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希望得到一些指点和帮助

妈妈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即使在农村在那个小地方,她也经常畏畏缩缩,甚至都不敢去人多的地方,不敢去小卖店买东西。我小时候经常被大人说老实,同样是胆小的,后来上学之后成绩很好,好像不再有人对我指指点点,长大之后,我觉得我一直都不是独立的,妈妈那些情绪我全都有,我也害怕去人多的地方,我觉得我是不存在的,我是被否定的,这些问题我最近才发现,毕竟大学毕业之后也找了一份还算可以的工作,也去了省会城市,表面上整个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我不能面对家里人,每次和妈妈通完电话我一个人要平息很久,我也不知道要平息什么,和她说话我不能表达自己,我总是粉饰太平,好像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是我的错。她的懦弱她隐藏的懦弱,向我传递了一个信息,就是我也是懦弱的,她做不到的她没法想象我能做到,更没法想象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会有烦恼会有一些不如意,她彻底的懦弱无能,不能允许生活工作有一点点不如意,不然她就开始焦虑开始愤怒。所以我和她说话真的很累很痛苦很打击,她对自己的否定都让我感觉是对我的否定,实际情况她确实否定我了,至少在她心底,不曾看到过我,看到过我的努力,我取得的成绩,她什么也看不到。从小到大我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没人督促过我学习,我现在知道那是为什么了。现在感觉没法和她说话,她无时无刻都让我感觉到我被否定,可是长大后慢慢觉得周围的人都不是这样的,她们能看见我,也不像我妈妈那样苛刻,只有她才是那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很累很累,我也渴望被照顾被倾听,可是她从来没有过,只有苛刻愤怒指责,感觉她从来不知道问题是什么,更别提解决方法了,她的问题现在现在都成了我的问题,对我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和她相处和她说话,感觉我是羞耻的我不配,我存在问题却不能说只能粉饰太平,因为说了也只能被指责。我看到了自己的某一部分,深受家庭的影响,小时候无缘无故的被否定被嘲笑,即使是家庭成员之间同样如此,我哥从小对我的否定现在都还听的到,我感受其他人的时候一定得先感觉这些,那个被这种方式看到的人感觉很痛苦,巨大的痛苦和不安,那些别人加在你身上的否定,你也跟着认同,然后你也以同样的方式去看别人,有时候在和别人相处时,心里有很多对别人的否定,我很害怕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但是它就是存在,可是我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从来没自由自在的做我自己表达自己。那天和同事一起合作,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可以这么温柔,而好像那才是一直以来自己想做的,是我自己发展出来的部分。而那个被否定的自己如此强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感受到的一切,她那么痛苦,痛苦到无法呼吸,但是她一言不发,连哭一场都会觉得羞耻,只是默默承受,同时又不知道承受什么,只是痛苦着挣扎着羞耻着,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乱了,为什么我要被这样对待,为什么会存在一个这样病态的自己,这个自己很可怕也很强大,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沟通,每次在她背后都感觉到了父母,她的感觉都来自家庭,挥之不去的被否定,挥之不去的羞耻。她不知道什么是痛苦的感觉,即使她已经很痛苦,但是这个痛苦被理解成日常,她对痛苦没有任何定义。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感受这件事,只是任这种感觉束缚她。

我是一名跨性别者。今年20岁。初中开始认识到自己有男性心理,...

