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陈宇飞|遇见未成年,咨询师如何有效和未成年及其家庭工作

录音稿:                                 
              
我是录音,狠狠戳我吧,我不怕疼~学习愉快 ^ ^

课件内容:                               
 

讲者介绍:陈宇飞(戳名字,更多了解咨询师哦)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现居美国弗吉尼亚。北京师范大学学士、华盛顿大学硕士。LCSW-C执照临床社会工作者。

擅长家庭治疗、游戏治疗、沙盘治疗。


本期概览:

|身处夹缝中的咨询师

|如何与家长和孩子同时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初始访谈中需收集什么信息?

|如何更有效更有创意地收集信息?

|Q & A

|身处夹缝中的咨询师|

大多数国家的法律把未成年人定义为0到17岁。一般很少有家庭带年龄太小的孩子来做咨询。讲者服务过的家庭里面最小的孩子大概是2岁5个月左右,大多数来访家庭带孩子的年龄是5到16岁之间。

未成年人生活中很多事情不由自己控制。例如,哪天要去上学?几点要起床?几点要到学校?放暑假、寒假怎么才能和约到的好朋友一起玩?

心理咨询也不例外。家长或者教育者一般对孩子的行为、情绪、性格、学习等方面不满意时,才会带孩子来寻求咨询帮助。很少有孩子主动提出要做心理咨询并能够得到家长的支持。

在讲者的咨询经验中,有求助意识的孩子和家长很支持的大概只有5%不到。

因此,咨询还没有真正开始,咨询师就可能已经被放在了孩子和家长的两大阵营中间。不幸的是,由于我们长了一副大人的模样,所以在孩子眼里,我们还没有张嘴就可能已被归入家长的敌人阵营。

所以,今天要谈的第一点是如何在第一次访谈中和家长与孩子同时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如何与家长和孩子同时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咨询关系的建立对咨询效果有很大影响,而良好咨询关系的建立与咨询师是否能用一种适合来访者的方式与他们交流有关。

在面对未成年人来访者的时候,咨询师往往不仅需要考虑到来访者的个人经历,也要考虑到孩子的认知能力情绪管理能力,接下来我们会举一些具体的例子帮大家更好的理解。

用具体行动表明家长和孩子一样重要

第一次见面时,咨询师需通过具体的实际行动表明在你的眼里,家长和孩子是一样重要的。这点对于小学学龄的儿童甚至更小的孩子幼儿园的尤为重要。

孩子还处于皮亚杰发展理论的前运算阶段或者具体运算阶段,不能抽象地理解他们和家长对你来说同样重要。他们的经历通常会告诉他们成年人会选择和成年人对话,而不是会和孩子对话。

如何做?

在等候室迎接来访家庭的时候,我会:

|简短报上我的姓名,和家长握手问好

|跟到孩子的视线水平上去问候孩子

|根据他反应的热情程度,来决定我是不是要和他握手以及是否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在问候孩子上
 

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掌握了这一点就可以胸有成竹。和孩子工作的时候,你永远都要准备面对各种惊奇。举几个例子:


“表忠心”时的困难状况1&2

状况1:

|有时候他们会全神贯注在等候室玩玩具,完全没有看到你。

|然后家长会反复叫他们,或者强制他们说收好玩具,带他们一起去咨询室。

这样,你还没来得及建立关系,孩子就会认定就是因为你这个讨厌的咨询师导致他们必须要停下来,而且还挨说。

这个时候,作为咨询师的你可以怎么补救呢?

出招1: 万能的倾听和共情技巧总是能够在危急时刻帮助咱们柳暗花明。

这个时候,一句简单的共情就能够拯救你:

|“唉!玩得正高兴的时候停下来,真是一件让人扫兴的事儿啊!要是能想玩多久就玩多久该多好啊!”
 

出招2: 大家不要把身体的脸朝向走向办公室的方向,最好是选择背对办公室的方向。

只要孩子没有马上跟上来、跟着家长一起走的意思,即使家长开始迈步往办公室方向走,你最好也不要一起往办公室方向走。

通过这样的肢体动作,你其实也在向孩子传递一种信号:

|他的情绪和他在意的事情比父母的看法及父母当下希望发生的行为更重要。

|这里父母当下希望发生的行为指:赶快跟着他们一起去咨询师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虽然孩子还是有可能一心认定你是个讨厌的咨询师,但是至少你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刚才那么讨人嫌了。
 


状况2:

