛盾

其实只是在用食物逃避情绪

我知道我是在逃避麻木

我感觉不到

我感觉不到快乐

用食物填满自己的胃

我想着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要活着

大概是因为我不敢死吧

父母实在是太过不容易

如果早几年想死还好 可我已经要成年了

他们也要老了 我死 对他们太残忍了

倾注一辈子心血用半生劳累换来孩子对自己的不孝

是的 束缚我的就是这份爱 这份道德

考完语文我站在天桥上看着下面的好学生们进进出出

我真的好羡慕啊 不是因为成绩

而是他们的状态 意气风发 看着看着真的好想了结自己

一边想着这日子没意思 一边又想到我如果这么死了会给很多人添麻烦的

死亡真的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活下去才是最困难的事

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站在我的面前替我结束痛苦

懦弱怕死无能又贪生 每多活一天都是挣扎

发布于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01: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