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症状到人格,从幻想到现实 | 进入心理动力学咨询意味着什么

 一.问题/症状的困扰与自我探索 1. 进入咨询的初始动机: 很多来访者进入咨询室求助,基本都是因为正在经历着或长或短的心理痛苦,无论是情感上还是人际关系上。而且这种痛苦已经严重到自己无法独立缓解,生活中的人际支持也不能有效的帮到自己消除困境,所以需要专业人士的干预。 在这样的前提和背景下,进入咨询的来访者都会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和目的,就是尽可能全面彻底的消除自己的症状和痛苦,缓解乃至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这就像去医院看病,花费一定的金钱和时间请专业人员解除自己的病痛。而咨询师很大程度上也像医院里的大夫,以专业和权威的角色对病人进行治疗,力求药到病除,标本兼治;来访者在选择咨询师的时候也会因为各种信息和细节,相信咨询师有能力胜任,可以帮到自己。 2. 客观存在的外部困境与主观体验的内在感受: 在咨询的初始阶段,我们有这样的期待和想法很正常,这种迫切的动力和基本的信任也是咨询顺利展开的重要前提。当然,如果我们选择的是心理动力学流派的咨询,在初始访谈中,咨询师可能不仅会了解你的基本情况,遇到的困难与问题,还会进行一些基本的流派和工作方式的介绍。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了解和关注的焦点就不止停留在你的症状和产生痛苦的具体问题上,同时也会重点关注你自己的感受体验以及内在的想法上。这样我们就会把你描述的困难分成两个独立的部分:客观存在的症状困境和你自己的内在体验。这种最初的划分对于一个心理动力性的咨询十分重要,它意味着一个重大的转变和开始。 3. 解决问题还是面对自己,是个艰难的选择: 当一个人被一种强烈的持久的痛苦所折磨侵扰,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内心里,ta是没有足够的空间和资源去观察反思这种痛苦及过程的。那种痛苦和困境往往也是一种淹没性的体验,裹挟其中的人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被动的受着,忍着,用极其有限的方式作出不那么管用的应对,伴随其中的也有一些不断重复轮回的既定模式。最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一颗救命稻草,只要能快速的消除痛苦,略微的改善都可以努力尝试;而对这种痛苦本质进一步的观察与反思,了解其产生与触发的过程,则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时间。 动力性咨询的本质如同其名,“动力”指的是驱动一个人内在的情感思想以及外在言行的深层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既是意识的也是潜意识的,也有无意识的成分;它包含并影响着一个人最初的情感,思维,语言以及各种选择,在如何看待自己和他人,在每一个人际关系和具体情境中都持续的发挥作用;咨询不仅仅是要面对和处理来访者自身的症状与问题,也要回到其自身的深层动力,探索发现是什么样的原因和过程把一个人塑造成这样或那样,这种好奇和邀请也把咨询的焦点慢慢的从难以耐受的症状转向了来访者自身,它意味着你不仅仅要明白你的困难,也要尝试去明白你自己。 4. 来访者与咨询师的角色: 说到这,可能我们已经发现,在一个心理动力学取向的咨询中,来访者与咨询师的关系也就不像病人与医生那么简单了。虽然在初始阶段,咨询师会使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技术对来访者的状态进行评估,制定咨询目标,为咨询进行铺垫和准备,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咨询师已经对来访者的问题有了权威性的判断和解释,可以通过具体的建议来消除来访者的症状——虽然很多时候这些具体的建议是来访者渴望的,咨询需要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让动力得以充分呈现。 这个过程也像一个用时间构筑的安全的心理空间,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探索理解在空间里显现的各种内容,它们不仅包括最初谈到的各种痛苦,症状和困境,也包括来访者更多的生活状态和早年经历,以及各种梦。在来访者广阔深厚复杂的精神动力面前,咨询师不是一个权威和领路人,而是充满好奇的观察与跟随者,来访者才是这场心灵探索真正的主角,ta会以各种方式和动力告诉咨询师什么是重要的,以及ta自己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 外在现实与心理现实 1. 