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22 | 秦琳:过分独立是一种困境

    大家晚上好,我是简单心理的咨询师,我叫秦琳。我平时做的是精神动力学取向的个体和团体心理咨询,很高兴今天晚上能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心理学的主题。我刚才呢,浏览了一下大家的名字,发现大部分呢,我都不认识,也有几个比较熟悉的名字,那希望呢,今天晚上能是一个比较有意义的这样一个分享。欢迎大家。

    今天我们分享这个题目呢,是有关于独立和依赖的,叫做过分独立是一种困境。当我们说独立的时候,我们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比较有主见,走自己的路,没有人陪伴的时候呢,也没有太辛苦。经济上也比较自食其力,那如果说一个人比较依赖呢,可能是他比较怕孤独,一个人独处有困难,或者他经济上不能养活自己等等。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一般会被教育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如果大家去查一下教育类的文章的话,可能会看到很多这种文章,比如说,如何培养儿童独立意识啊等等。比如幼儿园小朋友要学会自己穿衣服啊,小学生要自己会收拾书包啊,每个阶段都有一个大家公认的这样一个标准,做到了就觉得这个孩子发展比较好。那从这个角度看,好像很明确的是,独立是个褒义词,这个依赖是个贬义词。那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一味地追求独立,这样可以吗,这样就对吗。

    我想从心理健康的角度来讲,可能过分的独立呢,未必是好事,有时候呢,也可能是一种困境。另外呢,很独立的人,看起来很独立自主的人,未必真的是内心很强大的,也有可能他有一种比较隐秘地依赖,依赖着一些什么东西。从心理健康的角度讲,人需要活在关系当中,需要分享、需要合作、需要相互支持,一方面有自主性,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去做,享受自己目标达成的喜悦。或者说受挫,没有做好,觉得很沮丧,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也能忍受寂寞,能够等待,另外一方面呢,也能跟其他人相互依赖、相互合作。这样的人,比较容易感受到主观上的幸福的感觉。也就是说,我们追求的独立呢,并不是追求孤身一个人的状态,即我不需要别人支持的这种状态;而是追求一种自主性,一种自我效能感。我非常喜欢这个词,就是大家可以查一查,自我效能感。

    今天呢,咱们要分享的内容,从三个方面来讲。第一个方面呢,想先讲一下一个理论,叫做分离与个体化。这个理论呢,是讲一个人的内心是怎样,心理自我是怎样诞生和怎样发展起来,怎么样一步一步变得自主的。第二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小说,这个小说的主人公,他面临着一种过分独立的困境,我们在这个讨论当中呢,试着探索一下,他背后这样困境的原因是什么,也许可以给很多人一些借鉴或者一些启发。第三呢,我们还想讲一下,一种隐秘地依赖方式,现在还蛮常见的。

    好,那现在我们就进入第一部分,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分离与个体化的理论,这个理论是由精神分析师,玛格丽特马勒提出来的。他做了一件很有贡献的事情,就是他观察母婴关系,并且详尽地去描述了这个关系,从这个描述里面构建出一些理论,说一个人是怎么样内心独立出来的。马勒认为,一个婴儿被分娩出来了,就是他诞生了,但他并不是心理层面地诞生了,心理地诞生另有一个过程,这个心理上的诞生,说我是谁,我要干什么,这个想法的出现,是另外一个过程。他在描述的是这个过程。马勒将婴儿的自主的发展,分离与个体化这个过程,分为三个时期,这三个时期,第一个是零到两个月,叫做自闭期。第二个是两个月到六个月,叫做共生期。第三个是六个月到两岁,这个他称为分离与个体化期。

