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赵兆|当危机干预遇到叙事治疗

录音稿:                                              
              
我是录音,请狠狠得戳我戳我~学习愉快 ^ ^
 



讲者介绍:

赵兆
(戳名字可以更多了解咨询师哦)一位叙事治疗师。他师从美国叙事治疗大师Jill Freedman,担任Jill老师珠海、昆明培训项目的教学助手,08年开始接触叙事疗法,有8年叙事治疗经验和超过60天的叙事治疗国际培训项目受训经历,专注于以叙事治疗作为唯一的干预方法,是一名比较纯粹的叙事治疗师。赵兆老师曾经在深圳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工作过,并从事大学和中小学生心理危机干预工作

 

本期概览:

什么是叙事治疗?

叙事治疗中的倾听

叙事治疗下的危机干预

Q & A 提问


讲课内容:                                      

叙事治疗在国内的发展刚刚起步。在家庭治疗领域,叙事治疗这个后现代的趋向深深影响了家庭治疗的发展方向,挑战了传统家庭治疗领域的权威专家的角色。

作为咨询师,我在处理现场危机的时候,往往背负巨大的压力:对于来访者而言,当他处于某种心理危机的时候,往往处于一种绝望无助的状态。

所以无论是咨询师还是来访者,往往都需要一些专业的指导:作为咨询师,我们需要有一种专业的理论框架,来指导在高压的情况下的工作;作为来访者,TA更需要咨询师对TA的倾听、跟随和理解。

 

叙事治疗是什么?

叙事治疗这个流派有两个关键词:叙事隐喻 & 社会建构隐喻。今天主要讲叙事隐喻,这是叙事治疗核心的指导概念。

 

什么是叙事隐喻?

想象一下,人生就像浩瀚的星空,每一个星星都象征着一段人生经历,那么所有的星星汇集起来,这个星空,就象征着我们一整个人生。

我们在看待自己人生时,是如何理解这纷繁复杂的人生的呢?又该如何赋予意义?是需要一个框架来解释这些人生经历的。叙事治疗看来,这个框架就是故事,故事为我们解释人生经历提供了框架

所以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任务:如何从纷繁复杂的人生经历中,挑选出特定的经历,围绕特定的主题来发展特定的人生故事。

设想一下,就像星座,一个星座相当于一个人的人生故事。这个人生故事是由几个特定的经验特定的事件组成,他们围绕特定的主题,就发展出这样一个人生故事。对来访者而言,当他们来找我们咨询的时候,他会讲述他的问题。

自卑的来访者:可能会讲述,他如何不被人喜欢,他在学校里如何被人欺负,他小时候如何被人孤立,这种类似事件。这些事件组成了问题故事。尽管这个问题故事非常单薄、非常狭隘,但是来访者会把这个问题故事当做是他人生的主要内容。当来访者被困于这样问题的时候,他就看不到处于这个故事之外的其他可能性,其他的经历被来访者忽视,否定和遗忘。
我们可以看到,故事决定了哪些人生经历被表达、被讲述、被记忆,以及哪些事件又是被遗忘被忽略被否定。

什么是社会建构隐喻?

叙事治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文化政治因素,即从社会文化政治因素去看,人们的人生经历是如何被这些因素所建构所影响。

社会文化中存在一些“理所当然正确的”信念、标准,比如,在当今这个文化之下,我们的文化中有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念:男人一定要成功。想象一个男性,他工作是一个非常平庸的工作,本来收入也很普通,但是他这个人非常持家,非常顾家的人,很能照顾孩子和妻子。从一个全面的角度来看,虽然事业不成功,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讲他是一个很持家的好男人。

但是当从社会主流信念、标准,来论述关于男性应该事业成功的时候,他就会被建构成自卑。你们看到的是,不符合社会主流标准,不符合这些社会主流论述这些信念的事件就会组成一个问题故事。

这个问题故事就会限制来访者对人生的理解、追求以及现在人生的可能性。


叙事治疗:发展出新故事

作为叙事治疗师,我们保持一种深深的信念:无论这个“问题故事”看起来有多么严重,无论这个“问题故事”有多大的影响,我们总是相信还有许许多多的经历是处于“问题故事”之外的

如果能将这些经历发展成新的故事,那么来访者的人生就有新的方向和可能性。我们的目标是为来访者发展出丰富多元的人生故事。在这样丰富多元的人生故事中,可能“问题故事”还在,但是“问题故事”的重要性降低了。

如果说来访者在咨询之前,只从一个或者几个非常局限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人生。通过叙事治疗,我们为他发展丰富多元的人生故事之后,他就会有许多其他的视角、其他的人生故事来看待自己、看待自己和他人的关系以及新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做咨询时,总是会带着一幅图去思考我们的咨询,我们会想“问题故事”之外,还有哪些闪光事件?这些事件如何被发展成一个新的人生故事,为来访者看待自己,为看待问题提供一种新的视角和可能性。
 

叙事疗法:人和问题是分开的

如果人和问题是在一起的,假设我就是问题,我要解决问题我就只能消灭自己,我就感受不到我的主动性、能动性在哪里?

