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30| 汤淼:母亲与自我成长

   各位晚上好!我们的微课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是否都做好了准备?我看之前已经放了我的介绍,以及这次微课的大纲。需要说明的一点,可能我估计最后的部分,关于母亲的人格特质这部分,我们得看时间。如果时间不够的话,很有可能没有时间把它讲完。
    我们现在正式开始了。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是母亲节,首先很感谢“简单心理”的小伙伴和大家。简单心理的小伙伴一直在辛苦的工作,大家投入了时间和经历,使得我们大家能够聚在一起能尝试、谈论和思考,母亲和自我成长的大话题。或者是,如果再做一步归纳的话,也许这是母亲基于我们的意义,这样的话题。
    正如我们在文案中看到的,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略加入一些心理学的视角,我们就会看到一些词。比如说自我成长、自我,还有一些话。比如说,你跟母亲的关系就决定的你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为什么是说你要加入一些心理学的视角才会看到这些话,或者是说为什么我们加入了心理学的视角,我们对母亲的思考,对她的角色功能的思考就会不一样了呢。
    在我看来,事实上这也是很多人的共识,是说我们普通人在思考自己和母亲的关系的时候,我们受文化、伦理道德、文学作品的影响比较大。比如说,我们通常接受到的信息是关于母爱是如何伟大的,她是怎样无私奉献,她们是完美的,她们是善良纯朴的等等。
    我们可能也会注意到稍微有一些反思是一些童话。比如说在童话里头我们会看到一些坏妈妈的印象。但是很有意思的是,童话也是做一些处理,他们会把坏妈妈的形象把它加在后母或者继母的身上。当然我们可能会看到是说,这个其实也有它的道理。比如说,在我们的心理学精神分析的课题关系学派里面,好妈妈和坏妈妈的概念是在这个学派里被提到。事实上它说的是孩子潜意识的幻想,所以把它放在童话里说这个部分,好像也也有一些联系或者说得通的地方。
    也就是说,好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有去探讨母亲形象的阴暗面,探讨母亲是怎样在自己的阴暗面去挣扎,以及母亲是怎样既好又坏。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建立这样的视角。
    心理学事实上是像我们敞开了对母亲的形象,这个角色也好,一个全面的讨论。事实上把母亲从我们日常的伦理道德,还有文学作品里的那些完美的、神话的形象扯下来,把母亲当成一个真实的人去看,这个是我们刚才所说的心理学向我们敞开了一个关于母亲的不一样的视角。
    展开了对于母亲的全面讨论,比如说第一个,刚才我们提到的母亲既有她好的一面,又有她坏的一面的部分。还有就是,比如在我们的文化中,在我们中国可能很多时候,我们在讲说母亲的功能是什么样的?我们在探讨的是关于身体的照顾。比如,我让这个孩子吃饱了没有,穿暖了没有,这个有它背后的历史渊源。我们的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几代人以来,我们受到战争还有饥荒,整个民族的创伤,它就会使得我们在生存线上去挣扎,所以母亲给予孩子,她认为首要的功能就是要让孩子吃饱穿暖。
    但是现在来看,我们现在更多地来讨论,不光只是说,母亲如何照顾这个孩子的衣食住行,而更多探讨的是母亲这个角色对于孩子的情感、心理的养育,对他们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他们的自我是如何影响和塑造。
    所以我们刚才这里边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比如我们刚才讲到,我们现在很多母亲尽管生活已经过好了,但是很在意地说,我们要给孩子提供什么样质量的奶水,比如母乳或者奶粉,这个关注点都在吃上面。但是让我觉得这个地方是很有趣,比如说大家很熟悉,如果你对心理学有一些了解,我们知道在孩子0—1岁是口欲期,或者到1岁半。这时候孩子也在嗷嗷待哺,就是对吃上有更多的渴求。
    也就是说,现在心理学对本能的理解其实也是扩大。吃喝拉撒是我们本能的需求,我们对情感的渴求也是和它们在一个重量级的位置上,一样也是非常重要。这是我们说的,心理学敞开了对于母亲的全面讨论,它的功能不光是对身体的照顾,还有对情感心理养育的功能。我们在文案当中看到,我们会尝试探讨说,母亲与孩子的互动关系,对于孩子的自我的养成。后面这两个部分是我们今天微课讨论的关键部分。
