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抑郁症还是抑郁情绪?

28日前感觉心理持续性低落,自我否定、做事失去兴趣,睡眠饮食质量都下降。14日前去三甲医院做了心理测试,大夫认为是轻中度的抑郁症,开了三种西药,由于本人现处于博士阶段,时间分配相对已经工作的同龄人相对更自由一些,跟导师告假之后试图以回避压力源的方式自我观察心境变化,并没有服药,目前大致的情况如下: 1.持续性心境低落:因为目前的状态活的比较轻松,所以确诊及之前长达一月左右的心境低落情绪有所好转,心态基本都是积极面向的。 2.晨悲暮喜:这一点也因为压力缓解而得到了有效控制,没有很明显的规律性变化,或者说一天都可以处于相对平和的状态(偶然会有消极的闪念,大约需要五分钟到十分钟自我克服) 3.兴趣减退:似乎也有所恢复,因为在回避过程的初始阶段,自己也没有去做从前爱好的动力,电视剧五分钟都看不进去,随着调整的慢慢持续后来从看综艺节目到电视剧都可以正常观看了。 3.情感障碍:确诊后或者说自我感觉异常之后,发现自己在表达感情方面出现了轻微障碍,具体表现为初始阶段笑和哭的能力都像被剥夺了一样,调整后发现笑比较容易,哭似乎因为无法调动情绪只能哭一分钟,就没有之前那种宣泄的感觉,我清楚地感受到了这与之前的变化。 4.睡眠问题:早醒,大概四点至六点不等,但不像其他患者那样很难再度入睡,我会暗示自己去上个厕所之类的重新调整继续入睡,但感觉质量是好是坏,具体表现为质量差时第二天常常打哈欠。 5.社交与表达:社交能力有所恢复,但记忆力变的很差,对于专业领域内的文章出现阅读困难理解下降的现象。正常与人交往能力基本恢复。 目前的疑问是: 在回避的意义上,自我调整是取得了一定效果的。就医后大夫建议尝试再次接触压力后进行对比以考虑是否进一步用药,目前随着相关知识的补充和对自我情况的客观分析,我并不抗拒用药(感觉自己的各项特征都较轻),只是不清楚抑郁症用药会缓解记忆力减退和睡眠问题吗?我想大概我在过一两周的时间就进行自我的压力测试,那个时候再吃药是不是还不算太晚?因为没有压力的当前状态除了上述症状持续似乎没有其它负面效果(也可能是我知识水平有限,如果这种看法有误,也请不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