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并不想自杀,但想倾诉一下死亡

现在没有倾听者在线,而我有点痛苦。今天是改变的第十七天。我比第一周已经很能够控制自己不在情绪最坏的时候做破坏性冲动性的举动了。

但我忍耐的还是很痛苦。。

所以想来倾诉死亡。。

如果我想活,怎么都可以活下去,每个人也都是。在第一周我的确思考过死亡。但前几天我也想明白过我还不想死。

我曾经想过一定不能割腕。这是自杀成功率最低的。70%以上死不了。如果是没死了被救回,那我更没希望。

在第一周刚分离的绝望中我考虑过安眠药。当时我手中只有21颗酒石酸吡坦片。可能不够,还需要酒精。但安眠药也不安全。如果我傻了,植物人了,瘫痪或者其他神经性损伤又没死掉。更糟糕。。当然,现在我只有12片了,更不够用了。

所以最有效的方法是烧炭。找一个三线城市,找一个小房间。封好门窗和缝隙,烧炭是最安全的。死亡率极高。

但有时候在忍耐的特别痛苦的时候,比如现在,我虽然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去做破坏性冲动性举动,但忍耐的真的很痛苦,我会设想用展示性的方法去死亡来展示痛苦给他人看,让我的展示性死亡给他们带来惩罚。比如我会设想当面用刀捅心口。。

实际上我想我没有勇气用刀捅心口。我只是在心里想一下来舒缓一下。因为我想表示我有这么这么疼和这么痛苦。

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过自残行为。很多年以前我还有愤怒伤心时用手打墙和头撞墙的举动。但这次巨变袭来我到现在都没有过自残行为。其实我从这段关系中真的得到了非常多。所以现在才更难受。。

同样。可能文字是一种发泄。我并不想要自杀。至少暂时我还有点希望。

发布于2016年10月03日 星期一 11:3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