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7月份和男友分手,十一后又复合。分手和复合都是我提出的,现在...

7月份和男友分手,十一后又复合。分手和复合都是我提出的,现在的问题是我很迷茫,不知道这样再在一起是不是对的。 我们是初中同学,大学开始谈恋爱,到今年是第六年在一起,期间分过两次手,这次是第三次。我们家一直反对我和他在一起,因为家庭经济状况、性格脾气和地理距离。他是属于比较能说的人,工作是销售,之前工作不是很顺利,今年刚刚走上正轨。我们家都是木讷嘴笨的人,妈妈觉得他不太实诚,我去年考上了乡镇公务员,在家人的眼里,他又是没有正规稳定工作的人,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劝我分手。我们工作不在一起,他又不愿意在我工作的地方买房定居,在家人的压力下,再加上自己心灰意冷就提出了分手。今年过年前后他还去过我家两次,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去我家,算是提亲吧,他以为事情很顺利,所以我提分手的时候他很震惊。 因为分手同事朋友都知道,但是复合没有告诉任何人,不时有同事问我有没有对象,我总是摇头说没有,然后就会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我也只是支吾过去,说不急,等等看。因为不能确定最后到底能不能在一起,现在不敢把关系明朗化。同时,妈妈是很强势的人,要去跟她摊牌,我一点点勇气都没有。一想起家人、亲戚、朋友当初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就头皮发麻,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分手的原因一部分是家里不同意,一部分也是我自己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可以找到更好的,更明白我心的人。但是分手后又很痛苦,觉得自己不会在找到一个比他更包容我的人,然后后悔纠结,自己是不是已经错过那个对的人了。最后忍不住给他打电话,要求回来。现在再在一起,又发现自己开始犯贱,不再珍惜他,责问自己怎么就又回头了,到底是不舍还是不甘,我也说不清楚了。 他说,咱俩的关系一直都是你说了算,可是你做的全都是自己都觉得错误的决定,我真不知道给你这么多的自由是我足够爱你呢,还是不够爱你呢。你决定吧,要不以后听我的,要不咱俩结束。 可我始终不能做出决定,他说,你不被逼到绝路是不会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的。确实是这样的。 我知道,别人无法为我做决定,我也不能再为自己的优柔寡断伤害他人的感情,我就是想知道我应该怎么来决定如何往前走。

分手升学失败后压力大

我经常感到失望,缺乏安全感。一年前和特别喜欢的男孩子分手、考研失败、考公考教师都失败,毕业后在外地工作了几个月工作压力大,之后父母建议辞职加上自己也感到疲惫于是辞职回家报了考教师的辅导班准备二战,已经学习了三个多月了,但是隐形中压力也很大。我总是晚睡,经常失眠,我感觉内心孤独空虚。我至今忘不掉前男友,即使他早已经有了女朋友,我也从没有打扰过他,当初分手是我提的,我删除了他的微信和电话,可是我还是会频繁地去点进他的微博主页,为此我经常卸载微博,但是还是会通过网页微博或者再下载回来再继续看他的微博即使他很久都没有更新。我没有想和他复合的意思,可我就是放不下,当时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我总是感到失望,我的信任与爱经常被别人辜负。曾经认识的朋友似乎都过得很顺利,除了我。我关闭了朋友圈,取消关注了并移除粉丝了所有人,我知道我不应该拿别人的生活来对比,可是偶尔还是会再点别人的头像进入他的朋友圈,看到他们一个个快乐的生活,我就感觉自己更绝望了。我感到孤独无助,我一直很努力试图自愈,可是一年了,我感觉自己还沉浸在失恋的漩涡里,但又不只是因为失恋。糟心的事儿太多了,我知道对于我现在这个年纪,这些事儿也还算正常,我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可是我现在真的感觉被这个坎绊住了。我看不到什么希望,一直有什么东西,我想好好地宣泄一下,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四个月前因为上班路上出车祸在医院哭过一次,之后一直没有哭过,昨晚失眠到凌晨三点的时候我无助地趴在枕头上哭了一会儿,我告诉自己必须得找医生看一看了,就想起了很久以前有人推荐给我简单心理。我的情绪一直都没有很稳定,因为童年因素,我总是缺乏安全感,但我隐藏(或者说压抑)的还不错。即使很孤独无助绝望,也想过死亡,但是从没想过要死亡,因为我要对父母负责,好像这个世界只有父母让我牵挂了。我在父母面前表现得还不错,他们似乎看不出我有什么不快乐,我也不想和他们交流让他们担心,况且他们并不能提供给我有效的建议。一年了,我希望自己能够赶快好起来,我自己的力量实在在微弱了。 昨天初雪,前几天我和一个一直说要见我但我一直拒绝和他见面的朋友说初雪的时候就见面吧,昨天下午他说来接我,然后我等到晚上八点半,他没有来。雪越下越大,我给他打电话没有打通,给他留言说太危险了要不别来了,其实我们离得很近,我心里其实希望他能来,他知道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我之所以选择初雪和他见面是我想给自己多一点希望去和外界沟通,可是他让我失望了,他最后真的没有来。我一个人出去踩雪,之后我再给他发什么消息他都没有再回了,他肯定是看到了因为他换了头像,我最讨厌看到消息不回的男生了。我对他很失望,但我对自己更失望,我失望自己总是容易感到失望。 在所有漫长的等待里,除了曾经升起过的希望,我什么也没有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