    马勒认为零到两个月是自闭期,这个期间的孩子,大多数时间是在睡觉的,他好像跟外界是没有交流的,他也感知不到有其他人的存在,他也会吃东西,但是这个他饿了要进食这个过程,主要是通过反射来完成的,就是他不是真的意识到了,主观上觉得自己好饿啊很难受,然后去要吃的,不是这个过程。所以应该说,他还没有一个自我的意识存在。马勒认为这个时期结束在什么时候呢,结束在有一刻,这个孩子对他的母亲微笑了,他认为这一刻,这个孩子就在跟另一个人在交流了,这是一个人诞生以来,第一次做的一个社交反应。他认为这个是划时代的,所以呢从这一点开始,他就不再是只知道自己,或者分不清自己和别人了。对这一点,有些人是提出异议的,说我们观察到的孩子,不是到两个月的时候,才会笑的等等各种的说法,那这个没那么重要,我们在这就不说它了。

    二到六个月,我们称它为共生期,这个期间孩子能够意识到,自己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其他人是意识不到的,就是他只能意识到,我和妈妈,就这两个人,整个世界就只有我和妈妈,严格上讲,另外的学者也有提出,说他感受到的,实际上不是我和妈妈,而是妈妈照顾他的那一部分功能。因为他的认知能力还有限,他的视力,听觉,他能触摸到的,他能感知到的,很有限,所以他就是能感觉到,跟他有关系的这一部分。在这个阶段,孩子还挺听话的,生理方面的这个需求,被照顾到了以后,还是挺容易照顾的,一般会比较踏实地趴在妈妈的怀里头,没有什么其他的自主地要求。那么到了差不多六个月,有的时候从四个月开始,这个时候他的自主意识就发展的更复杂了,我们经常说这个孩子开始认生了,开始意识到了除了母亲以外的其他的人,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这个发展也带来了新的需求,就是说有一种去抚平他的紧张感的需求。

    马勒将这个个体化啊,分离个体化这个阶段又分成了几个部分,几个阶段,每个阶段这个孩子的表现也是不太相同的,我们也简单说一下。第一个呢就叫做孵化期,所谓孵化期,就是形象比喻这些孩子本来是跟妈妈在一起,然后呢自己把头探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状态,他会对妈妈特别有兴趣,去看妈妈的脸啊,去抚摸啊等等,做这些探索。并且他会开始认生,会有另外一个需要出现,我刚才提到了这个需要就是说,当他接触到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的情境,他会非常紧张,紧张度很高,我们会看到这个孩子就忽然间又趴到妈妈怀里,很警惕的样子,去盯着对方看,这个时候他有一个需要,是妈妈要做的,妈妈通常会这样安慰,说哦你看见阿姨来了是不是,你看看咱家来生人了是不是,哦没关系,然后妈妈继续去跟这个来访的阿姨聊天啊怎样,给这个孩子一段时间,等着他抚摸他,等着他慢慢地变好一些,看到焦虑水平下去。这个过程是需要妈妈参与和安抚的。还有很多内容其实,那么我就不一个一个的都要讲到。

    然后我们就看它里面的第二个时期,叫做实践期。这个期间呢,就是孩子十到十六个月,就是孩子学走路的时候,一般带过孩子的人都会讲,说到什么时候最累呢。一个是刚出生,对生理需要,就是比较要很殷切,很殷勤,就是喂奶次数很多的时候。另外一个时候是什么时候,就是学走路的时候,这时候照顾一个孩子是特别费劲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有了特别多的需要,我们又要满足他这个需要,又要保护他的安全。这时候这个孩子体验到,哎我可以自己走,我可以去哪我可以去哪,这感觉特别棒,特别兴奋,这样就想离开妈妈,挣脱,然后登登登登跑出去,这个兴奋的感觉,是需要妈妈去保护的,并且共同经历它。所以你看到,所有的妈妈都是带着这样的心情,看到这个孩子会跑,也很为他高兴,也很愿意看到他去探索,然后也很担心,所以大多数妈妈这个时候就需要平衡一下,就是又要鼓励他去探索世界,分享他去探索世界的那种兴奋感,然后一直呢,也要稳定的在旁边陪着,还要保护他的安全。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各个妈妈的风格是非常不一样的。那么呢孩子跟妈妈的交互,也变得非常重要。

