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24 | 李文君:回归女性身份下的自我成长

    大家好,那我就开始分享了,我是李文君,是简单心理平台上的一位心理咨询师,我毕业于日本筑波大学研究生院的心理学系,从业至今已经有5年多的时间,非常高兴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女性成长》的这么一个话题。
    今天的人数其实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可见啊,当今社会下女性朋友们呢也开始慢慢的思考这个主题。实际上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本来拟定的是《女性的成长》,那么主办方呢它发布的时候改成了《回归女性身份下的自我成长》,我觉得这么一改实际上也特别好地切合了我今天晚上想要讲的这个主题。也就是说女性的成长呢,她本质上就是回归女性身份,成为一名不仅生理上成熟,而且心理和精神上也成熟和自由的女性。那么就引出了今天的一些主要我们要谈的,为什么有些女性她无法回归女性这个主题,当我们迷失在女性的身份寻找里,如何去做一些自我成长?
    当我在国内读书的时候我们的整个社会文化呢,包括我自己的家庭背景事实上都是一个偏重男性,但女性又不断抗争的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中国的传统文化大家都知道,是父权制的社会,正如张艺谋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就特别形象的呈现了这个主题,我们会在电影里看到古老男权社会下的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女人的爱恨情愁。五四运动以后,特别是建国以后我们开始提倡男女平等,妇女是半边天,然后女性呢不输给男同胞。于是在我们的咨询工作里啊,其实会看到很多的来访者,他们的妈妈呢,几乎在他们刚刚满月的时候就把他们送进了托儿所。曾经有一位来访者这样描述啊,他有一个记忆是在托儿所里待着的时候呢整天坐在痰盂上,老师也不允许他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怕万一拉屎尿尿啊就来不及洗裤子。其实呢,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创伤性的一种分离体现。
    在这样的时期,女人看起来跟男性一样变得什么都可以做,甚至比男性还要厉害,似乎这就是一种男女平等。那么在我自己长大的家庭里面,我的父亲是一个特别能干的人,是一个独子,我爷爷跟太爷呢都去世的很早,事实上这一家子全都是女人围绕着我的爸爸。那个时候我就想:“哎呀,当个男人真好呀,我必须要像男人一样优秀,甚至比他们还要优秀。”
    实际上我举的这两个例子呢,就是为了说明在我们整个这个大的社会环境和小的家庭环境里面,带给中国当代女性的身份的这么一个定义,或者是命名。
    回忆起我在日本留学的八年的时间,日本的女性相反的呈现出了另外一种状态,那就是心甘情愿的回归家庭。日本社会直到今天也是一个男女地位非常不平等的一个社会,比如说女性员工如果在一家企业里面,她即使待了一辈子,充其量也就是升到一个最低级别的一个管理层。他们的女性,即使是最好的大学毕业,一结婚也大都选择辞职回归家庭,生孩子,伺候老公。事实上这种文化上的差异,曾经带给我很大的困惑,到底哪个是对的?女性到底是要独立还是要依赖呢?
