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强遮双目也有其深刻意义

Image title文 |  onney chen (破茧小组成员)

 

作为一名简单心里的“听众”,在微信公众号看到有我能参加的活动还是小兴奋了一下——自己的城市离简单心里大本营帝都有十万八千里。

 

点开 “破茧小组”介绍,配图和名字都很喜欢,起初想和老婆一起参加新手父母小组,老婆说又不是“家庭治疗”,于是我最终参加了“职业倦怠小组”。

 

有谁不倦怠自己的职业的吗?我猜或多或少、或长或短是存在的。报名时的期望是受教应对之法,毕竟有过多次想躺在领导办公室大喊“我不干了”的冲动,哈~

 

微信小组安全感很高哦,第一次活动大家很顺利就讨论了起来,若线下的话可能还矜持一会儿。不过第一次讨论中的温凉火候不太容易拿捏,大约是有第一次过于兴奋的缘由在其中。之后的活动就变得非常惬意了,鼓励、接纳与包容成为共识。

 

直到最后2次的活动,伙伴们有些焦急,焦虑还没有为一次次讨论分享的问题拿出完美的解决方案,但已经能顺畅的把焦虑的心情表达出来,作为一个分享。当然,破茧小组顾名思义,不用力的作茧自缚,再更用力的破茧而出,是谈不上成长的。但这个由自己和生活共同编织的茧,并非是小组结束时就会自然剥落,茧也不是一次破除后永不相见的。茧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们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认识到这些,思考着如何下手去破除它再展翅,不一定轻松,但一定不那么痛苦。

 

以上是我在小组活动中感受自己和大家的焦虑后,现在回想起来的东西,我猜那就是留给我最深刻的东西。

 

我们的这层茧,自己从里面往外看呀,朦朦胧胧不真切,隐约看到那些飞过头顶舞动绚烂翅膀的蝴蝶更是觉得自己和他们是两种生物,微微讨厌自己。

 

在没有和同伴一起交流讨论之前,总以为只有自己才是地球上唯一的“不和别人比较会死星人”,那种自己折磨自己的奇葩星人。不过在一次分享中,从大家的交流中了解到该困扰也折磨他们,这种不停要去和周围比较、永远望着更高的山而把自己辛苦爬上的山丘看作盆地的行为并不是一家独有时,比之前很多人跟我说的“你已经很好了不用再去和别人比”更能安抚我。

 

这里我想说,道理我都懂,人比人气死人的老话也必然都知道,但这些都抵不过伙伴真真实实的倾吐。听到他们倾吐类似的困扰,极大的降低了那种的孤独感,使我能理智对待“比较”这件事儿,更心平气和而非自我愤怒。原本,看到朋友们买了更高级的车子,比较之下,我觉得自己也必须去换才行。

 

职业倦怠这样的“问题”不会解决,不过能更多的认清和接纳啦^_^理解思考一些困扰我们的诸如“为何要生活在和他人比较的尺子之下”,看看积极的意义,会好过一点(虽然我还是忍不住想要贷款买宝马奔驰不过能理解这个想法是很大程度基于这些东西附加感受罢了)。而现在平和冷静地回忆他们买车的初衷,似乎有一条就是“办公室的人都换车了”,这根本是链式反应吗,但没有一环意识到自己想换车的源头可能来自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而已。这样审视自己就会觉得比较好玩了。

 

当一个还困在茧里的我听到不远处另一个困在茧中你的声音,美妙至极

 

有同伴的鼓励支持,也有教我们如何自助的单单老师的点拨。一次认真的完成她留下的作业,也就是一次自助的经历。教我们去体会放手的过程,让我们去拼命找出一件事的正面意义

——

即使原本你不见其丁点儿光明,

但最后发现也只是我们强遮双眼而已

——

当然,

强遮双目对自己也有其深刻意义,

如果我们愿意自我探索的话。


现在就去挑选自己喜欢的小组,开始你的十二周破茧小组。


参与破茧小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