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微课堂041|柴欣:脆弱也是一种力量,如何正确认识自己的脆弱情绪?

课程大纲:
一、心灵的完整性和弹性是个体心理健康的指征

二、完整性和弹性的丧失导致个体产生心理困扰或者关系问题

三、逃离、抗拒脆弱的原因:社会文化因素以及个体心理因素

四、举例分享逃离、抗拒脆弱会给个体心理以及重要关系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

    各位伙伴大家好,我是简单心理平台的咨询师柴欣。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大家来聊一聊关于脆弱这个话题。之所以会选定这样的一个题目,是因为在平时的临床工作当中,我会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听别人讲故事的人,我觉得比起主流文化和媒体所宣扬的那些正能量、那些比较振奋人心的故事。实际上听到的很多故事,会让我了解到许多人性共有所共有的一些痛苦,也见证了人们为了摆脱痛苦所不断付出的努力。
    事实上,当人们长期陷于痛苦的时候,你不能说他们没有为之付出努力,或者没有为他们自己的痛苦而负责。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许多努力要么是无效的,要么反而进一步加深了他们的痛苦,于是人们就仿佛感到置身于无尽的苦海当中,看不到解脱的希望。我想这与我们的文化建构,对于这个脆弱的否认和回避是有一定关联,所以我们真的需要补一堂关于如何面对脆弱的课。

一、心灵的完整性和弹性是个体心理健康的指征
    首先,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人有七种基本的情绪,除了快乐之外,另外的六种分别是愤怒、悲伤、恐惧、惊讶、轻蔑和厌恶。大家不必把这些情绪都记住,但是至少大家可以感知到除了第一种快乐,剩下的后面六种情绪,在我们的文化视角或者个人对情绪的体验之下,都认为它是面向负面和消极,那么,既然在基本情绪当中有这么多是偏负面和偏消极的,如何应对和处理这些,我们感知到让人觉得脆弱的情绪和体验,就对我们的心理健康以及生活的品质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我认为人的情绪其实是流动,并且是富有弹性的。所谓生有时,死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这就表示我们的情绪提示在不同的状态间是会有所流动,有所切换。相信我们每个人,在我们生命的过程当中,都曾经体验过那种春风得意,一切尽在掌握,仿佛天下我有的这种酣畅淋漓的满足感和控制感,但同时我们也会在生命的某个角落不期而遇那些诸如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或者因焦虑、恐惧而迷失方向,丧失动力甚至是感到失去希望的情景。

二、完整性和弹性的丧失导致个体产生心理困扰或者关系问题
    在一个不太过受到外力影响的情况下,人的情绪像河水一般,它流动有高峰,也有低谷,而人的心灵有正是在这种各种状态间自由的流动和转换,从而保持了我们心灵的完整和弹性,可是如果我们试图打破这种自然的流动,一昧的强调或者是追求积极、正向、坚强,而试图逃避和拒绝接受那些也是真实存在的脆弱的时候,就会导致我们的个体很容易失去弹性,而愈发变得偏执。
    这个偏执往往会表现为,我们只能僵化的使用一些有限的理解与应对方式。比如有的人他在遇到一些生活中的困难或者挑战的时候,他会习惯性把自己顶上去,觉得我必须要解决问题,我不可以回避问题,我也不能指望别人,我觉得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也会认为我这么做是对的。而有些人则会表现为,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试图绕过这个问题。我们要讨论的并不是这些应对策略和方式对与错的问题,而是当有且仅有一种或者少数的几种面对困难的方式的时候,在生活的大多数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些策略是有效的,或者说代价是不这么大,我们能够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生活当中遇到的一些困难。