当我和问题是分开的,当有一个问题在影响我,我是可以选择和这个问题保持某种关系的,我就可以选择用某些方法或知识去应对这个问题,以改变我的生活。

在叙事治疗里面我们只是提问,我们不对来访者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评估。治疗师的问题会影响来访者的答案,但是来访者的答案又进一步会影响治疗师的下一步提问。所以这是一个相互影响、共同建构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治疗师的看法、的理解并不重要。处于我们叙事治疗中心位置的,是来访者对人生的理解,他对人生的追求。把来访者他对人生的理解、他的知识技,能放在治疗的核心位置,同时又通过我们的提问来发挥治疗师的影响力,为来访者的发展搭建一个框架。

在这其中,我们说的“去中心化”,去除的是治疗师的中心化
 

叙事治疗中,如何倾听来访者?

当我们第一次见来访者的时候,我们希望听到的是他们自己关于人生故事的意义,也就是说我们要倾听他们对人生经历的理解。我们要站在来访的视角去感受他的问题、感受他的困境。而不是像一个专家一样去筛选,去听主述,去听那些诊断的信息,去听那些核心问题表面的线索,也不再把他们同一些标准比较。

我们秉持的是一个“不知道”的立场。我们把咨询看作是一个未知的旅程,我们不从特定的立场去提问,也不去提我们一些想要特定答案的问题。如果在对话中,我们感受到我们有一些不理解,或者我们感受来访者讲的很模糊不清晰的地方,我们就使用提问,让来访者在这个点上讲的更多。

在这样一问一答的过程中,我们致力于去站在来访者的视角理解他倾听他,同时把不理解的地方通过提问去澄清。

这个过程就称为结构式倾听,这种结构式的倾听就会让来访者对他的问题产生更加丰富全面的理解,改变他对问题的感受和体验。

倾听更重要的,是让来访者去创造一个空间,让他自己去清楚,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倾诉。我们在倾听中,主要使用的是一些澄清、共情,还有编辑、提问这样的技术来更好地倾听。

尤其是编辑,叙事讲“编辑”有点像心理咨询讲的总结。编辑是一种有取舍的总结,并不是面面俱到的总结。

 

叙事治疗视角下的危机干预

当一个危机事件发生之后,就像最近我们经历的台风、洪水这样的事件。事件发生以后,来访者可能面临的影响包括几个方面:

失去重要的亲人和朋友。这个过程后续的辅导称为哀伤辅导。我们帮助他重新去思考他和这些重要亲人的关系。

个人无法解决的困境或者挑战。对于危机事件中的来访者,往往感觉他自己是绝望的,无助的,他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正是这种对于困境的理解,这种绝望,强化了来访者对困境的这种糟糕的体验。我们要帮助来访者看到他对困和危机的应对,让来访者能看到自己的知识和技能能看到自己的能动性,这对于他来说就是希望的开始。

对于危机中的来访者,他们最需要的是有一个听众。可以得到耐心倾听,是很多危机中来访者最需要的。咨询师面对危机干预的时候,总有一种冲动:就是要去解决危机,要去做一些事情来化解危机,好像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但是,在危机干预最开始阶段,站在那里理解来访者的困境陪伴他站在来访者的困境中和他在一起,恰恰是危机干预最重要的工作。

站在来访者的视角去理解他的困境,站在来访者的眼睛里去体验他的困境,只有你真正地站在他的困境,站在他的视角体验他的困境、理解陪伴他之后,你才能从他的眼睛里,看他的人生还有其他什么新的可能性

所以危机干预中的咨询师,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创造一个来访者可以倾诉表达的空间。他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可以自由地去表达他内心的痛苦,同时我们不要制定时间表,我们要耐心倾听来访者,通过我们的倾听为处于危机中的来访者建立安全感,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第一步。
 

如何能为处于危机中的来访者建立一种安全感?