    我们首先要要有一些概念性的了解,比如说关于什么是自我。可能大家对心理学稍微有一些了解,我们可能都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部分开始,经典精神分析部分开始。我们最初了解自我,可能也会从他的人格结构里边,本我、自我、超我来讨论自我是什么。
    弗洛伊德提出了人格结构理论,他说我们的人格包含着本我、自我和超我。所谓本我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吃喝拉撒以及情感。事实上,在弗洛伊德的年代,他可能没有把情感放在本我里边,没有放在本能需要里边,但是精神分析往后的发展,逐渐提出来的观点,情感事实上也是我们本我本能的需要。
    而超我是什么呢?超我就是我们所说的道德和价值,就是道德观、价值观的部分。比如说我们在微课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提到,我们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会认为母爱伟大,我们要去孝顺他们,我们不能做忤逆她们的事情,我们要听她们的话,我们要乖,这些就是集体无意识里边超我的部分,你可以理解为它是一个超我的部分。它是道德伦理上的要求。
    弗洛伊德说的,自我是什么呢?自我就是它总是在试图平息本我和超我之间的冲突。我们刚才讲说,这个本我里边有情感的需求,它也是一种本能的话,那么在这个地方上,在和母亲关系的地方上,在我们大多数人的内心里就会形成一个冲突。那就是说,作为一个生命我是有很多的情感需求,可是也许我的母亲她没有办法全部的,或者高质量满足我的情感需求的部分。
    但与此同时,一方面,我对本我的方面是渴求,是欲求不满,对没有满足的部分是生气的,是不满意的,有很多的情绪在。另一方面,我的超我又会告诉我,母爱就是无私奉献,就是伟大的,你是不能去质疑母亲对你的爱,你就是要去孝顺她,我们的自我就会有一个冲突,我们的自我要如何来处理这个冲突。处理冲突的质量、方式可能就是我们通常讲的自我功能,你的自我功能如何。
    举一个例子。比如,他觉得有一些冲突是很难解决,没有办法解决,他就在无意识的发展一种策略,就是我不要去体会我情感中间很痛苦的那部分,这样我就会更顺从于超我的要求,就是能够对母亲和颜悦色,然后去孝顺她,这样我心里的冲突就会减少了,这是一种方式。
    还有一种自我解决冲突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说,我这个地方没有满足,我的本我需要大过了超我的约束,我这个地方没有办法,我就不长大,我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不长大。比如,我们的身体是长大了,我们的社会功能我们可以去做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去工作,但是我们在情感上不能离开我们的母亲半步。我们在情感上不能独立,不能和父亲分离,我们对父母,这里主要讲母亲,我们对母亲有很多苛责,有很多对她完美的要求,我对母亲的情感和情绪非常的纠结,我总认为她的错误都是她的,她如果不完成错误,就是不承认她的错误,不向我道歉,我就不能怎么怎么样,这是另外一种处理冲突的方式。
    很有可能,还有一些自我处理冲突的方式,两种都有。我有时候这样,有时候那样。但是这里就会有一个区别。我在这地引入另外一个理论,比如我刚才讲了两种自我的处理内心冲突的策略,关于和母亲关系上的。第一种就是回避情感的那种,我们把它叫做回避型。第二种,我们把它叫做矛盾型。就是当他不能解决他内心里情感纠结的地方,他就固作在这里,非常黏着在这里,而不能去探索这个世界。就是发展他自己的世界,去探索这个世界。
    我们还要讲两种类型,一种就是他可能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但是他会给你一种感觉,就是他总是很奇怪。他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或者他对情感的部分飘得很远,或者他用很怪异的方式回应,这种我们把他叫做混乱型。以上三种策略,我们把它叫做不安全的依恋的风格和方式。我们也可以得出来结论是,这样的自我功能可能是有问题的。那我们就要来看看,相对好的、安全的依恋策略,相对好的自我功能,他们会怎么处理在我们刚才的这个领域里的本我和超我之间的冲突呢。
    我想,首先他是非常灵活和敞开。所谓敞开,他既不像回避型那样,去回避那些痛苦的情感。他也不会像矛盾型止步不前,就在这个地方去纠缠于她。而且他可以根据情境的需要,根据自己内心的感觉,他尊重自己内心里真实的感觉,同时又能够对兼顾到现实的环境,来去做一些平衡的策略。所以像灵活的敞开的、随机应变的、整合的,但是又不是给人很怪异感觉的一种策略,我们通常说他小时候和他的母亲形成一种安全的依恋关系,这个安全的依恋关系使得他有一个较好的自我功能。
