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几年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情绪开始变得低落,不爱交流,没有...

几年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情绪开始变得低落,不爱交流,没有目标,甚至于拒绝亲人朋友们的关爱…现在想想真是过分。当时并没有想到是抑郁,就仅仅是不开心,以为是青春期的正常状况。到后来慢慢的发展,发展,一点点的开始焦虑,低沉,自责,沟通困难,好像全世界就只有我没有去过好生活,甚至没有生活,完全是观望,我奋力想走出,却真的无法迈出去。总是很绝望。。这之前我的朋友还算不少,都是比较不错的,她们并不会介意我的状况,这么几年,也真是感谢她们耐着性子,忍受我的负能量,苦了她们。。。那时的我并不会认识到这点,真的是有些迟钝啊,直到今天,我走出那个陷阱,离开那只大黑狗,重新回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当时的我是那么无趣,那么负能量,觉得惭愧,对不起家人和朋友。这几年,因为如此,缺少了跟朋友们的沟通,也因为我的负能量,让她们不再有太多耐心,想想也是,生活本来就艰难,谁愿意总是面对一些负能量?我理解她们,也感激她们。生活好像又重新开始了,可是我的青春岁月就那么遗憾的过了,有没有重新来过的勇气?有没有都得过。即使明白了,走出了,可是那错过的生活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那样的大好时光,那样的风华正茂……也希望正在陷阱里的你,能借鉴我的经验,赶紧去看医生,去治疗,错过的精彩是再也找不回的!

咨询师一定程度的违反了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咨询是否还能继续?是...

咨询师一定程度的违反了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咨询是否还能继续? 是这样的。我在一位咨询师那里线上咨询(语音)半年了,效果非常好。他帮助我几乎完全走出了持续几年的严重抑郁情绪,解决了一些根本上的问题,坦白说也有点依赖(这个我后面再说) 但最近遇上了一个让我非常讨厌噁心的事,我认为他违反了咨询师的保密原则(起码一等程度上的)我大概一周和他语音咨询一次,另外还加入了他组建的一个群里面大概有9,10人左右。用他的话说就是咨询的进一步延伸。因为我基本上是偏执型障碍人格(我很敏感,防御强)与群里的小伙伴总有一定冲突,后来慢慢的他们不敢接我话了。我当时谈到和群里一个人冲突的事。我说我了对这个事的体验然后他说放在群里说我说,我说“您觉得放在群里说合适吗?里面有人讨厌我”。然后他居然把这句话的上半句“里面有人讨厌我”放到了群了!他的原话是“你说群里有人讨厌你,那谁不讨厌你呢?“坦白说看到这句话我心里非常的生气,觉得被严重冒犯了,重点不是后半句而是前半句,他居然把我和他私聊时且明确表态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话拿出去给别人看。而且还是我最不愿他们知道的那些人。之后我和他在群里理论,具体就不复述了大意就是上面这样我觉得他违反了咨询师的原则。但他把我踢出群了。什么也没有解释。我和他私聊我知道他也不会回复我的(他的一贯作风)只有过几天天我自己想清楚什么了他才会给我继续咨询并解释他的做法。我就是个讲道理的人,我根本没法接受因为他的”冷战“行为而屈服不公平的对待!!这种做法永远说服不了我。特别是这个事。而且这个事,我认为已经触碰到我咨询的底线了,我认为这就是他做的不对,没什么好说的。我能接受的方法就是他承认他有错,并且向我道歉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同样以及违反咨询原则的事情。因为首先我认为他就是违反了咨询原则,其次他今天能在我面前像别人透露我不愿意向别人说的话,把我踢出群了不知道能在背后说我什么。(虽然可能是我想多了)反正就这件事而言,他不承认他有错我觉得难以接受。但其实我又很依赖咨询关系,因为这是种支持系统——对于社交有极严重障碍我的我来说,我现在在异国他乡。没有朋友,我爸去年把我从家里赶出去了,我是一个人旷课找的旅馆租的房子。因为我和我后妈的冲突。总之现在是一种觉得违反了原则(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我这次妥协了下次会不会有更过分的事情发生)但心理上又舍不得的情况。我非常不知所措和纠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