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杜满鹏|与阻抗合作,让防御成为我们咨询的伙伴

录音稿:                                              
              
我是录音,请狠狠得戳我戳我~学习愉快 ^ ^
 
课件内容:                                           
 
讲者介绍:杜满鹏 (戳名字,更多了解咨询师哦)
青年治疗师,第五期中德催眠班学员,与大家分享青年视角的治疗理念。
 
讲者注:
我自己有做催眠治疗的资质,但是没有做催眠培训的资质。本次微课是分享课,分享这几年将催眠理念用在治疗中的一些心得。
 
本期概览:
-小轶事:从确立标题看合作取向
-阻抗,咨询师如何更灵活应对
-阻抗,如何通过细化目标化解?
-Q & A
 
 
小轶事:标题中的治疗故事
 
催眠语言,卸下咨询室里的防御

卸下,有一种要把他抛弃的感觉,这与合作原则相违背。合作原则很重要的一条是接受并利用来访者的
现实资源
,资源包括他的现实处境。

所以防御在某些层面也是他的一个资源。如果我们线下在某种意义上好像就把这个资源也线下。

催眠语言,帮助咨询师与防御结盟

字在很多层面上是把我的位置摆很高。帮别人就是某种暗示,即你是弱小的,所以需要我的帮助。

在咨询室里面很多来访者会有一种需要我们帮助的层面,这样帮心理咨询师与防御结盟的味道有一种不平
等的感觉。

与阻抗合作,与心理咨询中的防御结盟

与咨询中的防御结盟听起来像一个联合国或者边境的一个条约,大家是站一个理智层面来结合,却少了一
点情感味道。

与阻抗合作,让防御成为我们咨询中的伙伴
 
成为这个词在很多层面有一种对未来的暗示。我们现在虽然还不是一个伙伴,但我们正在朝向这样一
个未来的方向,这是聚焦于未来的一个思考。

伙伴这个词,在某种程度上会有一种暗示,比我跟谁结盟更有一种情感的味道。所以最后我们就把这
样的一个题目定成了“与阻抗合作,让防御成为我们咨  询的伙伴”。

这样就把合作原则,聚焦于未来、情感灵活性的部分带入标题。
 
 
阻抗,咨询师如何更灵活应对
 
 
多层面共情
 
我们跟来访者的工作中有很多着手点。最早在学习行为治疗的时候,我们可以跟来访者从很多不同部分来沟通,比如说认知,情绪,躯体和行为。来访者对情感层面治疗的阻抗我们可以考虑从躯体的层面下手,如果在躯体的层面下手比较困难,我们可以考虑在他的认知层面去下手。
 
但是,我们一般在认知和情绪层面跟来访者工作较多,在行为和躯体上工作比较少。今天我们着重介绍从躯体层面和行为层面与来访者工作:
 
躯体层面:呼吸同步
 
有时咨询师会努力很久——做了情感表达及其他方面的工作,都没有达到自己想达到的目的。我们可能很少会想到,在躯体层面也可以共情。
 
催眠本身当中很重要的部分叫呼吸同步,即咨询师可以调整自己的呼吸,跟来访者同步。
 
在很难共情来访者的时候,我会调整呼吸跟来访者的呼吸同频。然后你会发现,再做原来的共情理解时,会有非常好的效果,这是灵活性的第一个部分。
 
来访者有不同的敏感通道,要根据不同的敏感通道传递信息。
 
来访者敏感通道是听觉
 
你可能通过语言的交流就比较容易跟他表达。
 
来访者敏感通道是视觉
 
他可能需要看到一些东西。对这样的来访者,我可能会采取一些方式,比如说带他走走人生线或者让他用我们咨询室里面的东西呈现一下,比如给他看一幅图片,然后找一个图片去表达那个部分。他接收的信息尽量通过视觉敏感的通道传递给他。
 
 
行动层面:行动先于理解
 
这是一直以来比较难理解的部分,即行为先于理解,积极主动的治疗。
 
在没有学习催眠之前,这完全颠覆了我的思维方式。我过去认为,要对来访者有很好的理解才能去做好干预。行动先于理解的概念让我困扰了非常长的时间。
 
经过这么长时间,我愿意谈一点点自己的体会。现在我更愿意理解为,我们积极主动的治疗是为对方创造一个体验的机会。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一个自尊心蛮低的来访者。咨询师在认知和情绪的部分都做了一些工作之后,他的症状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缓解。

