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17 | 刘红:直面创伤-世界以痛吻我,我回报以歌

本文整理自简单心理微课堂017:直面创伤

分享嘉宾:刘红

心理创伤,对大多数人来讲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词汇。创伤的英文trauma,最早来源于希腊语“损伤”。通常人们提到创伤时往往想到的是身体受到损伤后留下的伤疤,那么,什么样的损伤可以给我们的心灵造成创伤呢?我们又该如何正确对待那些心灵创伤?


哪些因素可能导致心理创伤?


国际疾病分类ICD-10对PBSD的诊断标准中,“创伤”被定义为某种由非同寻常的威胁和灾难性事件所引起的精神紧张状态。主要包括一些自然灾害、人际争夺、严重身体伤害、目睹他人死亡,以及本身被折磨或者是由于目睹其他恐怖、暴力行为导致的受害。人们在遭遇这些事件时通常会伴随强烈的害怕、无助和恐惧。


除开这些小概率的天灾人祸,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会面临一些来自环境的威胁,使自己处于一种失衡的生活状态,比如在经历过失恋、丧失、经济变故、家庭暴力或者高强度工作压力之后长期伴随的无助、焦虑、抑郁等情绪以及无法应对的胶着状态,都可以被看作创伤体验。因此,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造成心理失衡的重大生活事件也开始进入心理临床工作者对创伤的讨论范畴。


通常导致创伤的因素可以分为人际关系、工作学业、社会因素、重大生活事件等。比如孩子面对父母离异、家庭成员结构的变化可能会导致创伤,这是人际因素。工作或学业上的负担也可能造成创伤,近年来许多企业和高校就频繁出现跳楼的现象。社会因素包括社会经济萧条、股票涨落,或者极端自然条件如雾霾天气等。有的父母因为工作调动可能会突然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种生活环境的突然改变对于孩子来讲也是有可能造成创伤的。此外,重大生活事件还可能包括虐待、遗弃、性创伤、事业失败、政治冲击等。遗传或者后天的精神疾病也可能伴随心理创伤。


创伤是如何发生的?


在日程生活中,大多数情况对于人们来说都是稳定可控的。而对于那些突如其来的事件,人脑在对信息进行处理时,海马体无法从记忆中搜索到过去的相关经验和资源,这时人的应激系统便会自动采取“战斗、逃跑、投降、僵住”等一系列即时性的反应。通常在这一过程中,人们是处在一种易受伤的状态中的,这种状态主要体现在情绪、认知、躯体反应和行为四个维度上的症状。

情绪上的侵入性症状主要表现为害怕,一些创伤性的画面会不断地闪回,个体甚至可能会反复梦到事发的情境,同时还伴随当时的声音和气味。创伤者因而陷入一种高唤醒、高警觉的状态,不信任和不安全感增加,容易激动,时而愤怒,时而焦虑,时而内疚,睡眠也受到影响。


创伤发生时,人的身体也进入紧张状态,典型的症状表现为头疼、血压增高、心跳加快或者极度疲惫有时由于太过痛苦,有人甚至会出现对事件的遗忘或否认,但随着时间的经过也可能会逐渐恢复。


从创伤持续时间进行划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分为急性和慢性。急性的PTSD通常持续时间不超过三个月,超过三个月即为慢性。有的创伤可能还可能会延迟发作,延迟时间达到6个月以上。通常创伤事件发生后的48小时到一个月内出现的急性反应叫做急性应激障碍(ASD, Acute Stress Disorder)。


按照性质还可将创伤划分为一次性创伤和复合型创伤。一次性创伤通常发生在成年期以后,创伤持续时间较短;复合型创伤通常始于童年期,之后又反复发生,创伤的状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渗透到个人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当中,甚至影响价值观的形成。


创伤对我们的意义


创伤对一个人来说通常是痛苦的体验。但是面对创伤也使我们对自己的生命更加觉察了。我们会发现自己是如何在绝望中一路坚持,最终走出困境。许多过去我们不曾意识到的自身的力量和资源被挖掘出来,让我们重新对人的顽强和生命的伟大肃然起敬。


2008年四川汶川5.12大地震之后,灾区一直都在进行着国内外的创伤治疗项目。许多人怀着对生命的尊重和爱去到那里,留在那里,用爱心和陪伴抚慰受伤的心。而创伤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此,它给我们机会和生命重新建立联结,体会当下,用更深层的对生命的理解去爱自己,爱他人,爱生活,爱明天。


另外,从精神动力学的角度来讲,尽管创伤事件的发生在表面上是不可控的,但它实际上也许已经由过去生活中的许多潜在的因素注定了。比如,一个过去非常拼命工作,各方面都表现优异的人,他可能在发现自己患上癌症的时候,重新回头审视自己过去的生活,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


如何面对创伤?