有的家长可能在去往咨询室的路上或者刚到咨询室刚坐下的时候就开始说话,说孩子这不好、那不好,这有问题、那有问题。

出招1: 通过提问掌握话语权

如果你感觉和孩子的关系在到达咨询室之前还没有完全的建立起来,这个时候你可能需要礼貌打断家长,或者需要从一开始就不给他上来说“坏话”的机会。

|一般可以在通往办公室走廊的路上,就通过提问掌握话语权。比如,询问家长和孩子这是不是他们第一次来咨询机构等。

出招2: 帮助家长和孩子熟悉咨询室的环境

有时候,对孩子来说,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而且知道这个环境可能和一般的环境不太一样,很有可能会遭到家长的重磅埋怨,这很容易让孩子焦虑。

如果你能够让他们对环境稍微熟悉一些,也会让孩子觉得更安全。

你也可以在介绍办公室布置的时候根据孩子的年龄和性格做一些调整:

性格开朗的孩子,你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比如问问他:

|“ 你猜我的房间是在走廊的这边还是那边呢?”

年龄较小的孩子,可能会告诉他们:

|“ 现在我们要去一间有很多玩具的屋子,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聊天和玩耍。”

出招3:多配置一些有助于咨询的游戏或玩具

如果来访者是小学年龄阶段的孩子,建议办公室里会多少需要有一些能够有助于咨询的游戏。这样能够比较容易的和来访的孩子建立比较好的这种关系。
(小单注:在Q&A提问环节咨询师有推荐玩具哟~~)
 

建立和家长的关系

到咨询室后,你需要根据刚才孩子的反应,判断是否需要进一步和他们建立关系。这时候,你可以给家长一些建立关系的信号,这样不会让家长觉得你完全不
重视他们的需求。

有些家长会比较放松,不会咵咵咵使劲说自己家孩子哪不好。这种家长如果花一些时间和孩子建立关系,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有些家长会很着急,希望你赶快跳过这一段,告诉你他们家孩子到底需要你干什么。这样的家长你可能也需要花一点点时间,告诉他我们稍候很

快就会有时间让他来讲一讲是什么让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寻求咨询服务。这样,他会稍微更耐心一些。
 

进入咨询室,如果你觉得还需要进一步建立关系:

你可以考虑让孩子观察,或者说介绍屋子里有什么东西,你也可以直接切入主题谈一谈什么是咨询。
 

和来访者谈论什么是咨询?

一般来说:

|孩子的需求:研究一下咨询室环境是什么样的

|家长的需求:谈谈什么是咨询?我们需要一些什么服务?

对于年龄大的孩子,比如说中学生:

一般可以直接问,他们觉得咨询是一种怎么样的服务,然后纠正一些错误的理解,鼓励一些正确的理解。

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家长对于咨询服务的理解并纠正家长的一些错误观念。

对于小学生甚至幼儿园年龄的孩子:

需要更加委婉的方式去讨论什么是咨询,比如:

|让孩子猜一猜什么样的人会来拜访你?或者他们都是什么原因来拜访你?

通常我会让孩子了解到有一些孩子来咨询的原因或者麻烦事,比他们的麻烦要小。

但是有一些孩子的生活经历或面对的困难比现在在咨询室中的这个孩子要大。

这样,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问题而感到羞愧或者说觉得自己没有问题,例如:

有个孩子来,因为在学校总和同学打架、对老师不尊重,学校给了他停课处分。我可能会给他一些比他这个情况更严重的例子。我可能会告诉他有

一些小朋友来这,是因为在学校和小朋友相处得不太好,人家总是不带他玩。所以,他觉得受排挤。还有的小朋友非常不喜欢学校的小朋友,导致

他最后不想去上学,然后旷课次数越来越多,最后就上不了学了。

你也可以举一些跟他的例子不是特别贴近,但是让他一想会觉得有一些小朋友比他的问题要麻烦。
 

第一次咨询需澄清的问题

每个咨询师的咨询风格不同。在第一次的访谈中,每个人对希望能够澄清什么问题或多或少有不同想法。

但是我的经验表明,在初次访谈中澄清下列这几个问题,对以后将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会使得你后面的咨询更顺利。

01 咨询人群的年龄  让孩子理解大概是多大的人会来找你。

02 来访者一般来访问题   见上一个版块“和来访者谈论什么是咨询”。

03 澄清咨询是一种短期服务

这可能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存在差异!在实践经验中,很多人来做咨询是不需要直接付钱的。因此,他们有时候会觉得咨询服务不用自己付钱,爱来多久来多
久。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向他们澄清咨询是一种短期服务。(小单注:咨询师在美国背景下执业,此条暂不广泛适用于国内背景。对于在高校做免费的、限定次数的咨询师可参考。)

04 如何判断什么时候来访家庭就不需要咨询

通常有些小朋友会觉得来见你就像来见医生。他们一般经验表明,见了医生后,挨个针,吃个药就好了。所以之后就不需要再去见医生了。

但是,这种每周都要来见一次的医生,还不知道要见多久。有时候这会让小朋友觉得不舒服,或者说总会担心是不是这样就代表我有毛病。

因此最开始的时候和小朋友还有家长澄清,你们的咨询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们怎么知道达成目标就不用来了?