    在这个阶段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孩子跟家长玩一个游戏,经常是孩子登登登登跑出去,家长一把给他抓回来,然后再放下,孩子又跑出去,他又再次抓回来。这个过程中,十分有乐趣,这孩子会觉得特别开心,我跑了我妈妈就来抓我,然后会觉得能够控制母亲,然后觉得自己特别自豪,你看我对妈妈很重要,她每次都要抓住我。然后再一次两个人在一起,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过程就挺像谈恋爱的某些过程。这个阶段我们也会看到妈妈带孩子出去玩,妈妈坐在那不动,那孩子跑出去玩,四处的看一看,然后呢,过一会儿就回头看一下妈妈,发现她还在那。有可能会忽然间,不知道他想到什么了,就登登登登跑回来,然后一头扎进妈妈的怀抱里面,等过了一会儿呢,又出去玩,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如果他发现妈妈不在那了,就会特别着急特别害怕。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跑回来,就像充电似的,就好像回来受一下安慰,像充电一样。他什么时候跑回来,什么时候跑出去,继续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这个是由孩子决定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孩子会体验到一种,我想出去就出去了,我想干什么直接就去做了。这是愉快地一种感觉,是很自主地一种感觉,是令人兴奋地一种感觉。就是做妈妈的,不要在他们特别投入专注地时候,去影响他,哪怕他做的那个事情,你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最好不要打断他,其实所有妈妈都干过这样的事情,比方说妈妈从什么地方回来了,看到孩子在那很专注地干什么,其实孩子也会注意到妈妈回来了,然后上去跟孩子亲热一下。不是说就不能够打断,就是说不要反复地无视的孩子这种需要,孩子探索地需要,不要真的把它无视掉,打断有时候也是免不了的。

    另一位心理学家讲,说当妈妈,当足够好就可以了。什么叫足够好呢,就是差不多好就可以了,不要追求完美。我也想重复一下这个,因为我们会讲怎么样做是好的,这样讲呢可能妈妈会有点焦虑了,呦我做的对不对啊。咱们不需要那样,就是你是在为他好,大致好就可以了。总之呢,在这个阶段呢,要让他接触更多的世界,同时呢让他觉得你是很可信赖的,你一直是在那的,提供着支持和推动他的这种力量,鼓励他去有这种自主性,所以这个阶段很重要。是提高一个孩子自尊感的一个关键期。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很有意思,那他就进入了一个叫整合期的这么一个时期,十六到二十四个月,在这个时期里面,孩子的能力进一步增强。我们这样想啊,一个孩子如果能力进一步增强,他是不是会跑的更远,离开妈妈更远呢。实际上还不是那样,这个时候孩子不像刚会走路的时候,为这个特别的兴奋,特别自豪,这个时候的孩子,真正有能力,离开妈妈了,但是呢,他会忽然感觉到孤独,感觉到一种相反的力量,要走出去,但是又有一种相反的力量,觉得很孤独,很需要妈妈。所以他就矛盾起来了。你看孩子的思维,就从单向的变成双向的,变得越来越复杂。在心理发展方面,我们如果看到一个人,他矛盾起来了,我们会认为是一个好事情,就是他的想法情感的复杂度在增加。说到这我想插一句,就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那个情感特工队那个动画片,那里面象征着这个孩子成长的那个事件是,他产生了一个记忆的水晶球,那个水晶球不是一个颜色,而是有好几个颜色混在一起的,是一个复杂的情感。

    ok,那我们再说这个整合期,这个孩子在这个时期,表现的就是非常的折磨人,他就不断地去打扰妈妈,去确认你在哪里,然后需要的非常多。这时候很容易让妈妈变得很没有耐心,就会觉得你都长这么大了,怎么需求变多了呢,怎么就好像还没有以前独立了呢,会不耐烦,产生一些烦燥的情绪。这个阶段,妈妈要是保持在一种比较稳定的状态,会非常有帮助。