困境与应对——别人怎么了和我怎么了: 在咨询中,我们需要尝试从“事”的视角转换为“人”的视角,陷入痛苦情绪中的人正在经历强烈的负面情感体验,这种状态会使我们的注意力和认知范围变得狭窄,往往会把正在经历的事件和状态与自身完全等同起来——面对那些令我难受的事情和人,我的痛苦是必然的,即时的,别无选择的。 而只要我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外界的人和事情上,我们就没有一定的心理空间去观察体会我们自己,那些外界或者别人强加给自己的体验就无法以自身的视角得以审视。刚才提到的重大转变也在强调一种内省性的观察——一个独立于外在现实世界的心理现实世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首先活在自己的心理现实中,通过内在的心理现实去观察,理解,感受和诠释外在的世界,只有发现并承认这个内在现实的存在,我们才有可能不断探索接近一个人独一无二的心灵动力。 所以每当你在咨询中不断的谈及自己遇到了什么可怕或讨厌的人和事,处在什么样的困境中,一个不应忽视的部分也包括你自己在当时是如何理解和应对的,在你心里面同时发生了什么。 2. 幻想与现实——我以为的,我体验的和实际发生的: 脱胎于精神分析的心理动力学咨询也会承认潜意识和无意识的存在,所以这个不断深入和探索的过程不仅仅会在时间上回溯到你的早年经历,也会在意识层面深入到你的潜意识领域。那些有点神秘的,难以言说的精神动力既包括你和咨询师不知道的不知道,也包括一些不知道的知道。在心灵世界中,凡是无法意识到是自己一部分的东西,往往会投射给外界和别人;凡是难以感受到和说出口的动力,往往会通过行为表达出来。在无尽的潜意识动力的影响下,一个人的情感,思想,言语和行为往往很难完全的重合,冲突与矛盾,两难和妥协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了解自己的潜意识动力也是一个意识化的过程:不仅在头脑上,也在情感,记忆和丰富的体验上明白自己一直在追寻什么,一直在体验和重复着什么,那些最深刻的情感和记忆是如何产生并持续影响着我们的?在什么情境下会以症状的方式再现和表达?而我们自己又是如何理解和应对这些熟悉的情境的?那种应对的方式是否代价巨大,能否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这种意识化的过程既是从过去到现在,也是从幻想到现实,在时间和意识两个维度上拓展了一个人心理现实的边界。  三. 支持性的咨询与分析性的咨询  1. 咨询师作为容器和镜子的存在: 精神分析和动力性咨询听起来如此神秘,那来访者花钱来咨询究竟买到了什么呢?简而言之就是暂时租用了咨询师的一些心理功能——容器与镜映。容器的概念来自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的建构,它说的是当咨询师可以持续的去容纳,理解,消化并澄清来访者难以忍受的情绪和体验,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心理上的容器不断的将有毒有害的心理内容装下,并转换成无毒无害的内容释放出来,返还给来访者,把来访者自己心理不能处理消化的情感和思想转变成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内容。 譬如当来访者陷入令自己奔溃绝望的情绪体验中,咨询师在陪伴ta的同时,可以稳定的接纳并确认ta这种非常痛苦的感受,理解ta的内在和外在正在发生着什么,那是一种什么性质和强度的体验,以及来访者在这种体验中的位置和意义是什么,这种深度共情和理解本身就能传达给来访者一种被理解的感受和经验,帮助ta耐受和熟悉这种痛苦发生的过程,进而可以安抚自己。一些长期被负面情绪所困扰,以致发展出比较严重症状的来访者非常需要这种支持性的帮助,ta们需要更好更大的心理空间和消化能力才能从淹没性的痛苦中解放出来。 而对于那些基本上可以照顾好自己情绪的来访者,ta们已经具备一定的心理空间和反思能力,可以在咨询师的引导下主动的探索发掘自己,针对一些困扰自己的议题进行自由联想,与过去和现实的经验相连接。 咨询师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起到镜子的功能,不断的提供观察的视角,就像一面360度尽可能全面深入的镜子,照见来访者一言一行表面和内在的动力,应对外界和内在的方式,以及在咨询中互动的特别之处。这种被镜映的体验可以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不仅仅是自己身陷的困境,还有自己是如何陷入到这种困境之中的,这种方式和过程是如何发生的,与自己早年的生活经验有着何种联系。