    回归我们今天的主题,波伏娃曾经在她的著作《第二性》当中阐述女性的成长:“女人并不是生就的而是逐渐形成的,决定这种具有女性气质的人是整个文明。”那么女人作为第二性,我们第一性是男性,她无形中被困于以男性为主体的这么一个文化当中,并且选择符合这么一个文化的标准来塑造女性气质,我们可以看到讲到女性的成长我们就不得不提到男性,以他为参照物。后面呢,我们也不会不断提到这一点,比如说女孩子成长过程中跟父亲的关系。那么作为一名女人在大的对于女性气质的这么一个社会认同下,如何拥有女性气质并且回到女性身份自身,这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也就是说,独立也好依赖也罢,或者其他的选择都可以在我们的心中比较通透的、比较符合女性身份的自由选择。
    今晚我们选择的主要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去讨论女性的心理功能是如何发展变化的,如何受到家庭的各种影响和制约,而无法寻找到女性主题,我们又将如何分别解决这个女性身份认同的困境来实现我们的自我成长。我们今天讲的这个自我成长啊,他不是只靠自己去成长,他指的是女性的这个自我,这个主体的成长,我们会通过一些电影和一些咨询的案例去共同呈现这个部分。
    首先我们来看看女性成长需要经历了哪些阶段?心理学家海伦妮曾经提出,将女性心理呢他将女性心理分为青春前期、青春早期、青春期和母亲期的四个阶段。通常我们说的生理上的成长,就是指孩子成长为大人,也就是18岁孩子成年了,但是心理成长,尤其是女性的心理成长,她这个过程其实要复杂很多。她不仅要完成一个双重认同的过程,而且海伦妮还认为她其实还包括一个成为母亲的过程。
     那么什么是双重认同呢?它其实指的是,首先女孩生下来,通过对母亲的认同完成她的自我性别的认知,也就是她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可以穿花裙子,可以扎辫子。那么大概到了四五岁这个时候女孩子的性别认同对象呢,也发生了变化,她逐渐产生了对父亲的认同和对母亲的敌对感,其实这个阶段特别重要,因为这个时候女孩子是在阶段学习如何跟男性相处,然后习得以父亲为代表的这个社会规则,获得一份安全感,并且不至于跟母亲过度黏连的一个过程。有很多小女孩这个时候会说:“哎呀,爸爸真好,我要跟爸爸结婚,妈妈真讨厌。”如果这个时候母女关系还好,这个时候父母的关系也不错,那么过了这个时期女孩子,就会很快再次转向对母亲的认同,开始想要穿妈妈的裙子,穿妈妈的高跟鞋,然后慢慢的就进去了青春前期,也就是十几岁这么一个阶段。
    在这个过程里边不管在哪个阶段出了问题,实际上都会妨碍女性身份的认同和成长,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谈一谈成长的阶段它如果固着在一个某一个阶段的话对女性的成长会有哪些影响?
    我们首先肯定就是要来探讨一下跟母亲的关系,也就是母女关系。有一位美国作家叫南希的说:“当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女孩,也就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母女俩的命运,就以一种特殊的方法联系在一起,而没有人像母亲和女儿那样互相认同,互相依靠,也没有人像母亲和女儿那样互相限制。”波伏娃在《第二性》里面也说过:“在男孩看来母亲是客体,在女孩看来母亲是自我。”
    女性的认同对象,她最早开始于母亲,而且最后终止于母亲。也就是说,她首先开始认同母亲,再认同父亲,最后换到她又认同母亲这么一个循环,足以说明了母女关系对于女性成长具有非常非常大的影响,几乎是可以说,超过其实任何社会因素的影响。那么如果母女关系无法顺利发展将对女孩子的自我认同产生很大的影响。
    比如我们先看一下母女共生这么一种关系。刚才我们谈到,女儿成长到四五岁的时候需要父亲积极的出现,这个时候完成一个对父亲的认同。对女孩子而言,这个时候恋母情结转化为恋父情结,希望自己能够代替母亲的角色。但是在这个时候如果父亲缺席,也就是父亲不在了,那么这个父亲过于专职、暴利或者是母亲过度去贬低父亲,也就是这个家庭里面母亲过于强势,父亲处于弱势地位,等等原因使女儿无法完成向父亲的认同,这会形成母女共生的这么一个模式。在这种共生关系中,一方并不把另一方看作一个独立的人,把两个人连接在一起的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想要和对方融为一体的一个欲望。处在共生关系中的母亲常常以母爱的名义拒绝女儿的独立,压制女儿的成长。如果女孩子她没有办法挣脱这个母亲精神上的一种持久的共生关系,就会导致她很难具有独立的精神意识和成熟的人格。那么这个时候,女性也获得有效的成长。