那么这时候要让小朋友明白:

咨询结束他们不会永远开心。生活中有开心、有不开心是很正常的。不开心的时候,我们只要能够通过相应的技能调节,让自己能够随着时间流逝,能够慢慢

变得稍微开心起来。这样的话,你就不需要咨询师去帮助你了。

这样的话,孩子能够明白,我咨询的目的不是让我完全没有问题,而是有问题的时候,我自己能够去解决和面对。

05 你和来访家庭在咨询中的角色和任务、责任分别是什么?

有很多家长可能会说:

|“哎呀!我就希望你跟我们家孩子说明白让他别跟这些青少年的这些男生混来混去就好了。”

有些家长会说:

|“你得跟他好好强调强调学习的重要性,如果不好好学习,以后就没有好大学上,然后就找不到工作,就该去扫大街了。”

家长有时候会希望把孩子交给你,然后他们认为你能够通过某种神奇的咨询力量把他们改变,家长就是什么都不需要做了,这种想法是非常非常错误的。

有家长则会把你当作一个内奸,你需要知道他们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再反过来告诉他们,这些理解都是不正确的。所以,需要在开始的时候澄清。

06 对小学低龄儿童以下,需要有一定的咨询结构的预期

年龄没有明确界线。不管孩子的生理年龄是多大,你需要判断他的认知、情绪、社交,这些方面的发展大概都是实际水平在多大。

你需要拿这个水平去和他交流的,而不是他的实际年龄。

孩子在小的时候非常需要一个日常的生活规律或者作息。同样,在咨询中,这种结构、这种规律也是有帮助的。

比如说,我会告诉来找我的年龄比较小的孩子,他们每次来:

第一件事是会交流过去一周中他遇到的开心事和不开心的事。然后如果他希望的话,我也会简单的分享我这一周的开心事和不开心的事。

第二个阶段,我们会一起讨论他们生活中遇到的一些棘手的问题,并且一起找找解决办法,练习一下怎么去解决,以后怎么去更好解决这些问题。

最后,我们会一起花一点时间玩耍一会儿。孩子会觉得每次来的时候不是说问题,也可以有机会做一些开心的事。咨询师的形象也不仅仅是一个和自己讨论问题的、大人的形象。

孩子通常知道每次来会做哪些事情?能够做哪些事情?他们会对咨询有什么期待会更清楚。

这个结构,通常来说是对大多数孩子比较管用的一种结构。但这个结构的设定对不同的孩子来说是不一样的,可能需要根据年龄、注意力集中程度,还有挫折

忍耐力等具体分析。

07 澄清咨询方法和规则

根据来访问题和可能采用的咨询手段,也需要做适当澄清和规则界定,不然会造成家长的困惑,比如:有时我会用游戏指导的方式进行咨询。小朋友回去会跟家长说:

“哎呀!妈妈,我特别喜欢去找宇飞,因为她的办公室里有好多的玩具,每次我们都可以玩玩具。”

有时候家长会很不解,会来找我说:

“哎呀!你怎么每次都带她玩,我怎么没觉得她的问题有改善?”

这个时候,你可能需要给家长普及一些心理咨询的知识。比如说,什么是游戏治疗?在什么情况下用游戏治疗?你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式?

同样,你也需要给家长一些反馈,使他理解你在做咨询工作中收获了什么?这些信息如何能够更好的帮孩子达到他们的咨询目标。

08 澄清保密原则

我会跟家长和孩子讲清楚,如果孩子有伤害自己、伤害别人的想法和计划时,我会跟家长说。

第一点是伤害自己,第二点是伤害别人。

第三,如果生活中有其他人现在在伤害他们,我会去做一个报告。在这边我是一个强制的虐待儿童汇报者,所以我需要报告。

第四,如果有孩子告诉我他们有个肢体症状,但是没有向家长汇报,我会考虑他们是不是需要看医生。这是我自己总结的心得。

如果在和孩子了解完,我觉得他们需要看医生,我还是会告诉家长。如果不需要,我会暂时不说。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于怀孕的未成年少女设定的规定。

有时候,比如说她刚发现怀孕的时候可能会有其他问题,或者说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办,可能她还不太希望你和家长说。