很多内在的动力都发生在潜意识层面,我们通常难以察觉和识别,只能遵循固有的模式不自知的行事。 咨询师可以从专业的角度帮助我们进行内在经验的深度连接,那些早已遗忘或被压抑的记忆和感受至今也在影响着我们的一言一行,咨询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将其意识化。 2. 咨询师功能的内化——体验性自我与观察性自我: 所有的咨询都有开始和结束的一天,无论这个租用咨询师心理功能的过程或长或短,在理想状态下,当来访者成长到可以独立照顾好自己的情绪,关系和生活时,咨询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这个时候咨询的收获不仅仅是外在的症状和困境的缓解,更表现在来访者已经内化生成了属于自己的心智功能,就像把一个咨询师永久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自由调用这种安抚理解自己的能力。这也是一种人格结构上的改变,发展出的心理能力可以表述为体验性的自我和观察性的自我,前者能够让自己自由开放的感受到各种情绪,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这些情感不再是具有威胁和淹没性的;后者可以帮助自己观察理解这些体验,明白其中的涵义,用一个相对客观的视角看到自己和他人互动中的特点和固有的模式,从而在感性和知性两个维度上更自由灵活的应对掌控生活。 我们甚至可以说,通过精神分析式的动力性咨询,来访者的人格结构首先得以改善,而症状的消除是其副产品。    四. 关系中的咨询——早年和当下人际关系在咨访互动中的活现  1. 移情与防御,在此时此地的关系中获得领悟: 前面提到的对咨询师的“租用”虽然有些物化的感觉,但实际上咨询最关键的部分还是来访者与咨询师共同发展出的咨访关系,在这段紧密而有点特殊的人际关系中,咨访双方对彼此的感觉以及互动的过程,直接影响到咨询的进展和目标的达成。 动力性的咨询并不是很多不了解的来访者所想象的上课或学习的过程,以为可以从咨询师那里学到一些方法和经验,一劳永逸的解决心理问题,而是需要自身的参与和投入,把早年以及生活中的爱恨情仇逐渐转移表现在咨访关系中,投注到咨询师身上。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发生,那些把过往与重要他人(通常是父母或养育者)之间强烈的情感和互动特点转移到咨询师身上的现象就叫做移情。这里转移的不仅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体验,同时也是一种角色和情境,通过特定的刺激和条件触发。 譬如一个童年经常被父母忽视拒绝和指责的来访者,很可能不由自主的感受到咨询师也开始在咨询中忽视和批评ta,尽管实际上咨询师并没有这种主观意愿和行动,但来访者内心的感受却十分真实。 所以在动力性咨询中的很多时刻,咨询师都会邀请来访者谈出对ta真实的感受,无论正面还是负面,因为这些发生在此时此地的情感背后,有着更深的潜意识和移情动力的渊源,如果来访者对自己的体验好奇,而不是坚定的认为理所当然,这种松动和空间就会以自由联想的方式开启通向心灵动力的大门,将那些与这种情感相关的记忆和材料浮出水面。 当我们把关注的焦点转向自身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很多应对痛苦感受的方式,我们之所以求助咨询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那些以往的方式不再奏效了,或者代价巨大。这些方式在精神分析理论体系中被称作防御机制,也就是我们不自觉的远离或屏蔽痛苦体验的心理机制。而对这些防御机制的观察与呈现,也需要在一个具有情绪张力的关系中得以完成。咨询师的镜映功能之一,就是指出来访者在用什么样的方式应对处理ta当下体验到的负面感觉,这个过程比讨论来访者在别的关系里如何操作要直接明确的多,因为只有当真实的感受和理解同时发生的时候,意识化的领悟才有可能。 所以,无论是对移情还是防御的理解诠释,此时此地的真实关系无可替代。动力性的咨询以人的视角在关系中工作,也是因为所有的心理创伤最初都发生在人际关系中,修复这种创伤也需要在人际关系中完成。从这个角度看,来访者花钱花时间,买到的也不只是一种心理功能的租用,更是一段特殊安全的人际关系。 2. 让过去的真正过去,迎接新的开始: 无论每一个咨询个案具体的目标是什么,精神分析动力性的咨询都会朝着让来访者获得自由的方向努力。这个自由不是外在环境和境遇的改变,而是自己内心活力和创造性的解放与拓展。 我们回溯过往,审视原生家庭和早年经历的影响,不是为了谴责和归罪,而是探索和发现有无理解和超越的可能,经由直面与哀悼,让过去的经验真正属于过去,当下的自己可以轻装上阵,重新出发。外在世界的拓展和自由肇始于内在世界的拓展和自由,摆脱了固着在潜意识的束缚才能够更好的活在当下。  