    比如这个时候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电影《黑天鹅》。在《黑天鹅》当中有一位女主角叫妮娜,妮娜在幼年的时候,作为母亲的私生女,她的家庭环境当中是没有男性的,她是没有爸爸的,并且一直被母亲以非常严格的方式进行教导。那么电影中的母亲,她将自己对于芭蕾的这个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女儿的身上,因为这个母亲实际上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芭蕾舞演员,因为要生下了这个女儿,她就不得不终止了自己的芭蕾舞事业。妮娜的母亲她非常固执的认为爱情和性是芭蕾的大敌,母亲以爱的名义对妮娜进行了非常严格的看管,她不仅控制妮娜的生活,比如已经成年的妮娜的房间中仍然保持着她童年时候的布置。母亲也抑制着妮娜的这么性意识,以至于她在20多岁之后,还被认为是一个毫无性魅力的一个小女孩。其实,电影表现的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母女共生的情况。妮娜她受困于这个小女孩的状态。之后,出现了一位舞蹈总监,叫托马斯,这个男性就象征着这个穆父亲的角色,他终于进入到妮娜和母亲的共生关系中,渐渐鼓励妮娜放开自己,并且给了妮娜离开母亲的勇气。所以后来呢,电影用象征性的妮娜杀死白天鹅,成为黑天鹅的这么一种方式,表达了这种母女共生模式下,女性成长为女人的艰难和决心。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一看另外一种母女相处的模式--母女竞争。还是要回到我们刚才谈到的,女孩子在四到六岁的时候产生恋父情结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母女关系还不错,母亲允许进入到对父亲的认同期。可是在这个时候呢,父母关系并不是很亲密,那么父亲也相应的需要用女儿的爱来代替对妻子部分需要,并且这个时候父亲对妻子也有一些贬低,或者这个父亲他有一个比较全能自恋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非常好,然后也把这种感觉投射给女儿,那么女孩子就特别容易固着在恋父情结当中,觉得爸爸呢,只有好的地方没有坏的地方,就是特别好,觉得爸爸是最爱自己的,她会排斥自己的母亲,从而没有办法回过头来再次认同母亲,成为一个女人,并且这种对爸爸的认同如固着的话就会引发以和母亲为代表的女性强烈的竞争的这么一个愿望。
    当代竞争分析理论,其实还认为母亲和女孩之间的冲突不仅仅是为了父亲,也是女孩子渴望得到别人的承认和认识,渴望从这个世界上为自己赢得一个位置,那么其实这里说的这个别人就是指男性,这就说明,女性在成长中希望得到来自异性的对她价值的肯定,就构成了母女间竞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事实上所有跟妈妈的竞争就是由以爸爸为代表的男人的这部分自恋所引发,他们也会主导女性成为自身的主题,而为了竞争男性,成为男性的客体。在母女竞争的背后实际上他隐藏着男性对女性的贬低和女性的不自信,她们像一个孩子一样一直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想要成为父亲最爱的女儿,无法长大。
    这种情况,实际上在我们的心理咨询临床上非常常见,在大卫·萨夫这个著作中曾经提到过这样的一个案例,有一位女性她28岁,已婚,有一个3岁的孩子。那么在恋爱的时候这位女性充满的激情,但是婚后却对性毫无兴趣,并且从未到达过性高潮。那么在竞争分析的治疗当中,她发现她非常难以认同她的母亲,并且打心眼里看不起母亲,她的自我意向也很糟糕,就是说她觉得特别不好,很糟糕,那么所有这些,又会对父亲的理想化和爱更加的放大,她觉得自己是为父亲而活的这么一个女孩,相比较母亲而言她认为自己更能让父亲获得幸福。那么这个女性她有意识的将自己看成了像父亲的儿子一样的存在,可是事实上父亲并不曾拥有儿子,她十分认同爸爸,要做他的儿子,排斥了她的母亲,将母亲视为毫无价值而且微不足道的人,那么这位女性她有隐藏在这个性冷淡症状下的男性气质,而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则自由自在的扮演者这个依恋父亲的小女孩的角色。这个案例其实非常典型,尤其是在我们国家的这个南方地方很常见,这就是典型的固着在对父亲的认同期引发的母女竞争,以及对男性的过度认同。
    好,我们讨论了这个母女相处的两种不是很理想的相处模式了,一个是母女共生,还有一种是母女竞争,那么接下来我们谈一谈比较理想的这么一个母女相处得这么一个模式。