    接下来是第四个期,这个地方也是四个分期。最后一个期呢,他终于在一定程度上,整合了前面那种既要离开又要回来,对妈妈又是需要,又很想离开她、摆脱她的那种困境。内化到内心里一个比较稳定的妈妈的一个整体的形象。这种内化到心里的形象会一直陪伴着他,他的独立性,应该在这个时候,就是独处的能力会更强一些。同时呢,他也在这个阶段,初步形成了一个自己是谁的概念。也就是我和你的区别,表现的行为不那么纠缠了,不是特别的纠缠妈妈,会用更多的语言去沟通,语言能力也发展的很好。最大的成就,就是在这个阶段,他很好的处理了自己攻击的驱力。

    之前这个过程,就是我讲得这个分离与个体化的过程,其实很多精神分析理论,第一次听的时候,不是特别的容易去理解的,我就把它过一下,我猜会有很多不一样的问题在这里出现。我想讲的是什么呢?我想讲的是,大家看到整个这个分离个体化的阶段,是很需要妈妈的,是在一个关系过程中进行的,中间需要妈妈做很多的安慰啊,保持稳定啊,还有包括抵抗住一部分孩子的攻击性啊,很需要妈妈的。刚才描述的这些状态,会在成年人身上也会反复出现,比如我们发现有些人也是这样的。应该说很多人吧,很勇往直前去创世界,但是忽然有一刻,特别想回到一个港湾,回到一个关系中,就像想充充电一样,或者跟一个很亲密的人在一起,之后就会觉得焕然一新,觉得更有自信心了,这个都在成年人的世界中也发生着。那么为什么会有过分独立这样的事情呢,那这个孩子为什么不去有这样的关系,为什么不去依赖别人了呢?我猜想应该有这样的可能,就是他也许他曾经去寻求这样的依赖,在这个时候呢,受到了比较多的挫折。这些记忆保留在他的身体里面,经常是潜意识的,不是特别能够意识到的,使得他用其他方式解决自己的需要,而没有去形成一个关系来满足他那个时候的情绪需要。

    讲到这里呢,第一部分就讲完了,我猜这是一个非常容易产生问题的阶段。但是因为我也是第一次讲这个微课,我也需要适应,我现在真的很需要别人安慰一下,我觉得很紧张,总觉得就这样接着讲第二部分不太合适,应该讨论一下。但是好像我们的要求是最后讨论,那我们就照这个来吧。

    接下来我们就来分享一个小说,在这个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还有一些其他人物是相对于更依赖一些的人,我们听这个故事,看看我们心里会有什么样的共鸣。我先给大家讲一下这个故事,这是美国作家,欧亨利写的一篇短篇小说,它的名字叫《第三样配料》。故事讲的是一位,用现在话讲就是叫打工的大龄女青年,叫赫蒂,她是百货商店的一个售货员。某一天啊,有一个顾客,就在她的胳膊上拧了一下,她就感觉受到了性骚扰,于是非常干脆地打了那个顾客一个嘴巴,结果就被这家工作了四年的公司给解雇了。当时她身上所有的钱,就只够买一块牛肉,她就想着我回去炖牛肉吃,明天呢打起精神来继续找工作。但是她就有了一个想法,说炖牛肉怎么可以没有土豆和洋葱呢,甲鱼汤可以没有甲鱼,咖啡蛋糕可以没有咖啡,但是炖牛肉不能没有土豆和洋葱。她就一直想着这个事情,然后回到她破旧的公寓里面。这个时候她水房什么地方,碰到一个邻居,这个邻居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软妹子的,她是一个画家,这个画家一脸愁苦的样子,正在削土豆呢。他在书里有一个比喻,说赫蒂啊,看着这位这个女式削土豆的样子,就像一个三世单纯的老光棍,摆弄着一个婴儿,所以你看她对这个有点鄙视的样子,然后她上前就说,我来教你这个土豆要怎么弄吧,谈话当中了解到对方也是个苦孩子,就剩这两个土豆了。于是她就邀请这个画家,一起吃饭,说你看我有牛肉我们一起吃饭吧。

