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文章
TA的问答
访谈
Q: 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发现自己、重建未来,这些从来都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情,我始终觉得所有人都是值得被深刻的理解的;所有生命都值得被全身心的珍视的。我愿陪你直面痛苦,只因我们有资格让自己活的更好。
Q: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当我开始感觉我肚子里的小生命开始活动的时候,我就在思考未来我将要给我的孩子创造着怎样的成长环境?在养育中去不断的学习,在学习中去观察我的孩子,从观察中去反思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的提出假设并且在与孩子共同经验的生命中去内化所学,我发现原来一切都是源于一个母亲爱的本能,与理论、知识、经验无关。后来,我发现这样一份工作,可以用生命去感染生命,并且可以在同在中共同成长,这过程实在是太美妙了,从此我便对这份职业心驰神往
Q: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在中间学派项目的学习过程中,Lesley老师是一位温尼科特资深的研究学者,在回答同学们的提问时,老师都是十分专注于每一个学生,让我更加折服的是:当她面对自己还没有去证实的研究成果时,她会直接说:对不起,这个问题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我惊讶于她竟然可以勇敢的去承认自己的未知。我思考与来访工作的过程中也许更真实的呈现和反馈,我的存在才是活的、真实的、没有距离的,也许真的不用做的很完美,这便是“足够好”的意义所在吧
Q: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关注现状背后的形成、内部动力和对方的此时此地的感受,以对方关注的问题为焦点方向,贴合对方的需要,降低焦虑情绪,构建可工作空间,通过此时此地的感受去分析移情与反移情,剥离和区分情感的归属,在活现中让对方去看见真实的平行发生,在安全的工作空间内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去诠释、言语,从而达到促进对方反思、思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