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原生家庭引发的强烈恐惧感

我和大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原生家庭的问题。小学时因为家暴父母离异,我父亲重男轻女,也打过我。我没有得到过来自父亲的任何关心和留意,一直很缺乏安全感。我读过一些阿德勒心理学的内容,也在Know Yourself团队的作品里读到了一些观点,里面提到过一个现象,说孩子会被当做“人质”,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吵架时挥舞着刀子,我当时非常害怕,可我却被妈妈质问为什么不站在她的一方,在整个成长过程中不断被亲戚开玩笑说“你也可以到你爸爸那里去”,但当我出于亲情而偶尔到我爸爸那里去的时候,却遭到重男轻女的奶奶等亲人的轻视、嘲笑。导致我非常害怕做选择,我害怕战队,性格犹豫。我妈妈曾对我说,她怀孕的时候我爸爸就打过她,我却活了下来,我非常难过,这些对话让我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仿佛只是一个错误的存在、一个负担。从离婚之后,我妈妈原本就敏锐易怒的性格被激发得更明显,在我上高中的时期达到了顶峰,每天大吵大闹,摔东西,以离家出走作威胁,每次都以我跪下求她不要离开结束。那一阵子我非常害怕回家,每天在楼下深呼吸好久才可以走上楼,而我妈妈会在楼上看到我放学回家,说我没有抬头看家里,是对家里的事情漠不关心。我精神几度崩溃,假借学业为由住到了学校寝室。后来我读大学、工作,今年我31岁了,曾经有几年我一度以为我和妈妈的关系变了,她变得比从前宽容,没那么容易大动肝火了。可今年以来,她又反复变得易怒,因为无形的事情大发雷霆,例如狗狗在外面偷吃了东西她会打他打得非常狠,甚至把它扔出家门。我非常害怕和焦虑,一点小小的声音都让我非常紧张,几乎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连带着胃和头都在痛,却只得强颜欢笑,因为我知道沟通并不适用于我的家庭,我曾经和妈妈说过有几年间她待我不是太好,她无法理解,她说那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我也无意识中读到过她的日记大段大段描写对我的失望和愤怒。我想我在长期的压抑中形成了一种懦弱的表演型人格,为了维持家庭的运转,我戴上了乖孩子的面具,隐藏了真情实感,因为我恐惧冲突和争斗。如今我充满了对自己的失望,我知道很多面对同样的困境的人,最后都选择了独立出去住,摆脱了家庭的PUA,但我没有勇气,我的经济实力不允许,我也害怕努力维持了那么多年的风平浪静又将崩塌。我很生气自己是如此懦弱,虽然我也明白这种懦弱并不是一天形成的,我尝试过和朋友分享感受,也和心理医生短暂地交谈过,但他们说的道理“她的易怒是没有原因的,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所以大可不必挂心”和“你心里知道自己很好就可以,不需在意评价,她开心你更开心就好”无法真正帮助到我。我希望有人能帮我指出现阶段克服强烈恐惧的办法,非常感谢。

关于我,我的原生家庭,过去,以及现状

我想要问的问题是“我目前的状态究竟是正常的吗?我该如何改善”,为了引出这个问题我想先交代一下我的过去。 我: 年龄35+,女,和老公以及两个女儿生活在国外,全职妈妈,兼职摄影师(目前正在往主业发展)。身边朋友不算很多,加上国内的朋友能深聊的知心人不到三个。我的性格(以前?)很火爆,是那种心里藏不住事儿,说什么就得立刻干。我老公是个慢性子,比较沉默寡言,所以对我老公经常会爆炸,然后自己气到死,生闷气。 原生家庭: 我出生于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爸爸经营一家工厂,我妈从40多后下岗就转为全职家庭主妇。我爸性格开朗,朋友很多,但是不算很乐观积极的人,自理能力差,需要我妈多方面的照顾,对我很有耐心,我和我爸可以聊很多事。我妈脾气火爆,不善交际,但很能干,很要强,和我经常针尖对麦芒。从我记事开始我爸妈就争吵不断,而我特别害怕他们吵,从小每次他们吵架我必须充当和事佬,必须要让他们和好,我觉得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哪怕过程很痛苦。每次他们吵架总是冷战,我爸会逃避,我妈就一个人在房间不吃不喝(现在打这段文字的时候都很害怕那种感觉)。可能因为看到每次吵架都是我妈挑起的,所以我下意识地认为都是我妈不对(这也是我长大后对我妈经常爆炸的原因)。甚至有时候特别恨我妈,小时候她和我爸吵架后对我不好的种种记得特别清楚。 现在: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去年6月,我妈查出患了癌症。然后我一下子觉得后悔了,特别后悔以前和我妈吵架的日子,觉得我作为女儿特别失职。渐渐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深刻,我越来越痛苦,甚至觉得我妈的病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经常和她吵架导致她生气,让她来国外帮我带孩子导致她没能好好休息。然后慢慢我想起了她很多很多好,觉得自己以前就是个混蛋,让那些少数不愉快的经历充满了童年记忆以至于忘记了我妈种种的好,现在非常爱我妈,特别害怕失去她(我知道很多人会说早干嘛去了)。 在我妈生病以前我觉得我的性格特别像我妈,而且越来越像,但是同时我又非常讨厌自己这么像我妈。后来,也许是因为我在心里谅解了我妈的性格,所以我也谅解了我自己,我现在的性格变得平和很多,以前经常爆炸,现在几乎不会。以前会计较的很多事现在云淡风轻,甚至有时候会觉得难道自己麻木了吗?为什么很多事情变得不在乎了,没关系了?我不知道这是好的转变还是我变得消极回避了? 另外一个转变是,因为我妈的病,我现在经常被笼罩在癌症的阴影里。我特别害怕自己也得癌症,可我有两个还小的孩子,特别怕自己出事,每次身上发现任何不对劲我都会往那方面想。我知道这肯定不正常,但是我应该怎么改变呢?