    比较理想的这个母女相处模式就是完成这个双重认同的一个过程。也就是说她可以先认同她的父亲,再认同她的母亲,完成对妈妈的主体的这么一个认同,她既可以和母亲很亲密,因为她其实是对母亲从开始到最后都是一个认同的,也可以离开父亲去找一个男人去爱,因为她也可以很顺利的去认同她的父亲,那么成年以后跟自己的爱人去独立的生活,那么如果你正好处于这种不理想的母女相处模式当中啊,这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首先,如果你受困于跟妈妈的关系,处在跟妈妈的这个共生的关系当中,你需要看到,母亲她自身其实是有一个局限的。首先呢,你得要有勇气说不,有勇气离开,不是要过度的认同母亲,那么只有你先成为自己,才有可能给到妈妈而让她也成为自己的这么一个勇气。如果你是对妈妈的贬低的、看不起的,其实你需要看到你跟母亲其实没有什么两样,去除母亲和女儿的这么一个伦理的外衣,母女关系的实质它其实就是女人跟女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响,那么你对母亲的贬低实际上是对自己的女性身份的一个贬低,跟母亲的竞争实际上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这个母女爱恨交加的关系,它其实起源于来自渴望男性的肯定,所以你需要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爱好和特长来提供给自己价值感,事实上呢,对于我们而言,母女关系,母女之间的所有的爱恨情愁,它始终是根源于一种爱的关系。
    我们如果无法认识到这一点,就等于阻断了通过母女关系获得成长的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能量的源泉。就像所有想要成长为男人的男孩,需要像父亲认同一样,所有想要从小女孩成长为女人的女性呢,跟母亲的和解和认同是一条必经之路,就像回家一样。
    接下来我们谈一谈父亲对女性成长的影响,父亲作为女性生命中的第一个异性形象,他是女性认识异性,了解异性的最初的模型。父亲的一言一行,都会给女性以后的情感生活和人生道路带来影响。
    那么首先我们来看看缺席的父亲。现实生活中,由于某些原因,一些父亲在女儿的生长过程里面他是处于这个缺席状态,造成父亲缺席的原因通常有两种情况,首先一个是父亲意外死亡,或者是父母离异。第二个是父亲既没有死亡也没有离异,而是好好的生活在女儿身边,真实的存在着,却对女儿的成长视而不见,甚至有些父亲直接逃避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一种父亲在场的缺席。那么无论这些父亲因为什么原因在女儿的成长里面缺席了,都会给女性的成长,造成一些没有办法的愈合的心理创伤,那么在这些缺少父爱的家庭里面成长起来的女性呢,成年以后她们都试图通过把自己的情感和命运托付给成熟、儒雅的男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么她们把成熟的男人当做自己值得托付的对象和唯一的这么一个爱恋的对象。
    这一方面是她们潜意识里面其实反映了对于父爱的一个渴求,那么另一方面说明,在父爱缺席中长大的一个女性她内心深处其实没有什么安全感,她不断的寻找父亲的过程当中对父爱的渴求,变成一种近似于病态的欲望,那么就必然会导致女性主体的丧失。她们极度害怕跟爱人的分开,非常容易在亲密关系中受伤,她们经常也会有一些自恋性的幻想,比如说渴望爱人可以跟自己心意相通,不需要自己说就能懂自己的需要,比如现在常见的这个大叔控,你会看到爱大叔的基本上都是长不大的小萝莉。还有我们经常在微信上看到的,女朋友生病了这个时候男朋友如果打电话来说:“你照顾好自己啊,你起来去喝杯热水啊。”女性就觉得非常的受伤,其实她说不出来吧,但是她渴望有这个男性他能够像父亲一样奔过来照顾自己。
    我曾经有一个来访者在她一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把她带大,这个来访者她因为自己的这个丈夫数次出轨可是自己就是离不开这个男人,她过来做咨询,在她看来其实你看丈夫自己带着孩子有着巨大的恐惧,仿佛自己也会像当年的母亲一样可怜,就是一个人带着孩子,拉扯大。那么她经常会期待这个丈夫对她好,可是又羞于表达,对自己数次没有底线地原谅丈夫,可是他又毫不领情,觉得痛苦万分啊。那么其实这个女性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吸引男人啊,实际上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丈夫是否又跟情人联系这个事情上。她跟母亲的关系里面,也有着大量的愤怒和内疚。那么在咨询的后期都她看到原来自己有一个如此强烈的对父亲的渴望,看到心里面那份巨大的悲伤,然后她看到了母亲的坚强,慢慢学会了爱自己,有了属于自己的爱好和秘密,那么丈夫对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好,那么我们接下来看一看破坏性的和专制性的父亲对女儿的影响。那么这两种父亲他给予女儿的并不是成长中的鼓励和欣赏,而是以家长的身份对女儿的这个压制和侵犯,甚至是身体上的暴力和语言上的羞辱。事实上这个破坏性的父亲也就是经常会打骂孩子,用语言羞辱孩子的这么一个父亲,带给女孩子的是非常非常深重的影响,会让她们长大以后,丧失对男性最基本的信任,然后非常恐惧男性。但大多数这样的女性又因为很熟悉这样跟男性相处的模式,而找一位同样有暴利倾向的配偶。
