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07|陈一格:聊聊成瘾—我并不想每天都过双十一


四个小时后就是双11了,你的网购购物车里是不是已经塞满了物品呢?

要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群人不仅在双十一疯狂购物。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也会强迫性的购物,哪怕负债累累,因为购物能给他们带来一种麻醉快感。


类似于疯狂购物的沉溺行为还有很多,诸如网络、性、酒精、赌博,甚至是毒品。宽泛一点的说,我们一般把这种沉溺行为概括成:成瘾


对成瘾者而言,每天都像在过双十一。这是一个略显轻浮的说法,但对他们而言,各种成瘾行为所带来的欢愉感,和大促销时疯狂采购的快乐并无二致。


当然,真正的成瘾带来的感受与后果,要远比双十一的“买买买”糟糕得多。





关于成瘾,你需要知道这些





陈一格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本文整理自简单心理微课堂007

版权归简单心理所有



什么是成瘾?

提及成瘾,我们一般会想到两大分类。物质成瘾:如酒精,毒品等;行为成瘾:如沉溺游戏,疯狂购物等等。成瘾的核心特征是:明确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害,却无法自控。我们知道过度酗酒会对身体造成危害,过度“买买买”的“剁手党”们会还不起信用卡账单。但我们已经失去了控制,我们对这些行为有着非常强烈的渴求欲望,无法停止。


需要提醒的是,有些人沉浸在玩手机,刷微博微信中,但并没有达到依靠这些行为来生活的地步。那么,这种状态并不是真正的“成瘾”。


成瘾的生物学成因-被劫持的大脑

很多时候,我们将成瘾行为归罪于个人意志力到薄弱。实际上,当成瘾真正形成的时候,事情已经不仅仅关乎意志力,而是关乎大脑结构了。我们所摄入的化学物质和行为都会改变我们的大脑。这些改变会影响我们的判断力、控制力等等。

如何改变?成瘾的生物学成因一直处于研究中,复杂多样。例如,有研究证明,成瘾物质会损害人体大脑中的前额叶皮质与杏仁核。前额叶皮质是掌管我们控制、判断和计划的区域,杏仁核则负责我们的情绪功能。当大脑中的这两者遭到破坏时,自然会对我们的行为产生严重影响。



另一个被广泛接受的解释是多巴胺。多巴胺是一种由大脑分泌出来的,能让我们感受到快乐和愉悦感的物质。在食物、性以及成瘾物等令人愉悦的事物的作用下,多巴胺的分泌会增多,从而启动大脑内部的奖赏回路,给人带来强烈的快感。



成瘾的心理学成因:依恋与社会学习论


“依恋问题”  


在我们还是婴孩的时候,我们需要去形成依恋关系,这些关系通通投注到了我们的原始需求上:食物,爱抚和别人对你的关注与爱等等。婴孩怎么表达这些需求的?哭,闹,踢腿,卖萌,笑,摆动身体。他们试图引起抚养者的注意,其潜在诉求是:我要吃饭,要你来安抚我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抚养者没有及时提供或满足需求,婴儿就会产生非常愤怒的情绪。他会哭的更厉害,有的小孩可能会直接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如果这种需求持久性地得不到满足,慢慢地,婴孩就会对外界形成这样的一个信念:即抚养者也好,其他人也好,整个世界都是不能相信的!因为他们没能在他需要的时候满足他的基础需求。但人需要活下去啊,我们需要食物、水、安抚和关注。于是,我们会将最原始的一些需求,即对食物,对性以及对一些快感的追求变成我们最信赖、最依赖的对象,而不是寻求与其他人建立联系。这就形成了一种成瘾模式,把其他人隔绝在外。


还有一些人有着挺稳固的依恋关系,但为什么经历一些事情后会对某些事情上瘾?这是因为,当我们经历创伤后,我们又会重新回到最初形成依恋关系的状态,我们会“退行”。那个时候,当我们只能抓住/使用一样东西或一个策略时,我们就会跟这个东西建立联系。比如说我知道喝酒可以让暂时的痛苦好受一点,那我可能就会跟酒精手拉手变成了好朋友。


 社会学习论


社会学习论认为,成瘾是因为当事人受到了家庭或环境的影响。如果家里或周围有很多人吸烟喝酒,那你可能也会感染这些习惯,再慢慢地变成滥用或者是依赖性的使用。又比如,父母曾经常常使用酒精来排解自己心中的郁闷或压力,那么当你经历压力时,你也会学习着使用这种方式来回避自己的痛苦。


一些慢性疾病也会引发成瘾行为。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Raj平时不能跟女生说话,他只有喝酒的时候才能跟女生说话。很明显的,Raj是一个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他需要通过一些手段或东西来处理这种疾病带给他的困扰与痛苦,以做到正常生活工作。对他而言,最方便的,易于获取的就是酒精了。




如何测量你的成瘾程度?


