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有一些痛苦的经历 当时很痛苦 现在经过时间的洗礼 以及尝试多...

有一些痛苦的经历 当时很痛苦 现在经过时间的洗礼 以及尝试多角度看待 慢慢也能接受了那些既成事实 已经基本不会再受到影响 只是偶尔想起当时痛苦的感受会觉得不快 想问的问题是:我也说了是基本不会受到影响而不是完全不会 其实现在这个状况我算是满意的 问题是当我偶尔又被那个痛苦击中时 是去认真地感受它 还是立刻转移从中跳出来?很多书都倡导要认真感受痛苦才能接纳 所谓认真感受就是沉溺其中吗?我觉得这样对我似乎并非好事 因为我很容易沉溺 若是及时从痛苦情绪中跳出 交给时间去消化 难道就是没处理好伤口吗 其实有时会有其他事物自动给予很多启发 然后就慢慢接纳了那些痛苦 不一定非得是遭遇痛苦情绪时使劲体会它吧 这是一个方式方法适合不适合个人的问题吗?有人适合置之死地而后生 有人置之死地了可能就真的死了 只能慢慢的一点一滴地去感悟 然后慢慢被治愈 就想知道 如果我不想与历史负面情绪面对面 不想沉溺 是不是就可以不要勉强自己?或许我现在还没那个能力控制尺度 我觉得把自己交给时间 让生活温柔地治愈 也未尝不可吧 生活会教会人很多 有时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觉悟了 到底哪个方式是对的!感受痛苦?or忘掉痛苦? 这是一个让我很困扰的问题啊 诚挚地寻求答案

不知道如何缓解鼻炎带来的焦虑和烦恼?我是两年前得的鼻炎,但是...

不知道如何缓解鼻炎带来的焦虑和烦恼? 我是两年前得的鼻炎,但是因为是第一次犯,所以当时用了些药症状就好的快。所以在两年前我从来没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儿,心情也从来没有受过影响。 但是从去年起,可能是整个大环境所致吧,全国都是雾霾的状况,我所在的城市也不例外,而且我住的地方是我们这的远城区,大型工地更是非常集中,基本上前后左右全被工地包围,所以这里的空气算是本地最糟糕的吧,我的鼻炎开始犯的非常频繁,而且我和别人得鼻炎一般都是喷嚏多或者鼻涕多不一样,我鼻炎的症状就是鼻子里面疼,疼的厉害了头也会疼,当然也有鼻塞,所以非常难受,尤其是到了晚上睡觉时,鼻塞又加疼痛怎么可以睡得着呢,时间长了后真的非常影响我的心情,我很容易烦躁,而且本来我从小就宅,这下更是得注意空气质量才能出门,所以更加宅。但是父母总觉得我越来越娇气,所以只要我有空不出门就开始数落我,我先开始也解释,但是时间长了后就没耐性了,只有冲突。而且因为难受,白天因为有事情所以可以转移注意力嘛,但是晚上真的是很苦恼,又不得不去忍着鼻塞头痛去睡觉,所以我很怕夜晚的降临,一到晚上情绪就不会好,但是我觉得没人能体谅我的烦恼,就连我父母都这样,其他人更是不会理解,所以每次当空气非常糟糕时我不出门都会觉得亏欠了别人似的,都快有负罪感了,只有对父母陪笑脸,免得他们又说我娇气。其实我内心真的很烦,毕竟鼻炎的药很多都有激素不能长期使用,所以大部分时候不舒服我也只得忍着,我不知怎样才能缓解我的烦恼和焦虑,而且我因为鼻子疼痛不放心,这两年还反复做了检查又没有大问题,所以才使父母更加觉得我娇气又疑神疑鬼,更加不理解我的烦恼了,我该怎么办呢?谢谢指教!

近来突然之间对一个相识多年十分亲近的好友心生厌恶,她心情不好...

近来突然之间对一个相识多年十分亲近的好友心生厌恶,她心情不好我懒得关怀,她工作不顺心压力大想倾诉我不愿听,她有疑惑问题我懒得解答,甚至是很小的事上她依赖我我却不想理会……也许每个问题都是有原因的,她过于多愁善感,认为我是自己人于是尽情对我表达各种负面情绪,而我在接收到这类信息时,从以往的尽量耐心倾听理解或周全解疑答惑,到现在的真不想听,还有觉得没道理来问我这些明明自己独立解决的问题,心里暗暗责怪她缺乏常识又不愿动脑子自己想办法只知道问我怎么办……并不是不想继续这份友情了,只是真的就是突然对她很不满又不好明说,这样的自己也有点讨厌,好像突然之间变得不近人情。 同时我发现情况更糟的是,我对身边所有人都充满批判,A同事明明不好看却天天发美化过的自拍还拉着大家给她点赞,B同事是某人的歌迷于是在办公室反复播放某人的歌曲强迫大家听,地铁上的路人甲硬是把我压扁在车门上就是为了好腾出空间举起自己的手机看韩剧…… 不想言不由衷的吹捧别人,不想加入所谓的小伙伴群一起出去吃喝玩乐,不想每天和同事打招呼后非要夸赞对方衣着身材或家长里短,简单的说就根本不想和人交流…… 为什么我要仇恨人类啊,怎么会这样?独处让我更自在,不聊天让我更开心,不关心他人也不想让别人来管我的闲事似乎更合自己的心意,不寂寞不感伤,对大家或是好奇或是同情的怎么能不找个男人的规劝觉得他们都是吃饱了撑着……怎么有种生无可恋下一步就要出家的感觉呀,偏偏又没有信仰寄托,接下来还得在人类社会生存好多年,多少有点烦恼该怎么融入讨厌的人群里,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问问我这算是有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