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每个人都这么做,所以我觉得我也该这么做”|被淹没的自我

你会和一群人一起在医院的候诊室里,

毫无原因却不停的站起来又坐下吗?


记住你的答案,看完这篇文章,

我想再问你一遍。

--简单心理J室长


文|Milo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正文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个视频。



现在我想再问你一遍。

如果你也处于视频里的情境中,

你会和那群人一起在医院的候诊室里,

不停的站起来又坐下吗?

你的答案相比于一开始有所动摇吗?

其实J室长一开始被问的时候,也觉得我不会做这么荒谬的事情,但看完视频之后我设身处地的想了想,除非我完全闭上眼睛,否则一定会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感觉自己在对抗整个团体,最后我也会跟着他们一起不停的坐下又站起来……借着这个视频,我们就来聊聊这股难以抗拒的力量吧。

是什么使我们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情?


视频中所说的从众(Conformity),指的是个体在真实的或想象的团体压力下改变行为或信念的倾向。当视频里这个女孩看到其他人听到嘀声之后,全部都站起来的时候,她也跟着站了起来,甚至当人都走光以后,她还照旧这么做。


她一开始当然没有想要站起来,谁好好的在排队看诊的时候要像二傻子一样一直站起来又坐下呢。但就算女孩周围的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要求她一定要怎样,可她还是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候诊室小团体的压力,从而表现出了顺从团体的行为。事后采访的时候她说:

“每个人都这么做,所以我觉得我也该这么做。”




《乌合之众》的作者古斯塔夫·勒庞认为,在群体中,每一种情感和行为都极具感染性。


所以视频里不仅女孩自己后来遵循着这个莫名其妙的规则,还教导了后来的人和她一样站起来,但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听到嘀声站起来”好像成为了候诊室里的社会规范。就算视频最后那个“想要做自己”的男性,也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几次,最后还是屈服于群体规范,站了起来。


这其实和传播学里所说的「沉默的螺旋」很像。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讨论和表达支持,这类观点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

而如果一个人感觉到他的意见是少数的,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因为害怕被多数的一方报复或孤立。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了优势一方的声音越来越高,另一方意见渐渐消失的沉默的螺旋。




谈到从众的原因,我们可以从「沉默的螺旋」的假设基础说起,它假设:


人都有一种害怕被孤立的恐惧。

害怕被孤立是从众的一个重要原因,人作为一种群体动物具有群体规范和群体压力,一旦你打破了大多数人共享并认同的规范,就必然会受到惩罚,这种惩罚可以是杀鸡儆猴,也可以是冷暴力。

就算没有受到惩罚,但你想象一下,如果身处在视频里女孩所处的情境中。周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只有你还坐着,那种同辈压力也可能大到使你屈服。与害怕被孤立相对的,从众是因为我们会不自觉的寻求别人或群体的认同,很多人一到群体中,就会丧失自己的判断能力,以群体的判断取代自己的判断,甚至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再引用一句女孩的原话:

“当我决定跟大家做一样的事之后,

我觉得自在多了。”


而我们选择从众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


在不确定的情境中,

降低思考/获取答案的成本。


人们时常希望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问题,毕竟思考也是个费心费力的事情,当我们遇到不确定的情境时,比如在像视频中,在候诊室遇到一群反复站起来又坐下的、看起来很反常的人们,此时,与其要承担着压力去探究行为背后的原因,还不如就加入他们。从众是人们认为最不会犯错的问题解决办法,就算我所依从的“众”错了,那也有大众和我一起承担错误的后果。

其实我们潜意识认同“多数即是正确”,举时装的例子可能最恰当,所有人现在都说Oversized、袖子几乎长过膝盖的上衣最时髦,当时我隐约觉得有点蠢,但“流行”本身就是不确定性很高,且由多数决定的,所以与其反对这种Oversized潮流,被人说成过时和不懂,还不如顺从大众的观点,至少这是人们已经认可的答案,我只需要直接拿过来用就行了。


你为什么无法保持独立的判断?


个体因素:


  1. 自我意识:内在自我意识强的人做事往往按照自己的方式,不太会去从众;而公众自我意识强的个体往往以他人的要求和期望作为自己的行为标准,从众的可能性较大。

  2. 自我评价:自我评价高的个体对自己有更充足的自信,更相信自身的判断和选择,不容易发生从众行为;而自我评价低的个体则更倾向于相信社会准绳,容易发生从众行为。

  3. 依赖性:个体的依赖性越高,对团体归属感的需求越大,越需要被团体认同,从众行为也就越容易发生。而个体独立性强的个体则不太会选择从众。


群体因素:

  1. 一致性:群体成员一致性越高,人们对群体的归属感越高,从众行为越容易发生。

  2. 凝聚力:群体凝聚力越大,对个体吸引力越强,从众行为越容易发生。如美国大学兄弟会或姐妹会,类似团体的凝聚力极强,当几个老成员开始欺负想要加入该团体的学生时,其它成员很容易也参与到霸凌行为中。

  3. 规模:随着群体人数的扩大,从众行为发生几率越高,但人数有一个极限,通常群体规模越接近3-4人,从众行为越容易发生,超过这个范围后,人输的增加并不必然导致从众行为的增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不常处于意见的少数派,而经常处于意见的多数派。可能你就是迫使别人从众的群体中的一员。多数群体有时不想深究别人持不同意见背后的原因,只想让他们回归所谓的“正轨”。有一个让人很熟悉的疑问句你也许用过:


“为什么人家都xxx,就你xxx?”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里面讲一个女孩对坚果过敏,但女孩的亲戚们却觉得“什么过敏啊,你就挑食,为什么人家都能吃坚果,就你不能吃?”,然后有一个亲戚将坚果磨碎放到女孩的菜里,自以为可以治疗这个女孩的“挑食”,让她和大家一样。结果可能你们都能预料,女孩严重过敏,送到医院抢救。


所以不论我们身处意见的多数方还是少数方,都应该对从众保持警惕,因为我们不仅可能是被迫从众的那一个,也可能是迫使别人从众的人。






留言告诉我

你上一次被迫从众的经历是什么?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高自尊的人不容易从众喔~

来测测你的自尊水平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