我是一名跨性别者。今年20岁。 初中开始认识到自己有男性心理,高中认识到性别认同障碍和易性癖两个词,寻求过激素药,未果,以为自己还能掰回女性心理。 高中毕业之后做过很多尝试,无法消除男性心理,反而越来越强烈。 20年来也总有不妥的感觉但没有明确的意识,因为认知非常有限。 今年4月有医生朋友帮我分析可能有潜意识自我催眠,但慢慢清晰女性心理才符合潜意识自我催眠的感觉。 基本上若不是社会要求,我呈现出来的自然状态是男性心理。两个月前才真正去了解跨性别,虽说知道是无法“纠正”无法“治愈”,但如果洗脑也好催眠也好能变得“正常”我希望能正常,不让父母失望。 父母虽然允许我不结婚,估计还只是认为我还小以后会想结婚的了。而且父母歧视同性恋,更别说变性。有对亲近的朋友,自己的堂哥堂姐出柜。以前认知不明确的时候,有一位堂姐非常不能接受。现在也有朋友不接受这种说法,不过我不纠结于理清他们思路了。 我自己也很矛盾,因为欲望很诚实,我想成为想成为的人,追求想追求的人,想要看到更大的世界,享受美丽的世界。但我很担忧家庭方面的看法。经济未独立,暂时离不开家庭,对未来有很好的憧憬,也很担忧很无力。 最近急切了解很多东西偶尔脑袋会有点晃神的感觉,对于家庭矛盾父母甚至差点要把我抓去精神病院,虽然我自认挺乐观,我也怕哪一天我会撑不住就疯了。 望开导,感谢。

分享一个信息量很大挺有意思的梦。梦里我在家里上厕所,拉出一些...

分享一个信息量很大挺有意思的梦。梦里我在家里上厕所,拉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仔细一看是蛆,接着我喉咙里时不时冒出一些东西,我就噗噗地吐出来,发现是类似蚂蝗的东西。这些异常让我觉得很纳闷,我妈走过来,也很纳闷。然后我就开始呕吐,先后吐出两双筷子(都各自是那种新的还用塑料纸包着的那种一次性筷子,估计这是跟平常吃工作餐送的筷子留下的印象有关),但是再仔细一看,那不是两双筷子,是两把剪刀,因为已经软化了,所以能被吐出来。接着我又一阵作呕,这次是第三把剪刀,穿破我的胃从肚子那里直接捅了出来,这把剪刀没能被吐出来,因为它还是坚硬的,我就把它拔出来了。原来之前那些莫名奇妙的原因,是因为我曾经不小心吞进了3把剪刀。接着我便双手捧着那被剪刀捅出了很大一个洞的胃,看来接下去是应该马上去医院缝一下才行了。出门前,我们在想要不要用一个毛巾把我手里捧着的胃包起来,因为外面天气很冷,最后我决定不需要,因为我担心包起来反而不好。于是我和妈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捧着胃,感觉到心脏的跳动,我有点紧张,但是尽量让自己放松,我怕越担忧我越撑不住,我心想只要打个车迅速到医院缝起来就好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妈没有打车的意思,我们就步行前往医院。我感觉到自己在变得虚弱,于是对我妈说:如果我待会儿心脏停止跳动了,就直接把我送到医院去。然后我们继续往医院走,我发现刚才捧着的胃,里面还有东西,过了一些时候就空了,我心想,也许是因为破了个洞,消化得快了,就直接下去了。快到医院时,我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就调整了一下我脖子那里的一条管子(意思是我脖子那里有一个管子是辅助呼吸的),最后几乎马上就要到医院了,我问带社保卡了没,妈说没有。我就觉得很窝火,因为这个要动手术,很贵的,居然有社保还不带,妈说情况这么紧急还贪那些小便宜!我说这不是小便宜的问题,这是一个很理性的问题,有社保卡顺手就拿了居然还不拿。此处一番争论和内心戏,略去。接着就到了医院,我妈径直去办理手续什么的了,我慢慢地去找她,这时我又觉得呼吸困难,便动手调整那个管子,但这次我操作失误直接把管子拔下来了,于是我开始无法呼吸,缺氧越来越严重。我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在医院到处找我妈和我爸,但是医院里楼层设置不人性化,我很难找到。我已经缺氧太厉害快不行了,于是随手抓着一个医生,用尽最后力气用气声说我无法呼吸了,他表示“知道了”,然后不理我。我只好找下一个医生,缺氧更厉害了,她也表示说“知道了”,然后说“要排号”。我绝望得用尽最后的力气到处找人,最后因为极度缺氧醒过来了…… 现实是:我睡姿不妥压到了气管。 自解:3把剪刀代表3个人,正好是我的原生家庭,爸妈,还有一个姐妹。最近我总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的原声家庭,正好这个梦用消化系统的形式暗喻了这一点,被吐出来的两把剪刀,软化了,老化了,代表我的父母,那把穿破肚子的,还是硬的,代表我那个姐妹。无论是吐出来还是捅出来,总之都是代表我无法接受他们3人。我觉得这样解释挺行得通的,但是猛然想到,剪刀在合起来的时候,倒还蛮像性器的,所以也不知自己的解释是否合理。。。