1、允许来访者选择会谈的主题

想谈什么,不想谈什么由来访者来决定。咨询师往往会有很多的假设和预设,认为在这种访谈中我们一定要谈什么。这样的预设会带给来访者很多压力,同时他在访谈中,他感觉自己是被动。

当我们把选择权赋予来访者的时候,来访者就可以感受到他在会谈中,有更多的能动性,他可以由选择权,是会给他提供一些安全感。

2、他有权不回答特定的提问

咨询师总是站在自己的视觉提问去引导去帮助来访者改变。但是来访者有的时候会感觉到,某些咨询提问让他不舒服或者很难回答,这时候我会事先告诉来访者,他有权不回答某些的提问。就可以降低来访者在会谈中感受到的压力。

3、来访者去把控谈话的方向和节奏

来访者可以选择谈什么?往哪个方向谈?同时也可以选择谈得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4、不要把来访者视为脆弱的人

不要把来访者视为脆弱的人,要看到他们身上的知识和技能。在叙事治疗看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知识和生存技能,这些人生知识和生存技能,往往是在现实生活中被看不见,被忽视被否定的。

作为治疗师,无论是看到这个危机中的来访者年龄有多大?什么样的性别?什么样的学历,或者什么样的社会阶层?我们始终把处于我们面前的来访者,视为有着自己丰富的知识和生存技能的人。如果我们能够走进去倾听,我们咨询师也可以从中获益和成长。

5、不给来访者贴病理的标签

我们不给来访者贴病例的标签,不把他们当做另类。当我们把他们视为另类的时候,我们就在为他们的自我评价,为他们的身份认同,贴上那些负面的标签。

所以作为叙事治疗师,我们把来访者视为是和我们一样,有很多共同性的人。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也并没有明晰的界限(好像来访者是一群人,咨询师是另一群人)。我们看到的是我们和来访者的共性,我们都是处于人生中特定阶段的人,我们都有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我们也都有各自人生中的困境。当我们也经历了来访者的困境时,我们也会有同样的困难和体验。

所以,我们要看到我们和来访者之间的一致性,而不是把他们当做是另类,当做是病人。这非常重要的看待来访者的视角。


在危机中倾听

在叙事的倾听中,一方面要鼓励来访者按照喜欢、舒服的方式讲述危机事件,另一方面咨询师要将这个对话引导到危机事件影响的层面,也就是说我们更关注事件的影响。比如,我们会问“发生的这个危机,对你造成什么影响”, 而不是去关注这些事情本身的种种细节。

当我们把对话引导到危机事件的影响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让来访者从具体危机事件的细节中抽离出来。TA可以和这些危急事件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就可以避免二次创伤。

另外,当我们去探索危急事件影响的时候,我们也是把危机拆解为一个个更具体的小问题。这样,我们后续的咨询就可以针对这些具体的问题开展工作。

危机事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件,带来的影响也是复杂多面的。我们如果仅仅针对一个笼统、大的危机去处理,我们有时候会很难贴近来访者的体验。当我们把问题化解成一个小小的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工作可以更加聚焦。我们可以让来访者在我们的帮助之下,一个一个去化解这些影响。

倾听-危机的影响

我们会制作危机影响清单。这个清单在后续的咨询中,有非常重要的工作。

我们主要是从几个层面来看,包括学习、家庭、工作、同伴的影响,还有人际关系的影响,比如说家庭关系的影响, 还有身份认同,自我评价的影响等。当然,叙事还强调对人生目标、价值观希望和梦想的影响,还有能对未来预期和可能性的影响。

我们制作出这样一个影响清单之后,就可以发现:某些影响大一些,某些影响小一些。来访者也就可以看到,某些影响是可以控制的。

制作这种危机的影响清单也是在为危机事件树立一个边界。一开始来访者可能感觉到这个危机充实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被这个危机事件淹没了。但当我们谈到影响

层面时,来访者看到他的某些层面是被影响,但是还有一些生活的层面,生活的一些领域是没有被危机影响的,这有利于改变他对危机事件的体验。

然后我们可以在不同的阶段,对比这个影响的清单。我们就可以看到来访者特定的成长和转变。

倾听-危机的应对

倾听来访者危机事件对他的影响之外,我们还要倾听另一个层面,就是倾听来访者对于危机的应对。

我们总有一种信念,无论年龄大小,每一个人总是在应对危机,他不是在被动地接受这个危机,他总是在以某种方式来应对这个危机,在以某种方式帮助自己。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对危机事件的应对,常常被忽视或者否定。

