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自我的觉醒——放纵型溺爱

一直能走到今年这个地步,我十分庆幸自己没有放弃成长。如今的自己开始学习打扮穿衣,学着整理收拾自己的个人形象,让家里人不在为我的将来而担忧,试着不去如寄生虫般啃食父母。但自己感觉自己本身还存在很多问题,有困于经济压力与心理咨询师的性别,而放弃了心理咨询。 出生在长征会师成功的会宁县城,自小由奶奶溺爱抚养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时候养成了偷东西的习惯,整个人以自我为中心,缺乏了挫折教育,导致自己22岁以前的时光里活在痛苦与迷茫之中,思考过死亡与活着的意义,也试图打破命运强加在自己身上的魔咒。我知道:如果没有在一定的周期内修正掉自己的性格缺陷,那下一代就会比自己更糟。 懦弱、自私、懒惰、脾气暴躁、不善言辞、冲突这些让我曾经厌恶的词语,当我发现出现在自己身上的那刻,我不敢相信,也崩溃万分。青春期时,动手打了自己的父母,后来一直耿耿于怀,从读武志红、王学富、素黑的书籍,到进入心理咨询室咨询,到放弃心理咨询,一切充满了心酸与无奈。咨询师很善良,但是女性,加上生活的压力与经济压力,我放弃了心理咨询。在父亲的眼里,心理咨询就是大街上摆摊算卦的骗子,而我知道:那不是。 那个城市养育了我,但经济落后,教育落后,初中没有考上县里的高中,便就读了职专,但学校环境极为垃圾,学生打架抽烟,有甚者学生纠集社会闲散混混,殴打老师,而我自己曾经也是受人欺负的人。初中时候,是遭人霸凌,也成为了霸凌者。 二伯父的儿子因为贩毒进入监狱,那是我初三的时候,22岁以前与如今,父母也都害怕我成为混混,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奶奶在我初三时离开人世,那些时间,她唯一放不下我,她知道我恨父母,她信奉全能神邪教,而我也深受其害。 同学、亲戚、家人、老师都说我有问题,而我绝望过、流过泪、自暴自弃过,但终究是走了过来。 世界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如今在后厨工作,尽管每天面对现实生活,我知道,不能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