因为缺爱而内心孤独的人应该怎么生活?

从小原生家庭很多问题 成长过程中一直感觉很孤独 因为家庭原因导致自己比较早熟 总觉得思想跟同龄人不一样 跟别人有隔阂 逐渐产生了精神洁癖 成长阶段一直觉得内心缺爱 渴望被理解 渴望知心朋友 渴望真爱 总是期待未来可以出现一个跟我很类似的人 能和我很贴心很有默契 感情深厚的知己或者灵魂伴侣 可以互相珍惜 有同理心 考虑对方的感受 不会去伤害对方 交友方面遇到看似合适可以培养的对象就很努力付出 但总是失望 玻璃心 人际关系敏感 自尊心又挺强 一旦别人有伤害到我的行为或者关系无法更进一步 就会冷却 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思考之中 但是又会挺容易被人触动到 心软之类的 觉得自己总是在人际关系中摇摆 患得患失 受伤害 很讨厌 也因此实际上挺抗拒与人接触的 也渐渐不喜欢跟人手机上聊天 不喜欢那种等待别人回复的感觉 总想尽快主动结束话题 觉得自己这样特别渴望关系让自己觉得自己特别卑微可笑 很排斥这种感觉 觉得自己特别不擅长社交 很不自然 渐渐的不知道该怎么把握分寸 投入多少 怎么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怕总是自己一厢情愿 那种把感情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作为精神支柱的感觉特别不好 还总会失望 经常搞不清楚又总是想搞清楚别人对我到底是什么看法有没有真感情 觉得人际关系挺莫名其妙的 很有自知之明 因为家暴安全感等原因很排斥谈恋爱结婚 很控制自己感情 不想成为松子那样 不想像很多缺爱的女生那样在感情中受伤 也确实从小到大没喜欢过什么异性 时常觉得人际关系挺没意思的 很想自己能做一个不需要任何感情的人 如果能转移注意力寄情于事情本身而不是人身上就好了 但感觉人天生就有这样的情感需求 很厌烦 如果真的没有又觉得很孤独 好像生活都失去意义了 每天活得像行尸走肉一样 感觉自己好像只是在假装生活 觉得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没有意义 我觉得自己对生活早就没有什么目标没有什么期待 没有什么野心 觉得世界上唯一值得珍惜的就是人与人之间感情 但是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但如果不放弃寻找 又觉得太难熬了..而且根本没啥希望 另外 如果让我去接受那些伤害过我的人 感觉就像吃屎一样 觉得特别委曲求全 特别卑微 好像自己特别可怜 别无选择 感情中只要产生裂痕我就会有一种跟对方破镜无法重圆的感觉 有隔阂心里不舒服 不想再跟这个人在一起 在一起也没话说 我觉得我这个人确实不会原谅 只是看似脾气好 但只要别人伤害了我我心里就会产生排斥感 哪怕迫于种种原因必须要在一起保持良好的关系 心里始终介意 无论对方再做啥都很烦 只想能不再接触 也不想要补偿 不理解人际关系中为什么一定要有伤害 我特别渴望纯粹没有伤害的感情 不想有任何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