    那么专制性的父亲,他就是不允许女性做这个啊,不允许女性做那个啊,然后以这个父亲的身份去限制女孩子的发展,那么在这种父亲的影响下呢,女儿是没有什么自由和权利可言的,那么她只有认同父权,依附父权才能够获得生存。那么她的成长也要按照父亲的这么一个父权文化的要求,成长为被动性的没有自我的这么一个女性客体而不是主体,在我们的咨询室里也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女性来访者,她们像一个胆小惊慌的小女孩对丈夫非常的柔顺,不停的付出,可是又会不断的自我攻击,比如变得很胖,经常会失眠、紧张、焦虑、长期抑郁,或感到羞耻。这样的女性通常会比较压抑,因为内化了父亲对自己的这个苛刻的评价和伤害,非常没有自信,非常害怕和异性相处,那么对性的恐惧甚至对通过一些躯体症状表达出来,比如说跟丈夫一做爱她就会肚子痛,甚至没有办法呼吸。
    那么在心理咨询与治疗的经典案例集里面有一位露丝夫人她就受困于这种情况,那么她经常会惊恐发作,她很胖,然后她又抑郁,又焦虑,那么了解到她的家庭史,发现她有一位做牧师的父亲,父亲非常的冷漠,独裁,而且很专制,她只能无条件的服从,那么直到19岁的时候才允许被谈恋爱,而然后跟她第一个恋爱对象呢就结婚了。那么在治疗的时候,她跟治疗师之间的关系就是她特别渴望治疗师能够为她做一个决定,很依赖治疗师,很顺从,就像对她的父亲那样。那么治疗师这个时候采取了一种不加评判的接纳的这么一个态度,就为露丝提供了一种模型,那么她通过这种关系学会了不带罪恶感的,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的去接纳自己的这些部分,并且被允许去做自己。
    好,那最后呢,我们看看无论是上面提到的这三种父亲是哪一种,都其实很难让女性有勇气去长大,成长为一个富有女性魅力既可以很亲密然后又可以很自由很独立的女性。
    那么一位充满父爱的父亲,他实际上他给予女儿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还有对女儿的欣赏和鼓励,肯定女儿的这个女性气质,鼓励她成长为女人,同时呢,父亲又可以跟母亲保持一份亲密的婚姻关系,他不把自己对于情感的需求放在女儿身上,就会让女孩子很顺利的接受自己的女性身份,像一朵玫瑰花一样娇艳盛开。
    在上述几种类型的父亲的照看下成长的女性,也就是缺席的父亲、专制的父亲、破坏性的父亲,那么这些女儿实际上都还没有长大,即使她生理上长大了成熟了,但她心理上其实还没有长大。那么她在对父亲非常强烈的这个爱恨情愁里面无法自拔,自然也就不能跟配偶建立一个成人般的情侣,也无法去享受亲密,享受性爱,多多少少都会在婚姻当中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说缺席的父亲这个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呢,她特别渴望被爱; 专制性父亲的这个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呢,她非常乐于奉献,害怕失去丈夫,同时还有一个拯救与被拯救的情结,比如我们看到的一个电视剧《玉观音》当中的这个安心。那么破坏性的父亲的这个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特别害怕被伤害,但她们的这个受虐气质又特别容易不断的去吸引一些具有攻击性的男人。
    那么这些女孩子她们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说渴望被爱,对关系既渴望又恐惧,深感痛苦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特别怕受伤,可能又那么容易受伤,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而且这些痛苦啊似乎就像被下了魔咒一样,不断的重复。那么我们该如何去生长,去成为自己,在这些父亲养育下的女孩子如何去认同母亲,去更自如的跟男性相处呢?
