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怎么面对童年的创伤

我今年20岁,上高三 从小我的父母离异,我跟随母亲生活,母亲性格怪异,总担心别人要想杀害我们,从小让我把家里的油盐酱醋背在身上,害怕别人下毒,也少有与人交流,不让我去上学,不让我跟周围的小朋友玩,总觉得别人要伤害我,经常无缘无故的打骂我,上一秒我还跟她说的很开心,下一秒她就会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打我经常是拳打脚踢,我经常是鼻青脸肿,全身淤肿,我的童年几乎是在虐待和辱骂之中度过的,她每次一打我就是三四个小时甚至五六小时,我的左耳被撕裂过,差一点就掉了,把我推倒在地上,用脚踩在我的脖子上,我差一点窒息而亡,冬夜把我赶到屋外不让我回家,还恶语相向,语言甚是恶劣,经常污蔑我偷她的钱,我说我没拿,她不信就把我暴打一顿,还来菜刀威胁我,不承认就砍掉我的手,我只好屈服,后来在亲戚的劝说下,我终于让我上了小学,她每天来接我的时候我都害怕,每次都会端着我的脸看,说我的眼睛被同学打肿,可是我根本没被同学打,她不信,回家就把我暴打一顿……我经常被她打得鼻青脸肿的跟他上个街,遇见她认识的熟人问这孩子怎么了?她说我自己摔的,我的童年没有理解,信任,全是暴力,在我十岁的时候,她被查出患有精神分裂症,治疗了半年后就回家了,我一直就跟她生活在一起,她也不吃药,就越发严重,每天在家里风言风语,吵吵闹闹也不出门,我从那时起就开始担家里的所有一切,亲戚把我弄去上学,我就又要上学,又要照顾她,靠着低保维持生活很艰难,没有钱的时候,我去坟地里挖过白菜,我就跟她又生活了十年,随着我年龄的长大,我心态不断变化,小时候那些被那些被场景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很痛苦,然后她还每天吵了,我根本晚上无法休息,还要面对第二天的学习,我感觉真的很无力,我试图找寻帮助,却发现身边没人能帮我,家里的亲戚讨厌我,他们觉得是因为我和我父亲才让我母亲变成这样的,把我当出气筒,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我告诉他们我从小被母亲暴打的事,他们不信,说不可能,我说要把母亲弄去治疗,就这样,我跟他们打借条,借钱也行,我真的受不了我的母亲了,我现在连我自己要活下去都很艰难,我告诉他们我高三了,我这样下去要夸的,他们摇头说,我母亲没病,只是性格有点孤僻,怪异,从小就被他们灌输的一定要孝顺母亲,天下无不父母不是,说实话,我真的恨了她母亲,可是我从小受的这样教育,我很矛盾很痛苦,好像我一反抗就是觉得很对不起她,然后我感到很羞耻,我就是觉着我恨他,我恨她小时候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打我,为什么不把我当人对待,为什么给我一个这样的家庭?我深受她影响了,现在很自卑,孤僻,甚至都不敢跟人交流。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跟老师交流,真的是,我真的很恨我的母亲,可是老师告诉我,不应该再这样,她给了我生命,我会应该爱她,孝顺她,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这对于我来说是很违心的,我想得到一个人肯定我的感受,可是没有,没有人给我支持,我痛苦,焦虑,抑郁,人体越来越差,谁不敢跟任何人讲,因为我真的找不到我身边人信任的人,我尝试过像他们寻求帮助,可是带来了反而是更深的伤害,我现在高三,简直要崩溃,一个人扛着一个家,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现在学都学不进去那种,他们总是告诉我,好好学,考上大学就能改变家庭的命运,能给母亲更好的生活,这让我感觉的很烦,我甚至不想学,我感觉我一生活着都是为了别人,而且还是为了那些让我讨厌我痛恨的人活着,我很疲惫,如行尸走肉一般,可是又不能停下,又必须去面对这些东西,我太崩溃了。我向居委求助,他们总是在拖,说在联系福利院呢,可是拖就是半年之久,我一直询问他们,他们都说在等等,在今年4月,我无奈之下给我打了市长热线,向政府求助,给出的方案是送精神病院,医疗费可以报销,可是生活费还是要自付,我现在是借着亲戚的钱,要看他们的脸色,还逼迫着我打电话跟母亲交流。我简直要崩溃,我一点都不想见到我的母亲,亲戚总是说我爸怎样怎样,说我怎因为怎样,要不是我母亲也不会这样,一直给我灌输愚昧传统的思想,一定要孝顺母亲,不孝顺,有天打雷劈,非常强势,我又不敢反驳,我感到很痛苦,我以为送走了母亲我会轻松点,可是并没有,她走了,我安静下来了,可是我每天脑海里都重复着母亲对我的那也带着那些场面,还要被亲戚逼迫打电话跟她交流,我很不愿意,可是没法拒绝,我现在学习上不去,我看不到我的未来在哪里,我在学校感到非常的孤独,没有朋友,老师也让我感到不信任,我不知道怎么办?高考的脚步越近,我就越害怕,我越崩溃,我害怕,我考不起,我就要留下来,母亲又要回来,我要这样跟她过一生,我真的很想逃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家,可是我现在完全被情绪控制,很痛苦,我想摆脱这种状况,找了很多方法,试了很多东西都没用,我越反抗,越痛苦,我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我母亲带给我的伤害?我也不知道在我所受的传统教育的孝顺母亲和我自己所经历的童年母亲带来的伤害让我恨她的这个矛盾感情之间怎么去处理?

我不知道是否该去看医生。

我今年18岁,目前某985大一在读。 我为什么强调我在985在读呢,是因为在以前所有人都跟我说考上好大学,你就好了。 但是,我没有。 我在以前,最晚追溯到十月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想着“如何让自己合理地死掉”,过马路会闭上眼睛希望有车撞过来。我克制不住地哭,因为别人的一个眼神而惴惴不安,我心跳很快,心律不齐,喘不上气,颤抖,发麻,但是体检却显示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到十一月开始,我好像慢慢地好了,虽然我觉得我好像只是一直在有什么压抑着自己,让自己不去回忆不去想痛苦的事情,就好像“某些部分消失了,它不属于我”的感觉,我的脑子总是空空的,我对时间和空间和记忆有些明显的混淆,我仍然失眠,起码有睡眠障碍,我仍然自伤,虽然只是抓烂了手,总是让它无法愈合,虽然开始有些暴食,但是,至少,我又一次劫后余生,我精疲力竭,但是好歹活下来了。 在2020年一年,我觉得我大大小小的“低落,爆发,平静”的周期就起码有三个,每一次结束我都像是跑了十万米一样精疲力竭,想着“再也不要再来一次了”,可是我又无法阻止下一次的到来。下一次总是在我惶恐的等待中如约而至,我一次比一次崩溃,“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我想去死”。但是这次,我觉得我比以往都好,我挺开心的,但是我又害怕,我害怕下一次的到来,我害怕再接下来,只能走向死亡。我总觉得它就快来了,等我放假回到所谓家人的身边,等我回到那个逼疯我的环境中去。 我不知道所谓抑郁症是否有间歇性?甚至说,我是否是抑郁症?我总是在发作的时候觉得“我该去看医生了”,但是好点的时候我又想“好像没有这个必要,现在查不出什么吧?”。总之,是清醒的时候不想去,崩溃的时候去不了。我很想问,真的有周期性吗?我该去看医生吗,在现在,还是在下一次“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