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我对同性比较容易产生亲近感,从小到大,同学朋友之间,让我产生...

我对同性比较容易产生亲近感,从小到大,同学朋友之间,让我产生过日思夜想的经历的人大部分都是同性,心理情感上的具体过程是:我非常在乎他们的感受,尤其是他们对我的感觉,我总是尽力做事做人去符合他们的逻辑和价值观,以让自己在他们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而这也让我产生许多小的烦恼,但这都可以忽略,或者我可以自己解决。同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会尽力把我的认识和价值观传递给他们。涉及到性心理的具体部分是,我有和他们拥抱的冲动,还有自慰时会想到他们也会这样,并不是我和他们一块,而是只想到他们也会自慰。和男生在一块都是按照哥们的模式在发展,但心理则很类似恋人之间的心理状态,许多时候,看到自己比较在意的兄弟和别人关系较好时会吃醋,相反的是如果女朋友和其他男生关系比较好但处于安全的范围内时,反而比较包容,想着她们开心就好,但对于兄弟,吃醋的心理会让我很困扰。 在大学里我把所有的感情几乎都投在了一个人身上,我特别害怕失去他,他的所有要求我几乎都会尽全力满足他,但是他好像总是达不到我对他的期望,所以在后面的两年里,我总是因为一些小事不高兴,比如他和别人走得太近,有些事情做的让我不满意,我和他也谈过不少次,我每次都会觉得自己做法有问题,他虽然很生气但是他说他能原谅我,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有这种想法,只是在行为上没有那么过激了,后来毕业后,我和他把房子租在一起,之前提到的那种心理慢慢的就变成了行动,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他的身体如此感兴趣,趁他睡觉的时候亲了他,摸了他的下体,每次做完这些事情虽然都有满足感,但是也会觉得很后悔,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但是下一次还是忍不住会去做,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并且因为这个事情和我决裂,他告诉我好聚好散,无论我怎样挽留,认错,道歉,他都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他说我触碰到了他的底线,我要是诚心道歉他接受,但是他不会原谅我。 他走了以后,我感觉我整个人的精神都快垮了,这半个多月我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每天都在想这个事情,心里始终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来,每天饭也不想吃,事情也不想做,每天睡觉的时间更多了,可能因为睡觉的时候不会有烦恼吧,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想逃离这种困局,我更希望他能回来,我们能重归于好,我该怎么办?

我和女朋友从2014年9月在一起,到现在我们一共分手5次,我...

我和女朋友从2014年9月在一起,到现在我们一共分手5次,我挽回5次。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吵架等等,我们过得非常开心,我愿意为她做一切事情,让自己变得更好,努力去让她的生活幸福和丰富。 五次全部是女友提出,最近一次是本周二,可能是一开始我表现出的气质完全命中了她soul partner的要求,我们迅速坠入爱河,我很爱她,越来越爱,但是她却发现我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她喜欢我,却说没有那么喜欢,我们一起逛宜家,看话剧,旅行,她说很开心,但是这种开心是和普通朋友在一起的开心无二,没有特别的感觉。 她提出分手,一方面是无法过掉自己心里这关,另一方面觉得亏欠我太多。我对她越关心她的情绪会越重。分手五次,每次我都在承诺,变得更好,努力去做更好,去了解我们的问题我的问题,去解决,但是这次她前所未有的坚决,我真的觉得我要失去她了。 我知道我还会遇到更好的,我不能去强留她。我也知道一切都会过去,当分手成为事实的时候,我们终究会move on,但是此时此刻,我不想放手,不想失去她,我想在下面的一周里,尽我一切可能让她回到刚认识我那时,真的发自心底的喜欢我,想跟我在一起。哦对,接下来的一周是我第五次死皮赖脸的磨下来,最后的机会 我知道我很傻,但是我想想听听建议,不是劝我放手,而是告诉我,我可以做出什么努力,谢谢

你好~

你好~

无法和父母相处

几天前父母正式要求我和男友分手,因为男方条件差。在半年的沉默对抗里我越发越清楚的认识到因为一件事情他们可能对我整个人否定和失望。无论我取得哪种成绩,他们都始终对我爱答不理。父亲在愤怒时的一番话在我脑子里不断重复“从你上个假期开始你都没觉得吗我都不想搭理你,你还厚着脸皮往上凑”,“你爱去哪儿去哪儿,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掏。”,“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妈妈竭斯底里的哭着,大喊绝不接受这个男友,说不想看见我。摔东西,父亲拖拽我要我立刻离开。 我说了分手。 男友不接受,不同意。 那天以后我没再和父亲说过话。两人都有缓和示好的意思,但我没法回应,我觉得很痛苦,我无法对他们的友善表示接受。沉默,昨天也是沉默。 只要在家里听到他们一点动静我就紧张,停下一切判断他们在做什么,说什么。 今天妈妈说,不要再提男友的任何,要我明白他们的忌讳。我的爱人是他们的忌讳。 自从谈了恋爱。母亲对我完全失去信心,有时还会怀疑过我是同性恋。骂我口无遮拦。她一哭我也受不了,一周没怎么吃东西了,也睡不着,哭了几天了。其实心里情绪没什么波澜了,就是眼泪停不下来。 前几天拜年时,四年级的远房表弟当着全家人面问我妈“听奶奶(我姥姥)说,姐姐小时候被同学欺负”。浑身僵硬,冷汗也下来了。直到现在父母也从没和我真正谈过这个问题,我确实被全班同学排斥了五六年。 当我终于遇到喜欢的人,能包容我理解我,解开我一个又一个心结时,父母不同意。 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