但是,如果在整个怀孕过程中,她都不去向家长说明的话,她其实很难藏住。这可能就会有安全和医疗方面的问题。因此,设定这个规则主要是针对这个人群。

跟保密原则相关的,我还会跟家长澄清,作为监护人,他们有权利知道什么。

比如说,孩子跟我说:“我真不喜欢我妈,家里这规矩太多了,每次我妈都要吼我一顿。“

那可能我出去的时候会跟家长说,我们今天的工作内容是如何能够更好的遵守家里和学校的规定。但是,我不能说孩子说的其他的具体内容。家长会知道今天的咨询时间用来做什么了,而又不会多问你孩子说什么了。

通常结束咨询后,我出去和家长交代今天我们做了什么的时候,孩子也在场。孩子也会知道,我说的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安全的。

有时,我还会和家长再具体说,万一我在咨询室外碰到他们会怎么办?在等候室他们遇到熟人这个情况怎么处理?

我们还会签保密协议。

 

|初始访谈中需要收集的来访者信息|


01 了解来访者的主要症状

比如来访者的情绪、严重程度、饮食、睡眠、症状起始和延续的时间、严重性的变化、可能的诱因、对改善行为有帮助的因素等。

国内的咨询师不能诊断。但整体来说,了解症状属于哪个诊断标准,很有帮助。

特别要关注,哪些症状是出生时就有的,哪些是后天的,包括脑外伤。还有母亲在怀孕的时候是否喝酒、抽烟、吸毒,有没有任何发展迟缓?出现症状之前的基本社会功能是什么样?

02 了解来访者精神健康服务的就诊历史

比如说,她是不是第一次来做咨询?以前有没有去过急诊室还是说像现在这样到非医院的地方进行心理治疗?还有没有自杀史以及他杀倾向?

如果有这些精神历史,她之前的就诊经验和就诊体验是什么样的?这些信息可能关系到她现在对你的服务有什么样的期待。

03 教育信息

学校学习的强项、弱项、行为问题,有没有接受过智商测试等问题。

04 工作职业信息

大多数孩子没有工作和职业,这部分对孩子来说基本不适用。

05 社会资源

这包括他是不是能够建立和维持关系。

我会让他谈一谈他的好朋友,他为什么觉得这个朋友比其他朋友都好以及他认识这个朋友多久了?他喜欢和朋友一起做什么事情?什么事情让他开心?他

(她)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他是不是认为自己在亲密关系上有困难?他现在有没有发生性行为?有没有跟社会上其他不良少年混在一起的问题。

06 法律信息

比如以前有没有被逮捕或者有没有犯法?大多数小朋友没有这个问题,但是有一些孩子会有这方面的历史信息,你可能需要收集一下。

07 发展史

从母亲怀孕开始,怀孕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问题?妈妈有没有吃药?妈妈的身体状态?是早产还是按时生产?在生产过程中有没有什么问题或者紧急情况等。他的发展过程是不是每个发展都是按时完成的。比如说,什么时候开始会走路?会说话?

大多数家长有时候会不太清楚,什么叫正常。

这个时候你可能会给她举举例子或者你会问她孩子是几个月的时候说的第一个词。这样你去帮她判断到底是不是正常的时间,那么还需要知道小朋友小的时候他的性情如何?容易被安慰还是比较的耍脾气?

08 医疗信息和药物信息

了解孩子到现在为止有什么病,有什么诊断,接受过什么医疗服务,医生是谁,在国内可能一般我们没有家庭医生。如果有的话你可以问一下。

同时如果有可能,可以让他签署可透露信息的表格,这样你可以和他的医生取得联系。你需要了解它有没有什么神经性质的问题,因为这可能会影响到前面已经判断过的精神疾病症状。

09 创伤历史

很多家庭其实不太理解什么是创伤。通常我会举例子说明。

这是一个你觉得比较记忆犹新的事件,在这个事件当中,你会有一个挺强烈的不喜欢的情绪。它有可能是害怕,有可能是会伤心,有可能是恐惧,焦虑担忧。

有时候我会给他举一些具体的例子。

比如说,有汽车事故、地震,或者说有别人打你,或者看到别人打自己很亲昵的家人。这样孩子知道你在说什么性质的事情。

有时候你可能会发现,在初次访谈时他可能说没有。但是之后,你可能会发现是有这个创伤性事件。所以这是咨询过程要一直收集的信息,而不是只在第一次中收集完了就不需要去考虑的信息。

10 物质滥用,酒精、毒品、烟草或者其他成瘾症状

目前来说绝大多数从业者还是认为需要同时处理成瘾症状和其他的精神健康症状。所以了解一下它在这些方面情况对你会有帮助。

同时如果有些人同时去精神健康机构见精神科医生的话,如果他们有被开药的话,药物和酒精和毒品会有很不好的副作用,甚至会引发生命危险。所以你需要了解一下这些方面的情况。