    首先呢我们需要看到不断是因为对男性的恐惧而表现出来的过分的鼓励还是过度的依赖,那实际上都是基于一个被爱的渴望和被肯定的愿望,那是因为我们在长大的过程中并不曾那么深深的看到过,尤其是被父亲看到过。
    首先,如果你条件允许可以选择一位心理咨询师去尝试一段稳定的关系,修复以往的创伤,那么这个是比较快的方法。如果选择自己成长呢,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但也不是不可能,那么我们要看到对爱的渴望是我们在孩子的时候只能由父亲给予的,但是在我们生理上长大以后实际上我们可以去学习怎么去爱自己,去学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在这些东西里面找到价值感,而不是靠男人来给这个价值感。那么任何情感的伤害对于女性来说都是一次特别痛苦的生命的一个蜕变,那么在蜕变的这个撕裂的痛苦里面,我们不去逃避它,而是去勇敢的面对它,在那份绝望里面呢,放弃对永恒父亲的幻想,放弃对理想化亲密关系的幻想,然后学会爱自己,成为自己,拥有自己的爱好和生活,那么也只有当你成为自己的时候,才有可能跟对方发生一个有情感的连接,就像波伏娃所期待的那样,“将来有一天女生不是用她的弱点去爱,而是用她的力量去爱,不是逃避自我,而是发现自我,不是贬低自我,而是表现自我。那么到了那一天,爱情无论对男人还是对她都将成为生命之源,而不是成为致命的危险之源。”而只有我们有力量不过度依赖男性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这个时候男性也才获得了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两性关系也才可以成为真正的滋养。
    我们最后稍微提一下同性关系,也就是女性跟女性同性关系,那么对于一个女性而言,在她的成长中有女性朋友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在我们小学、初中、高中成长的过程里面其实都有一些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然而呢,女性间的关系又是充满了变数的,那么她们之间任何的变化或者是发展都有可能引起彼此之间的嫉妒和怨恨。可以说女性之间的战争与女性成长是相伴相随的。同性关系呢,它的实质既是对母女关系的一个重复,其实也是对母女关系的一个修正。我们谈到同性关系,虽然不得不回到母女关系的这么一个原点去看,但是呢,同性它作为女性成长的一面镜子,它对于女性的自我认同、自我发现都起到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有几个相知相伴一生的这么一个闺蜜在女性成长的路上互相镜印,那么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支持,某种意义上可能比跟异性的关系会更加的自由。
    那么我们回过头啊我们说在这个男性社会当中,事实上女性的成长每一步都和男人有关,但是每一步又需要离开男人,回到女性的位置上才能成长。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就像最开始的时候我提到的那个依赖还是独立的问题。其实在这个男性象征着规则的社会呢,女性需要依赖规则的约束和保护,但是也需要让自己在这个规则里实现女性独立主体的这么一个成长。实际上我们也许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这中间的一个平衡和自由穿越的能力,我可以很自由,我也可以很依赖,我既可以不用那么自由,也可以不用那么依赖,你可以非常自由的去选择。同时呢,也可以看到男人和女人他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女人就没有男人,就如同没有男人也就没有女人这个概念一样,实际上两性它本来就是一个圆的一体两面,我们可以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去看到各自所在的位置,然后去自由的合作。
    好,那么非常感谢大家的聆听,我们今天讲课部分大概就到这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