1905 阅读

如何重获对情绪的控制感

1981 观看

如何处理亲密关系中的矛盾与冲突?

如果你 “正在被亲密关系中的争吵、冷战困扰,总是与伴侣处在冲突中 “常在亲密关系中感到负面情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调节   “习惯于在亲密关系中“妥协和牺牲”,倍感无力和疲倦 “期待与伴侣一起,经营真正健康的亲密关系,提高彼此幸福感 你可以选择和ta一起,接受「伴侣咨询 」的帮助。  ☞ 「简单心理」小科普    什么是伴侣咨询? 不同于聚焦于个人情况的一对一「个体咨询 」,「伴侣咨询」更关注伴侣之间相互作用的问题,通常需要伴侣双方和咨询师一同参与。 伴侣咨询也可以称作婚姻咨询,大家对婚姻咨询可能会有一个误区,认为这是只有夫妻才能参与的一种心理咨询。但实际上,无论是伴侣咨询还是婚姻咨询,对来访者的婚姻状态、年龄或者性取向等都是没有限制的。伴侣双方可以通过伴侣咨询改善沟通,解决亲密关系中的矛盾(McGeorge, Carlson & Wetchler, 2015)。    可以和伴侣咨询师探索哪些问题? 失去信任 出轨、外遇 占有欲太强 缺乏沟通 经济问题 工作压力 性方面的问题 家庭矛盾 价值观分歧 孩子抚养、教育方面的分歧 生活变故 ……      伴侣咨询师会/不会做什么? 伴侣心理咨询师不会直接提供个人建议或者告诉你们是不是应该分开,而是作为一个中立的角色参与其中,为你们提供安全、保密、没有评判的环境去自由地谈论你们所关心的问题。咨询进行的过程中,你们也许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有可能发现分开才是最好的决定。 通过伴侣咨询,你们可能会和咨询师一起设定以下这些咨询目标:   理解外界因素(比如生活方式、家庭关系等)对亲密关系的影响 解开过去的心结 改善沟通质量 分析争吵的原因 协商解决矛盾 …… 总之,伴侣咨询可以帮助你们改善沟通的质量,从而促进关系的改变和问题的解决,也会为你们提供一个成长和更好地规划未来的机会 (Helmeke, Prouty & Bischof, 2015)。 References: Helmeke, K. B., Prouty, A. M., & Bischof, G. H. (2015). Couple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59-400. McGeorge, C. R., Carlson, T. S., & Wetchler, J. L. (2015). The history of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42. Williams, L., & Franklin, B. (2003). Communication training, marriage enrichment and premarital counseling.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37-368. ☞ 「咨询师们」怎么说 关于亲密关系和伴侣咨询,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也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在这些文章或视频中,你也许可以获得更多的了解。 婚姻中的爱与性 | 彭燕群 - 爱与性 两个人的冲突背后,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 王雪岩 - 与人共处:现在的关系过去的经历 吴宇平 - 伴侣咨询可以做什么?   ☞  寻找「伴侣咨询」 在简单心理上,有超过半数的咨询师可以提供伴侣咨询。 下面为你列举了几位擅长处理亲密关系问题,可以提供伴侣咨询的心理咨询师。 如果你愿意尝试,可以从浏览他们的介绍开始,去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咨询师。 如需预约咨询,可点击咨询师头像或下方按钮前往咨询师主页。      郑永锴  ·简单心理认证  ·香港大学婚姻及   家族治疗硕士  ·资深家庭治疗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方萌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Mississippi College     婚姻家庭咨询学硕士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郝卫红       ·简单心理认证  ·中国心理学会   注册助理心理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梁鸿儒  ·简单心理认证  ·香港大学婚姻   家庭治疗硕士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钟欧  ·简单心理认证  ·中国心理学会    注册心理师  ·英国诺丁汉大学      人际关系硕士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点此浏览更多咨询师  

