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消失的咨询师

我在我的咨询师那里咨询了将近一年,期间我们形成了非常稳固,非常亲密的咨访关系。我非常非常地信任ta,超过我对任何人的信任。但我也经历了非常痛苦的一段时间,在ta的陪伴下,我触及了内心深处幽深可怕的黑洞,有半年时间沉浸在不可自拔的抑郁焦虑的毁灭边缘,最后我扛不住抑郁给我带来的痛苦,在父母的逼迫下,他们带我去看了精神科医生,开了药。我的咨询师是比较不赞成用药物治疗的那一类,我知道ta在我身上花费了很多精力和感情,希望帮助我,ta是一个很好的咨询师。但是我感觉到,我对药物的妥协让ta很失望。就在我服药两个月抑郁情况有好转之后,我们再次的见面所有的感觉都变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感觉到ta对我深深的敌意和不再信任,我承认,咨询的过程给我带来了很强大的灵魂层面的震撼,我对ta病态的依赖和情欲的移情让ta和我都陷入了迷茫和困境,我知道移情阻碍了我们的前进,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经常会在脑海里冒出很多跟ta有关的幻想,妄想,包括情欲的那一部分。我告诉了ta我对ta的移情,我可以说把我自己所有的想法,念头,妄想全部毫无保留地告诉了ta,因为我对ta百分之百的信任和依赖。可是就在上个月,ta突然告诉我,其实我可以去挑选别的咨询师,我不一定要选择ta,ta说简单心理上有很多资质好的咨询师,我可以找别人。却没有说为什么要这样。当时我觉得晴天霹雳一样,我觉得自己重现了之前失恋时候被抛弃那种感觉,ta的委婉地表述让我更加受伤。我哭得很伤心,我意识到ta也许也有一点点不舍,ta告诉我,ta会一直都在,如果我有需要还是可以找ta。我赌气说我不再咨询了,以后有需要再说,我离开咨询室的时候,我看到了ta眼眶红了,我觉得ta也有一些不舍,但ta大概觉得自己被无助感席卷了,不能再帮到我,其实我不怪ta,我只是真的伤心,一年了,我发生了那么多成长和变化,经历了那么多情感的煎熬,折磨,起死回生,就这样被否定了。我有ta的微信,平时我会把一些想法告诉ta,ta不会回我,时间久了我对这种方式产生了依赖,会发很多消息给ta,可能是我骚扰到ta的正常生活了,ta过去跟我说过,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我永远都可以给ta发我的想法,我天真地相信了。可是昨天,就在最后一次咨询结束不到两个月,ta把我给拉黑了。我觉得自己被狠狠捅了一刀,被欺骗和伤害,特别是当我想到ta跟我说ta会一直都在,永远不消失的时候。我再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歇斯底里的精神病人一样,和一块没人要的垃圾,所有人都怕我,躲我,把我当鬼一样,不愿意跟我走近一点,我两次失恋都爆发抑郁,这次连咨询师都要抛弃我。我到底是让人厌恶到什么程度了?我很痛苦,难过,有时候充满了恨意,甚至现在看到任何跟心理咨询相关的字眼我都会觉得怀疑和不再信任。我不想破坏跟ta的关系,但我真的很受伤。我不敢再找别的咨询师了,我很累很累,我怕再去经历那一段痛苦的心路,最后还是被抛弃,可是我不知道该把这一切告诉谁。我怕伤害ta,我怕一不小心就害ta冒犯了咨询道德什么的让ta被职业伦理谴责控诉,但我也觉得自己很作,自作孽不可活。很痛苦,纠结复杂的感觉。我该怎么办?

我的自述。

人呢,就穷,所以在这随便说说。 我呢,什么都不想做,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有时候很迷惘,感觉自己总是在虚度光阴,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这样谴责自己却根本没有做出改变。 在深夜里徘徊,好像等到每个人都入睡了,情绪才能慢慢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流出来。我总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吧……然后自嘲自己矫情得要死。 只是不想睡,也不是睡不着,然后第二天精神差得要命。精神状态差又导致心情差,恶性循环再循环。我知道,但也不想努力改变什么了。 信任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说谎已经成了习惯,真假参半的说话已经成了下意识的行为。那我现在在说真话吗?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就是在说假话,毕竟我就是这样的人。 谎言说了一千遍,有时候就成了事实。也许别人早就已经看出来了,只有我自己一个傻乎乎地对自己的谎话深信不疑。 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起码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我不敢让任何人走进我的心,因为它太肮脏了,连我自己都唾弃,所以不能让别人看见。 害怕被别人发现的我,脱口而出的真话就变成了谎言。但我知道,这些污秽事实上早就已经被别人发现了不是吗?纸包不住火的,当然,它也包不住烂泥。 我没有朋友,我是这样想的。 没有人了解我,我也不奢求有人了解我,因为我自己也不了解我自己。毕竟越是了解自己,我就越是知道我有多么愚蠢、贪婪、自私和伪善。我自己也不想看了,假装不知道。我不想去了解自己,心底里也不喜欢自己被任何人剖开。 我喜欢带着假面,这样才能让我感到安全。肆意地伤害别人和自己,有时候我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但依旧这样去做了。回想起这些却只让自己厌恶得很。 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我早就知道了的。但是还是很喜欢假惺惺,装成好孩子又装的不像,很多时候反倒是像个笑话,连自己都在笑的笑话。 自卑到自信,内向到外向。有人觉得我乐天派,没心没肺,冷漠。说实话,有时候的确吧。 把事情最糟糕的情况想好,就不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了,相对来说还是好的,所以显得乐观吧。因为内向自卑到害怕没有人跟我说话,所以主动去找别人说话,所以显得外向吧。 冷漠的话,我一直都很冷漠,甚至于无情。说话从来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说出的话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不舒服。有人说我是真性情,但我知道,这只是我人渣、冷漠的本质。 不是没想过zs,但是也就想想,意淫一下满足自己的欲望。惜命得很,zc都不会去做。觉得活着吧,真就没什么意思,但也没无趣到值得为之去另一个世界的地步。 我就是碎掉的玻璃片儿,没有用,但是会割伤别人,然后继续碎成更加碎的渣滓,然后葬在泥土里污染环境。 也许会有一天被净化或者回收? 嘛,不过那一天也太久了,我想我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