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要我在自己的身体里,舒服自在


文|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前两年我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个网络电台。电台颇受欢迎了一段时间,多得益于 朋友们 渊博知识和极富感染的表现力、对学习的热爱,还有 我 自己无处表达的、对于自我探索的好奇。我们还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朋友家的沙发上,有点轻躁狂地给这个电台起了个名字,叫【知识派对】。

那确实是一场连续的狂欢。每次录节目,剪辑发布,都是在我漫长地迷茫之中唯一确定的事情。我记得几年之后,仍然常听到有人谈起,说当年听过你们做的节目,印象深刻的是有一集,叫【女性主义】。

那之前我既对 “女性主义” 没什么兴趣,亦对社会学没有任何涉猎。我不知道远方发生过的事情和我有何瓜葛。但是我自己当时26岁,我知道这个 社会 在如何对待 我 。

一次在朋友聚会之后,我一个男性朋友发短信给我,说女孩子不要显得太过有知识,这样不好。那天半夜我端着手机仔细回想,又努力想搞清楚这其中的道理。后来在类似聚会上我只好不断地沉默,席间笑话一个接着一个,我跟着大家笑,不停地吃。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愿意参加这样的聚会。

我之前在一所还不错的大学做老师。不时有人来介绍男朋友给我,说对方就想找个大学老师。“有假期,工作不忙,好照看孩子”。我对假期、不忙、看孩子并不反感,可是我隐隐地觉得自己的一部分被遮掩了,我偶尔答应,常拖延着不肯见面。过了很久我才知道自己其实非常厌恶。

当我想要辞职的时候,

“你年纪越来越大了,不好找工作了。”

“你不是小姑娘了,没人会喜欢你了。”

“女孩子要安稳,安稳最重要。”

“你不如先找个人嫁了,把孩子生了。”

……

我从来不反对早早结婚生子,我亦能够理解所谓现实的困难。可是我想我那时候期待的,不过是大家来拍拍我的肩膀,说,确实有困难,不过你做任何决定,我们会支持你。这样我觉得我有一个选择的空间,而不是不断地被评价和指责。

可惜的是,当那个空间的感觉被剥夺,我只好跳起脚来奋起反抗:我偏不结婚!偏不按照你们按在我脑袋上的角色来生活!

我 要 我 的 选 择 权!

后来我创业了,误打误撞赶上一个创业的狂潮。

我几乎过上了我“梦寐以求”的生活。我每天起床做我心甘情愿做的糟心事儿,我再也不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参加我不喜欢的社交活动,一年没有逛过一次街,绝大多数时候索性连妆也不画了。我7*24地泡在办公室里面,我有一个和我一样工作狂的男朋友,我们谈论我们的工作,交换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意见,有的时候相互争论,有的时候相互依靠。

我惊奇地发现,在这个世界里面,没有人再来因为我的 性别,对我指手画脚。我所有需要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当我是个老板的时候,做个老板。当我是个合作伙伴的时候,做个合作伙伴。当我是个创业者的时候,努力做好我的工作。当我是个女朋友的时候,可以偷一下懒。

我不再感受到被看做是一个“女人”。“女人”这个刻板印象从我的生活里面淡出了。这让我的生活长舒一口气。

后来我遇见了很多我很喜欢的女性。她们有的在做家庭主妇,有的在创业,她们有的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有的仍旧单身。无论年轻年长,高矮胖瘦,她们都让我特别欢喜。

我们终于都在我们的身体里,舒服自在。

当然,我意外地因为“女性创业者”的身份而得到一些额外的关注。有时候我想,这也许是对“女性”的另外一种歧视。我们想要的, 其实不过是平等权利,选择的可能性,如此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