37046 阅读

心理咨询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

很多来访者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希望咨询师通过一次或者几次咨询了解TA的问题和困难,给出建议或简单的指导。然而,心理咨询并不是干脆利落的“提出问题-分析问题-提出建议-解决问题”的过程,来访者之所以需要心理咨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建议并非在所有时候都能起作用。 笔者是动力学取向的心理咨询师,简单和大家谈谈,动力学取向的心理咨询(以下简称“心理咨询”)到底可以怎么样帮助来访者。 来访者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进入心理咨询,如焦虑、抑郁、强迫、失眠、恐惧,沉溺于赌博、游戏,在事业、感情、生活的路口难以选择。以精神分析的视角来看,这些需要通过心理咨询解决的困难,归根结底都是关系的问题。 关系的问题,最好可以在关系中修复。而心理咨询,正是在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建立安全、深入、持久的关系。     01 在咨询关系中,会发生什么呢? 刚进入咨询关系,绝大多数来访者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安、忐忑、疑惑、质疑。既然是建立长期和深入的关系,就和日常生活一样,眼缘和第一印象非常重要,“见光死”也并不少见。 有些来访者觉得,咨询师不能给TA想要的,或者这样的咨询方式不适合TA,可能在进行几次尝试后,陆续离开。当然,这就像“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一样,他们可以寻求其他流派心理咨询的帮助,或者尝试更多的方式。 然后,留下来的来访者,就会逐步和咨询师开始一场漫长的“厮杀”和“搏斗”。当然,“厮杀”和“搏斗”背后是有爱和链接的,这和谈恋爱类似,相爱相杀,甚至是相互“伤害”。 在咨询过程中,来访者会有各种各样的感受被激活,也有各种各样的情感指向咨询师:爱的,恨的,愤怒的,感激的,欣赏的,贬低的,温暖的,冷漠的,等等。当然,也有些来访者感受不到和咨询师之间情感的流动,可能觉得咨询师是一个树洞般的存在。   02 咨询中,为什么会讨论咨访关系? 如果你进入一段稳定的咨询关系,你会发现,咨询师会时不时提出讨论你们之间的关系,讨论你在咨询过程中体验到的种种感受和情感,有时甚至让你感觉烦不胜烦:“诶,又来了。” 问题来了,这到底有什么用?是咨询师在自作多情,没事找事吗? 咨访关系同样是一种关系,所以,来访者在其他关系中的模式和问题也会在这里呈现出来。同时,它的不同在于,咨询师会持续不断地这样“没事找事”。 举个例子: 一个人因没有办法建立稳定的恋爱关系而苦恼,每段恋爱维持不到三个月,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发生矛盾,以分手告终。(此案例为虚构,不涉及个案工作,特此声明) 如果TA进入一段咨询关系,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一开始,咨询进行得很顺利,TA会稳定地前来咨询,逐渐打开内心,进行自我探索,和咨询师也逐渐亲近;从某个时候开始,TA会逐渐发生变化,也许是对咨询师百般挑剔,也许是在会谈中很沉默或者滔滔不绝,也许是频繁请假、缺席、迟到,等等。这其实就像,恋爱维持一段时间后,就难以继续下去。 在生活中,可能伴侣感受到这些变化后,会发生矛盾,甚至是激烈的争吵,然后分手。(当然,不排除有少数很暖的伴侣。)然而,在咨询中,当咨询师感受到这样的变化后,会温和而不带有攻击性地指出来,与TA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在TA这些变化背后,有哪些糟糕的体验和感受,有哪些难以名状的担心和恐惧,又有哪些难以表达的期待和渴望,那这些又和什么更具体和细微的部分有关…… 在这样的讨论中,来访者可能会看到,TA如何地以及为什么害怕咨询关系进一步深入,这样,就可以帮助理解TA在恋爱关系中,为什么会遭遇类似的困难,也许,再次在亲密关系中有种种感受的时候,TA的应对方式就会有些不一样了。 当然,这个虚构的例子是非常简单和粗略的,想借此让大家看到心理咨询如何帮助来访者理解自己,进而在生活中有更多的选择。真实的咨询往往复杂太多太多,而且会有很多的疗效因子,也就是起作用的方式。  

2222 阅读

知道做不到怎么破?

