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我同时爱着两个人

最近爱上了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但我们炽热相爱的时候,彼此都有男女朋友。 我男朋友比较忙,很少能陪我,但也算是和他相处很开心的人。但是我们对社会时事的看法常有分歧,所以我一早有预感我会不满足于他,但相处很快乐的时候,总是不想去想未来的事情,就这样在一起了一年。 直到我遇到了现在这个人,他读很多书,精神上能满足我,生活上也满足我,能撒娇,不傲慢,不油腻。唯独他有女朋友,且见过家长了。他在精神上也不满足于他的女友,甚至她女友见家长都不是他主动安排的,但两家人已经彼此熟悉,开始相互付出,他们好像已经走上一辆很难刹车的列车。 然后,前两天,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借着一个他严重疏忽我的由头,只有我心里知道,是因为我对他没那么满意,而恰好更合适的人出现了,尽管,我和他分手,也不能奢望另一个人也同样分手和我在一起,或者即便我们在一起了,也不一定会幸福。 我之前的男友来希望和好,虽然内心有点动摇,但最终没有答应,我害怕我和他从此彼此挑剔,相互怨恨。而我喜欢的这个人,因为十一假期回老家了,和他女友在一起,白天他抽空给我发发微信,我发现我已经没那么爱他了,那种炙热在我意识到,他不太可能分手的时候就消散了。我现在就这么不尴不尬,两个人都不亲近,两个人又似乎都没走远。 我很难形容这种心情,为了遇到那个合适的人,一定要保持单身吗?所有理性的人都会这么说。我自己,永远把自己放在关系里,几段恋爱之间,就算别人看着我单身,但其实我有着非正式的关系。我不想过多去说这个是因为原生家庭,但是是的,我就是这么需要人的陪伴,需要一种和异性的关系。想到这,我又会觉得刚分手的前任挺好的,因为他让我感到温暖。 我很可能会和我的男友和好,同时也不会和那个男生断交,不知道怎么处理才是健康的。

求助,我该怎么做?

本人女,现在高三。班里有个男生是我初中同学,然后他自己说从初中就喜欢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之前的话就是还蛮正常的相处,可能相对比起和其他同学要近一些。然后前段时间因为我处在抑郁中,突然就特别难以接受他,甚至没办法和他说话,包括之前一些还勉强能接受的比如他摸摸我的头安慰我之类的,我都会特别特别反感。然后在咨询师的帮助下和他讲明了我的状况,然后现在的关系还挺普通。但最近或者包括在我没有对他产生反感的时候,我会在脑子里面幻想我们在一起的情景,比如他抱着我之类的。只是想着觉得,哦,好像还不错。但每次他约我出去什么的,只要有现实中真的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特别不舒服,然后也会经常拒绝他的邀请。包括之前关系还稍微好一点的时候,他坐我左前桌,然后来了以后会摸摸我的头之类的,身体和心里都会特别抵触,但身体却做不出反应,然后就是有点感觉身体僵在那里。我的家庭非常传统,认为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谈恋爱。然后甚至包括昨天晚上做的一个梦,梦到我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然后我还在特别紧张焦虑的环顾四周,生怕下一秒爸爸出现。之前在那一段特别反感他的时候,和咨询师聊,咨询师说要不你试着和他交往一下?说不定能帮你走出抑郁。但我真的特别抵触。但现在状态感觉好一些了的时候,又会觉得想要和他接近一些,但可能只限于在脑海中想象,根本没有办法在生活中真的去变亲近。对于这样的人际关系真的好崩溃好无助,我该怎么办?

我的成长烙印

在我的侧脸靠近耳朵的地方长着一块两三指宽的胎记,密密麻麻的黑点形成一片乌黑,每次照镜子都觉得不堪入目,非常痛苦,尽管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坦然接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块胎记吗,那还有人残疾呢…但是每次看到心里就像被滚烫的开水烫了一下 。 在小时候,只是隐约意识自己脸上有块很丑陋的东西,到了初中,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便跟家里人说想去医院看看,但是我妈却压根没想要帮我去除这块胎记,反而她还觉得我要打扮那么漂亮是要干嘛,谈恋爱还是要干嘛…她就觉得我只要用功读书就好了,其它的一切都不要管不要弄。 后来上了高中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变得不愿社交,上课啊,考试啊,都想着这事,就像整个人深深地陷入了泥潭怎么都拔不出来,反而越陷越深。在这种状态下自然没有办法专心学习,后来高复了一年才考了个三本,曾经在高复的时间想买安眠药,结果买不到。 大学之后,想过自己靠课余时间做兼职攒钱自己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差点被卖到酒店做陪酒。期间因为非常想要攒钱,非常短暂的时期内跟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发生性行为(结果是一分钱也没要,当时是想要干干净净的斩断关系) 即便如此,实习的时候挣的钱除了自己必要要用的部分,其它的都补充家用,现在想想很疑惑为什么当初自己不把那笔钱拿来去除胎记。 到现在,已经考研考了两次,也没有考上自己心仪的学校,第二年备考期间,总是失眠,总是很焦虑。出来的结果很糟糕,爸妈只是指责说,你就是不努力,我们一为你付出那么多之类的。 到现在,也很焦虑,整夜整夜地失眠。虽然看起来还是健康的一个人,但整个人暗淡无光,颓颓然如行尸走肉。二十几岁了也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心理清楚自己是逃避,不愿把最丑陋的一面示人。 分析自己人生这么些年的经历,就愈发无法谅解父母对于这件事情处理的态度,我爸甚至曾用嘲笑的口吻说这是我的心头病,我妈一直说家里没钱,等有钱再弄,等上大学再弄,等结婚再弄。 然而,我想,我的最美好的年华都已经毁了,我将永远不会有一个明亮的多彩的青春。 在这不眠之夜唠唠叨叨,神智不清地写下这些,以求一二指点,以在这错综复杂缠绕扭曲的关系中透出一丝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