和孩子工作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你要了解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比如说他在喝酒的时候,他主要是和同伴一起还是自己喝酒,他从那搞到酒,你在和他谈这些问题的时候,需要展现出非常好的接纳性,那孩子觉得他说什么都不会让你觉得惊讶,并且他说什么你都能够理解和接纳。

11 家庭关系、社会关系

你需要了解他和家长的关系、和姐妹的关系、和长辈姥姥老爷,外公外婆还有和爷爷奶奶的关系,看看有没有一个住的比较近或者关系比较好的亲戚,生活中有什么人,对他来说很重要。

他喜欢妈妈的什么,不喜欢妈妈的什么等等这些问题。然后还需要知道,当下谁和他们住在同一个家里,家里现在住的家庭成员有多少,在过去两年中搬过几次家。

你还需要了解一下来访者的优点是什么,过去的关键性事件。比如说有没有重要亲人离开他,或者妈妈有没有产后抑郁等这些问题。

 

|如何有创意地收集信息|

这并不是说和孩子工作的时候,所有收集信息的方式都需要特别有创意。但是整体来说有一个规律,尽量在收集信息的过程中让孩子能参与进来。有些信息可能是最好和家长单独谈的,你可以专门留出一段时间和家长单独谈。

处理比较敏感的信息

让家长单独在纸上填一个表格,这样他可以分享在孩子面前不太好说的。

如果咨询过程中家长说漏嘴,咨询师需要非常强大的表情控制能力,你需要对这个信息表现出非常强大的接受能力,并将之正常化。

同时要观察,在家长透露这种重大敏感信息的时候,孩子有没有试图让自己安静,让自己心里好受的一些行为。比如揪袖子,搓手或者脚在哪动来动去等行为。

这些行为会告诉你现在孩子的心理状况是不太好的状况,他正在试图通过这些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你需要看家长对于孩子的这些行为的反应是什么。

中性地提问

不要问有引导性的问题,或者说不要有一个明显的语气,需要用一个中性的问题。

比如说,你如果问“你不喜欢有特别多的作业是吧”这个是有引导性的问题。如果你问一个中性的问题,他打你了吗。但是你用了一个很明显的语气。这样的话,孩子会听到你语气中有一种惊恐或者说非常需要知道这件事很严重。这种语气有时候也会起引导作用。

我们在和孩子工作的时候特别注意尽量少去问引导性问题。你需要问一些开放性的问题,比如说你对你的作业是怎么想的呢。如果说孩子和别人之间发生了打斗,你可以问,接下来发生什么了呢,他做了什么呢。这样的方式去问会好一些。

创造一种安全的环境

我们要让孩子意识到有些事情是可以在家长面前去说的。

比如,在收集家庭成员信息的时候,我不会问他你喜欢妈妈吗,你喜欢爸爸吗。我会问,我需要你思考一下然后告诉我,对每一个家庭成员,他们做什么事儿你会觉得你特别喜欢他们,他们做什么事儿你会觉得不是很喜欢他们。这个时候也最好不要用讨厌这样的字眼,而用不是很喜欢他们,会使得孩子容易说。

一般询问的对象是朋友、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老师等。如果家长有比较明确的肢体语言的反应的话,可能之后需要对家长做一些工作,包括你需要注意孩子在说这些的时候会不会反复去看家长,这样的行为。

不要放过“嗯”的回答

在孩子说对、好这样的话时,你不要认为他真的明白了。你需要去思考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明白了。

比如说,有时候妈妈说了一段话我会问孩子,你明白妈妈刚才在说什么吗?

孩子会说恩,然后我如果再问他,你觉得妈妈刚才试图在跟我说什么呢?孩子有时候就会说,我不知道。或者孩子可能会回答一个完全不相关的。或者说他的回答可能会告诉你,他处在一个特定的心理发展阶段。

比如说妈妈假如跟我说,她在客厅涂指甲的时候,孩子去动了炉子,所以她特别着急。

然后这个时候你问这个孩子,妈妈刚才在跟我说什么,孩子有可能会回答妈妈特别喜欢涂指甲。这个时候也有可能有些孩子会关注信息中比较负面的信息,而没有听到全部信息。

比如说,妈妈说孩子开始对他的朋友特别友好,但是当朋友不还给他它的玩具的时候,他就跟朋友急了。

如果你问孩子妈妈刚才说了什么,有些孩子可能会说,妈妈说我是个坏孩子。

有的情况孩子的回答会给你一个标准答案,但其实他并不理解。

比如说妈妈会说,你问他妈妈刚才说什么,他可能会说,妈妈说我不应该打我的朋友,我应该换一种方式处理。这就是所谓的完美回答。

这个时候你问他,那你觉得你可以怎么换种方式处理呢,或者说你觉得你能吗?孩子可能会说能。但是当你问他你怎么能换一种方式处理,他可能说我不知道,或者有的时候孩子会说我觉得一点用都没有,因为我即使换一种方式处理,跟我妈妈汇报这事,妈妈可能会逼我和这些朋友分享玩具。

