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自己真讨厌该怎么办

“死掉就好了”emmm希望自己能尽快打消念头,但愿。生活开始被“如果很会说话就好了”“如果能被认可就好了”“如果自己没有这么废柴就好了”“如果对方的母亲喜欢自己就好了”之类的念头填充,今年四月份开始出现这种自厌情绪,七月份之后愈演愈烈,十月份差不多到了自我否定的高峰期(不对吧,其实这种自厌情绪自始至终贯穿了整个成长,三岁的时候就在考虑“妈妈不喜欢我,因为感冒发烧给她添麻烦了,用闭气的方法自杀吧,这样她就轻松啦”这样的事),“犯错误是可耻的”“非要嘴长在饭桌上指手画脚的提意见”“只会说多余的话的自己真是讨厌”“平庸一无是处还不如快点去死好了”,和身边那个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开心,但也很不开心(只是我独自一人单方面不开心而已,对方还蒙在“我们相处愉快很恩爱”的假象里),因为自己一直暗暗拿自己跟对方比较,啊,你看对方,会做饭,形象好,专业厉害,又会摄影又会唱歌,现在又开始学书法,想要做成的事都成功了,还有远大的理想抱负,了不起,我呢?烂泥扶不上墙什么都比不上对方,做饭?不行,做成功的事?几乎没有,远大的理想?不具体,写字?现在越写越烂了,画画?被人嘲笑的水平啊。所以对方不不如换个恋爱对象好了,要那种又好看又可爱又懂事又高学历高收入会做饭家务满分赛级驾驶水平,并且最好胸前两大团宇宙那么大的那种,啊对,最好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超会来事,能被他妈喜欢的想当亲女儿疼的那种类型。而且啊,对方在台上演出的时候,ta妈妈那个疼爱又引以为傲的闪闪发亮的目光,真令人震撼啊,所以,“我也是我妈妈的骄傲吗?”“我有没有被我妈妈当成她的骄傲呢?”有个鬼,有个屁。 今天因为办事不顺利人际关系有摩擦而回到家想要安静的缓一下,和妈妈说了自己害怕的初衷是“我觉得今天得罪了人所以我很害怕很不安”我所希望得到的是“没有关系慢慢来多学习多锻炼,而且你还有我们在支持你呀,都会好起来。”这样的话,然而现实是“你就是太不会说话了,人是实在,话也实在让人不爱听,像上周天你在饭桌上说的那段:父母硬给我们选择了道路,却不一定能为最后的结局负责,这谁爱听,谁能接受。”也许说不定那个长久以来飘忽不定行踪不定的自杀念头就是这段来自亲人的伪劝慰点燃的。“对啊我是辣鸡嘛,只会说让人不喜欢听的话”“对啊,xx是他妈妈的骄傲,多了不起啊那么优秀,而我?不懂事,只会惹大人生气”“对啊,像我这种人比起xx来一无是处嘛,哪里配得上人家,也配不上当你的孩子。”“如果之前十月份那些愚蠢的错误没有出现过就好了,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只会犯错只会变得平庸。”“对对是是,都是我不对我不好我有罪,我给你们添麻烦了,像我这样的辣鸡,赶紧消失掉不要给你们碍眼就好了”“xx他妈恐怕就瞧不起我吧?因为我不会说话不会来事,还有脸跟她重要的孩子恋爱,我也配?”“自己说不定以后不会结婚呢?因为都不打算继续存在下去。”“总之还是要把下周的工作做好做完才能再考虑这个啊,毕竟好好的答应过主任。”“什么zzb说的相信zz啊,你们也就只会坐在那里高高在上打官腔,这副嘴脸真是比粪便还难看。” 如果能学会和自己相处就好了,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但陷在负面情绪里需要帮助的时候 ,旁边出现的也不过都只是指责的声音而已,是是是你们厉害,最厉害了,教育晚辈的训斥张口就来,而我也不过只是乞讨一两句温柔的话而已。所以说自己真是讨厌死了,没用到这种地步,还不如快点死掉。 这种情绪原本没有像今年这么频繁到每个月都会开始出现

给某人的一封信

一直想和你说几句话,一直你不曾给我机会,你是觉得没什么好说吧。但我,觉得不吐不快。首先,我想说,我很痛苦。你有了未婚妻,你给她买车,筹划新房的家具,你们的聊天,都让我伤心,情绪失控。她比我年轻那么多,她比你小三四岁吧,你可以宠爱她,在你眼里,她是个”小孩”。她的性格那么积极向上,你们有很多共同的爱好和话题。她那么漂亮,工作那么有能力。而我,什么都没有。我疯狂的嫉妒她,嫉妒她可以和你在一起,嫉妒她的开心快乐,嫉妒她和你的般配。我很痛苦。但我连痛苦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她才是你的女朋友,而我只是炮友。一个喜欢你的在你眼里只当做炮友的女人。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我敏感,脆弱,消极,你狮子,我巨蟹,她白羊。你和她是绝配。很难过。静和她是一个星座,你和静也有说不完的话,你们是哥们。我不会有这个荣幸。我只是说不出话。只是很喜欢你。只是很伤心难过。我很讨厌自己的性格,所有的痛苦只能埋在心底。而她是张扬跋扈的。我这样的性格真不好。没有人喜欢我这种性格,她是开朗明媚的,有什么不满都可以立刻发泄出来,气场强大,非常自信。而我是那种受了委屈也只能自己默默哭的。她可以有很多办法对你。但我没有。我这么软弱。这么无能。什么都不能做。因为我不自信。总之一句话,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她比我好很多。她是你正牌女友,她年轻漂亮,她性格好。你们很聊的来,很登对。你对她好是应该的。我伤心难过是应该的。你不知道我有多难过。不知道我哭过多少次,流过多少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