咨询师让他做一件事情,即让他去商场里面看衣服,然后去问售货员这些衣服的款式要怎么搭配要怎么做,然后可以再去鞋店去试鞋,然后试各种各样的鞋子,各种各样款式的鞋。但是要记住一点:只试绝不买
 
咨询师没有做任何解释,但是咨询的效果出现了。为什么?
 
首先,他如果去大商场他就一定要去人很多的地方,他要在那个过程跟售货员去提要求。然后这个要求被营业员满足之后,他要再学会去拒绝别人。
 
当他不断地在试,然后试完之后去照镜子,看到自己在镜子里面所呈现的不同状态的时候,其实这是对他内心一个新的自我状态的一个回应。
 
这样一个行动能够让他与人联结,接受别人的馈赠,再学会拒绝别人,看到自己不同的状态。更重要的是,如果要去商场的话,一定要从家里面走出来这一点非常重要。
 
阻抗,很多时候是咨询师不够灵活。当我们结合多通道,认知躯体行为关系等各方面去工作,总有一个部分是可以连接和工作的。
 
如果没有效果呢?如果没有效果我们就换一招,我们总可以换很多招数。我们这种积极主动的治疗能给来访者创造一个体验的部分,在行为和躯体层面给来访者很多的感受。

————————————————————

 
跟和领
 
咨询中的合作,催眠会强调跟和领。只要阻抗一出现,只能证明一点,即我们跟随不够。
 
 
什么叫跟随?比如说跟随来访者的呼吸是一种在躯体层面的跟随;用来访者的话语来跟他去表达;不跟他做任何的争辩,他说什么我们就沿着他的思路继续向下去走。
 
有一个经典案例:
 
他说他是上帝的儿子,显然不会有多少人会信。我们不置疑他这部分,我就跟着你——好,那你是上帝的儿子,上帝的父亲是木匠,那是不是你也会做木匠活儿?他说是,我是上帝的儿子,所以我也会做木匠活。我说那你是上帝的儿子,你会做木匠活,是不是可以帮我们医院打几个柜子。
 
这个例子是在合作的理念下利用了他的症状,并跟随他,不与来访者争辩就将整个部分都合理进去。
 
跟随来访者,建立咨访关系是首要的。要更多地用来访者的语言,更容易触及来访者的体验,接受来访者的处境,不与其争辩,让其更多的表述。
 
例如:来访者说他得了抑郁症,根据以往经验,来访者只是抑郁情绪发作。咨询师如果直接告诉他结果,就不是跟随,来访者也只会得到一个权威的结果,他内在的体验无法解释,只是了解了现在的状况,未来怎么做一片迷茫。
 
你需要让来访者尽可能向你解释他们体验到的细节,而不是用类似诊断标签。
 
 “你可以描述一下你自己抑郁症的体验吗?”
 
 
让来访者去界定他们使用的词语的意义后,咨询师就能使用的技术帮助他们重新界定这些词。结果往往是改变了这些词语所代表的体验。
 
——你是希望自己的某些部分有所改变吗?

——来访者的答案一定会是“是”。 

——根据你的描述,我了解到你经过很多努力还是没达到你期望的结果,有点郁闷?

——把抑郁的表诉重构,答案还是“是”。

——你害怕你的家人和朋友看到你整个样子担心,所以你不和他们联系。
 
——来访者的回答还是“是”。
 
来访者在回答是的时候,也同意了改变努力、清晰了他拥有社会支持这需要咨询师有用一定的灵活性重构的能力。
 
例如:廉价变成财政上的保守,撤退可以被重构一个战略上的军事转移,古怪可以变成随心所欲和异于常人。
 
在一连串跟随的”是“后,可以引领到预先的治疗目标和动机。之后继续跟随来访者。
 

 
代理人技术
 
最为常见的方式就是讲故事,像我们给孩子讲故事一样,我们没有教孩子任何东西,但孩子可以从故事中学到很多,例如:语言、品行、方法等等。
 
故事内容不提及到来访者,故事的重要方面例如:人物、主题、目标与来访者的经历有关。故事的类型也可以很多,童话、旅行日记、八卦糗事。
 
故事中的人物会成为代理人,提供给来访者第三者视角,减少直面问题的张力。咨询师将故事塑造成来访者体验的某些方面的转换。
 
做咨询师应该有这样的体验:
 
