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总是自我否定,一直寻求不可能得到的认可,看不到未来

事情比较长比较冗余,感谢看完的人。我今年24岁,女,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自5岁父母离婚我就和母亲单独生活。15岁的时候父亲再婚终于生了个儿子。我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妈妈很多,她在言行举止上也会一直这样暗示我。生活中我一直是个很悲观消极的人,也缺乏同情心,比如看到同学在我面前昏倒也毫无反应。没什么朋友,每当从一个学校毕业后就几乎不再会和原来的老师同学联系。虽然曾经喜欢艺术,在妈妈的坚持下没有选择艺术高考,普通高考考上了上海某985、211院校。其实我并不想读研,但因为家里的期待,保了本校的研究生,申请了去欧洲某国家的双学位。在我的心里做这一切都是希望得到父母的认可,希望我的爸爸不再觉得我无足轻重,希望我的妈妈能对我满意,不觉得她的多年付出付之东流。然而我从来都不开心。初中的时候偶尔用刻刀割手指,高三的时候试图喝洗涤灵自杀(想要留全尸给我妈,于是没有跳楼,但并没想到洗涤灵毒性很小,根本没有发生什么),暴食发胖,曾经在学校的学生中心寻求了一年心理咨询的帮助,但最终因为遇到了一个乐观温柔、家庭幸福美满的男友才暂时走了出来。最终还是因为对家庭和未来的理解完全不同而分开了。不管我是不是学了我选择的专业,不管我是不是做到了一些别人看起来很不错的事,我总是不开心。我总是想把这些都扔掉。我总是想在每件事告一段落甚至还没告一段落时就逃得远远的。现在我在欧洲某国读双学位,父亲对我冷漠欺骗,不闻不问,可我还是莫名其妙地一直渴望他能多给我一些关心,哪怕是接听一个我打过去的电话。但我只能从朋友圈看到他带着自己现在的妻儿出国旅游。母亲对我一直高标准严要求,从小时候的责骂和体罚,到现在不断的帮我灌输心灵鸡汤。我知道我应该感谢他们给予我金钱上的支持,让我读书,让我开阔眼界得到学历。但我在某国却每天哭泣,不管再怎么尝试,早睡早起、健康饮食、健身、上课、和外国朋友社交,都无法阻拦我每天哭泣。日记越写越长,越来越难保持那张开心的人皮。合租的室友也开始注意到我的情绪问题。我现在已经买好了回国的机票。我只是一心地什么都不想要了。我不想再继续“优秀”,我觉得我不管再怎么努力地去做一个乐观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漂亮高挑的人,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那些爱和理解。我也不会爱自己。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我恨自己,觉得自己软弱和愚蠢。但我好难过,我感受不到任何一件事能令我安全和快乐。我再次想到了死,但我害怕死亡。我没有勇气面对任何事,甚至连自杀都做不到。我现在正在和一个与我有几乎相同经历的男孩交往。我们彼此理解对方一些奇怪的情绪和行为,正因如此,我也不希望把自己的行为和痛苦更多地强加给他,我希望和他分享快乐,而不是加强彼此的仇恨和自我贬低。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不知道逃回国内要何去何从。我又开始暴食,昏昏沉沉。我很害怕。

发布于2016年10月08日 星期六 05:4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