    通过刚才我们举依恋关系的例子,但事实上它也是我们后面讨论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我们也会看到,自我功能通常指的是我们是如何控制和调节我们本能活动。比如刚才讲的,他如何来调配他本能里对母爱的渴求,以及对创伤发生之后,他是怎么去安抚和寻求修复的策略,这个是调节本能的活动。
    第二个自我功能所包括的就是,他要保持与现实的接触,他总是要考量现实的情境。比如我刚才讲到安全型。通常来说,他会考虑现实的情境。比如说,我母亲在那个时候,她不能那样对我,他当时的情境,他小时候是怎么成长,然后他当时的条件是怎么样,使得我小时候有这样被忽略的感觉,因为她不得不去上班或者怎么样,这个就是他能基于现实去反思,这个是自我功能中的一部分。
    自我功能也会使得你去发展你的关系,通常来讲,假如你小时候和父母建立的是安全的依恋关系,你在将来的亲密关系中,比如说你的伴侣关系,你自己的亲子关系,比如你自己当了母亲,或者你自己当了父亲,你和你孩子之间的关系,通常也是安全的,你就不会去屏蔽孩子的感受。
    什么叫屏蔽孩子的感受?假如,小时候我们伤心了,我们在那哭,然后父母就说哭什么哭,是不是很常见?所以我刚才的意思是,在安全的依恋关系里,通常是情绪感受的部分是会被重视,会被认真对待。然后是说这个部分有强迫性重复的部分。如果你小时候和母亲是安全的依恋关系,那么你将来的关系就是安全的,如果你小时候发展的是不安全,是回避的,是矛盾的,是混乱的,如果你不能够去反思它,不能够去觉察它,你没有敞开对这个部分的觉察和反思,有些强迫性的东西就会继续下去。这个也会成为你自我功能中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尽管你在小时候建立了一些不安全的依恋关系和自己的母亲是这样的关系,但是你如果能够通过自己的觉察和反思,然后能够去使得强迫性、重复的东西被阻碍,被停止,你能发展出新的关系的性质,我们通常讲这种也是自我功能比较好的一种方式。
    还有自我功能包括什么?还包括防御。如果你深入去而且精神分析,你会对防御也更多的了解。防御分成熟和不成熟。通常我们讲,在不安全的关系里边,所用的防御机制就是更多的倾向于不成熟的防御机制。在安全的关系里边,他用成熟的防御机制,但偶尔迫于环境,也会使用不安全的(防御机制)。但是区别就在于,他是根据现实的环境来抉择。
    这些我们讲的就是说,大致向大家介绍一下什么是自我功能,我们也是通过例子,我们都是聚焦在跟母亲的关系里边,来去了解说人格结构里边的自我指的是什么,他要解决的冲突是什么,以及他在解决这个冲突的过程中,把是怎么运用自己的自我功能。
    我们通常还会知道,还会经常看到一个词叫做自我力量。自我力量指的是什么?通常我们会说它是那种,比如言词满足的能力。什么叫言词满足的能力?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自己或者我们身边会有这样的人。比如说,他的伴侣如果离开他时间长一点,他的不安全感马上就会被唤起。比如说和母亲也好,和伴侣也好,哪怕同在一个房间里边,他们做自己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交流,然后他马上也会被唤起的是这样,他们是不是不爱我了,他们不跟我说话的时候是不是不爱我了。
    通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好像在他的内心里,他必须通过外在的沟通和联系,他才能够接受爱,才能够接受到父母是爱他的,是关注他的,伴侣是爱他的和关注他的。如果他们没有这么做的时候,他的不安全感,他的焦虑,他的担忧部分就来了,所以他就会去寻求情感的即可满足。就是当我觉得我需要爱但没有爱的时候,我不能耐受那种空虚感,我需要马上去跟他们接触,去接触那个部分。通过外在的行为沟通,去接触,才能使我感觉到被爱。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我们通常会讲这是一个自我力量比较虚弱的表现。
    还有一种表现是什么?可能比如说,就是对痛苦和激烈行为的耐受程度会比较低,比如说当他很愤怒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在自己的内部去消化这个情绪。当他很痛苦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在内心里去消化这个部分,于是他就会很快调动了很多的防御机制。比如说有的就必须把它宣泄出来,找一个安全的人,或者是怎么样,随便什么人,或者他会赶紧屏蔽掉或者否认掉,他不能耐受这种感觉,所以他会调动很多不成熟的防御机制,这个也是自我力量弱的表现。
    但是有意思的是,就像我们刚才所讲,不仅关系的性质会不断的重复,我们的自我功能,比如说我们的防御风格,我们通常是怎么防御,往往也会跟父母很像,但是这里会聚焦在母亲身上。比如使我们的防御风格、关系的本质部分、我们解决冲突或者解决问题很多的行为方式都会很像我们的母亲,这是为什么呢?
