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原生家庭和交往问题导致十几年的心理阴影

您好,我是一名大二学生。因为强迫合群真的让我很痛苦。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于很多人,都形成一种“既不想得到别人的利益,也不想别人从我这里得到利益”,见面只有礼貌性的语言,也就是说,做人际交往中“疏远型人格”(这样形容可能不恰当)。也不知什么时候起,无论是外人还是非直系亲属,我都想按这样的方式与之相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认为这样是理想的。 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但是我奶奶姑姑和表妹曾经伤害过我,对此我从童年开始心理阴影难以驱散,我一次次向父母倾诉却永远对得不到支持,我什么也没做错。哪怕是对小动物,不喜欢请不要伤害,更何况是对人。我想,将来爷爷奶奶去世了之后,我和姑姑表妹他们老死不来往,现在过年过节要不是因为爷爷奶奶还在,否则我是永远不会与他们见面的。 奶奶只喜欢姑姑生的表妹,因为偏爱姑姑,而且姑姑离婚了。我和表妹差四岁,姑姑和奶奶从小教训我无论如何也要无条件让着妹妹,不管我有什么都要先给妹妹,他们不给我好脸。这是不公平的。我是善良的人,我知道姐姐应该让着妹妹,我也不要回报,但这都是不合理的要求,而且最过分的是被反咬,我凭什么帮你孩子顶罪,我的善良就活该被你们欺负吗?表妹错所有的错,我都是她的替罪羊,无论我怎么解释,姑姑奶奶死也不相信。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支持我,而且我爸爸站在姑姑那一边,妈妈也不支持我。我什么也没做错,十几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向我道歉,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谢谢,我不奢望他们对我说谢谢之类的,说了也没有用。 孩子遇到这样的委屈向妈妈倾诉很正常,但当我对妈妈说“我要与他们断绝关系”,妈妈说我幼稚,还批评我。我想说凭什么是一家人可以蹬鼻子上脸,我的善良活该被你们欺负吗?凭什么有关系就可以为所欲为?越是家庭聚会场合,姑姑奶奶越欺负我,如果我反抗,即是我是对的,也显得我不懂事,因为爷爷家亲戚庞大,都站在他们那一边,而且姑姑奶奶是长辈。表妹这个人从小就耍心机,每次我帮助了她之后,总会反咬一口,让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我已经帮了,还让所有人觉得我可恶而她可怜。 我九岁的时候因为厌学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说我是焦虑。我因为躯体化的某些症状厌学,奶奶用比我高的扫帚发疯的打我,我承诺去上学了,奶奶还推推搡搡,骂骂咧咧,到了学校门口当着所以执勤老师主任的面继续骂我,还发疯一样的拉扯我的书包说,不上学书包就扔垃圾之类的。 如果他们三个谁去世了,我想我应该不会流泪的吧?如果我真的得了抑郁症,他们仨绝对是罪魁祸首,但我没证据。不正常的关系是应该远离,这没错对吗?好几夜我都失眠,心理阴影难以抹去。就算我在心里默念,我没有姑姑,爷爷离婚了,没有表妹,家里只有一个爷爷……但还是无济于事。 后来奶奶偶尔买菜送到我家几次,我妈妈说我奶奶想过来了,别记仇了。凭什么我就要马上接受她?我奶奶以前都做了什么!跟奶奶有摩擦,就算我没错妈妈也批评我。可我真的不能接受,好像永远也不能原谅她了。这是藏在我心底的话,不敢给我妈妈说。 他们仨是我十六年来的心理阴影,关系不正常就应该少见面,不对吗?但是十几年了没有一个人支持过我。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他们真的跟我道歉也犯不着,妈妈经常批评我,一家人分谁对谁错没有意思。可十六年来,心理阴影难以抹去,最痛苦的还人是我。我该怎么办? 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回复!谢谢您!😭

渴望与原生家庭割裂,从抑郁到突发性狂躁,并憎恨父母,应该怎么办?

小学时父母因为金钱和感情原因,相继出轨,这是我长大之后我才想明白,小时候所看到的一些事情。 在初中后,母亲因为出轨对象的金钱背叛和感情背叛,引发抑郁症和妄想症,在家里与外界隔离,不工作在家里做全职主妇,并幻听幻想有人陷害她,而父亲也下岗不工作。在我读高中时,由于母亲状况越来越严重,晚上不睡觉的咒骂,加上父亲的赌博的刺激,在亲戚的帮助下第一次住进了精神病院,出院后有几年的好转,母亲开始打工工作以及亲戚的帮助我很艰难的读到大学,但是父亲依旧在游戏机室里消磨时间赌博,现在想来这是我到现在都最厌恶憎恨他的主要原因。 我很艰难的读到大学,我的忧郁是从小学就开始的,到了高中大学,虽然没有什么异常,可我总感觉不到像朋友同学那样的快乐,我的成绩普通,我总想如果我成长在一个健全的家庭,我能专心学习,考取更好的大学。大学期间和大学毕业后,母亲相继住过两次医院,出院后她会再打工,可是我父亲反而丧失了工作能力,性格变得吝啬 懒惰 愚蠢 爱抱怨,现在我有个稳定但是压力很大的工作,工作中很多事情让我已感到焦虑,同时我现在非常不能容忍我父亲,甚至是到了听到他开始抱怨的说话,我就感到愤怒和痛苦,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一方面控制疏导我的情绪,一方面解决问题,我很想与原生家庭割裂,开始我新的人生……