    这两个人一起到了赫蒂的房间,当这个画家看到墙上的一幅关于轮船的画的时候,就开始哭起来了。赫蒂看出来了,哎呀这明显是有故事啊,对不对,接下来呢,她就让这个画家,依靠在她的肩膀上,去诉说她的遭遇,简单说呢,就是她的绘画悲剧了,回城的钱也没有了,所以她坐在船上就觉得特别的绝望,就企图跳河自杀。当时船上有一位年轻英俊的绅士,他也跳进水里头,英雄救美就把她救上来了,两个人还一见钟情,后来发现这位绅士还蛮有钱的,派司机开车送这个画家回家。可是已经过去了三天了,他怎么还没来找这个画家呢,画家就急哭了。赫蒂这一问,才知道她也没太说清楚自己的地址,就是挺糊涂的一个女生。赫蒂在听这个故事的时候,一边看着煮牛肉的锅,注意添水,心里还反复想着说,要有个洋葱就好了,就缺个洋葱了,反复想这件事。后来赫蒂又出来,在走廊里看到一位年轻人,他手里拿着洋葱,赫蒂当时就觉得说这个孩子也太可怜了,我们一起吃饭吧。后来发现这个人一点都不差钱,人家还有司机呢,人家吃这个洋葱呢,是主要是为了他感冒了,感冒是因为三天以前在河里救了一个轻生的女孩。所以故事讲到这里大家就听明白了,这是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但是并不是我们主人公的,这个故事的结尾是,主人公赫蒂让那个绅士去她房间里,去找那个女孩,然后她一边洗洋葱,一边忧伤的叨念说,凭什么啊,提供牛肉的是我呀。

    大家看到这个赫蒂啊,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对不对,她独自一人生活,会干各种家务,遇到挫折的时候,很勇敢的去面对。但这个画家呢,就比较依赖了,遇到挫折的时候,很绝望,就去轻生,然后土豆也不会削,哭哭啼啼的,到别人家吃饭,就别人干活,她在旁边看着这种。但是结尾呢,这个软弱的画家和她一见钟情的男友团聚了,赫蒂还是独自一人面对困境。这是一个文学作品,它实际上表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困境,实际上生活中并没有这么戏剧化的情节。我猜会有很多人会对这个故事会有感觉,很感慨,说为什么我这么自强自立的,不如人家啃老的过的好呢,这不公平;为什么我像一个女汉子一样活着,看着人家软妹子都有人心疼,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时候有时候会怀疑,独立是不是不对的啊,我们是不是过分独立了,那过分是哪不对呢,所以我想大家一起探索一下。

    我们回到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是赫蒂她遭受挫折的时候呢,我猜她心里一定特别特别难过,因为她在那里已经工作四年了,发生一个冲突之后,也没有人维护她,她就直接被很干脆的就给炒鱿鱼了。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一般编剧发生的那种就她很悲伤,气愤的一边哭一边在街上走,心里咒骂那个讨厌的顾客,还有不支持她的商店领导,她都没有这么做。她也没有想我多么不容易,我都已经29岁了,我也没有一个伴,遇到这种事情,就我孤身一个人,她也没有这样埋怨,这些都没有。她是给自己买了一块牛肉,然后让一种想法占据着自己的头脑,这个想法就是牛肉一定要有土豆和洋葱,一定要达成这个愿望,就是找到土豆和洋葱。所以在这里我想请大家思考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就是这看起来不是有点荒诞嘛,从心理意义上讲,我觉得她这是在屏蔽自己的那种比较脆弱的感受,就是通过让这个土豆洋葱的这个想法,对这个的比较执着的追求,让自己不那么去接触到自己很脆弱的感情。我觉得她是一个这样的过程。

    很多人在很痛苦很焦虑的时候,没有人去依靠,没有人去帮助她,抚平这个心理上的压力,他们会用另外的方式,这种方式很多很多,各有各的方式,一个人都可以有很多种方式,用这些方式去替代性的处理那个时候无助的感觉,所以我们说呢,在赫蒂的这个过程当中,不是她会做家务,想着第二天找工作有什么问题,不是她独立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她习惯性的把这种悲伤、挫折无助的这种感觉,硬生生的给屏蔽掉,不让它们出现,如果它都不出现的话,应该也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安慰她。

