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受不了老公的原生家庭,想离婚

我跟老公领证不到一年,结婚3个月。老公独生子,家庭条件比较好,在二线城市有三处房产。他的父母异于常人,家庭关系扭曲。老公的妈妈是一家之主,在家里什么都是她说了算,老公的爸爸虽有不满,但所有的一切都顺从她,一直忍气吞声。老公在家里更是没有地位,父母考虑事情从不会优先考虑小孩,从小对小孩不也是管不闻不问,以上是背景 我和老公14年认识,16年开始谈婚论嫁,他父母对于结婚的房子和钱只字不提,所以只能由我开口向老公提出,老公回去跟家里人谈,最后虽然都达到期望,但是过程十分艰辛,他父母做事十分恶心,我们两之间也闹了很多不愉快,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他父母感到不满。后来今年结婚他父母以生病为由对我们的婚事不管不闻不问,掏钱掏的也不情愿,在房子问题上面也不配合,对于我父母的帮助也毫不客气,我对他父母的不满情绪一天一天加深导致无法缓和,久而久之怨念堆积如山,我就会影长在老公面前说他父母的不是,我知道这是大忌,可是我实在没见过这样的家庭,很生气。老公他听到我说他父母他也很生气,好几次因为我说他父母要跟我离婚。 老公他自己也知道他父母是什么货色,他也经常回去帮我出头,但是没用,因为他妈根本不听他的。我认为他父母做事依然会我行我素下去,我们两个晚辈对于他父母的行为只能很无奈,我对他父母的恨只会加深,种种的这些矛盾已经无法调和,所以特别想离婚。 对于这样的原生家庭,除了逃离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原生家庭引发的强烈恐惧感

我和大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原生家庭的问题。小学时因为家暴父母离异,我父亲重男轻女,也打过我。我没有得到过来自父亲的任何关心和留意,一直很缺乏安全感。我读过一些阿德勒心理学的内容,也在Know Yourself团队的作品里读到了一些观点,里面提到过一个现象,说孩子会被当做“人质”,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吵架时挥舞着刀子,我当时非常害怕,可我却被妈妈质问为什么不站在她的一方,在整个成长过程中不断被亲戚开玩笑说“你也可以到你爸爸那里去”,但当我出于亲情而偶尔到我爸爸那里去的时候,却遭到重男轻女的奶奶等亲人的轻视、嘲笑。导致我非常害怕做选择,我害怕战队,性格犹豫。我妈妈曾对我说,她怀孕的时候我爸爸就打过她,我却活了下来,我非常难过,这些对话让我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仿佛只是一个错误的存在、一个负担。从离婚之后,我妈妈原本就敏锐易怒的性格被激发得更明显,在我上高中的时期达到了顶峰,每天大吵大闹,摔东西,以离家出走作威胁,每次都以我跪下求她不要离开结束。那一阵子我非常害怕回家,每天在楼下深呼吸好久才可以走上楼,而我妈妈会在楼上看到我放学回家,说我没有抬头看家里,是对家里的事情漠不关心。我精神几度崩溃,假借学业为由住到了学校寝室。后来我读大学、工作,今年我31岁了,曾经有几年我一度以为我和妈妈的关系变了,她变得比从前宽容,没那么容易大动肝火了。可今年以来,她又反复变得易怒,因为无形的事情大发雷霆,例如狗狗在外面偷吃了东西她会打他打得非常狠,甚至把它扔出家门。我非常害怕和焦虑,一点小小的声音都让我非常紧张,几乎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连带着胃和头都在痛,却只得强颜欢笑,因为我知道沟通并不适用于我的家庭,我曾经和妈妈说过有几年间她待我不是太好,她无法理解,她说那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我也无意识中读到过她的日记大段大段描写对我的失望和愤怒。我想我在长期的压抑中形成了一种懦弱的表演型人格,为了维持家庭的运转,我戴上了乖孩子的面具,隐藏了真情实感,因为我恐惧冲突和争斗。如今我充满了对自己的失望,我知道很多面对同样的困境的人,最后都选择了独立出去住,摆脱了家庭的PUA,但我没有勇气,我的经济实力不允许,我也害怕努力维持了那么多年的风平浪静又将崩塌。我很生气自己是如此懦弱,虽然我也明白这种懦弱并不是一天形成的,我尝试过和朋友分享感受,也和心理医生短暂地交谈过,但他们说的道理“她的易怒是没有原因的,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所以大可不必挂心”和“你心里知道自己很好就可以,不需在意评价,她开心你更开心就好”无法真正帮助到我。我希望有人能帮我指出现阶段克服强烈恐惧的办法,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