想跟原生家庭断绝关系,但想不明白是出于报复还是在拯救自己

回想原生家庭,总觉得可耻又可笑。一家四口跟演戏一样闹了十几年,贫贱夫妻两人互相嫌弃,偏偏寄托希望的儿子不争气,于是夫妻俩变着法宣泄不满,互相推脱责任。作为他们眼中沉默内向的大女儿,我看着他们当面吵完电话吵,闹着离婚又不离,控诉对方出轨并四处宣扬,以及各种摔东西、拿刀指对方的脸。我从刚开始的恐慌到麻木,从苦苦哀求到冷眼旁观,一步一步变成现在冷漠的样子。大四到毕业的两年,他们闹得最荒唐,我是从那时候开始翻脸,变得特别容易情绪崩溃,我也开始不受控制地说狠话,说再闹就断绝关系,可没有用。刚毕业的一两年都艰难,身上没钱还欠着大学助学贷款,性格有些包子也会受委屈,最初还心存侥幸想跟他们说说这些,有时还跟关系好一些的表姐倾诉倾诉,后来发现没有用,没有人愿意去在乎你经历了什么,就再不心存幻想了。由于工作原因这两年跑南跑北,所有重要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最困难的时候也不想回家,跑到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呆了几天,和大学舍友呆了一会。以前我总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现在已经不愿意再去想以前发生过的事,只是开始单纯地厌恶那个生我的人,不愿意称他为父亲,觉得以前那个等着他认可、哭着安慰他们的自己就是一个找虐的傻逼。去年开始有些很明显的抑郁状态,幸好换了个环境后好了很多。我一边觉得不能再包子性格,要彻底从那个不健康的家里脱离出来,成为一个新的人,一边又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报复他们还是在逃避,也不知道口口声声要获得新生的自己,会不会长成跟他们一样冷漠自私永远不会表达爱的人。犹豫了很久还是写了下来,若有好心老师指点道路,不甚感激。

原生家庭?成长创伤?自我迷茫?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的童年很幸福,六岁之前。 之后就是奶奶和爷爷两年之内相继去世。 然后父母婚变。 六岁到十二岁,我的世界是混乱的。奇怪的是我六岁之前关于童年的记忆印象深刻,之后这段时间,大脑里几乎没有什么记忆。 父母大概在我十一二岁左右的时候离婚,第三者插足,在这之前经历过接近两年的争吵,很不幸我都在场。我从小是个特别听话懂事的孩子,但我的情绪特别敏感。别人一点点细微的表情变化我都能捕捉出来,然后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会很惶恐。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讨好别人,以获得别人的肯定及夸奖来找到自己的价值感的。 小时候性格怯弱,别人一碰我就要哭的那种,常被人说娇气。可能是妈妈把我保护得太好了。父母离婚后,我跟妈妈生活在一起,那时候刚上初中,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强迫自己独立了,小时候是很粘人的性格,那段时间变得特别明显,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自己一个人。那时候以为自己是成熟了独立了,其实现在想来,我只是把那个真实的自己藏起来了。 跟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的那几年,越发心疼她的不容易,那个时候我们那个小县城离婚也能当个事件,起码我们住的那条街几乎都知道,但是很庆幸我没听到什么过分的风言风语。我妈为人很好,做事也干练,虽然生活清苦了一点,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不同。除了,我妈离婚后积攒的戾气,对我爸的恨意,我全部都接收了。所以我也恨我爸,这种恨直到十年之后才渐渐消除。 凭心而论,我爸虽说感情上不负责,但可能出于愧疚疚,对我和我妈一直都有在弥补,主要就是金钱方面,除了刚开始那几年,他生意没做起来的时候,稍微过了几年清苦的日子,他经济好转之后我的生活水平也随之提高了,但我妈节俭,所以至今也没养成我大手大脚的习惯。 爸爸和那个女人一起在外地做生意,其实她对我没恶意,但她破坏了我的家庭伤害了我是真。我每年有两次机会见到我父亲,放暑假和过年。大学毕业后,我去了父亲那里帮忙,他其实一直想要我读会计,帮他管账,我天生对数字不敏感,没读会计,毕业后却依然去了他那里,他一直说他很累,想要我帮忙分担。可能初入社会我退缩了,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不知道该如何踏出那一步,于是我去了他那里,一直到现在。中途不是没有过挣扎,15年实在待怨了,我出来过半年,一个人在外面差点把自己搞抑郁,我爸妈都急死了,第二年我又滚回去了。对了,我读大学时妈妈也再婚了,父母离婚又各自组建新的家庭,但是都没有再生孩子,我还是我父母唯一的女儿,这份感情也不是假的。 但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了,爸爸有了爸爸家,妈妈有了妈妈家,我的家呢? 去年经人介绍我认识我前男友,我追的他,一年后我提了分手。我依旧喜欢他,但是实在不喜欢那个恋爱中的自己,他也快被我逼疯了,于是我提了分手,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太爱。但我的喜欢太让人窒息,我自己都感觉是病态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想着他,不给我回应我就会抓狂,虽然我一直努力克制,但能感觉到双方的能量都在消耗,我要的太多,好像心里有个洞,怎么都填不满,他尽力了,但还是不能满足我对情感的需求。太痛苦了!所以放手了 然后就是这样,我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我一直以为父母的离婚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伤害,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但我知道,这段经历让我内心的那个洞开始显露了出来。我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