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02|刘婧恒:未婚者的痛


注:文中所讲“未婚者”,确切地说,为“感受到结婚压力的未婚者”。


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多大啦?结婚了吗?孩子上学了吗?”

“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啊?”
“难道,我该变成一条狗吗?”

“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你骂谁呢!?”

( ´╥ω╥`)  看似笑话,却戳中了许多未婚者难以言说的痛。



未婚者在结婚压力下的应对历程
刘婧恒



一.  未婚者的压力源

►未婚者所面对的压力源

>父母。有的父母会强迫孩子去相亲,许多未婚者的压力最大来源就是父母。有位受访者曾这样说:“那是2012年,我23岁,第一次感受到考虑结婚的压力,因为妈妈强迫我开始相亲。”

>社会期待。在我们社会中,“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社会期待,认为到了一定年纪就该结婚生子。另外,“大龄未婚”“剩女”等字眼也刺激着未婚者的神经。

>孝道文化当谈婚论嫁已经被认为是涉及家族延续的人生大事,未婚让未婚者背负“不孝”的压力。一位受访者这样说,“我父亲认为作为子女孝顺是非常重要的,而实现孝顺的方法之一就是结婚生子。”


►未婚者父母所面对的压力源

>死亡焦虑一位来访这么说:“我爸爸在某年心脏病发之后就对死亡充满了恐惧,尤其是在妈妈被确诊为糖尿病之后。他们常常因为担心我无法结婚而焦虑到失眠。”

>面子“面子”是中国文化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中都无法避免的一个词,子女的未婚会给父母造成面子上的“过不去”。有位受访者这样说,“妈妈在参加完别人的婚礼之后情绪崩溃,开始逼迫我结婚,说再不结婚就没法在别人面前抬起头了。”面子问题,也让来访者感受到无法言说的羞耻感。

>责任。有好几位受访者都会提到“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父母会觉得在某一个年纪结婚生小孩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并且这不仅仅是个人的责任,还是整个家族与社会的责任。”




二.  未婚者内心的痛

>自我怀疑。面对未婚的问题,未婚者内心也是有压力的,是很焦虑的。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会在纠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不该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可以独立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吗?他们不断地怀疑自己。
>是否孝顺有的未婚者在某个部份很讨厌“孝顺”这个名词,但也在心灵深处想要做一个“孝顺”的小孩,可是这个也会与追求自己负责的自由人生有矛盾。

>死亡的焦虑。很多人都害怕孤独,未婚者也会有对孤独终老的恐惧和焦虑。另外,未婚者也会害怕错过最佳生育期,虽然许多人对婚姻没有渴望,但还是很多对于孩子是有渴望的,或许因为孩子也象征着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的延续吧。
>不被认可。不被社会认可,不被朋友同事(尤其是已婚的朋友同事)认可,不被父母认可,甚至,有时候自己都不认可了。这种不被认可也时刻折磨着未婚者。

>内疚感。有位受访者,在之前都没有想过结婚,但爷爷的去世前对没看着她结婚的遗憾,让受访者非常内疚,为没有满足爷爷生前唯一的愿望而懊悔。

>羞耻感。未婚的羞耻感,是许多未婚者都不敢承认的,但却折磨着未婚者的内心。


三.  应对的策略

>争吵。许多来访者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因被逼婚而和父母争吵,那种夹杂着羞耻的怒火让人又悲又气。另外,父母还有可能会对孩子进行情感上的绑架,比如“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现在只是希望能有个人照顾你”,也属于一种软性的争吵。
>逃避。一些人的应对方法,会是减少和父母见面的机会,比如过年不敢回家等。也有一位受访者这样说“再谈及结婚的话题,我就沉默,尽量不和爸妈交流。”
>沟通。有的受访者会选择沟通的方式,有位受访者曾给父母写信,她写道“我理解你们的焦急,可是我自己的压力也很大。我觉得我一直都没有达到你们的期待觉得好难过,我真的尽力了。其实我只希望大家身体健康,活好每一天。”她也收到了父母的回信:“宝贝,你误会了。你从来都超出了我们的期待。我很理解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会是一种比较好的应对方法。

>顺从。有些受访者会选择顺从,比如顺从地去相亲,或者面对父母说的结婚的事情,回应总是“是的是的”、“好的好的”。“这种顺从让我父母的焦虑减低一些,并且也让他们和我有一些交流的话题。”
>选择朋友。那些想跟我谈婚姻孩子的人,我就不跟他们交朋友,只和志同道合的人打交道,通过这样的归类,身边的朋友都不会是给未婚者带来「要结婚」压力的人。这也是让自己能轻松生活的方法。

>接受心理治疗未婚者面对的压力是很痛苦的,也会存在自己处理不了的时候,这时候寻求心理帮助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四.  咨询师能做的事情

>认可。咨询师会帮助来访者看到自己心中的对自己的不认可。和来访者一起仔细探索这种不认可,找到它的原因是什么,并和来访一起去面对对自己的不认可

>理解。在认可的基础上,咨询师会和来访者一起理解这种不认可,帮助来访者理解自我,也理解父母的不完美。包括看清文化和社会对未婚者心理的影响,也会和来访者分析父母的成长的文化和社会对他们的影响,帮助来访慢慢理解这些。
>接纳。帮助来访者接纳不完美的自我,接纳不完美的父母,甚至接纳不完美的社会和文化。当然,接纳不代表接受,在接纳之后,再去想改变或接受都是可以的。

>重新的自我整合,重新的出发。


最后想补充一点,关于男性未婚者在结婚压力下的应对,虽然我目前只访谈到了一位男性,但是深深地能够感受到作为男性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甚至让男性无法去表达他们内心的痛苦。

附:四个问答

Q 1:当我出于好心给我的那些单身小伙伴们介绍另一半时,为什么他们会表现出抵触与不开心的情绪呢?

刘婧恒 :有一些处于单身处境下的朋友,在选择朋友时甚至都会选择单身的,因为那样可以脱离某种压力处境。你的行为的确是善意的,但是对于这种情境的朋友来说,这种关心就像一种打击。他们会想,单身又如何?这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要急着给我介绍男女朋友?诸如此类。

Q 2我最近有遇到一个不错的男生,但我又想到,如何和他在一起,我会不会错过下一个更好的?而且对方似乎也在观望中。这让人很纠结。

刘婧恒 :我的很多来访者都会出现这种情况。问题在于,和一个人在一起,和他结婚,这似乎变成了被社会,被周围环境推着往前走的一件事情。你需要思考的是,你为什么要爱情,要婚姻?这些东西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而不是对这个社会,对周围的人意味着什么。

Q 3我很享受一个人的状态,但是我的朋友就会说,你总得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啊。

刘婧恒 :这是一句很有名的话,很多人都会说,人应该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问题是,什么是正确,什么是合适?谁定义了正确和合适这两个词?这些“正确的东西”的概念都来自于谁?是社会,是父母,还是我自己看书来的?所以,真正重要的,还是你自己在某个时间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想得到怎样的幸福。

Q 4我的交际圈比较小,这个圈子里很多女性在23-24岁里就结婚或者相亲了。而我很享受一个人的状态,但长时间地呆在这样一个圈子里,还是会有压力的。要怎样才能缓解这种焦虑呢?

刘婧恒 :我的一些来访者会这样说的:拓展自己的交际圈,跟更多的有共同兴趣和想法的人在一起。但是,毕竟你还会处在原来的工作圈子和朋友圈子里,所以时不时地还会产生焦虑。于是,我们一边在原来的圈子里感到焦虑,一方面在另外一个圈子里得到抚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