三、逃离、抗拒脆弱的原因:社会文化因素以及个体心理因素  
    好像有一些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些没有办法解决或者是暂时没有办法解决,抑或是一些暂时没有办法跳过,无法不去直视的问题的时,这给我们带来一些挑战就是:现有的方式面对现在的困难,它是无效的。当这个无效发生的时候,我们如果没有弹性很偏执地用有限的方式,我们就没有办法灵活地去解决复杂的现实所带来的挑战,从而引发我们一系列个体的心里问题或者是关系维度上的问题。
    对于这一点,我认为我们的文化是负有一定责任的。比如,我们的文化常常会给我们带入到两个误区,其中一个就是对事情的认识容易是非黑即白,没有一个过度也没有一个缓冲。而第二个误区就是,认为脆弱这样的感受是不受欢迎,并且是没有意义和价值。个体体验或者去表达这些脆弱,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的糟糕。
先说说第一点,非黑即白。
    实际上人的心理包括我们的情绪状态,它是一个连续流动的状态,而我们的文化有时候会把这个连续流动的叫做连续体,会把它割裂,然后将两极彼此对立起来,这个时候你觉得这不在是一个状态的连续发展阶段,而变成了它们是彼此毫不关联,甚至是相互矛盾的东西,从而这种非黑即白的建构方式给我们的心理包括生活,创造出了很多问题。
    举一个例子,大家常常都会遇到自信与自卑的问题。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自信和自卑并不是截然不同、相互矛盾的东西,它本身其实就是个体对他自身的能力以及现实当中遇到一个挑战,胜任力的一种主观的体验。生活有很多的方面和领域,这个体验在某一个领域来讲,就是我是有能力的还是能力不足的,我是有足够的胜任力还是胜任力不足,它本身是一个可以连续和发展变化。
    比如,当我们去做一些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情的时候,这可能会有很多的挑战和不确定,这个时候我们对于自己的能力是否是足够的,对于我们是否能够胜任这个,其实心里面是会有一些焦虑和不安,实际这些情绪也都是很正常。但是如果在一个割裂的状态下,我们就不会觉得一个人他可以是这个样子。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常常顺从于社会标准认为的自信和自卑,在这个维度上我们很容易将某人理解为一个自信的人,那这个人就不会有自我怀疑,就应该永远地自信下去。这让我想到一些来访者,他们在咨询当中,谈到未来在生活或者是在工作中时,将要去面对一个直接并没有遇到的挑战的时候,他们常常会给自己一个非常大的压力,他们很担心自己的表现不够好,让别人失望。
    当我们问他们你第一次做这个事情,你认为你应该做到一个什么样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说,我认为自己第一次做这个事情,就应该做得非常好,就应该做得像是一个很熟练很有经验的人,这有这样才能代表我是有能力的。实际上这样的想法本身我们就能感觉到,他是有一点点过于僵化,所以有时候我会给他们举一个例子,就是尧舜这都是我们中国古时候的传说一些名君代表,好像他们对于治国非常的有自己的看法和经验,但是尧在前面拉,舜在后面推,却不能让一头牛往前走,反而是一个牧童坐在牛背上,用小鞭子轻轻地一扬,就可以让牛指哪走哪,所以这个例子会让我们觉得,我们不能用一个单纯的例子来证明尧和舜他们是没有能力,而牧童就是有能力。
    所以再回到我们文化的割裂当中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对自我的状态,我们对自我的体验,其实原本是可以在一个流动的状态下。我有时候觉得在某些领域,在某些时候,我感觉到我自己是可以有能力,是胜任的。而在另外一些时候,我可能对自己的感觉是不同,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的自我是灵活,自我也是稳定,我们只是感觉自我在不同的状态下会有不同的感觉。可是一旦这样的状态被割裂的时候,我们的自我也会深深地受限制,我们的自我被定义,被标签化了,变成如果我是自信的,我就应该永远自信下去,我不能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自我怀疑。
