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我这种人果然没有人帮呢。麻烦了对不起

自2016年开始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情绪低落一直反反复复的。16年的时候整个人状态很差,每天都因为一些很小的事情不停地哭,也没心情吃东西,那时候一个月下来瘦了4斤。情绪不稳给身边人带来了很多麻烦,也因为这样被同学排挤过,所以猛地又调整回自己了,也没敢找社工或医生。 以为自己不会再这样的时候,情绪又找来了,最近更甚:真的没有一天不是在流泪中渡过,跟家里人每一天都因为小事吵的很厉害;然后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对身边人没什么感觉了,比如妈切菜割伤手指伤口很深的时候我心里什么感受都没有;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有开心的时候,但很快就消散了;另外因为害怕再被别人排挤,所以在学校都看着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整天笑嘻嘻的,但一回到家里就觉得很累很难受,不想笑、不想说话,也没有胃口吃东西了,就想睡觉,感觉好像怎么也睡不够;还有记忆力也变差了很多,知识很难记得牢固,有点影响我学习,我原本很喜欢看文学书的,现在要花更多时间才能想明白书的内容,语文成绩也比以前差,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好了。 我快要高考了,尽管不想被这些情绪影响,但就是脑子里全是些不开心的事情,而我也做不到像之前那样自己调整过来了。我怕找老师谈的话会麻烦到他们,而家里人更不用说了,他们理解不了这样的我。我现在应该如何自救? 谢谢你。

接纳――所有痛苦的克星

从小到大我总是碰到问题唯一的应对就是痛恨问题然后努力去解决问题:失眠我就寻找不失眠的方法;长不高我就纠结为什么自己天生就比别人矮;眼看考不上好大学我就寻找学习方法;痛苦我就看很多书我就心理咨询;家里缺钱我就思考怎样挣钱……然而我发现我越努力消灭失眠我就越失眠,越花时间去钻研学习方法我越没时间去学习,我越痛恨痛苦我就越痛苦……直到我绝望我心如死灰我不再排斥失眠,我不再管自己今晚是否睡的着,我却发现我很少失眠了,就算失眠我也不在乎了,再慢慢的我会把自己在以前努力钻研防止失眠时学到的想到的招数逐个去实验遍,比如保证给睡眠一个安静黑暗的环境,睡前不思考问题,白天少睡……果然很有效,我跟好的“影响”(不是控制)了睡眠这件事,我对失眠越来越放心,也不再对偶尔的失眠痛苦了,就算失眠我也会把白天的工作计划改变下。。。。。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在想如果我把这些用在心理疾病的治疗上、平时的生活困难上,这种在接纳的前提下努力是否有同样的效果???我们的目标不一定要是绝对的健康,消灭症状,我们能给心理疾病一个空间允许症状存在,在此基础上做一些努力甚至配合症状调整生活内容,让症状对生活的破坏减少甚至能相安无事,也是很好得人生。我听说人类在攻克癌症的尝试中中医就采用这种让癌症与生命共存的方式。我们平时生活看书的一点感悟,不是某种权威的理论,没回看断句除错,切看不误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