5458 观看

“我已经准备好离开你了”| 如何理解结束治疗

    如何结束治疗(termination),对于每个心理咨询师来说,都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重要话题。对于精神分析师们来说,更是如此。本文将以精神分析/动力取向为例,与大家探讨结束治疗的点点滴滴。   Arlow(1986)曾这样形容到:“精神分析就是在与时间亲密而持续地工作中产生效果的。”Green(2000)也曾强调,精神分析中真正的客体就是(时间的)短暂性(temporality)。 时间、丧失和哀伤是贯穿于精神分析治疗全程的核心,每一位来访者和咨询师都应该学会面对它们,并接受他们终将结束治疗、继续各自人生的结果。正如LaPlanche(1998)所说的那样:“精神分析的目标就是让过去结束,让新生活就此开始。”   01  结束治疗  既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对于弗洛伊德和他的后继者们来说,结束治疗与精神分析的目标——即帮助来访者从压抑中提取无意识——是密不可分的。在他们看来,压抑中的“原初压抑”(primary repression),比如梦的核心部分,是很难被分析的(Knafo, 2017)。因此,即使是在治疗结束时,来访者也必须了解到自己是无法完全认识自己的。这也正是为什么Britton(2010)曾这样说:“在精神分析中,不存在‘终止治疗’,只存在精神分析师离开来访者的那个结束点。”   与其将结束治疗视为治疗过程的收尾阶段,不如说从治疗之初,我们就在处理结束治疗的问题。将治疗过程分割成不同的部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从整体上理解治疗(Knafo, 2017)。在与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我们可以一次次地练习“告别”:每一次咨询结束时那句“时间到了”;每一个因为时间关系而没有被完全分析的梦;对话中的每一次停顿;当咨询师告知来访者自己的休假计划时……这些时刻都在帮助咨询师和来访者对最终的结束治疗进行“彩排”。       那么,怎样结束治疗才是成功的呢?一次成功的结束,可以使来访者在超越对目前咨询关系的依赖的基础上,认知到治疗过程仍会继续(Knafo, 2017)。无论是心理动力学过程,还是关系的内化等等,这些话题仍然会继续存在于来访者的生命中,并持续对其产生影响。一些研究者(Bergmann, 1997; Craige, 2002; Ticho, 1967)认为,精神分析治疗可以帮助来访者从需要分析师引导,转变为拥有自我分析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分析师们需要准备好让自己变得不被需要、去理想化和退场(Orgel, 2000)。 02  如何结束? 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5个标准和4个任务   在《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Ursano, Sonnenberg, Lazar, & Cao, 2018)中曾针对如何判断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结束,以及如何操作结束治疗,提出了5个判断标准和4个任务,希望能够帮助咨询师更好地处理治疗的结束。   当咨询师观察到来访者有以下5个表现时,那么就可以开始考虑结束治疗的问题了:   体验到症状缓解 体验到症状异己 理解了自身性格特征的防御机制 能够理解和识别自身性格特征的移情反应 致力于持续使用自我探询(self-inquiry)作为解决内在冲突的方法   在此期间,咨询师和来访者还应该一起注意有没有新的素材或阻抗出现,以及来访者是否有能力持续使用自己已经学习到的东西。理想情况下,来访者会主动提出结束这一议题,咨询师在此时应该判断这是一种阻抗,还是治疗真的效果很好,并有充分的理由去结束治疗。最终,在双方都认可的基础上,治疗结束日期将被确定,治疗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结束阶段。     在结束阶段,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师和来访者将有4个主要的任务:    1. 回顾治疗  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将对治疗进行回顾,重新思考曾经困扰ta的冲突和问题,并且用已经学习到的视角来重新看待这些问题。这种回顾包括:来访者使用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与治疗师一起反思是什么把来访者带入治疗,以及在治疗过程中了解了哪些来访者的人格和发展经历等等。   在这种回顾中,来访者往往能体验到骄傲、力量和对治疗师的感激,这些都将更好地帮助来访者未来继续进行自我探询。    2. 体验和掌控分离及丧失  对来访者来说,ta需要体验分离及丧失,对这种情感进行识别并掌控它们;对咨询师来说,也需要体会并调整自己的分离和丧失情绪。