    文化不仅仅把我们这样的连续的心理状态割裂,并且对立起来,同时它对我们的影响是它标定了什么样的人才能够获得幸福和快乐的人生。比如回到自信和自卑维度,好像文化就会告诉我们自信的人他是积极的,他是乐观的,他会受到周围人的喜爱,而如果你是不自信的人,那么很抱歉,仿佛幸福的大门就已经对你关闭了。所以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社会文化不过就是他人的看法,我可以让自己不在乎他人的看法,可是就算我们可以让自己不在乎他人的看法,我们仍然需要在乎我们认为重要的人是不是对我们喜爱。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社会文化有时候会绑架我们。它会规定什么样的人才是值得被爱的,而如果你不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你就是不值得被爱,这会让我们感觉到被这样一种价值观念所捆绑胁迫,于是我们因为害怕失去爱,我们不得不按照文化提倡的东西去追求。
    其实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非常多其他的领域上,诸如性格的内向外向,好像我们的文化也会认为性格外向的人,好像更积极,更乐观,更有领导力,能容易被大家喜欢。如果你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好像就代表了你能力不足,甚至好像你内心比较的阴暗,这样的你是没有人喜欢的。这样对立的方式也会让我感觉到有些状态才是好的,才是通往幸福的,而另外的一些状态如果你不改变的话,好像你这一生都会注定痛苦。
    而另外一个例子我感觉到在临床当中会更多地表现为依赖和独立,我们的文化也是把依赖和独立给对立起来,这就会让我们越的一个依赖性很重的人,就会不独立的;而一个独立的人,他是不需要别人的。实际上这种对立的方式完全割裂了我们内心两种同时存在,而且同时重要的需求。事实上现在的心理学已经不再认为依赖和独立是相互矛盾的东西,反而会觉得我们越是能够安全的去依恋一个人,我们才能够更好的独立。
    相反,如果我们过分强调独立,过分强调自我满足和自我丈量。大家注意,是过分强调,而忽略和否认我们作为人对他人正常的情感依恋的话,那么我们只能发展出一种心理学上称之为“假性独立”,或者是一种“强迫性独立”的问题,它其实并不利于我们真的获得独立,以及获得与他人深刻的情感连接。但是你会发现,实际上在我们社会上这样的观念,关于依赖和独立是对立的,这种观念还是很流行的。
    大家可以回忆以下如果很多人,比如说和自己的朋友谈自己在亲密关系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时候,这里面我并不去区分性别,我觉得男性和女性都会有,很多时候我们的朋友会有我们这样的反馈,你这么痛苦都是因为你太依赖对方了,你不够独立。甚至有时候我们看一些媒体上的情感专家,甚至是有的心理咨询师好像有这样回复我们,好像让我们觉得问题就是出在我的依赖性上,问题就是出在我不够独立上,好像问题就是出在我没有办法真正获得一种独立。
    我们再来看看第二种误解,就是脆弱是一种不受欢迎,并且没有价值的东西,体验和表达脆弱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这种说法大家也一定并不陌生,而且事实上这种说法还蛮有市场。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说法并不是非常有道理。
    不管是积极正面的情绪还是所谓的消极负面的情绪,如果我们把只是把它看作情绪,那么情绪其实是由能量组成。正如同现实的世界中能量是守恒一样,在心理世界里面,我们情绪的能量也是守恒的,这就意味着我们情绪的能量不会凭空的产生,也不会凭空的消失,只有我们去体验了并且把这个情绪表达了,情绪的能量释放了,那么情绪本身就会过去,就不会残留在心里面,从而给我们造成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
    这里有一个例子,据说上帝会让一个特别喜欢打高尔夫球的人,打出了一击非常漂亮的球,打完之后他才发现上帝给他创造了没有任何一个观众的环境,没有人来分享他此刻的快乐和满足。所以大家会发现,即便是快乐我们也需要让自己体验到,并且和我们在乎的人去分享,这个情绪的能量才能够释放,这件事情才会过去。但是我们的文化却没有教会我们用同样的方式去面对痛苦,反而是告诉我们,痛苦不会因为你体验表达了而淡化而过去,反而给我们带来一个误解,痛苦就像是一个没完没了的黑洞,你越是去体验它,它就越是会没完没了,越是会被放大而周围的人也会厌烦和讨厌我们这样的做法。
    所以,在这个误解的背后,其实真正给我们带来情绪痛苦的并不是负面情绪本身或者至少不是单纯由负面情绪本身带来的,而是因为我们感觉到痛苦的情绪。不论在我们个体心中,还是在关系的维度上都是无法自由的体验和表达,当这些情绪无法被自由体验和表达的时候,它才会瘀积在我们的心里,这些能量无法被释放,让我们觉得它总是过不去。