    在早期,比如说在经典精神分析里边,我们解释强迫性重复的部分,我们通常会说,孩子和母亲很亲密,我们通常会模仿她。我们通常会模仿我们身边亲密的人,她的行为,有时候不仅行为、表情,对人对事的态度,还有情感反应的模式。有时候是有意识地去模仿。有时候下意识你就会和她很像,你也会去认同她。事实上认同也包括正像的认同和反向的认同。所谓正向的认同就是我跟你一样,反向就是说我跟你特别不一样。但是事实上特别不一样,其实也是一种认同。因为小孩小时候都会说,我不喜欢我的妈妈怎么怎么样,但他长大了就会发现,他其实跟她一模一样,或者就是付出很大的代价去做不一样的事情。比如说内化。
    所谓无意识的,事实上你就会把这些部分内化在心里边,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在早年的精神分析解释强迫性重复的这个部分会表示,心理机制是通过模仿认同和内化来。后来精神分析在往后的发展,甚至比如说到依恋理论,以及主体间的理论的时候,我们就会说母亲对婴儿的容纳,以及母亲对婴儿的情感的调节这个部分,促成了他的自我的养成。
    比如我们刚才讲的在安全型依恋里边是说,在这个关系里我们总是会敞开对情感、感受、情绪的部分。比如说,我们很多人,我们对于身体是不敏感。就是对我们的身体是不敏感,我们也许到了30、40岁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对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不太会照顾自己的感觉。还有比较常见的是,我好像觉得我也没有什么情绪感受,或者是我会很激烈夸张的去表达我的情感和情绪。这是为什么呢?
   心理学家会去研究能够培养出安全型孩子的妈妈,她们通常是怎么做的。比如说,当这个孩子哭泣的时候,她们都会很及时地来到婴儿跟前,然后尝试去搞清楚他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这么的难过,以至于他哭起来。所以她会去尝试去猜,然后做多方面的探索,来探究孩子哭表达他痛苦的原因和方式。
    但是你会发现,这里边有很多迷惑人的地方。比如说,有的母亲一看这个孩子哭了,她就马上喂奶。你会很想知道,究竟是因为她和这个孩子相处久了,她就知道他这时候哭是要喂奶,还是因为事实上就是妈妈认为你饿了。有一句话不是说,有一种冷叫我妈认为我冷,有一种饿,是我妈认为饿。所以你就会看,总是去好奇这个宝宝发生了什么,就是好奇孩子的痛苦是为什么,去猜他,然后多方面了解他的妈妈,她的孩子更倾向于将来是一个安全型的孩子,就像我们前面讲的。而被妈妈认为是冷、饿或者是因为难受的孩子,他通常是不安全。他自己真实的感受,通常是被否认了,被屏蔽了,是被误解了。这样就形成了我们刚才讲的,比如说他们也会就形成那种回避、面对情绪感受去回避的风格,或者说夸张的表达这个部分的那种风格。
    总而言之,这种风格,精神分析新的发展就说,其实这里边还跟我们自己是什么样,跟我们的母亲是怎样对待我们是有关系。这个部分也包括母亲是如何跟我们做情感调节。比如说有些孩子很焦虑,有些孩子哭了,然后母亲就哭了。母亲搞不清楚他为什么哭了,然后也很焦虑的哭了,像这样的感觉,就会使得婴儿,这个孩子会形成一种感觉,我的感觉能够影响你的感觉,我是什么感觉,你就是什么感觉,这样的婴儿长大之后,他们的主观性就会很强,他们会很难看到别人那里发生了什么,或者是区别我自己的感情感受和别人之间区别在哪里。
    而一个足够好的母亲,她是对孩子的情感情绪,我们不是总是说,母亲像镜子一样需反映我们的情感情绪,那些像焦虑的,就是你哭我也焦虑的母亲,她没有标识出她自己和婴儿的情绪不一样的地方,这是一种情况。还有一种情况,有的母亲没有办法对这个孩子情感的回应是随机应变。
    比如说简单心理昨天发的,关于产后抑郁的科普文章里边,你就会看到,可能有些产后抑郁的母亲,她的脸始终是那样的一种表情,婴儿在她的脸上找不到自己情绪的变化。而一个能够和婴儿情感调谐的妈妈,她是能够调整的自己的情绪,和她相同或者和她不一样,夸张的表达她的情绪,来帮助孩子,既从他的脸色发现自己的感受和情绪,逐渐在这种互动里区别说,我和你不一样的部分。