成瘾有非常多的测量手段。有一个最简单粗略的评估手段,叫做CAGE评估表。这是一个问卷,有四个简单的问题,根据这四个问题,你可以粗略评估一下自己的成瘾状态。


C,Cut Down, 即减少。指你是否尝试过减少使用你成瘾对象的使用频率?比如说你很爱喝酒,你有减少过喝酒的频次或者喝酒的量吗?


A,Annoyed, 即发火生气。指当亲人朋友对你的喝酒、打游戏甚至是赌博等其他行为有异议并进行指责时,你会发特别大的火吗?


G,Guilt,内疚。即你有没有对自己喝酒或其他成瘾行为产生了很内疚/愧疚的心理?


E, Eye-opener, 也就是现在大家常说的早上一睁眼就会摸出手机,刷朋友圈和微博等等。又或者,早上一醒来,必须要喝杯咖啡或酒,通过某种物质才能讲生活继续下去。


如果在CAGE这个四个问题里,你有两个以上(包括两个)的回答是“YES”。那你可能就需要去注意一下自己是不是有成瘾倾向。当然,这个评估是非常简单和粗略的,它不一定代表我们是100%的有成瘾的行为。


成瘾与戒瘾的一些误区


“成瘾是他们自作自受”

很多人认为,成瘾的人是在自作自受。因为是他自己去选择去吸毒,酗酒,或者赌博,那就要自己去承担后果。的确,很多成瘾者一开始是自愿使用某些物质来追求快感。但很多时候,这些尝试都是试验性的,偶尔为之的。只是我们忽略掉了那些危险的“物质”,低估了他们对大脑造成的危害。


我们过分地指责成瘾者,有时候反而会给他们造成更多的困扰,让他们感觉羞耻,而没有办法更好更快的去接受治疗。很多时候,成瘾者及其家人非常痛苦的一个原因就是,外人总是批判成瘾者意志力差,没有能力去戒瘾。但实际情况是,这已经不是我们想不想戒的问题了,而是大脑受到了损伤,不听使唤了。




“容易成瘾是因为性格有缺陷”


“有些人容易成瘾,那是因为他们的性格有缺陷”——这是一个常见的污名化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容易对身边的事情成瘾,比如吃饭,性生活等等。只是,在“过量”的行为之下,我们的大脑会被改变,不再受控制。更多的时候,如我们刚刚了解到的那些成因一样,成瘾是在很多微因素的影响之下形成的。如环境、家庭的影响、策略反应等等。而不仅仅是因为性格有缺陷造成了成瘾。


 “戒瘾不需要心理治疗的辅助”

以酗酒为例,我们经常只把酗酒者送去生理脱毒,而不关注其是否需要心理解毒。当生理脱毒,而心理上并没有戒瘾的时候,成瘾行为是很容易复发的。然后我们又会用很多常见的误解,如性格、意志力等因素来指责成瘾者,彻底忽略心理因素。


理想情况是,当你完成了生理脱毒后。医生会根据你的情况来决定你是继续住院治疗还是回家,参加一些门诊治疗或心理治疗。从科学研究角度来说,相对比较有效果的心理治疗方式是认知行为治疗。还有一些治疗师会加入正念、冥想等理念到治疗中去,来帮助成瘾的人重新恢复到没有毒品,没有成瘾物质的生活中去。


最后,我们聊聊自主团体

除正规治疗之外,另一个非常广为人知的方式就是自主团体,比如戒酒匿名协会。这在美国非常流行,在国内也开始有了一定发展。大家自发组织一些人,在一个固定的场合聚集,一起来谈谈成瘾的感受和经历,形成一个互帮互助的支持团体。


自主互助团体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重塑了人们的依恋关系。当我们重新开始去接触其他人,接触跟我们有相似或一样经历的人时,我们能够产生一定的共鸣,从而建立起一个互助的、支持的力量。这种人和人之间相互支持的力量也是促使成瘾症状逐渐缓解并消失的一个最大的动力。



戒瘾之所以难,是因为我们本身对于这个物质或行为投入了大量的关注和信赖,与周围的人失去了联结与关系。所以在戒瘾的过程里面,需要一直倡导成瘾者去外界寻找让他感觉信赖,感觉能够去建立更稳固、更多元的人际网络,从而支撑他去完成这件戒瘾这件非常困难的事。




作者陈一格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美国心理咨询硕士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