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文章
访谈
Q: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07年取得咨询师证后,并没有马上投入临床工作,认为自己历练还不够,只有当自己修为到足以承载,才能真正做到为来访者负责,为自己负责。接着一直保持着理论学习和接受精神分析了解自己,这个过程经历了很多生活的挫折,磨练着自己。有4年的时间,我从恩师面前消失,他当年引领我进入了精神分析领域,而我在自己的生活面前选择了悄然的撤退,直到历尽千帆,鼓足勇气重新走到恩师面前,当他知晓了那些片段后,他温暖的对我微笑,并对我伸出了手掌,微笑的看着我,对我说:“欢迎回来!”,就在那一刻,我的感激和坚定的泪水充满了眼眶,就是这份温暖的支持和鼓励,让我决定成为一个和他一样优秀的治疗师和分析师,将我感受到的这份人性的温暖抱持和理解接纳传递下去,带给我的来访者,疗愈那些受伤的心灵。
Q: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不能害怕诋毁和攻击,因为这些证明了你还有价值。坚强的应对是一种人格的成长,只有自己不断的成长才能更广阔,个体的成长是没有上限的。做一个温暖坚定、有力量、足够承载的好客体,才能更好的包容来访者。我很坦白的向来访者呈现出我的真实,我不是已经不需要再进步的完美个体,我也是一个不完美的人,在你们成长的同时,我也在成长,感激生命的宽度和真诚平等的关系。
Q: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理解和跟随,倾听和接纳。精神分析不应该作为工具。技术固然重要,构建平等的关系、为来访者提供自主的空间和温暖的抱持也很重要。一切分析都应该自然的发生,在契机下由来访者领悟和发现远远好过于治疗师的过于提前的分析。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感受分析的力量,我们更得益于在平等信任的关系中,来访者感受到的自我成长带给他/她自己的力量感。成长的殊荣是你的,我只是一个辅助者。
Q: 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如果你决定好要走进一段长程的关系中,我可以陪伴你一起来探索,慢慢的坚定的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