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觉得自己很无能

不想做现在的工作了,却没有别的可做的了,自己也从去年开始就对职场很厌倦,但是还是要生存,自己在北京工资也低,仅够生存的吧,生活质量很低,压力很大,感觉活得一点尊严也没有。 对自己感到愤怒,可能因为感觉到前男友对自己工作有嫌弃吧,他离开的原因我也觉得可能有嫌我挣得少的原因,他确实很上进挣得也比我多很多。但是我做不到挣更多,就有很大的自责。他和我分手了,虽然不全是工资的原因,但我会想是不是别人也会嫌我工资低啊,下次我喜欢的人还会嫌弃我工资低吗。我配不上我觉得喜欢的人吗?而且我不会找自己觉得工资低的,因为我感觉到生活的现实和压力。物质真的很重要。是不是我觉得符合条件的人都会嫌弃自己。我产生了这样的怀疑。 一方面我不得不现实,一方面我内心也有一点点鄙视自己的现实。 没谈过恋爱之前其实没觉得男方会在意自己的工资,因为我同事工资和我一样,她男友就工资很高啊,我姐现在不工作了,就给姐夫做做饭。我看到的这些都没有表现出男方在意女方工资的事。 刚和前男友在一起时他也不知道我挣多少钱,也没有在意,但是到后来,就感觉他希望我换个更有前途,挣得多点的工作,也不考虑我能力问题和意愿,总在鼓励我,说我肯定会有成就的什么的。我说我没想有多大成就啊,我也不觉得自己能有多大成就。 虽然他也说,我挣多少没关系,但也确实有催我上进啊,努力啊什么的。给我的感觉他很在意。 而且分手后我妈的一句话更让觉得很失望。她说,可能刚开始他觉得你在北京肯定挣不少呢。 以前我觉得自己没太大物质要求,也住爸妈那里开销比较小,一年前搬了出来,才发现自己的工资仅够自己基本生存。 这种生存压力让我心情很差,但是自己又没能力,又对职场厌倦,可能因为现在的工作吧,人际关系也压力很大,之前提过辞职,后来被老板劝了转职,然后自己也不喜欢,不想做,也能力不足,然后两个多月后又被老板说转回原来的岗位吧。整个过程自己都很被动,感觉自己像被牵线的木偶一样,感觉自己很懦弱。自己说了辞职了还不走,老板同事他们对我会是什么看法呢,也会觉得我懦弱吧。 有想过离开北京,但是自己去到另一个城市,面对的困难和压力更大吧。也不知道能够做什么。 其实没和前男友谈恋爱之前我没想过离开北京,因为是异地,总有一个人要妥协,一开始他说他能来,但是后来他说北京也买不起房,确实太难了。我就考虑去他那里,他也总是说北京不好的地方,雾霾,寒冷,堵车,人太多种种。对外地人歧视。车不让人,服务态度很差。很多细节都让人很不爽。何况我在这里工资也不高。我自己也很动摇。然后再去过一次宁波以后就觉得那里还真的挺好的。自己也很想去了。但是因为父母在这里就也很犹豫。加上那里没有目前我能做的工作。 现在我们分手了。可是这种念头依然存在。每当我遇到北京存在的上述问题我都会想,我怎么和他到分手这一步呢,如果能去宁波就好了。 有时候会想要是没谈这场恋爱就好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不满好好待下去了。有时候也会想自己见了更多世面也挺好的吧。 其实骨子里一直觉得自己是南方人,更适合南方,当初大学也想报南方的志愿,只顺应父母的意思填了一个北京。最后录到北京了。七年时间,有时觉得还不错,有时觉得很讨厌北京。如果只顺从自己的内心我不会在北京定居。不过这也只是现在的想法,我不明白是自己真实的想法,还是之前受到前男友的影响和暗示,同时也有之前自己的暗示。 但是这些不好的地方也是确实存在的。自己目前的状况也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宁波,工作问题吧。想过找一个在宁波的人然后去那里定居,但是现在也可能性极小,因为自己在北京啊,何况我没有合适的工作。所以目前我要做的是调整心态吧。 然后也会想自己压力大,去另一个地方就会压力小了吗,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没能做到,所以把它想得美好了吧。 总之现在自我评价和价值感很低,工作,感情都不顺定居城市也未定,自己想做的事情却做不到。然后自己在这边也几乎没有朋友,只有一个大学的室友,毕业后一年多才见一次。 一方面也有年龄压力吧,自己已经二十六了,过了二十五岁就感觉年龄压力一下子就来了。已经是一个奔三的人了,还什么都做不到,只是在苟活。自己鄙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