    到这里大家就会很清楚,事实上我们的情感是如何被回应,我们是如何被照顾,往往决定了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这个母亲不能够准确回应或者准确给予孩子情感调谐的婴儿。大家也知道叫做心理界限,通常都会使得这个孩子在界限上,就是从心理上,他没有办法区分自己和他人,还有自己的情感和他人的情感是不一样。一个没有被母亲经常去猜说你这里究竟怎么了,或者你为什么痛苦,或者你为什么开心,他也很难建立个视角是说去看别人哪里发生了什么。所以这些往往是我们的说,当我们我们好像遇到了某些问题,在关系中遇到了很多问题,我们往下深究,你就会发现很多时候这些问题跟这些地方有关。比如说,我们不清楚别人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在意,我们在意的只是自己的部分。这个就是关系中的很致命的部分。也不能建立,我们就只能沉浸在自己的视角里面,我们也不能去到别人的视角里边,这也是很致命。
    事实上,我们在这里讨论和探索,我们和母亲的关系,我们想找到问题在哪里,以及找到解决的思路,就像地图一样。你知道真的走这条路是很辛苦,也是很不容易。但是我至少在这里,我们要清晰这个部分,清晰一下究竟这个路径是怎么样的。所以很多时候路径在于是说,一旦你能够个体化,你能够从心理上和父母分化,和父母分离,完全心理上的分离,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了。
    比如说,如果你们一直和母亲共用一个视角的话,你没有办法理解你的母亲,你也没有办法去原谅她,所谓的原谅,我这个前提指的是说,我们小时候比如说被忽略,会有一些情绪上的伤害,在这个前提下,我指的是说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从心理上完成分离,没有办法成为一个独特的个体,我们老是和共用一个视角,我们是没有办法形成对母亲的理解,以及对你自己的理解,然后你是没有办法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如果你不做这个改变,问题是解决不。
    还有一个路径是说,你能不能够敞开感受的部分。通常来讲,我们需要去整合我们的思考和感受。你看也有一句很出名的话是说,看过了很多道理,但是还是不好这一生。就是说在道理上你是明白了,但是没有敞开感受的部分,相当于也没有给自己一个疗愈的机会。因为你是要敞开了这个部分,你才能够去整合你的思考和感受,就是思考着你的感受,并且感受着你的思考。当你能这样子的时候,通常他也是一个疗愈的路径。
    我注意到我们的时间已经到了,就正如我刚才说的,人格特质的部分事实上已经没有时间来讲了。也没有时间给大家讲,除了我们刚才讲的自我功能、自我力量,以及关于自我的多元维度。事实上自我的多元维度在刚才讲的时候,也稍微提及了一下。比如说所谓多元维度是躯体、情绪、认知,就是我们怎么形成自己对他人对世界的看法。所以这三个就是躯体自我、情绪自我和表征性自我,以及我们刚才不断讲的词叫做觉察和反思性自我。
    在理论上是说,躯体、情绪和表征性的部分是与生俱来,我们每个人都有。但是发展出觉察性自我和反思性的部分,这个是需要发展出来。我讲得很理论化,我不知道是否对大家有帮助,但是后面还有一个提问的问题,我们再提问的环节里,如果我没有讲到的地方,或者是说我没有讲清楚的地方,我们看能不能在提问的环节中,再去补充一下。
      最后我们来收一个尾,这个我在今天这个微课开始前,我突然想到。今天是母亲节,我们在这里并没有像其他地方那样,我们在谈论说我们要如何爱我们的妈妈,我们要如何向妈妈表达爱。看起来像在过一个像样的母亲节,但是事实上,在我看来,我们在这里谈论的话题,我们是想搞清楚妈妈对于我们的意义,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需要我们投入很多的时间、精力、脑力、情感等等很多的东西,还需要我们是一个非常非常勇敢的人。我觉得我们能这么去做,而且不计较在这个过程,这恰恰是我们对母亲和对自己都怀着极大的爱和尊重,也是我们对生命本身的爱和尊重,这个是我最后想分享给大家。
    我们今天就是通过谈话这样的话题,来向我们的心中的爱和尊敬致敬,谢谢大家!希望以后有机会在和大家分享更多的话题,再见。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