这个时候你需要知道孩子心里真的是怎么想的。而不要只配合他表面的回答。

不要假设你明白孩子到底行为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当了成人很多年,咨询师很擅长用一种非常有效的成人思维方式去理解一些事情。通常你的猜想是错的。如果说你猜想是错的,你把这个答案说出来,有可能会使得你好不容易建立的关系又回去了,又不好了。

你有可能会因为你的猜想使得孩子不敢真的告诉你他实际上是怎么想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说一个孩子把一堆卡片弄乱了,扔在你桌子上,跟你说你把它收拾好吧。然后当你想到这个行为的时候,他会有很多的原因解释是什么导致这个行为。

可能想到他家教不好,所以这个孩子的行为不太礼貌,比较粗鲁。

可能是他可能平时家里总是让他去收拾这些东西,或者家里有小弟弟妹妹所以他非常不爽,他就想让你体验一下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可能他在尝试看,在你的办公室到底他能够有多自由能够有多不负责任

有可能他的手指精细运动不太好,所以他真的是不太能把这些卡片收拾好。

也有可能他之前可能和家长发生了口角,然后屈服了,他正在尝试通过命令你来重新得到一些控制感

 

其实你没有办法不猜,但无论你的猜想是什么,也不要让猜想影响你找到真正的原因。

尽量多用绘画、小人、角色扮演和手偶

这能够使孩子和它的问题行为之间有一定的距离。

就像猫从镜子边上走到镜子前面。当年龄比较小的猫从镜子前面走过的时候它会被自己的镜像的影像给吓坏了。那是因为它和它的影像太近了,所以吓了一跳。

如果说猫从很远的一个地方向着一个镜子走过去,它会看到那个形象,它有可能会认为这不是自己,但是他至少不会有惊吓的过程。其实这种刚才说的这些和小朋友使的这些操作工具,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当他和他的问题之间距离很远的时候就会使他觉得更安全去说这个问题。而当他和他的问题距离很近的时候,会使得说这些问题就很困难。

所以大家也可以用这种画画的方式,连环画的方式,帮助孩子去同一时间只关注当时这一块儿发生了什么。

如果说你需要孩子整个给你讲一个学校别人打架的经过,对于年龄比较小的孩子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要求他们能够在头脑中同时处理有时间顺序的事儿,同时还要有情绪、动作具体发生了什么。这个会很难。

但是当你把它画在纸上,以连环画的形式呈现的时候,你能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Q&A 问答环节|

 

1. 咨询师有什么推荐的咨询室玩具?

首先我建议办公室里有可以捏、可以转、可以揪、抻的这种玩具。

比如说你捏来捏去,揪来揪去,这种弹性、韧性的球,这样的东西比较好。

或者一个网子,里边有很小的玻璃弹球在里边。他可以捏着网子挤来挤去。

孩子有时会揪手指,家长说你怎么老揪,坐好了。

这个时候你需要告诉他,说我这儿一盒玩具,你可以挑这盒里的任何一个玩具,然后你可以在手里捏着。这样你也不用去纠正家长,你可以把他的一个在家长看来一个不合适的,但实际是很合适的,是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一个手上动作,转换为一种家长能够接受的行为。孩子能有一个出口去缓解焦虑

还有一些玩具,比如说像陪乐多,这种创造性的玩具,还有一些积木块儿,是跟表达感情有关系的。比如说有一些玩具,不管是这种桌游也好,或者说简单的卡片游戏,里边会问一些比如说家庭类的问题。当你觉得孩子和家长比较难开口的时候,你可以玩这个游戏,大家抽卡,轮流回答。

最好不要有电动的玩具,不要有规则很明显的,只能有一种玩法的玩具。那么有一些这种桌游,有这种明确规则的玩具,可以有一个到两个。

如果孩子年龄比较小,你需要看,他在玩游戏的时候,对游戏规则有没有概念,包括一些游戏,他输了之后,能不能容忍这个情绪。

我建议,办公室里大家最好有运气型的游戏,也就是说你不需要动大脑,不需要有技巧,完全凭运气来决定谁赢谁输。

最好不要有对策略性思维要求很高的这种游戏。有时候孩子来玩儿的时候,他会说他想试一个游戏,但是这个游戏对他来说好像很难,反而会使得他进入一种不好的情绪状态。然后你还得花时间再让他的情绪调整到合适的位置,才能接下来去做你需要他做的事情。这就有点事倍功半了。

