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抑郁,害怕工作,讨厌现实

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工作了,去年因为不愿意工作最后决定去医院开药,在网上搜了听说医院的心理医生接待的病人很多不会给你太多时间做咨询,所以我就抱着测试开药就行的心态去了,果然没有任何咨询,测试中度抑郁吃了两个月的药,我觉得没什么意义,药费一个月七百多又贵,我又没有赚钱,一直靠父母的钱吃药心里有愧,就没去了。后来找了两个月的工作,最后找到了一个在办公室坐了十天,什么工作内容都没有,后来老板说不需要这个职位了,我拿了十天的工资就走了,实在是找不到工作,就回家了。两个月跟朋友合租,工资全交了房租,生活费依然是父母的钱,我觉得这样还不如在家,反正也找不到工作,在家还能少花点钱。 一年前我是工作过的,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专业相关的,本来很好,类似于一个半培训半工作的公司,进去交了八千,同事都是同龄人,很好相处,教我的老师也不大,人很好,好不容易我开始正式赚钱工作了,同事走了一大半去了别的城市同行业别的公司工作,公司地址搬了两次,一次比一次难受,房租没到期就要退房重租,期间曾经的同事走的只剩两三个,工资不够生活,情绪有点崩溃,工作难度越来越大,看着别人做的那么好逐渐怀疑自己的能力爱好,与同事聊天都觉得困难,感觉她们讨厌我,新来的都不熟,我讨厌交际,本来就只跟旁边的人能说上话,新公司重新换个座位,老板让我一个人带两个新人,我没有自信,也没有说得上话的人,那个时候觉得新公司的空气都是浑浊的,只想睡觉,什么都提不起劲,最后还是辞职了,大半年的时间,连当初交出去的八千都没有赚回来一半。 在家颓废了几个月后,不得不面对现实再找工作,这次是家里亲戚介绍的,养老工作,每天在电脑上做做表格,毫无压力,住在家里,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回,开始还好,同事年纪都很大,孩子都不小了,也有几个年轻人,人都很好,可是他们聊天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加入,一个月后勉强偶尔说上一句,工作内容太轻松了,但是我依然很烦躁,每天边工作边和朋友聊天才能让我坐的下去,我才二十,这种工作让我觉得毫无意义,但是有两千的基础工资和五险一金,真的挺好的,可是,活着就是为了赚钱花钱吗,因为这个想法,做了三个月不到,我又辞职了,最后半个月的工资因为我突然辞职没有提前一个月交辞职信不能给我我也不要了,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走了。 我总是在自问自答,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要做自己感兴趣的,自己坚持不下来,又不赚钱,无法生活,又不想这么大了还花父母的钱。做能赚钱的工作,又觉得没意思,我到底要什么?在家又呆了大半年,就是去朋友租房合租找工作的时间点了,因为经历了两次工作的失败,我真的会所有工作都不报有期待,我觉得我什么都不会,又不愿意花钱学,没有自制力自学,轻松的工作没意义,感兴趣的工作没能力,陷入死循环,但是又不能啃老。每天在家醉生梦死,晚上不想睡,除非困的受不了,晚上不想起,没有起床的理由和动力,除了吃饭就是玩手机,沉迷虚拟世界。 父母总让我面对社会,怎么面对,每次都因为这个吵架,每次吵架都觉得好累,想死,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没有出生就好了,我怎么这么麻烦,每次想自杀都找不到好的办法,我不能害人,又怕疼。从初中就这样,那个时候觉得上学走什么意义,活着有什么意义,总不是要死的,我无法想象未来是什么样的,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能活到老,走在路上希望有车能撞死我,坐在教室的窗户上想跳下去,同学还觉得我这样很帅跟着学,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跟同学讨论怎么死才能无痛苦,为什么安乐死那么贵,如果在我面前放一瓶,我能马上喝下去。在家只要不提工作的事,我能表现的很正常,什么兴致来了还能画画看书做笔记,学学日语,但是只要提到工作,一切都失去了乐趣,甚至用睡觉逃避,很神奇,每次睡一觉醒来,之前发生的事就像是听说的一样,没有任何感觉了。上一次极端的想自杀,我坐在阳台上,疯狂的想跳下去,又疯狂的压制自己,哭了很久,直到我妈来我房间找我,抱着我哭,把我拖回房间,她总说我没有良心,我也觉得我没有,我感觉不到,但是她的痛苦也是我导致的,还是我的错,她那么要强的性格,怎么生了我这么个孬种。 几天前隔壁姐姐的公司招人,当天晚上就能去她家住,第二天工作,爸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去,我纠结了很久还是去了解了,问了是个流水线的测试员,我下意识的跟之前的工作对比,我不想去,我的无意义论又出现了,那跟机器人有什么区别,我妈沉默了一下说不想去就不去吧,反正疫情也还没结束,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我爸还不知道我不去的事,他甚至问我是不是要收拾行李准备口罩了,我妈说我不去,我爸就发火了,还是说那些话,只有你适应社会,不可能让社会适应你,要面对社会,走入社会,,他根本就没有懂过我在怕什么,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了,我没有适应过吗,我都已经应激反应了,我每次工作的结果都是我想死,他吼道,那就去死,我说你说得对。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身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妈说你要慢慢的改变,怎么改变?我要是能自己改变就不会到这一步了。我讨厌这样的自己,要死不死的,好像把自杀当做了免死金牌,真可笑。 但是这种吵架,我也是真的不想在重复了,吵不出结果,还反反复复,我强迫自己找到问题的关键,但是我不是心理医生啊,或许我知道什么,但是我不愿意去做,为什么呢,自制力的问题吗?看过很多相关的东西,都说要原谅自己,自律,从早起跑步开始,可是我特别的抗拒,我好想在害怕改变,觉得那就不是我了,可是我又希望能分裂出新的人格代替我生活,甚至是吞噬我这个人格,这样我的身体不会死,大家都不用因为我感到难受。 我觉得我应该接受治疗,但是找不到渠道,害怕医生不靠谱,又贵,又要花父母的钱,如果治不好怎么办。我总在害怕,就像我不敢骑自行车以外的车,我怕撞到别人,害了别人。据说这也是一种自大?我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妈是同意让我看心理医生的,害怕的始终只有我,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害怕的源头却还是因为我父母,我爸总是一年到头看不到工资,买个东西就说没钱,我妈总让我找他要钱,这样他才会带钱回来,可是我讨厌这样。我妈总跟我说家里穷,可是她买保健品的时候又很大方,给我吃了很多药,我觉得无意义的药,她愿意在治病方面花钱,她说治好了我不就赚回来了吗,可以我依然害怕。 请说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