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希望得到一些指点和帮助

妈妈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即使在农村在那个小地方,她也经常畏畏缩缩,甚至都不敢去人多的地方,不敢去小卖店买东西。我小时候经常被大人说老实,同样是胆小的,后来上学之后成绩很好,好像不再有人对我指指点点,长大之后,我觉得我一直都不是独立的,妈妈那些情绪我全都有,我也害怕去人多的地方,我觉得我是不存在的,我是被否定的,这些问题我最近才发现,毕竟大学毕业之后也找了一份还算可以的工作,也去了省会城市,表面上整个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我不能面对家里人,每次和妈妈通完电话我一个人要平息很久,我也不知道要平息什么,和她说话我不能表达自己,我总是粉饰太平,好像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是我的错。她的懦弱她隐藏的懦弱,向我传递了一个信息,就是我也是懦弱的,她做不到的她没法想象我能做到,更没法想象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会有烦恼会有一些不如意,她彻底的懦弱无能,不能允许生活工作有一点点不如意,不然她就开始焦虑开始愤怒。所以我和她说话真的很累很痛苦很打击,她对自己的否定都让我感觉是对我的否定,实际情况她确实否定我了,至少在她心底,不曾看到过我,看到过我的努力,我取得的成绩,她什么也看不到。从小到大我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没人督促过我学习,我现在知道那是为什么了。现在感觉没法和她说话,她无时无刻都让我感觉到我被否定,可是长大后慢慢觉得周围的人都不是这样的,她们能看见我,也不像我妈妈那样苛刻,只有她才是那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很累很累,我也渴望被照顾被倾听,可是她从来没有过,只有苛刻愤怒指责,感觉她从来不知道问题是什么,更别提解决方法了,她的问题现在现在都成了我的问题,对我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和她相处和她说话,感觉我是羞耻的我不配,我存在问题却不能说只能粉饰太平,因为说了也只能被指责。我看到了自己的某一部分,深受家庭的影响,小时候无缘无故的被否定被嘲笑,即使是家庭成员之间同样如此,我哥从小对我的否定现在都还听的到,我感受其他人的时候一定得先感觉这些,那个被这种方式看到的人感觉很痛苦,巨大的痛苦和不安,那些别人加在你身上的否定,你也跟着认同,然后你也以同样的方式去看别人,有时候在和别人相处时,心里有很多对别人的否定,我很害怕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但是它就是存在,可是我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从来没自由自在的做我自己表达自己。那天和同事一起合作,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可以这么温柔,而好像那才是一直以来自己想做的,是我自己发展出来的部分。而那个被否定的自己如此强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感受到的一切,她那么痛苦,痛苦到无法呼吸,但是她一言不发,连哭一场都会觉得羞耻,只是默默承受,同时又不知道承受什么,只是痛苦着挣扎着羞耻着,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乱了,为什么我要被这样对待,为什么会存在一个这样病态的自己,这个自己很可怕也很强大,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沟通,每次在她背后都感觉到了父母,她的感觉都来自家庭,挥之不去的被否定,挥之不去的羞耻。她不知道什么是痛苦的感觉,即使她已经很痛苦,但是这个痛苦被理解成日常,她对痛苦没有任何定义。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感受这件事,只是任这种感觉束缚她。

父母经常吵架

我今年16岁,由于父母经常吵架等等家庭原因,所以经常处于害怕的阴影里,我没有什么知心朋友,无知心的人可以倾诉,只好在这里诉说,先说一下家庭情况,我在一个农村家庭,我爸靠出力气给别人打工,干的是水磨石,一天工资也就100多,我妈有风湿病,常年喝中药,不是特别严重,在家里种地,我爸是一个不成熟的人,从我小时候就这样,我父母经常吵架,以前我爸经常不是买手机就是买电脑,反正不务正业,当时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以前在我上小学时因为这些原因吵架,等我上初中时我爸嚷嚷要学车,到低也没有学,我爸妈生了一场气,最后又学的电焊,学之后技术不行,别人也不要,还是干原来活,我爸总是来来回回,就是今天刚走后天就回家,他有各种的理由,别人都能待下来,但他不能,现在他又走了六七次,昨天晚上又回家了,这期间我爸妈也吵了六七次架,几乎年年都是这样,到最后也挣不到多少钱,他没一点责任心,说他他只是不说话,行为还是那样,妈妈大声骂他也好,无论说什么,也离家出走过,他依然如故,他们一吵架,我就害怕,我有时甚至会想,与其这样,还不如离婚算了,一想到这就更害怕了,这种家庭矛盾影响下,我感觉自己性格变得冷漠,去年我亲叔家的妹妹溺水死了,我看着她竞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我担心自己会变成问青年,人格,性格出现问题,人格,性格出现问题,我应该怎样自我心理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