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某个宗教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

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有以下几点 1毫无根据的认同 认同某个“神” 但是在信徒的思想里却非常有根据 甚至他会对别人的不认同加以干涉 2对女性的无理的教条式的压迫 毫无意义 为了规定而规定的压迫(虽然我是男的) 3做无意义的事情 比如学习教规教法 认为没有意义是因为认为宗教的本身就是无意义的 (按照教条规范生活死后能上天堂?可是我完全不信) 4把不信教的人当做是不好的 没有平等观念 别人给他宗教自由平等的时候他却认为他自己就是对的 自己是高于别人的 认为自己是出于正当理由而不是因为别人的给予才获得的空间 5表面上是给人空间 实际上确实虚假的骗局 信徒是自由的 但是服从某些规定才是自由的 但是规定就很不自由 6一些问题仅仅是因为违反了规则 但是却没思考规则本身对不对 7信了就不能反悔 8认为和自己不一样的东西就是不好违背他们的人就是不好 9自己做事的标准是多会取悦“神” 德高望重的是会取悦“神”的人而不是给别人带来好处 10争取的不是平等而是服从 11他们自己以为自己让别人信教为你好 或者就是要说那是为你好 然后强迫你 同化你 我真的是太讨厌信教的人以任何形式对任何人进行干预了 在我看来那是一种自以为是的行为 可以说别人相信一些莫须有的东西时 总会令我感到厌恶 这些自以为是 还给人带来了很大的限制 让本身不需要顾虑的东西也变得很顾虑 给人带来很多毫无益处的限制 最后最让我恐慌的就是感觉这个宗教扩张的很快,而且可逆性很差,很害怕几十年后的中国也被这样的宗教污染 害怕这样愚蠢又强大的力量占领主导 这在我看来是一种偏执又顽固的力量 如果中国被这样的宗教污染了 那么多年人们来为思想自由所做出的努力就会付之一炬,这样的话社会就会变的冷清而且压抑。 所以这个宗教的存在都让我感觉到强大的威胁感。 结果导致我这两天不停的在查阅关于这个宗教的消息,查阅它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能证实自己不会被这个宗教侵害。但好像这个行为让我更加恐慌。我甚至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是杞人忧天,但是也同样感受到了很强的威胁。

青少年会得抑郁症吗?

你好!我是一名初一的学生,每天经常闷闷不乐的,也查了一些东西,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怎么办?我在学校的时候还算比较开心,有那么几个朋友可以一起玩,但可惜也没好到能够推心置腹聊心事的地步。回到家就更不快乐了,我有一个脾气暴躁又爱干净的母亲,她经常无厘头的责备我,原因是她累了,所以我应该体谅她,而我什么都没干,就有罪。我每天因为她都非常痛苦,而且我和她无论是和颜悦色很平静还是大哭大闹不讲理来提出抗议都宣告无效,还经常招来更多的巴掌和责骂。她在物质上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好吃的,买一些好看的衣服,但是她却丝毫不关注我的心情。她经常希望我有同理心,能为别人着想,但是她自己在我们的家人面前都不是这样的(但在外人面前是这样,所以她有很多朋友)。我很难受,就和我的爸爸说,他说我应该多体谅我的妈妈,说她每天很辛苦,而且对我物质上也很好,应该感谢她,说她就是那么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让我不要太在意。他也不肯听我说,只是一味的给我灌输他的想法。我的自由被他们限制。我使用的所有社交软件都会被他们想尽办法的翻看并且拒绝我在网上发动态和交朋友。我甚至连哭的权利都没有,每当我痛苦的想要哭泣又恰好被他们看到的时候,得到的不会是安慰和倾听,而是一顿责骂——你哭什么哭?你有什么资格哭?再哭给我滚出这个家,我们不需要你。但是我还是很痛苦很难过啊,我每天都开心不起来,只能晚上窝在被子里偷偷的以泪洗面发泄痛苦。在他们的眼里我一点用都没有,也不支持我的爱好——你做的挺好的,但学这个有什么用?我曾不止一次想过自杀,虽然不能改变现状,但是这足以让我自己不去感受这一切令我痛苦的了。我特别迫切的希望能有一个人能听我说说话,就安静的坐在我身边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一言不发就可以。但是没有。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一整个小学时光,我感觉整个人都特别压抑特别难过,我感觉很无助。这几天整个人精神状态愈发的不好了起来。我曾经旁敲侧击的和我的爸爸提过有关我想自杀和想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的事但是他并没有在意。为此我经常失眠,现在刚开学不久,我的状态就一直不好,晚上躺在床上总是辗转反侧睡不着,第二天早上起来又没有精神,昏昏沉沉。我知道我不能再继续这样子下去了,但是我又实在没有任何办法,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只能尝试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寻求帮助。 请问我这种表现是抑郁症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怎么办?或者如果我想寻求电话的心理咨询的帮助这个年龄是否有限制?如果不是的话我可不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调整状态?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