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原生家庭的阴影

我现在其实内心有一个很不道德但是非常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妈妈出事故死了,然后最近变成无依无靠的孤儿。这样我可能不过表面还是内在都会哭得很伤心,但是在没人的地方,我真的会非常舒心地笑起来的。 我是单亲家庭的小孩,理论上我是和我妈妈相依为命长大的,但是也不准确;理论上大人打小孩打是亲骂是爱,棒棍之下出孝子的,可是也不准确。我感觉我从小就生活在孤独和暴力之下,我幼儿园读的是全托,小学姥姥不在身边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呆在家等妈妈回家,这样的关系理论上应该让我和妈妈变亲密的,但是完全没有。我对这件事情渐渐成期待加恐惧,变成里完全的恐惧,我妈妈作为一个独立工作还要读研的妈妈压力很大,所以她自离婚以后就谈过很多男朋友,而发泄情绪的主要途径就是打我。因为各种事情,考室不及格啊,尿裤子啊,乱翻柜子啊(找吃的),被同学欺负啊等等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有理由打我,打我其实也是好的,我最害怕的是她累了不打我了,把我关在门外反省,通常是晚上,漆黑寂静的楼道只有我一个人的哭声(但是奇怪的是没有让我习惯黑暗,我还是夜盲和怕黑)而这样的日子因为在我十岁我唯一一次反抗差点掐死我以后基本上终止了,她改为了温和的辱骂教育法。 傻逼、智障、社会败类、人渣渐渐出现在了我的岁月里面,而她为了我的未来把成绩一般的我送去了一所终点中学,也至此开始了一年中考两年霸凌的初中生涯,在学校因为成绩差迟到上课打瞌睡永远没有在教室安心上课的天天室外罚站千字检查的日子,回家还要接受关于智障,你就是你爸那样的窝囊废的问候。这样的我终于找到的朋友,就是和我一样,天天罚站的老师盖章的差等生,终于开始放弃学习也学会了抽烟喝酒,但是还是无法逃离现实。一直生活在两点一线没有太大差别的炼狱里面,也渐渐养成了自残的习惯,用美工刀化手腕可以带来一片奇妙的平静,让我暂时忘记现实世界的喧闹烦躁,专注的看小刀片在手腕上留下痕迹,带来内心的安宁…… 浑浑噩噩到了大学,在外留学本来以为可以远离苦海,母亲不再问候人渣但是用为你好为名在留学和暑假期间进一步用为我好干涉我的生活,发现我吸烟以后如我所愿告诉我想我这种人渣以后绝对会吸毒会坐牢以后也会下地狱,我开始激烈地反驳反抗,最后都以我个人的失败逃家,她例行公事的道歉结束。 快21了,表面的开朗阳光内心阴郁自闭,常常失去平衡。只能祈求快点长大,可以把抚养费全部还钱,从此天各一方两不相欠,或者可以以一方的死亡为节点,把我的人生重新洗牌一次。 真的累了

原生家庭潜意识创伤

是这样,因为从小家里有亲戚关系的男性都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导致我现在都不愿意跟男性接触,心底对男性都带着疏离畏惧甚至厌恶。 某些特定的事会时不时地不受控制地被我想起来并陷入一种负面情绪中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无论是已经过去好多年的还是最近发生的,我其实一直怀疑我家里有遗传性的精神问题,从我爷爷到我姑姑和父亲都是脾气很大的人,动辄摔砸东西或大吼大叫,扬言要杀人。其实我的脾气也很打,但我一直在有意控制自己和转移注意力,不会对别人去发,也不会拿东西撒气。 那些让我每每想起就很不舒服的事包括小学时候跟我爷单独在家,因为突发疾病身上难受就皱着眉头答了他的话他就去厨房摔东西找刀骂着等家里其他人回来就都砍死,我只能哭着小声给奶奶打电话。还有他半夜被亲戚家的狗吵醒,也是半夜三点多起来抱着狗就要摔死,还嚷着要杀了阻止他的人,我只能爬起来劝架。我父亲总是喝酒,喝多了回来就逮着我大声吼叫,哪怕我每次都躲进房间他也不放过,锁门了他更是暴怒,会摔门和大声吼个不停。其实我满可以反抗,但之前有我爷的例子,他又只把我当不需要尊重的物件,我总担心他会杀了我,甚至有时候他顺手帮我接的水,我第一惯性思维就是有没有毒。而且我反驳他,跟他吵架本来就没意义,除了争一口气,而且我母亲也会很不高兴很难过,我在家里只有一直把母亲当精神寄托,虽然她也是情绪化的人。但我还是不希望她情绪不好,因为一旦她也讨厌我,我就感觉我没有家了。 现在已经成年了,其实平时想想觉得也没什么,比我更惨的人也有很多,但依然会控制不住陷入回忆和那种情景,甚至惊恐愤怒得一夜都睡不着,脑子很乱很乱,感觉憋着很多东西。然后就会觉得自己很没用很弱,这么小而久远的事还是忘不掉抛不开。跟父亲也亲近不起来,但怕他发疯吼人让母亲不高兴每次还不得不忍着强烈的抗拒跟他对话,逢节和生日还是要送礼物,还是要在外人面前装孝顺,真的好累。抛开良心来说,我只希望可以永远不要看到他,也不要有联系,虽然一定会尽赡养义务,但孝子是真的不想再装了,从心里来说我是从来没有觉得他是我父亲。

原生家庭的痛该怎样缓解

我18岁 小时候母亲因创业繁忙生下我40天就将我交给爷爷奶奶抚养 直到上小学 我的童年是和爷爷奶奶(他们很爱我)一起度过的 听父母说 他们一周会回来一次看我 可我总感觉一年都没有回来过几次 上小学后 我搬去与父母一起住 同样爷爷奶奶也和我们住 但还是因为工作吧 上学放学都是爷爷奶奶接 或者自己走路回家 家长会我母亲出席的次数屈指可数 那时的记忆基本没有关于父亲的印象 我不知为何 五年级的时候 父亲出轨 他们有过争吵 砸玻璃门 摔碗 而我躲在门内塞耳机听音乐 很怕 很惶恐 母亲抑郁症复发(其实我记不得她什么时候得的 只是有个记忆 很小的时候她会问我:你怕不怕妈妈死 你舍不舍得妈妈死 然后有一次母亲带我游泳 泳池里有几个同龄孩子 我想融入他们 却被欺负 我母亲无动于衷 上了初中直到高中的状态 大概就是 物质上满足我 精神上很少有交流 我一般放学回家直接钻进自己屋子 他们在他们卧室 井水不犯河水 现在的我 因为以前的经历痛苦不堪 我知道很大程度是因为原生家庭 外表看 我成绩不错 人缘好 开心果 但在家里是真的很痛苦 他们不理我我就很痛苦 一边期待着被关注一边没有勇气迈出一步 我恨父母所有的人格缺点 我恨父亲的不负责任 傲慢 冲动 口无遮拦 我恨母亲的不作为 被动 消极 现在这段时间我算是过得不错 之前也是因为他们 重度抑郁症 重度焦虑症 其实我渴望爱 渴望拥有耐心宽容的父母 渴望安全感 不想被抛弃 害怕被抛弃 我该怎么办?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