此时咨询师应仔细关注反移情感受,避免因此而产生的判断失误。在任何个案中,移情成分都可能在治疗师和来访者处于自我关注的情形下被不小心忽视了。    3. 重新体验和再次掌控移情  在治疗结束时,来访者症状的复发、旧有的移情模式和与治疗师的互动方式的再次出现,都是很常见的(Gillman, 1982),如果观察到这些情况出现,咨询师不必过度紧张。   分离的体验会唤起新的,而且有时是非常重要的最后一些移情元素,这些元素与丧失有关,也与唤回希望有关,比如与童年时期移情人物相关的丧失体验和对重聚的希望。能否再次成功地掌控移情,将是来访者获得成长的关键。      4. 开始自我探询  在结束治疗的最后一步,来访者将学会接手治疗师的功能,在日后用自我探询来解决已经被很好认识和理解的内心冲突,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成为伴随来访者一生的自我探寻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需要对来访者仔细地进行指引和协助,并鼓励其独立自主的努力。此时,治疗师应对来访者解释移情在其中可能带来的阻抗,并帮助来访者学会识别这些情绪,从而更好地掌控它们。     03  案例:迷雾中的她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离开她了。”   Danielle Knafo(2017)曾在对结束治疗的研究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详细的案例,在此我们也将这个案例分享给大家,希望能更好地帮助你理解结束精神分析治疗的过程。     约翰是一位充满魅力的男性,但他的问题在于无法长期维持亲密关系。在第一次治疗中,约翰曾快速地从手提箱里拿掉了一幅由女友画的画,画中是一个被薄雾包裹着的女人。同时他还迅速解释道,他的女友总是说她被自己忽视了。   在这次治疗中,约翰还提到了他童年的经历:小的时候,他喜欢从门缝里偷窥妈妈。他的父亲在他童年时经常不在家,并很早就去世了。这些经历让约翰从小就坚信是自己杀死了父亲,并因此产生了持续的罪恶感和羞耻。俄狄浦斯情结成为了他童年,乃至成年时期挥之不去的阴影。     随着治疗的进行,治疗师了解到了更多关于约翰的故事,她也逐渐意识到,约翰对自己产生了移情,他心中母亲的形象与治疗师产生了重合。治疗师对来访者解释了移情和反移情现象后,约翰逐渐开始意识到母亲对自己的影响,并学习挣脱这种困境。   约翰开始用哀伤的情绪来重新感受失去父亲这件事,而不是感到羞耻或有罪恶感;之后他也慢慢理解了造成自己亲密关系问题背后的原因。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约翰的女友想要搬去加州生活,而他决定跟她一起走。这也意味着约翰和治疗师之间的关系即将结束。   在结束阶段,治疗师对约翰的两个梦进行了分析:在第一个梦里,约翰梦到治疗师在某个晚宴或典礼上获得了某种荣誉,但却表现得很低调,之后只剩他与治疗师两个人亲密地躺在一起拥抱交谈;在第二个梦里,约翰需要进行演讲,但却丢了讲稿,他语无伦次并且发挥很差。   在治疗师看来,这两个梦或许都包含着约翰对于治疗结束的情感反应:在第一个梦中,约翰认为咨询师的荣誉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或许正表现了他惊讶于治疗结束过程的平淡、缺乏轰轰烈烈;而第二个梦中,丢失了演讲稿的约翰,也许正是现实中对于结束治疗还没有做好准备的他自己。   在治疗师和约翰的共同努力下,双方一起思考和回顾了整个治疗过程。约翰和治疗师都提到了那幅“迷雾中的女人”的画,约翰用自己在治疗中学到的技术进行了反思,并说道:“你就代表了迷雾中的那个女人,”在长长的停顿后,他轻柔地说,“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离开她了。”     或许结束治疗本身,正如案例中的来访者约翰所说的那样:“我并不需要跟你道别。我会将从你那里学到的东西带在身边,陪我一起走。我只是需要跟这个地方告别,跟存在于这里的我和你告别。”   无论是精神分析师,还是来访者,都在治疗的过程中实现了成长。当治疗结束,来访者走出咨询室的那一刻,门外的ta和门内的你,都将带着宝贵的回忆,各自踏上全新的旅途。     References Knafo, D. (2017, January 12). Beginnings and Endings: Time and Termination in Psychoanalysis. Psychoanalytic Psycholog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http://dx.doi.org/10.1037/pap0000125 Ursano, R. J., Sonnenberg, S. M., Lazar, S. G., & Cao, X. (2018). Xin Li Dong Li Xue Xin Li Zhi Liao Jian Ming Zhi Nan. Beijing: Chine Light Industry Press  