原生家庭的阴影让我不知所措

很小的时候,妈妈对我一直不满意,她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都不满意。所以一直投射给我,说其他家庭成员不好,经常和爸爸吵架。后来和爸爸离婚之后,把所有的错误归结到我的身上,令我很痛苦。她一直依赖别人,虽然法院把我判给了她,但是她却因为经济问题一再要求我回去爸爸身边生活,或者叫我去闹,索要生活费。 即使是现在,我也没办法依赖她,所有的事情,她的出现,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爸爸也是差不多,很少关心我,我总觉得愧疚。压力没处释放,家里管的很严,没有自由生活的空间,我甚至已经20岁了,和朋友在本地出去玩还要打电话报备。 最近令我困惑的事情是,我交往了一个男朋友,也是从这段关系开始,我知道自己的苦恼是可以想办法解决,有人试图理解我的。可是他在钱上看的很重,时常让我觉得他和我交往不够诚心,甚至连钱也不愿意付出?我的条件比他好,我更加觉得他不是爱我,只不过是我的条件适合现在的他而已。我很苦恼,我不愿意放弃这个愿意理解我的人,也不能承受他有可能不爱我只是打发时间的事实。 我在这个问题上和父母都有些交流。 他们一开始还愿意听听,后来根本就随便我了。 我男朋友应该不算没钱不给我花,应该就是没有给女性花钱的观念?他的家庭也差不多,他爸爸不太负责任,从小他和妈妈生活。我原以为他有可能会因为和妈妈一起生活而更加尊重女性,但是实际接触下来觉得,他反而复制了他爸爸的样子? 这段关系我很早也想过放弃,只是他一直不肯放手。我总觉得万一他能理解我呢? 想想我在交往过程中的表现,也是复制我妈妈的样子,很刻薄无理取闹。他挺让我失望的,安全感很难建立,因为是异地。再过两个月他能回来待一阵子,之后又是漫长的异地。我还是想等他回来之后相处一下再说,因为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会觉得自己有些自由?如果这样还是不行,我就打算真的和他分手了。 这段时间我会想办法学着和自己相处。 我也明白我需要独立,可是我根本没有这个环境啊,我读的大学是本地的大学。 以上,希望有人能说说自己的建议,或者对我做事的看法。谢谢大家。

原生家庭影响太大,自我调节变成自我矛盾。

和父亲关系十分不好。母亲属于心大像个单纯的孩子一样。父母关系不好,但在我大学时才离婚。所以我是在家暴中成长。冷暴力,语言暴力和打暴力均有。感觉我父亲心理问题比我还要严重,我曾试图去理解他,可是我真的做不到,不知道怎么去原谅,我觉得他比任何人都要可恶可恨。处理不好恋人之间的关系。以前以为是自己太作,后来才明白是心理问题。喜欢将别人推得原来越远来保护自己,对朋友也是,想把自己封闭起来,却又害怕真的只剩一个人,如今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冷漠,很怕影响到正常交际,有一次我发现我不是故意去冷漠。而是自然而然的时候才发现有问题了。我又不想刻意维持。太累了,每天只想一个人,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不跟任何人交流。可是别人邀约又害怕影响关系利益。我不知道这些算不算自私,我感觉我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越来越像我父亲。冷漠,自私,无情,敏感,多疑。我不知道怎么去温暖别人,因为我对自己都很冷血。很多时候想一死百了,可世上还有我牵挂的人事。也许正因为如此,才不至于心如铁石。对了,我父亲应当属于焦虑型人格,而我恰巧是回避型人格。麻烦咨询师帮我分析下具体症状如何治疗。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