很多朋友知道你是咨询师,然后本来是他自己有什么问题,他非常想问你,他通常开口就是会说我有一个朋友他有点什么问题想问你请教一下,基本这样开篇的人其实问你的都是自己的问题。
 
那我作为咨询师,好吧,那就说说你朋友的问题,就当我们大家去说别人和八卦别人的事情,相对来讲就会轻松一点。
 
很多时候,我们可以利用一个故事,来给大家讲述这个问题。
 
比如说来访者描述他跟他妻子的关系并不很好,描述了很多,可能我们只需要在他描述的前面加上两个字叫现在你和你妻子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好。
 
这个部分就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暗示就是告诉他其实你是现在这样的状态,不是很好,一方面承认了他的困境,一方面又把他的问题聚焦于了未来。
 
接下来可以引导来访者,假如有一天症状全都消失了,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如果来访者能较顺利地描述,接下来可以问他,你做了什么让这些都消失呢?
 
如果来访者回答了他是如何做,得到了他要的那个效果,下一步我们要促进他的这个部分。这也是我们利用合作聚焦于未来,然后慢慢将他引导到最后产生行为的一个过程。
 

 
 
阻抗,如何通过细化目标化解?
 
如何确定来访者的症状?
 
我们怎么把某些东西定义为靶症状呢?我想和大家分享4点:
 
1、症状是从来访者的角度来讲他不喜欢,不想要的
2、他不想要、不喜欢,但是他的注意力还没有办法从这个东西上面拿开。如果他能把注意力转移,也许他就不会那么受到干扰。
3、症状是重复出现的,比如每一天、每个月或阶段性的重复出现。在某种程度上,自杀不应该成为我们治疗目标的症状,它只是一个呈现,我们需要把他细分到他自杀背后的那个症状是什么
4、真正的症状是它不被意识控制、无法摆脱的。
 
我们要理解症状背后的很多意义,还要对这些症状再进行细分。
 
假如夫妻关系不好的来访者,他的夫妻关系不好的表现就是他们会经常吵架,而且是周期性的、频繁的吵架。
 
他们在意识层面觉得我不想再吵了,但是没有办法,一触即发,而且这些东西本身是他们不喜欢的,也觉得这样真的会破坏他们的夫妻关系。
 
他们的夫妻生活其他方面都还比较好,只是吵架这一个症状让他们非常非常的失控。
 
当我们这样去了解他的症状,就发现他真正不喜欢的、重复出现而且不可控制的部分,是吵架,并不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恩爱。
 
什么是良好的咨询目标?
 
什么是比较实用的、恰当的咨询目标呢?和大家分享以下几点:
 
第一,实践起来容易
第二,来访者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实现
第三,对来访者是重要的,他的动机高于治疗师。否则,治疗师就扮演了过度保护的角色(妈妈)
第四,宁小勿大,如果过大需要分解
第五,现实可行
第六,不是消除问题或症状,而是出现替代行为
第七,要具有生态学效应,不能损害他人利益,更要注意是对他的家庭和亲密关系无害的。
 
如何细化小目标?
 
案例:来访者没有办法在外边跟人打交道,甚至他到外边跟人在一起吃饭都会很紧张很难受。他有种感觉,即我完全没有办法出门无法出去跟人打交道。
 
我们可以将问题细化,再细分这个治疗目标,你会发现他并不是所有部分都无法完成。
 
比如说:是别人坐在他对面的时候谈话说话他找不到话题很难受,这是他暂时做不到的,进而导致他不愿意出门跟人打交道?
 