大家还可以参考游戏治疗,最好也能够有一些帮助孩子发泄愤怒情绪的玩具。比如说有一些枕头,或者说一些可以扔可以打击的东西。当然也还是要注意安全。

这样的话孩子有的时候在不能够有效的以一种安静的方式去利用玩具的时候,至少他又有一个这样的出口。

 

2. 孩子不想上学的这个问题

如果孩子经常在父母面前提不想上学,或者经常采取行动在家不去学校,父母非常着急带孩子来咨询。孩子也可能会有压力,心里的求助愿望就来了,但有点被动。咨询师可以做些什么呢?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在咨询最开始,不要把去上学列为一个目标。

不去上学肯定会和上学相关的一个因素或者之前一些历史因素,导致他对学校产生了焦虑的情绪。很有可能是不是父母给孩子有压力?或者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对自己是不是有压力?

如果你能够把注意力放在到底是什么使得孩子有了这样的情绪,并且让孩子觉得你能够尝试理解和接纳他,会比较有帮助。

我们干预这个具体行为的时候,需要让孩子尝试从克服一件让他觉得有一点点焦虑的事情开始,然后慢慢到让他克服很焦虑的事情,比如说去上学。

如果一开始你就把去上学作为最后的治疗目标,就相当于你要求孩子简单谈谈心结在哪,然后让他迈一个大台阶,赶快去上学,这个就不太现实。至少在我的经历中,这样的做法不太有效果。

 

3. 孩子和父母是否需要分开做咨询

首先就是说有一些问题孩子是需要孩子和父母放开做咨询的。

比如说我的经验里比如说虐待、比如说性侵、或者说这种比较严重的身体伤害事件,最好和父母分开做。父母有时候会有愤怒,或者说有罪责感等情绪。

父母如果跟孩子一起咨询的过程中,父母经历了比较强的负面情绪,但是父母不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平复下来,这个事情会使得孩子对咨询本身产生很大的焦虑。

为什么孩子有时候在家里和父母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孩子自己本身也焦虑,看见父母焦虑了,父母也没有办法停下来,孩子更觉得这个事儿停不下来。于是就觉得更焦虑,所以这就解不开了。

但是当她到咨询室的时候,他开始肯定也焦虑,周围的大人也焦虑。但是如果你作为一个咨询师,你给他一个不一样的反应,你能够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使得他无论焦虑成什么样,你都不焦虑,至少表面你不焦虑。这样的话你可以让他能够慢慢平静下来去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和父母最好是分开做咨询的。

有一些问题是跟家长有关系的。比如,你跟孩子聊的过程中,你意识到家长说话不一致。比如说告诉孩子说你这儿犯错误了,但是实际上又不给惩罚。有的时候可能犯错误了之后又给惩罚,搞得孩子很莫名其妙。

那这样的事情需要去和家长谈,有时候需要把家长带进来,然后说这个问题是怎么样的,然后我们了解一下家长是怎么想的。然后我们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孩子其实最后结束咨询的时候是要回到家庭的,他需要有能力和父母一起解决问题,而不是说他每次问题都来我找你谈。

如果你作为传话人去和他父母谈,让他父母行为改变,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你其实就是在教这个孩子,你没有办法和父母直接沟通,你唯一能够改变父母的方式就是找一个咨询师去替你沟通。那么这个信息是一个不太好的信息。

所以只要在孩子情绪容忍范围之内,家长的反应认为我有能力去调节他到一个合适的程度,只要在这两点满足的情况下,我都会尽量让孩子和父母在咨询室内一起交流,这样孩子和父母保证在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在家能一起交流。
 

4. 咨询师是否给建议?

