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来到一个更好的环境,开始失眠

我从一个普通一本学校考研到了一个很不错的211大学。开学半年了,一直没有适应好这里。一是南北方的差异(本科在南方,家也是南方),二是优秀的人群和环境总是让我回忆起高中。 初中是乡镇读的,通过努力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高中过得很糟糕,和同学关系紧张,得不到老师关注,家里那时候遭遇变故,父母也没有给予我足够的关怀。高中前性格非常好,热情,大方,心里从不会想东想西,有什么也会及时说出来。高中的时候整个人变得有点自闭了,不愿意表达,不愿意沟通。去医院医生直接判定是焦虑抑郁症,吃了药自我觉得不好,断断续续停药吃药。高中毕业后,所有症状都没有了。大学整体过得很好,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事情,慢慢改了一些高中的认知和习惯,愿意表达也愿意沟通。只是背负了一种枷锁:不想麻烦别人。可能高中的事还没有完全放下吧。 来到更好的环境后,变得过于在意别人的看法,大学心态挺好的,不是很在意,也能及时调节。在211大学,我会想衣服怎么穿合适,说话怎么不得罪人,怎么样让别人更喜欢自己…想久了这些好累,我好想打开衣柜再决定穿什么衣服,做自己不去在意别人。可是好难啊…唉。也在看书看一些情绪调节视频,作用也有,但帮助很小。

早上醒来,有些慌张,甚至出了冷汗。

早上醒来,有些慌张,甚至出了冷汗。 我的慌张来自和留学服务机构聊天时,发现她们好像在告诉我“你出国可能很困难”。 是的,快26岁了,这个年纪想出国,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经历,老师又怎么会同意录取我呢? 其实,我也在心里怀疑,我以后要做教育吗?真的要做儿童教育吗? 这些让我觉得出国这第一步和后面的无数步,都很困难。依旧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我的畏难情绪让我再次打响退堂鼓。 再看看自己现在的生活,2次考研失败,现在25岁待业,在家备考公务员,分数又一次比一次低,最重要的,我并不想考公务员。 这次我不想再咨询别人,因为他人恐怕没法让我生出笃定之“核”。恐怕还是当初那个“让别人替我决定、给我打气”的做法。我不想再做那个孩子了,我要倒逼自己生出判断力,要真的自立。 我想,如果我能笃定的话,闷着头往前做就好,去突破一个个迎接我的挑战。看到自己的热爱、坚持自己的热爱。过程中的一个个挑战,是实现自我的探索之苦,是值得付出的“苦”。 可我,不知道儿童教育方向是不是我的热爱... 并且,想到坚持二字,我又怕了,从小到大,我最擅长的就是放弃... 是的,无判断力、畏难。这是我重要的缺点,加油,总有一天会克服他们。

过去的环境会一直影响我吗?

我曾经是一个心理阳光,充满自信的男孩。 但是我性格比较敏感,高中的环境让我改变了很多…… 我高一下学期分班后的班级,让我很不喜欢(不知道是不是乱贴了标签)。或主观,或客观,班主任是个健硕的年轻男老师,主张批评式教育,几乎不表扬学生,出错恶狠狠地骂。在他眼里学生很少有做得好的时候。英语老师同时任教尖子班,时常会拿他们班来和我们班比较,略带看不起的感觉,正巧我们班级寄宿生占比大,她又会提到城乡学生的差距云云。我个人分析,在这样的环境下,整个班级养成了自卑且嫉妒心强的氛围。同学间很喜欢比较,当初分到这个班我是第一名,似乎同学很喜欢打压我的“傲气”,和老师互动回答问题总是容易被指出毛病,课下作业有的同学会调侃“这都不会做”。同时班主任又对我要求较高,希望班级好的几个同学能把气氛带起来。那时候压力很大,而且学习兴趣大减,少了很多求知欲,都是要维持我的不合理信念——要做该死的“第一”的感觉。那时候成绩就感觉有些影响,但还维持到年段12%左右。 但后来完全是我自己的错了,我不小心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女生。她总是向周围人传递负能量,总是抱怨并且说别人的不是。有一次处理不好与她的相处,被她狠狠说了一顿并且冷战我一个寒假,无论我怎么道歉都没有任何回应,反遭到反感。那次的事情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是那是我第一次遭到人际关系重创。我从小都讲究“和解”,那是第一次和解不了。我抑郁寡欢,于是成绩受了很大影响。同时到了压力最大的高三,因为自感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分心许久,我变得不那么自信且高度敏感,老师上课提问我生怕别人知道而我回答不出来,学习时注意力难以集中。结果高考砸了。 后来上了大学,感觉那个班级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依然害怕别人比我先回答出问题。依然害怕别人超过我同时甚至害怕自己超过别人遭来打压。我变得不那么自信,并且对考试恐惧。我变得一件事情要思虑很久都无法做决定。我变得不那么喜欢别人。 大一下学期我休学了,本来打算退学复读,但是因为父母压力较大我又没有去。正好给了我半年调整的时间,后来又看了很多心理学小知识,包括简单心理的文章,哈佛大学幸福课,现在正在看《走出焦虑风暴》、《看见成长的自己》,通过自助,改变一些不合理认知,冥想练习,改进学习方法等,我改变了许多,又变回了阳光自信的自己。我不再在乎别人的眼光,不再完美主义,又找回学习的兴趣等等。 如果能看到这里,我真的很感谢老师您,现在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您:1.高中不算是童年,那样的环境给我带来的心理问题会影响深远吗?2.现在学习压力很大的时候,还是偶尔会想到高中那时候的感觉,然后想啊想,浪费了学习时间,比如今晚,不过现在好很多了。这算强迫行为吗?3.虽然现在心理比较健康,学习状态良好,但是我依然不喜欢回答问题,依然不喜欢“高调”让别人知道“我不错”。我不喜欢又遭到打压,但是我自己可以告诉自己“我不错”。这依然是阴影,还是成长呢?4.以后要是再碰见这样的环境,我还会受影响吗? 我该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吗?还是继续自助呢?虽然现在好转多了,但是我尤其是第2,第4点的困扰已经影响我学习很长时间了,直到大二上学期期末才基本得到自我干预。心理咨询的费用学生较难承担,有什么老师在这里可以指点的吗?感激不尽!

