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因为强迫。。。

我的强迫史真的有点不堪回首,前些年真的是很痛苦。真正接触强迫这个词是在初三临近中考时学校组织的一次专业讲师讲座上。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症状就是强迫症!但是注明:我并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的心理辅导与治疗。唯一算得上辅导的可能就是初三时父母委托我在中学的姨夫帮忙联系的一位所谓心理专家。但是他只是说我想多了我并没有什么问题,在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曾经恨过这个所谓的专家,我曾在想是否是因为熟人所托的关系所以他即便是有毛病也会尽量安抚说没问题,因为可以避免他以此赚钱的嫌疑。后来长大了,我倒是有点谢谢他了,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父母也不懂,一味的咨询可能并不会有什么起色。 可能有人会说你都未经过专业的评估怎么就确定自己有强迫?是的,我是没有,就在去年我还急切的想寻求外界的帮助,但是今年随着心智的成熟就变了,之前的强迫让我想过一百次的死法,但是始终没有实施,所以我想问:是否强迫的人真的不会选择自杀?而且说强迫的人都是优秀的人,但是我倒不这么认为,但是我觉得起码都是相对聪明的人。还有我想问,强迫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自愈吗?其实我倒是没有这么乐观,我觉得强迫是会伴随一生的,只不过改变的是你的心态,你不再被她所牵绊,不再受其影响,能够正常的生活工作。 其实想说的有很多,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来,这么点的文字叙述根本不足以让大家大惊小怪到强迫所对我的痛苦不堪的影响,可能是长大了吧对一些痛苦也表现的云淡风轻了,今天有些累了,不想多加赘述了。我今天参与了简单心理关于强迫的那个调查问卷,我很乐意参加,本人是一个有着13年强迫史的人,希望对各位研究人员有所帮助,也希望得到研究人员的帮助,最后想说的是,其实想说的关于我的强迫,抑郁,焦虑还有很多,未完待续。。。。谢谢每一个认真读完的你!

母亲的伤害让我情绪失控

前两天去朋友家做客,看到朋友跟自己母亲边包饺子边聊天,一起分享的温馨场景,我内心很是羡慕,差点都要哭了,情绪非常的低落,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那天夜晚我又开始焦虑失眠,持续2天心里都是压抑愤怒的,对于这种情况,我已经习惯了,我知道至少要持续一周这种状况,反复折磨着我。而且我也清楚,只要跟母亲沾边的事情,我都会变的焦虑失眠情绪敏感神经质。已经十二年了,事情并没有因此要减缓,而且,我对婚姻很是恐惧(我害怕找到一个像母亲一样的婆婆,我怕自己最脆弱需要家人支持时,母亲永远给我推出去面对外面的兵荒马乱,还要在我心窝插上一刀),我跟别人相处的人际也有各种问题。当天,朋友以为我只是因为某件事情,一直记恨母亲,实际上并不是,母亲对我的伤害是持续的,现在依然在继续,我想起母亲,内心居然是抵触愤怒恐惧失控的情绪。朋友一直在劝我,要好好珍惜母亲,要包容对方的过错,不要等到对方不在了才后悔。我内心里其实是愤怒与纠结的,我也害怕继续这样会如朋友所说,但是因为母亲做过很多伤害我的事情,每次我表达自己的感受时,她总是拿类似的话要挟我,别总嫌弃我不好,要是我不在了,你才可怜。这样的思想,就像是她的免死金牌一样,她并没有因为年长,而对我有所改变,反而继续她的伤害,让我感到害怕和恐惧。我印象中,我的母亲是冷冰冰的,是拒绝我的,我是孤独的,她基本是不关心我不管我,能把我推多远就有多远,最好不要麻烦她。但是我要做她的父母,要承担她总总的负能量,哪怕你告诉她你听的头痛欲裂,她也一定要说到自己心里痛快为止。我也认清了这个现实,也放弃了对她的期望。后面她这两年生重病,我忙前忙后,居然还希望她能知道我的好,对我关心些。结果每次累的要死,看完病,她总要给我补刀,什么还是哥嫂好以后养老得靠他们(他们都在外地只出钱,我出钱又出力)或者得到一句女孩子就是贱,真的是彻底伤了我。是不会讲话或是无心说的,无心还能反反复复这么说,逗小孩呢?但是至此,她认识到我的重要性,又想通过婚姻,把我控制在她身边,最好能离她近,我就是她的养老的备胎(如果哥嫂对她不好),但是她对我婚姻上做的种种算计(男生明显人品有问题,居然利用我对习俗的不了解,想骗着我把婚事定下来),我对她彻底绝望,我从没有见过如此当母亲的,我不能释怀,也从距离上跟她断开了联系。去年生病,嫂子在家,那我也狠心不想管了,我就出钱,结果她发现嫂子对她并不上心,她的内心其实挺复杂的吧,但是我居然有种报复的快感?作为女儿,我真的不应该这么说,但是我觉得我的母亲很病态,我同情她以前的遭遇,但是我接受不了她这么对我。整整12年,我通过自我的学习获得了些力量,它确实让我对自我的认知和人际有所改善,这一路的艰辛和无助只有我自己知道,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只知道一味的索取,我不期望她的温暖了,我希望我能离她远点,让我做个正常的人,不要每次遇到类似的事情,我像一个情绪失控的神经质一样,而且这种状况确实越来越加重了。我不知道别的母女间是如何相处,但是我对母亲真的很绝望,而且我与别人的相处也是苦难重重,我也不想讨好别人,我也想有关系平等的交往,我也希望可以有爱的人。我脑子清楚,但是我就是迈不过去那个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