那往下一点问他,自己出门有没有困难?有勇气从家里走出来,走出来以后不一定去跟人打交道。
 
他说,有时我有能力出去,有的时候没有能力出去。看来好像还不是完全有把握的一件事情。
 
那好那我们再小一点,你出门都有犹豫的话,那你有没有勇气把门打开。
 
如果他连把门打开这样的能力都没有,那从椅子上将屁股从椅子上抬起来的能力有没有?我们可以发现,他并不是完全没有能力跟人打交道,是跟人说话找不到话题,那个部分让他很难受。
 

 
问答环节  Q&A                                  
 
1. 如何学习催眠?
 
催眠不难学,催眠最难的部分是练,而且要经常性地练。
 
举一个例子:
精分在某些层面有点像国际象棋,它有非常多的规则,要求,想法,每一个子的功能不一样。如果要把国际象棋的规则学清楚,可能需要别人讲解,其中还需要技巧、方法。
 
催眠和行为治疗有点像围棋。规则简单,但是它变化会更多,而且要花更多的苦功夫来练习。
 
催眠最好的学习方法是努力练,练习练习再练习,我们在催眠培训的时候,七天的培训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做练习,重复重复地练习。
 
关于练习的内容的部分我更建议大家就是在中德,在这样的专业的系统内接受专业的内容的培训,第一步不走偏,后面就会很轻松。
 
 2. 催眠是否可以进行网络咨询?
 

我没有在网络咨询当中使用过催眠治疗,所以我不太确定这个好不好用,但是我会在网络咨询当中用催眠式的语言和来访者交流。
 
比如说,我们在网络咨询跟来访者沟通的时候,我尽量会用正性的暗示语言。
 
什么叫正性的暗示语言呢?
 
举个例子:
 
我们家小宝在刷牙,小孩的牙膏有点好吃,他就老想把那个牙膏吃掉。妈妈就在旁边说,不要吃,然后他就继续吃。后来我在妈妈耳边说一句,你告诉他吐,然后妈妈就说把牙膏给我吐掉,然后小宝就吐。
 
其实我们用正性语言来跟来访者交流的时候,你会发现效果比较好。负性词汇其实是停止来访者行为,但没有向未来发展。
 
比如说牙膏这个例子,告诉小宝你不要咽。虽然不要咽的这个动作停止,但牙膏还在他口里面,这并没有聚焦于未来。
 
如果你告诉他吐,把牙膏吐出来,他得到了一个新的行为指令,他这个行为指令可以继续下去,这样的话他就知道下一步怎么做,就不会呈现出那种迷茫的状态。
 
因此,很多咨询中使用这种词汇,比如你是不是有点悲伤或者之类的很多负性的词暗示他,他只是清楚了症状、问题在哪,但是他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
 
在视频咨询当中我会给来访者讲故事。在视频咨询当中可以用来访者的语言跟他说话。
 
比如说他喜欢用车打比喻,你就用车子上的各种部件跟他打比喻,如果他喜欢用跑步这样的打比喻,你就用跑步这样的事情跟他打比喻,主要就是用他明白的心理词汇来跟他去交流,其实在网络并不一定会阻碍一些东西。
 
3. 催眠需要遵守什么伦理规则呢?
(注:催眠的伦理,《临床催眠使用教材》p200 有比较详细的描述,讲者选择了几条重要的跟大家分享)
 
第一要务是给来访者提供帮助而不是去造成伤害
 
一个专业人士的责任是提供教育而非自我炫耀
 
尽量清晰地界定你和来访者的关系,包括干预的性质,时常,收费,预期以及评估的要点
 
不要在你的专业领域之外公证或者向别人提供关于你的错误信息。催眠的暗示和技术不是只有益处,也会有不良的影响,所也每一步都需要有预备的第二套方案,和再次评估,步子要小和谨慎,对于某些见效迅速的技术使用要更为慎重。
 
如果合适,一定要让健康领域中合格的专业人士一起治疗,比如在某个躯体症状进行工作的时候。除非你是一名医生,否则的话你就需要获得来访者医生的推荐和来访者的体检资料。在没有执照或者没有接受间接临床培训、没有相关知识和后援的情况下,从事医疗实践都是非法的,不符合伦理要求的。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