从创伤学的角度来讲,最基本的面对创伤的策略是去构建一个和创伤情境相反的情境。创伤后出现的问题最主要体现在个体对安全感、控制感和信任感的把握,对周围环境的评价以及情绪的调节。通常遭到创伤的人首先会在情绪和情感的调节上受到抑制,有些人的创伤记忆还会造成一些功能上的障碍以及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因此,要面对创伤就要从以上的几个方面着手,有针对性地改善,增强安全感,提高控制感。


面对创伤的时候,个体需要从生理、社会和心理三个层面上进行整合,使自己达到一种内在的稳定,从而去反思创伤,面对创伤,最终把创伤记忆整合为自己的人生资源,对生命产生新的感悟。


个体早年的依恋关系可能对一个人的创伤经历造成一定影响。如果早年依恋关系比较稳定,那么在未来生活事件中即使经历到一些创伤,也多是暂时的。个体在人际关系方面的能力发展较高,因而资源系统也会更强大,在受到创伤时恢复起来也相对容易。相反,早年如果长期受到拒绝而形成不安全型依赖关系,个体的心智化程度可能发展不稳定,并且长期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在未来生活中很容易被一些小的线索激活早年的创伤,导致整个个体稳定性被打破,甚至可能出现解离。对于世界的不安全的认知可能会逐步渗透演变成一种稳定的价值观,使个体很难信任他人,与人建立稳定的亲密挂你。


因此,通常依恋客体关系有问题的人所面临的创伤都是复合型的。心理治疗中主要的治疗办法是使用稳定化技术和建立安全岛。稳定是对应对创伤最重要的基础。应对创伤,最首要的是建立关系,之后就是从前面提到过的生理、社会以及心理三个方面建立稳定化。


生理的稳定包括使自己身体处于放松状态和体验现实感。让自己睡个好觉,沐浴按摩,或者仅仅是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是建立生理稳定的有效策略。必要时还可以通过药物达到身体的稳定化。

社会方面的稳定化包括社会关系的关系。尽快恢复日常的作息,回到正常生活中,有些过去不曾注意到的外在资源可能重新被发掘,过去交往很少的人可能提供了最大的支持。


心理的稳定,也就是情绪的调节。由于创伤发生后,会有许多侵入性画面闪回,这时需要暂时将创伤者何创伤刺激相隔离,相关的技术包括保险箱、遥控器甚至安全岛。当一个人的情绪失去控制时,一般采用安全岛或吸收技术。吸收技术就是和创伤者的资源建立联结,遥控器指的是增加控制感,把不能接受的东西作模糊处理,从而增加情绪稳定性。


同时,创伤者还要有意识地自我关爱,主动照顾自己的需要和感受,觉察并激活内在的、积极的、正向的资源。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躯体上的稳定技术,比如关注技术,关注自己的身体感觉难受的地方,想象自己正用来自天宇的智慧的光照耀它,给予它温暖和支持。

最后,让我们以英国诗人里尔克的一首诗作为结尾,愿所有受过的伤都化作前进的力量,指引我们找到意义,成为更完整的生命:


命运是怎样地,在诗中一去永不复返, 

它是怎样地,在诗中成为模糊的影象? 

所有发生过的事物,总是先于我们的判断, 

我们无从追赶,难以辨认。 

不要胆怯,如果有死者与你擦肩而过, 

同他们,平静地对视吧。 

无数人的忧伤,使你与众不同。 

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 

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出。 

有何胜利可言? 

挺住就是一切。 


——里尔克



相关书目推荐

专业读物:

《心理创伤的治疗指南》

《母婴关系创伤的疗愈》

《我的童年受伤了》

《必要的丧失》

科普读物:

《预见未知的自己》

《精神创伤之后的生活》

《生命的重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