性情大变 自己被内心自卑的一面压制住了

我今年27岁,在深圳,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单身。 根据我爸妈说,我小时候性格其实是内向胆小的,上了小学觉得班上漂亮女生很多,家境也远比我好得多,自卑的根就从那时候开始发芽了。 我比较听话,成绩中上,在班上属于普普通通的一类人。 初中开始,我觉得自己照相很难看 就开始不怎么敢照镜子,只会隐约大概看自己的轮廓,于是就有一个幻想自己的相貌。 高中在尖子班,学习压力大,住校睡眠不好,本来挺漂亮的大眼睛开始变突,看过医生,但没有任何气质性的问题,我很苦恼,总觉得是身体哪里不对眼睛才变成这样的。后来成绩慢慢跟不上,高考失利。 大学一开始因为没考好郁郁寡欢,军训起得早,睡眠严重不足的我开始强烈不适应,从高中开始的失眠又在缠绕我了。我妈妈曾经是重度抑郁症患者,现在也在吃着维持量的药,加上她是残疾人(抑郁症时出车祸失去左手)她本身就是精神状态迟缓,比较悲观的人。 知道我情况不好后,她来学校照顾我,告诉我说这是抑郁症,给我吃了她的药。后来睡眠好了,加上和舍友关系慢慢好了,我就正常起来,人也开朗了。 工作靠爸爸的帮助进到了我很向往的公司,我也很努力,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 我那时候人很开朗,也很幽默,但一直不会主动与人建立关系,我的朋友基本都是被动交往来的,但她们都性格很好。 在她们眼里 我是比较有个性的人,非常幽默有趣,从小就喜欢写文章,思维很活跃,联想丰富,喜欢很多运动,喜欢旅游,会写几万字的游记。 我去年九月一个人去云南旅游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生,彼此非常喜欢。很少有男生追我,心里觉得大概是自己长得不漂亮。加上他又是我喜欢的类型,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 我一直不希望依赖别人,我觉得力量必须来自于个人,所以也习惯独来独往,不太担忧未来。 后来和这个男生谈了两个月异地恋爱(他在江苏 我在深圳)越来越喜欢他,结果他来给我过生日的时候说他去云南之前刚离婚,有个女儿。我当时非常喜欢他,这个事实对我打击很大。但更关键的是后来他的热情满满减退,而我还很需要他的爱,这种落差让我难以接受,而我不希望依赖别人失去自我,因为会很可怕,所以我痛苦地分手了 我以前很少哭,不高兴的事情也经常闷在心里,失恋后我哭了很多很多次,感觉对自己打击很大。 但我不想就这样被击败,然后我想到自己不敢照镜子的事情,就决定把心结一起了清,就开始照镜子,但没想到打击更大,加上工作越来越难,力不从心。有一天早上醒来,我突然感觉性情大变,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然后慢慢开始失眠,不想工作,感觉自己再也不会喜欢上人…… 我最在意的自我能量突然一天消失了,我不再是以前那样无所无谓,开始焦虑,紧张,乃至绝望。不再积极幽默,整个人消极得不得了,不想说话。 我还那么年轻,曾经还想努力工作,让自己自由,去旅游通过认识世界,认识自我,现在觉得这个状态什么都做不了,担心自己会一蹶不振。 我的妈妈特地从老家过来照顾我,让我吃抗抑郁药,失眠,又吃安眠药(需要药效的强的才对我有用)没吃安眠药通宵失眠时候很痛苦,有自杀的念头,但不敢这么做。当时特别希望能安乐死。 后来能睡着后,妈妈让我请病假,我在家快一个月了,无所事事的时候特别烦闷,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就会觉得如果变漂亮就好了,能解决我目前很多很多问题。 说到底,是自己的欺骗了自己14年左右,对外貌自我评估过高,一下子不能接受。辅助性的打击是失恋和工作不顺。 我爸妈觉得吃药睡眠好,加上运动就能好了,但我觉得我自己是心病,不知如何才能一方面接受如此平庸的自己,一方面又寻回自我,重新积极幽默又乐观呢? 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