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考试压力焦虑 可能得到的帮助很少,但也希望能够被咨询师们看到,我的焦虑我的痛苦。

高三那年,因为焦虑会出现一些强迫表现,比如对声音敏感,甚至后来是觉得内裤内衣裤子袜子的松紧都太紧了,不舒服。高考前最严重的表现就是这样子,所以在我大学后面的时间,每当遇到压力考试或者重大事件会产生强烈焦虑情绪的,我可能会很自然地出现这些强迫症状。现在想来,其实这些问题还好,至少我当下如果是这样,我意识到我压力太大了,所以我会通过去跑步等运动方式去放松,效果显著,因为比如你在教室里听了风扇声音受不了看不进去,换个环境去操场跑步放松之后,回来对声音的接受度完全不一样。毕业那年的一场备考,让我彻底走上一条不归路。当时也是备考焦虑,出现了很多上面的问题,但还是很难受,也因为我不像四年前,我当下是接触了网络,也知道了简单心里app,所以我救命稻草般的在这网络上寻找解救我焦虑的良方。我搜索一切跟焦虑这话题有关的文章,问题,希望看到咨询师能否给同样焦虑强迫的我们提供一些帮助。很不幸,就是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地看到其他一些新的我没有出现的问题,自己也代入出现问题了。最严重的直到我看到,尿意强迫症会不断关注尿意症状。这个症状非常难受也很棘手,直到现在我都没办法克服缓解。从此之后,我再面临考试有压力,不会出现以前的声音敏感了,最明显最直接的应激就是开始出现尿意强迫关注。我也不再能像以前一样,去换个环境抽离一下,去跑步运动,这个症状就像是魔鬼一样,你去到哪它跟到哪时时刻刻,无处不在,即便你在跑步,冥想时候,你都是随身带着这个尿感,真的特别折磨。总之非常奔溃,以往压力再怎么大再怎么焦虑,即便是高考,都不至于此的。后来出现这个新问题,只有我放弃了考试,放弃了做这件事,这个症状才会慢慢缓解消失。所以,现在变成尿意强迫是我新的应激焦虑表现了。以前那些缓解自我调整办法已经失效了。后来我只能选择药物,心理咨询,挺久一段时间,后面因为备考强迫折磨得太痛苦,决定去上班了就没考试压力,所以就不出现症状。最近因为我喜欢的男生很优秀,他读书很厉害,我害怕自己的学历工作他看不上我,挺自卑想追赶他,所以我寻思着要考雅思。结果都还没怎么复习雅思,刚开始着手备考,这个毛病又卷土重来,我不得不又暂时放弃,因为从来就没有过一次良性的反馈体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适应跟这些后来的症状和平相处。我太累了,真的,总是生不如死的活着,被这个症状折磨得不像样。我甚至会想以后是不是再也无法参加任何其他考试,有压力的事件?

中断的咨询,不知道该怎么办?

做了两年186次的视频咨询断了,中断了一个月,中断的理由:在咨询的前一天遭遇了电信诈骗,我忽然觉得网络是虚拟的,也觉得网络不靠谱,同时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的判断力和辨别力去了哪里。咨询师在听我陈述被骗过程的时候落泪了,我感觉到咨询师流下了眼泪,最后关视频的时候,也看到了咨询师的眼睛红了。我和咨询师说我要去寻找面对面的咨询,不想做视频咨询了,我没有办法再去相信视频咨询、相信网络,同时我也想起了咨询师以前对我的不信任和怀疑,想起了咨询师对我的试探,我为了让他信任我,为了让他相信我、理解我我拍了很多照片发给他。我觉得好累,当时和咨询师说想要找面对面的咨询的时候,也的确约了另一个面询的咨询师,可是一段咨询关系的建立哪有那么容易,后来还是取消了,没有开启咨询,咨询就这样中断了。我觉得好累,我不知道应该去相信什么,不知道如何面对曾经发生在我身上一点一滴的创伤和伤害,或许我错了,努力挣扎那么多年都错了,我应该向命运低头,应该信命,我的力量那么渺小,努力了那么多年却没有改变什么,我真的输了,输得彻彻底底。今天突然接到咨询师的电话,他说邀请我回去做咨询,可是我不想回到咨询当中去了,我觉得好累,想起咨询的这两年,被欺骗的那一刻,就像觉得自己做了噩梦一样醒来,太累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在回到咨询当中,我是真的不想再做咨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