问题1: 一个来访者是17岁,2岁父母离异,和爸爸生活,但是沟通有限,咨询前和生母也被建立联系,问咨询师可不可以建议和来访者生母建立联系。

当你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需要先想一想:

第一,孩子有没有能力,去和别人建立有意义的联系。

第二,可能的解决方案,比如说和生母建立联系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然后在去返过来思考,根据这个来访者的过去的经历和各种情况,你能不能能够通过这个手段达到你想要达到的目的。

在回答这问题前,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了解,孩子在两岁离异之前,谁是它的重要养育者,这个重要养育者和孩子之间的养育方式是什么?判断一下它的依恋关系,大概是什么情况。

那么接下来我需要了解,2岁到17岁之间,父母离异之后,他是不是一直和爸爸一起住。那么爸爸和他的沟通方式是什么,继母和他的沟通方式是什么。那么在有继母和没有继母之前,妈妈不再的时候,谁是他的重要养育者。这个重要养育者和他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是什么样的。这告诉我在他生命的早期他有没有经历告诉他,什么是一个安全、舒适的关系,以及他和别人的互动方式是什么。

如果他有这个能力,那么接下来我需要判断他有没有意愿去和生母联系。或者他自己的事情是怎么想的,那么在结合这些问题,再去讨论,是不是该建立联系。如果他没有能力,判断完这些信息,你觉得他能力很有限,他不是很知道什么是个安全,比较舒适的这样一个关系,那么你需要先让他有能力去体验这样一个关系。

如果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个,他会不知道怎样去建立。那么有可能即使他和生母建立了联系,这个联系和他和爸爸,和继母的联系不会有太大差异。

所以我建议这个咨询师朋友能够对他前面经历再有更多的一些信息的收集和分析,然后再去判断这个建立是不是能够达到你希望达到的目的以及你希望的这个目的来访者是不是希望。

问题2: 再见孩子和父母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个惯常设置

比如说是否先见父母,还有多少次咨询后见父母这样的问题。

通常第一次来的时候,来访者和监护人必须都来。因为第一次有一些文件需要监护人去签。那么我会先和来访者和监护人一起,会说前面提到的这些问题,以及从双方那儿收集一些信息,他们希望通过咨询解决什么问题。

第二次,我会根据我们现在已知的敏感信息的多少决定是否单独见父母。有时候,我会只见父母。因为可能孩子会有比较明显的创伤历史,或者父母会有很多的情绪,就是父母可能在第一次说什么的时候会眼泪往往的。之后,你能单独和父母有一定的空间去处理父母的情绪,并且收集你需要收集的信息。

假如说孩子和父母在第一次咨询中表现还可以,你没有明显感觉到孩子可能有一些什么事情不希望和父母一起说,那么在第一次结束快到头的时候,我会要求孩子单独谈10分钟到15分钟。

有时候会和孩子玩儿,有时候会跟他说,下一次做信息收集的时候,我会先清他父母进来,完成父母需要完成的部分,然后父母会出去,然后接着会很他完成,他需要完成的部分。

因为像他是不是现在有性生活这样的问题,对于青少年来说,不太好在父母面前去交流,所以有一些问题你是需要把父母和孩子分开的。

假如收集完信息,这些问题都解决了,那么你根据他们来访的咨询目的判断你不需要和父母一起工作。

比如说最主要是孩子的问题,或者说看起来。其实没有任何一个问题是只是孩子的问题。那么你可能跟孩子,就会和父母说,比如说你那次在见孩子之前,可能会花个5到10分钟,跟父母了解一下这个情况,然后把父母请出去,然后整个时间还是要和孩子一起的。

如果说需要把父母和孩子一起叫进来工作的话,通常在上一个咨询结束之后,我会告诉他们,那么下一次我希望和他们双方一起做一个家庭咨询。

我们会做一些沟通的小游戏。这样的话让家长和孩子也会有一些心里准备。如果说父母自己有很明显的自己的问题导致了他和孩子的问题:

比如说有一个母亲她过去有创伤历史,所以每次当它的孩子强烈的表达一个什么事的时候,比如说我不想让姥姥送我来,妈妈就会把这个理解为一种你不尊重我,然后你在跟我顶嘴,你今天不能玩儿游戏机,就会过度惩罚孩子。

如果当你观察到这个现象几次,你知道妈妈的一些历史,你知道这和妈妈过去的经历有关系。但是你在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你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话,那你需要单独可能请妈妈来谈一次,帮助妈妈认识到她的这种反映模式实际上和妈妈自己没有解决的问题有关系。

但是这种情况下我会建议妈妈自己单独找一个咨询老师,通常我是不会接妈妈做个体咨询的。我还是希望假如说孩子是主要的来访对象的话,我会把孩子作为一个咨询中最重要的部分。

家长的部分我需要去帮助家长找到他们解决问题的渠道,使得他们能够更好的去帮助自己的孩子,但是这部分工作可能会推出去,让他在去找一个他个人的咨询师去解决他个人的这些方面的问题。

当然如果有些家长,他的问题不是很严重,就是还没有到需要单独咨询才能解决的问题的,那么有的时候我可能会单独见这个家长1到2次,那么希望能够通过1到2次能够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从而使得他能够以另外的方式去应对他孩子比较坚定的表达个人意愿的这个情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