四、举例分享逃离、抗拒脆弱会给个体心理以及重要关系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
    在这里我要强调一下,我谈脆弱并不是为了否认积极、正向对人的意义,也不是想到鼓吹只有痛苦方才是真实。我认为有效的应对策略,包括生活适度的掌控和胜任感,对未来的希望感,适度地对挫折的耐受性,都是个体心理稳定和成熟所不可或缺的重要指征。但同时我们的文化对于脆弱过于忽视和贬低,正是这种态度,实际上阻碍了我们真的通往幸福和快乐的人生。
    如何去理解阻碍的体现?我会把它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当我们拒绝和试图抗拒脆弱的时候,会给我们的个体心理层面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而另一个是在关系层面。前面我们已经提到当个体抗拒脆弱的时候,会逐渐使我们的心灵失去弹性,陷入到一种思维的窄视,当我们发现僵化地使用一些无效的方式,无法应对复杂的现实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办法灵活的发生一些调整,直至我们被现实挫败,被撞得头破血流。
    用这个时代比较常见的抑郁做例子,不管是有人曾经被确诊过使抑郁症,还是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我们的心灵自愈了。一种典型的抑郁状态会让我们感觉没有兴趣,没有动力,对未来感到绝望。这个时代,好像一谈到抑郁症,都会觉得这个东西非常可怕,但实际上这里面真正的痛苦有多少是抑郁本身带来的?而又有多少是我们抑郁的看法和态度所带来的?
在这里我们不妨做一个想象。如果我们把自己想象成动物,最好是一种大型的动物。我们也会因为诸如争夺地盘,争夺食物或者争夺伴侣而受伤,那时候当我们受伤以后,会很自然的想要的找到一个安全的、封闭的、不被打扰的地方躲起来修整。
    在这个例子里我们就会发现,其实抑郁典型的症状就是让我们能够降低消耗,使我们可以获得更加充分的休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它虽然是有抑郁的,但实际上它也是我们心灵自发的一种自我保护和自我关照。
    当我们想象自己是一个动物的时候,我们这么做会有多痛苦呢,也许有一点点痛苦。但我们不像人一样会担心:我这样是不是不行?会担心如果我不立即好起来,我的生活是不是就完了?我整个人是不是就垮了?周围的人会不会对我失望透顶?我会不会辜负他们对我的期待?我们不会有诸有此类附加的痛苦。所以从这个例子可见,真正让我们痛苦的并不是抑郁本身,而是我们对抑郁的态度——觉得这是我们的失败,我们如果不尽快好起来,好像我们将注定成为一个失败者,我们被生活淘汰,我们也会失去我们在乎的人对我们的爱。
    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想要尽快摆脱这个状态。可是当我们违反情绪的发展和变化的规律,当我们不能在通过意志来操纵自己赶快好起来的时候,正是这样的状态使得我们反而在抑郁的状态当中更难恢复起来。因为我们过于焦虑。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发现抑郁的状态也好,或者是我们常常听到的失恋状态也好,这里面总是存在一个悖论,如果你真的想尽快地好起来,最好的办法是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
    有时候来访者来找我和抑郁有关的个案的时候,我常常会给他们举一个例子,我会认为他们常常将自己视作一台机器,这台机器长期都被邀请高速的运作,不能拥有休息。他们的机器开始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高速运转之后开始慢慢的效率降低了。
    这是他们缺乏灵活性的表现,他们没有办法允许自己停下来,没有办法允许自己获得休息和修整,反而他们要用自己的意志力试图去对抗我们心灵这种自发的保护。
    而更加不幸的是,可能在这个短期来看,他们的意志力仿佛还是有一些效果,就算没能够让他们重新回到一个高效的状态下,但他们好像一直在耗着,哪怕是没有太多效率运转的情况下,他们也仍然通过意志力让自己坚持。结果就是他们不断地被消耗,没有任何的补充。最终,他们再也没有办法用意志力来推动自己,他们明明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需要做的事情,可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是没有行动力,反而被加倍责怪的时候才会前来寻求帮助。
    但这个时候,他们仍然对自己的问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就仿佛是这台机器,因为长期的运转,它的仪表盘各种仪表都已经显示的是一个不正常的状态。他们把自己这台机器搬来和我说:我的仪表盘坏了,请你把我的仪表盘修好。实际他们并不知道,问题不是他们的仪表盘,不是他们抑郁状态本身,或者是那种脆弱无力的感受本身,而是他们对自我僵化的认识。