    那我们再看一下赫蒂和另外两位人物的关系,赫蒂看到这个女画家的时候呢,她是有点瞧不起她的,轻微的。她会觉得对方弄一个小土豆,弄得这么笨拙,土豆都弄不好,形容她像是一个老光棍,摆弄婴儿。她也会很慷慨的邀请这个软弱的女孩子,跟她一起,希望自己照顾她,这也是一种类似的机制,就是我们会因为自己心里很苦,所以当我们见到别人苦的时候,我们就特别愿意去照顾她,用这种方式,间接地接触到我们内心的痛苦,就好像在安慰我们自己一样。在这过程当中呢,她又没有必要真的跑到那个被帮助的位置上,需要求助别人。因为到一个需要别人帮助的位置上的时候,是很软弱的,是可能有点失自尊啊,有不太舒服的感觉,所以用这种照顾别人的方式,替代性的来照顾自己。

    后来呢,到结尾的时候,赫蒂还把那个年轻的绅士,也当作一个生活很困苦的人,她希望也照顾他。当她惊讶的发现,对方是有钱人的时候,书里面就写着,她的声音都变得很严厉了,她很生气。我想也许是因为那一刻,她被扔到了一个,需要别人可怜她的一边,忽然意识到自己很无力照顾他们。然后她又意识到他们还有爱情。虽然她有了土豆和牛肉,但是一下子让自己暴露在一个深深地无助感当中,所以她最后非常的忧郁,还在念叨说这不公平,提供牛肉的是我呀。

    总结一下,过分独立的人,可能有很多很多种。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一种,过分独立的得不到帮助的情况,可能是她屏蔽掉了自己软弱的感觉,也没有暴露给别人看,别人看到她呢,都是很坚强的,没有觉得要帮助她。她还可以帮助别人,这样子她内心的孤独和需要别人的感觉,没有得到缓解,这种人际关系模式如果比较固定的话,是比较难以跟别人相互帮助的,在一起的。结合我们刚才前面那个理论,就有这样的猜想,也许在赫蒂小时候,她那个很需要别人安慰的时候,她妈妈也是个女强人。也许她妈妈比较容易注意到孩子做的好的方面,哦你看我们家孩子做这个真好,很有能力,但是比较不容易发现这个孩子,脆弱需要安慰的时候。这样我们就看到,赫蒂的能力方面,有一定的掌控感和自豪感,但是呢,好像没有太能够形成一个习惯性的人际关系,就是我很难过,然后就有人安慰我,好像没有能跟她妈妈形成这样的关系。

    一个小孩子,她向别人提出一个需要,比如她难受她哭闹,这些都是提出需要的方式,一般不会用很成熟的语言去提出,因为她最开始那个需要的时候,她还没有发展好那么好的语言功能,所以她是哭闹的,但是有的妈妈呢就能理解,有的呢就不太理解,所以被接纳度是不一样的。如果她用她的方式,要了很多次,没有要到的话,这个孩子会天然的觉得,我一定什么地方不好,我这样不好,还要又得不到,就会产生一种羞耻感。羞耻感非常折磨人,非常痛苦的感觉之一,所以她避免体验到这个的方式,可能就是我不要,我不觉得我需要,我自己都能把自己给管理好,就不需要别人了。我们看到赫蒂啊,当她受挫的时候,她感觉的不是去依靠别人,而是想我要做一顿好吃的,来安慰我自己。

    ok,我讲了两个内容,然后我发现时间就到了,第三个内容还要讲吗?要不然我再讲五分钟吧,讲五分钟,然后我们在进行讨论,好吧,大家也没有说反对,大家也没办法说反对,所以我就这么干吧(笑)。

    因为我在大学里面做心理咨询,我发现在年轻人当中,尤其是学习比较优秀的年轻人当中,有这样一种潜在的依赖方式,依赖一种特殊的特定的关系。这关系就是要被认可,要变得优秀,这种关系有时候我们会它称作完美主义,或者有些人因为特别需要完美主义,变得做事情拖延什么的,这些都是年轻人身上比较常见的一些。实际上透过这些现象,是自主性的一个小问题。