假设一个小孩通过转移注意力来帮助自己,从一些传统流派的角度来讲,这个转移注意力是一种逃避,甚至当做是对咨询的一种阻抗。当然从叙事的角度来讲,转移注意力恰恰是这个小孩从人生经历中发展出来的应对自己的困难,应对这些危急的方法。如果我们善于倾听,即使是这些很小的应对,也可以被发展成丰富的人生故事,变成来访者人生新的方向和新的可能性。

一个应对的背后是人们重要的价值观信念,人生目标是他的希望和梦想。叙事治疗认为人们可以按照这些重要的价值观、信念、人生目标,这些希望和梦想,积极主动采取行为,以改变自己的人生。

所以当我们倾听到来访者对于危机事件的应对方式之后,会帮我们发展出一个丰富的人生故事。我们来看看如何把这个应对发展成故事。

如何了解来访者的危机应对?

我们通过很多的问题,把来访者对于危机事件的应对,发展成丰富的人生故事:我们可以问细节,问影响,问意义,问人生的方向,问支持性的人物。这些都在发展人生故事中,不同的层面发展人生故事。

应对的细节

第一步我们可以询问应对的细节。我们可以请来访者讲述一个相关的经历,可以问问他你曾经在什么时候,用过这个方法帮助过自己。可不可以讲一个具体的实例告诉我。

当来访者讲述这个实例这个经历的时候,我们就会去问很多细节的问题,比如说时间、地点、人物甚至人物的表情、动作、语言。

这些提问的目的是让来访者生动地去重新体验TA应对这个危机事件的过程。重新去体验这个过程就可以让来访者对这个应对有更加丰富的理解或感受。

应对的影响

第二点我们询问这些应对的影响。用这个方法帮助你自己对你有什么具体的帮助?询问应对的影响这是行动层面的提问。所以既可以问应对的细节,也可以问应对对来访者产生什么积极影响或者帮助?

应对的意义

询问来访者应对方式的意义,以及这些应对背后反映出来的东西。刚刚讲这些重要的价值观信念、人生的希望和梦想是什么?

你觉得你这样做,表明你在人生中追求什么?这个提问就是在问人生目标他重要的价值观。

来访者讲出这些重要的价值观之后,我们就会问他,如果你追求自我价值,自我尊重,这种对自我价值,自我尊重的追求,会促使你在现实生活中做些什么呢?

这时可以把这些重要的价值观,这些具体的行为,具体未来的行为联系起来。让来访者可以根据这些价值观积极主动地采取行为,改变自己的人生。

人生方向

我们还可以把不同的应对事件,串联成新的人生的方向。假设来访者讲了几个重要的应对事件之后,我们就会说,如果这些事件代表了你一个人生方向或者人生的一条路,你会把这个方向或者这条路称为什么?

命名人生的方向和道路,就是在让来访者发展出关于人生新的概念新的理解

这个新的人生概念、理解,是来访者后续改变的指南针。我们可以引导来访者在这个新的人生道路上,引导他去思考,他未来接下来他可以做些什么,进一步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可以做些什么,以改变自己、改变人生。

支持的人物

我们会问他,如果你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有谁会支持你吗?我们会为来访者寻找他现实生活中的支持人物。

也可以去寻找叙事的人物,甚至是根本不认识的人物,或者他喜欢的作家,或者电影中的某个人物,只要来访者能够感受到这个人物对他的支持就可以了。

这些支持的人物,可以给来访者往特定人生方向走下去,带来勇气和信心
 

危机干预中,治疗文件的使用

治疗文件是我们叙事治疗比较有特色的一种治疗工具,我们治疗文件最重要的目的是记录和重新讲述来访者偏好的人生故事。通过我们的重述,通过我们的重新的讲述,通过我们书面的记录,去丰富和发展这些人生故事。让来访者在现实生活中可以进一步去延伸这些人生故事。

治疗信件

给来访者写一封信,我们可以在信里面,总结我们咨询访谈中的一些重要的内容。同时提一些我们在访谈中,来不及提的一些问题,引导来访者在现实生活中进一步改变。

应对消极心态指南

这就是我曾经和我来访者制作的一个文件,记录的是他如何应对消极心态这个问题,他有什么经验他有什么方法,他还可以记录来访者重要的价值观,特定的人生目标,希望和梦想。

证书

我也可以希望有证书,比如说搞儿童工作的时候,我们可以在证书上可以注明这个儿童他有什么重要的知识和技能,他对人生有什么希望和梦想,文件都是书面的认可。

对来访者一种书面的认可,我们可以使用集体文件,想象一下,如果是我们去一个灾区救援,那一个村的人可能发洪水失去了一些亲人,那我们可以问这个村的人,他们如何应对失去亲人带来的影响。那么我们可以去记录这个村的人他们有什么知识经验和技能,他们对人生有什么特定的目标价值观。