    来谈第二点,当我们去对抗脆弱的时候,关系层面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行为?这里面我也试图将其为分两点:第一点,当我们对抗和否认我们的脆弱的时候,我们会增加关系的冲突。而第二点是我们会降低关系的亲密。如何来理解这一点呢?我们自我所否认的那些脆弱,不会凭空消失,而是很容易被我们下意识的放置在离我们最近的我们最亲近的人身上,比如父母,比如小孩或者是我们的伴侣。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过去,在你的伴侣对你的许多指责或者挑剔当中,好像多少也觉得是自己的缺点。比如,在临床当中,其实有一些人假设我们从小就会感觉到被嫌弃,不被周围的人喜欢,并且我们害怕自己被嫌弃,终于有一天会导致我们被抛弃,其实这就是我们内心的脆弱。当我们不愿意去体验它的时候,很容易在关系当中会发展成一种模式——我们会把眼光放在别人身上,我们会很容易转而去挑剔和职责对方,仿佛在用这样的方式化被动为主动,高高的并不是我而是你,当你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的时候,你才不会抛弃我。
    同样,当一个无法面对自己内心脆弱无力的父亲,生活有很多不如意,压得他直不起腰。这个时候当他回家的时候,可能会把他的脆弱各无力全部投射在孩子的身上,他会对这个孩子有诸多的不满,可能会指责,甚至是怒吼,吓坏这个孩子。当这个孩子被吓坏的时候,他很容易哭,会自然的表达出脆弱。可是这个父亲却不允许这个孩子哭,他会一边骂,甚至一边打这个孩子,却不允许孩子哭,要让孩子表现出坚强。实际上他是不允许孩子表现出他自己没有办法接受的脆弱和无助。
    再比如,一个在家庭排行当中,本身发展并不够好的父母,可能在和兄弟姐妹的竞争当中处于劣势,而得不到来自于家人或者是父母的关爱。他可能会表现为对孩子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是非常非常优秀。他可能会从小就对孩子的教育付出很多,但遗憾的是,他们所认为的自己对于孩子的这些关爱,从孩子的角度来讲,实际上都是一些伤害。就像当孩子是一台汽油机的时候,这个父母不断地在给孩子添加柴油,这个孩子因为感觉到父母对自己的爱才是无法拒绝,所以他只能照单全收,可是让一个汽油机去用柴油,它实际上在这个运转的过程当中,它不断在损耗自己,也不断地让自己感到受伤。而这一切的原因可能仅仅是因为父母没有办法让面对他自己内心对于我不够好的这样脆弱的痛苦。
    所以大家可以从我前面三个很简单的例子里看到,亲密关系,因为太近,所以也是非常容易造成伤害的地方。如果我们不能够处理好自身的议题,往往会下意识的来使用那些身边最亲近而本应该我们最疼爱的人来处理我们自己的心理问题。而当我们又无法处理自己的脆弱的时候,我们只有可能发展不出一个爱他人的能力,所以无论我们的出发点是什么,经过我们给最亲近的人造成的往往都是伤痛,而且是一种很难言说的伤痛。
    最后谈到,当个体来抗拒内心脆弱的时候对关系的影响,为什么会降低关系的亲密度呢?其实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关系的亲密感。并不是两个人在一起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满足带来的,同时也不是因为我们在关系当中所表现出的多么的优秀换来的,关系的亲密实际上取决于在多大程度上我们能在伴侣面前自由的表露出我们内心的脆弱,这也是一种勇气和力量。在关系当中,我们往往会发现有一类人,他们会下意识的试图回避亲密,不愿意在关系当中触碰和表露,往往会说:我认为这些东西说了也没有用、没有人会愿意听、他们可能会不耐烦,或者就算听了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是帮不了我。所以他们认为把关系以外的东西,比如糟糕的心情或者是一种无力感或者是一种痛苦、沮丧等带到关系里,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好像我在给别人添麻烦和增加负担。所以在他们的观念里,一个好的关系,不能去谈让人不开心的东西:我不想因此而增加你的负担,甚至是伤害你。
    他们的初衷也许是好的,可是他们所做的这些很容易在伴侣那里引发一种非常不被需要的感觉,当伴侣感受到自己是不被需要是不被在乎的时候,当他想靠近另一个人,而另一个人是拒绝他的时候,这又会引发伴侣内心的这种脆弱的感觉。她会感觉到自己也是不够好,是不被欢迎,她的渴望在伴侣那里经常是被拒绝的。
    所以大家在这样的例子当中就会发现:当一方试图回避脆弱而影响了关系的亲密,让关系变得更加的疏离,而另一方会同样在这种被拒绝的感受里体验到他自己的脆弱。可是如果另一方也没有办法把她的脆弱表达出来的时候,她可能会发展出来的模式就是追问,而当她追问对方,甚至指责对方,对方也更加逃跑的时候,这个追问的人也会陷入到深深地恐惧当中——就是害怕自己终将会被抛弃。那个时候这个伴侣的内在感受往往是虽然我表面上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但其实没有人了解我内心会是一只受伤的兔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