    前两天看到一个文章,那个文章题目特别让我感动。我实际上没看那个文章,那个文章叫作《安静的看着一个人走弯路,不要去打扰他》,这个题目让我特别的感动。它让我在想,当这个孩子小时候在探索很简单的东西,他可能就是玩玩花花草草,跑跑闹闹,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充满了好奇心的。但是有些妈妈,她的头脑,被一些教育理念就是被捆绑住了,觉得这些是蛮浪费时间的,把孩子抓回来,让他学学书法更好。所以就把孩子这种自我探索给安排成了一个现代的社会价值观里面比较推崇的一件事情,相当于把他给限制住了。能理解吗,就是孩子那个时候需要去委屈自己的想法,去习惯和服从他妈妈的要求。这是一件当时挺痛苦的事情,但是如果习惯了这种方式,就是一直都是按照妈妈的要求,服从妈妈的要求,去学书法,要成绩好,要不断的刷题等等等等,那么他会渐渐地忘掉了自己想要做什么,那种主动寻求的感觉,好像没有自己的这种需求了。

    当外界没有需求了,大家考上大学的时候,有这么一拨,就是上大学我们不再排行成绩的时候,有些人就慌了,哎呀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三个月一小考五个月一大考的情况下,我还能保持我的学习的这种劲头呢?就很担心了。说明他之前还是很依赖那些考试、那个评判标准的。等到毕业的时候,又一拨焦虑来了,我到底应该去做什么呢?是吧,有些人,这种企业啊,那一类的公司啊,就是无从下手,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很焦虑。后来就想,要不就先读个研究生吧。所以有时候去选择读研究生,并非是想搞科研,有可能是想,我再想一想。当然没想好的时候,通过继续求学,继续去学习,也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我个人觉得。关于这种去自主选择,做很有创造力的事情,经常有这样一类奇迹,大家很乐于传送的,这个故事,比如说像高晓松就是。他家里给他一条轨道是搞学术的,后来怎样出国,怎样进入金融界,然后他就退学去搞音乐了。

    还有比如说像我们简单心理的CEO简里里,她实际上顺风顺水的可以在大学里有个教职,然后她觉得做一个互联网的这样的平台,是一件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事情,我不知道她具体怎么想的,反正很有意义的事情。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时候,也就是你脱离了社会的评价价值观的时候,是有特别大阻力的。刚才说的是媒体曝光比较多的名人,其实普通人也是这样。自主性强的人,你会觉得他焦虑水平很低,他在做自己的事情,可能更少的去意识到,我这个事情做失败了,会怎样怎样怎样,这是他对于安全感的要求没有那么高。他自己可以在挫败感里沉浸着,他可以面对挫败感,可以面对可能带来的羞耻感,这些他都可以处理,就是他对这些情感的耐受力高,他就更勇敢去做。有时候这种自主性,这种勇敢或者这种做事情的自信跟能力还不是非常一致,有可能一个人能力很高,但是他去做开创性的工作,离开安全轨道的这种勇气并不是十分的多。

    最后一个话题我们就大致讲一下,基本今天我准备的就是这些话题,可能里面有一条主线吧,主线就是一个人自主的发展,是需要一个关系的,需要妈妈去鼓励啊,稳定的存在啊,安慰中间产生的焦虑感,是需要这个的。所以过分的独立,就是屏蔽掉这种需要,是一种困境。很多时候我们面对的心理压力大,是跟这个有关的。希望我今天这个分享,可以引发大家一些思考。

    那我想时间到了,我们今天的分享就到这吧,最后呢,我想我们应该感谢彼此。今天我们,你看这么多人,整整五百人在这个地方相聚,一起分享一个心理的话题,我们也应该相互感谢,然后看看这一次的分享,能够给大家的生活,会不会增加一些启发,谢谢大家今天能够在这来听我讲这些,谢谢大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