应对失去重要亲人的集体文件

我们可以拿到这个村的集体文件,到另外一个同样被洪水影响的村去干预。那么我们可以说,我们到上一个村,这个村的人曾经用什么样的知识经验来应对失去亲人这样的困难,你们听一听看看中间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到你们。所以上一个村的集体文件可以帮助另一个村学习特定的知识经验,那么另一个村的人,也可以五从这些知识经验中,发展自己这个村,我们又怎么可以应对失去亲人这个困难,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知识技能,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经验。也可以一条一条地记录下来。

我们也可以帮助这两个村之间,比如说下一个村的人,可以给上一个村的人,写一封信。感激他们提供这样一个集体文件,帮助他们同时也可以分享,我们这个村在你们这个文件的记录上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知识技能,我们就可以围绕这些知识技能,围绕他们之间类似的价值观,把不同社区,不同集体的人,把他们连接起来。

 

Q & A提问                                       

 

1、叙事治疗和焦点治疗有什么区别?

叙事和焦点都属于后现代的流派,但是焦点我几乎没怎么学习,我听说是关注于解决问题,那么叙事不关注解决问题。或者说叙事重要的是去发展人生故事,我想焦点和叙事有他们的核心领域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的干预方法和干预思路,还有他们的治疗关系都是有差异的。

2、叙事治疗的疗程一般为多久?

叙事治疗没有所谓的疗程,就好像我们叙事中心会讲,我们几个月或者一年两年都可以,我们根据来访者的问题,根据特定的情况去看需要适合和来访者协商。

我们每一次咨询完,我们会问来访者是否需要下一次咨询,如果他需要就预约下一次,那么每一次都只能预约一次,所以来访者可以选择什么时候结束,也可以选择什么时候再来,我们把选择权还给来访者。

一次咨询我们是有时限的,比如说我们个体一般就50分钟,那在国内做家庭一般是一个半小时这样的设置,我想我们改写来访者的认识故事,是叙事重要的领域。但是从叙事的角度说,这个改写不是治疗师为他改写,而是说治疗师和来访者一起互动,通过治疗师提问来引导来访者,去发展他想要过的人生,发展他喜欢的人生的方向。发展对他更有利的或者更有帮助的人生故事,这是一种互动的过程。

3、危机干预和普通咨询的区别?

危机干预和普通咨询。我想危机干预会更加注重对于来访者安全,他的生命安全还有他的危机状况的判断,他的危机的情况会带给咨询师在当时会有更大的压力,同时可能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会把来访者的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当危机干预还包括很多复杂的层面,必须说他生活上需不需要帮助,或者他的家人有没有失去联系,可能不仅仅是简单地心理咨询这样一种干预,可能更加全面一点。

4、提问时,来访者说不知道怎么办?

更换提问方式。面对他说不知道的时候,其实我们有很多方式去提问,有可能是我们的提问方式,我们可以换一个提问方式:

你回顾你这段时间,你在这段时间里面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来帮助你自己?

你在过去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困难,你在当时怎么帮助自己的,你曾经做过什么吗?

你面对不知道的时候,你可以做很多的工作,可以改变我们提问的方式,可以问我们来访者提供一些选项,发展他的框架,就要根据现实的情况去问。但是我们仔细去倾听,总会去找到来访者对困难,应对这些微小的线索,来访者的表达能够微小的线索,就表达出来他如何来应对危机。

咨询师有一种倾听的敏锐性。不管来访者怎么看,或者说我们咨询师要避免的是,认为好像来访者的应对方法,造成了他的问题,他的问题绝不是简简单单他的应对方法保质的,我们要去看的是,这个应对方法,我们首先要很丰富地去理解这个办法,我们不要带任何预设地去倾听他,对这个问题的应对。哪怕这个应对带来了一些问题,我们也要去理解这个应对本身对他有什么帮助,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应对,背后有他自己的含义,我们要去理解,理解之后我们再来看,他对这个应对有什么选择,如何说带来了问题,问题的部分怎么去处理,可以让他更加丰富地去看,他可以对之前的应对方式做什么样的调整?

——————————————————————

                        “是故事,

                  也是我们人生的解释。

 

附:
赵兆老师推荐的书:《叙事治疗-解构并重写生命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