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文章
TA的问答
访谈
Q: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并没有一个标志性的时刻做出了选择,毕业以后选择成为心理咨询师一方面是因为喜欢这个当初所选择的专业,另一方面是想努力把兴趣变成一种职业。而之后陪伴越来越多的来访者,见证他们内在真实的自我,让我体验到能够在人性深处与他人相遇是一种喜悦。
Q: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没系统学过心理咨询理论的人去做咨询,基本就和街道大妈一样。刚刚学会心理咨询理论的人去做咨询,连街道大妈都不如。
Q: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关注来访者说了什么,更关注来访者什么时候说和怎么来说;关注来访者的感受是什么,更关注来访者带给我的感受是什么;关注来访者在现实中建构的关系,更关注来访者和我在咨询中建构的关系。
Q: 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每当我和来访者在治疗结束前回顾整个过程的时候,我常常感到治疗最艰难的时刻往往是来访者决定来看咨询师之前。很多来访者告诉我决定来见咨询师之前她们有多少顾虑:担心谈话治疗能否解决自己的问题、担心不被咨询师理解、担心暴露自己的脆弱被咨询师攻击和贬低、担心咨询师不能保密、担心自己没办法向一个陌生人敞开内心、担心自己太依赖咨询师而被操纵控制或者被厌恶和抛弃等等。我了解对很多人来说承认需要他人的帮助,尤其是心理层面的帮助是多么的挑战自己。所以我力图在咨询中营建一个安全的氛围让来访者感到被看到、理解、支持和陪伴,当你面对现实困境产生绝望和无助的时候,心理咨询也许是一次重要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