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问答
访谈
Q: 哪一刻决定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 当自己在Peer Counseling(同辈咨询)的小组里,讲出自己的经历,没有被评价,没有被贴标签,而是被温暖地接纳、包容,“被看见”的时候。
Q: 从学习到从事咨询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讲个过去在美国做咨询时的个案吧:咨询开始的时候,弟弟跟在她身后一起走进了咨询室。她试图引导她患有严重自闭症的弟弟回到候诊室和母亲待在一起,但是失败了,弟弟不停摇晃办公室的门,摔得噼里啪啦。 我走向他,想要跟弟弟沟通,他伸出拳头打在我的肩头。我没有被人打过,但是我的感受是那一拳真的很疼很疼。他的眼神空空地看着我,对我的语言没有任何反应。 她看到这一幕一下子就发怒了,马上冲过来挡在我面前,拉起弟弟胳膊往外拽,说: You hurt Ms. May! (你打到了我的咨询师了!) 她回到办公室后跟我道歉,说:I am sorry for being angry. I don't want him to hurt you. My brother didn't know what he was doing.(对不起,我刚刚很生气。我不希望他伤害到你。我弟弟其实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 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13岁女孩,和单亲妈妈,11岁患有自闭症的弟弟住在一起。 三年前被诊断出有PDD(广泛发展障碍)和ADHD(多动症)。母亲觉得孩子不懂事,不能体谅她顾家的艰辛,时常违背母亲的意思不帮她做家务,在学校与人交往也不顺利。这件事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一直在想,这个单亲的妈妈是如此不容易,每天要照顾两个孩子,送他们上学,给他们做饭,教他们如何生活自理。她挡在我面前的那一幕和她后来告诉我的话,让我始终记得,孩子能体会和觉察,有关心人的能力,有很强的resiliency(心理弹性),能在咨询过程中感受到这种变化,是特别让咨询师感动的。 回国后慢慢接触到自闭症的家庭,也一直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因此发起了一些公益项目去科普自闭症的知识,倡导社会融合的概念。 这也是咨询的职业生涯带给我的,除开咨询师身份之外,我能为我关注的人群做的事情。
Q: 在咨询过程中的关注或思路是什么? 来访者与咨询师在咨询过程里的“此时此刻”
Q: 想对来访者说的“一句话”? 佩服你,也谢谢你,有勇气来到咨询里,让自己被看见。 在与咨询师的关系里,希望你能获得一场不同的体验。这个安全的关系,可能会是引领你获得内在自由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