1694 阅读

两个人的冲突背后,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有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打架,跑过来找我,两个人都是一肚子委屈,都感觉是对方伤害了自己。女孩子因为是我看着长大的,所以对她的脾气我很了解,男孩子我接触不多,一直感觉他是个脾气不错的人,不知他这次为什么会动手打了老婆。 问他们两个为什么打架,两人便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倒开了苦水:   女孩儿说:我累了一天回家来,想给他做点好吃的,让他帮帮忙,他就说他不愿意,每次都是这样,他在家什么都不干,我让他帮帮我他还跟我吵。 男孩儿忍不住插嘴:我什么时候不帮忙啦?你让我帮忙就好好说让我帮忙,一上来就说我什么都不干,天天我干多少活你都说我不干,谁愿意听你天天说这个啊! 看来,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远不是他们表面上说到的那么简单,这次打架,也是日积月累的结果。 对于女孩子的成长,我是了解的,她从小生活在父母的争吵中,从小就与父母的关系很疏离,尤其是与妈妈的关系,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后来她上大学离家,有很多年不与家人联系,她的妈妈对她也是不闻不问,当有邻居问起来,她就说全当没有这个女儿,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与女儿之间会有那么多的仇怨,只知道在她的眼里,女儿非常的糟糕,尽管邻居们并不那样认为。 因为不了解男孩子成长的环境,所以我问他在他的家庭里,有人会打架吗?这一问可不得了,说起他的成长史,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他成长于一个贫穷的山村,在那里的家庭文化中,男人作为重劳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上面还有几个哥哥,从小在地里劳动,只有他,父母想要改换门庭,于是从小就不让他下地,只要让他一门心思读书,其实他书读的并不好,所以哥哥们常因此笑话他。在这个拥有一堆男人,而只有母亲一个女人的家庭里,妈妈在家庭里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她要做所有家务,要照顾好所有的男人,所以她常年会累得直不起腰来,但是她不能改变什么,她唯一的武器就是抱怨。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他,一方面忍受着妈妈的抱怨,一方面忍受着哥哥们的奚落。父亲在家里有绝对的权力,只要他开口,别人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 男孩儿一边说着自己长大的那个家,一边好象明白了什么,说“所以,我受不了她唠叨我”。这让我知道,男孩儿有很好的反思能力。但是女孩儿就不一样了,她看到男孩儿语气上有些松动,于是在气势上又涨了一层,不断诉说着男孩儿的不好。男孩子几次气红了脸,想要争辩,但被我示意停下了,我能看出来,男孩儿的争辩不会有用的,因为女孩子似乎缺少一些去理解他的情感和他们之间关系的能力,她明显有激怒他的冲动,这远不是这个男孩子对付得了的,她应该寻找心理专家帮助。 这是一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争执,但却是他们两个人内部世界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无法简单的划分一个对与错,当他们感觉是对方伤害了自己时,在他们的感情世界里,那些感觉都是真实的,但是这场战争到底是如何点燃的呢?还需要我们一点点来理解。 女孩儿回到家,想做点好吃的,于是想让丈夫帮些忙,这个帮忙的需要就已经触动了丈夫的心理按钮:做家务是女人的事情,我是男人,如果去做家务,是羞耻的。 当女孩儿叫丈夫,但是丈夫没有回应时,就又触发了她的心理按钮:我是被忽略的,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爸爸妈妈只忙着他们的打架,妈妈一点都不喜欢我,所以她才不在乎我是不是需要帮忙。 于是女孩儿开始生气,开始唠叨丈夫,这再度触发了丈夫的心理按钮:所有人都嘲笑我,从来没有人尊重过我的感受! 丈夫开始愤怒,以至于动手,就像当年他所看到的父亲的样子。女孩子开始哭泣,一边哭一边更多的责骂丈夫,就像当年妈妈对她的态度。 如果,当然只是如果,如果他们两个人的成长经历不是那样的,那他们这场纷争的结果可能会完全不同。表面看起来是两个人的冲突,背后其实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在她们的婚姻中,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女孩儿大学毕业,有不错的工作,男孩儿只是临时工,收入远不如女孩儿稳定。这看起来是与通常的婚姻结构有些不同的,而这个不同的想源,恰是他们两个人成长过程中对于人际关系的感受。 男孩子成长在一个被妈妈充分照顾的家庭,对于他来讲,被女性照顾是他习惯的,所以,当他寻找到一个社会条件优于他的女性时,他就可以让自己一直享受着妈妈般的照顾,但是他又无法忍受妈妈的唠叨,而这,恰恰又是女孩子表达愤怒的方式。女孩子从小生活在被母亲的贬低之下,她内心对于关系充满了恐惧,所以,当她寻找恋人时,她下意识的寻找到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她差一些的人,这样,她就可以让自己摆脱被贬低的恐惧,同时,她自己也可以成为那个用贬低对方来控制对方的人,所以,她需要与一个不如她的的人生活在一起,但这个不如他的人又是让他无法信任和依赖的,于是就会激起她另一方面的焦虑,她就会丈夫产生各种不满,这些不满会带领她对丈夫有更多的贬低。当然,当她贬低丈夫的时候,丈夫就承担了他们关系里的所有不好,她就可以把自己无法接受的,原本属于自己的不好一股脑投射给丈夫,她自己就可以处在好的位置上,来扭转在与父母的关系中,自己一直处在的那个不好的位置上的痛苦体验。而丈夫在接受了这些投射之后,愤怒越积越多,终有一天会发生一次大爆发。   其实,并不仅是夫妻关系里是这样的交互过程,所有的关系中,人与人之间,都是这样交互影响、交互推动的,关系进展得好与坏,从来不是哪一方造成的,而是双方共同参与的结果。包括孩子的成长,既与父母的养育相关,也与孩子理解和感受世界的方式相关,而不是单纯归于父母养育得好,或不好。 当我们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我们内心存有各种各样的模版,这些模版来自我们的成长过程,来自与人打交道过程中的积累,这些积累中,最重要的是来自与父母、家人相处的经验。我们把这些经验,叫做内部客体关系。当我们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我们会迅速调动之前的这些模版做对比,我们会自动选择与这些模版相关的情绪、感受、行为方式、应对模式来对待眼前的这些人和事。而对方,也同样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有时候我们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以那么奇特的方式给我们回应,其实,他在回应的,不过是他内心所以为的那个人,与真实的我们,关系并不大。当我们了解了这些后,至少我们可以明白,在人际关系中:   没有必须由单方面负责的关系,关系一定是交互影响中产生的; 当我们不能在关系中去理解人与事时,往往就会陷进我们的“以为”中去,而这个以为,有时候是与真实脱节的; 每个人的关系模式背后都是一段历史,没有人能完全逃出历史的影响,但是我们可以更多的了解这些历史对我们的影响,并更好的管理自己的应对模式; 在人际关系中,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明白的,往往我们给出了什么就会收回什么,给出去的是宽容友好,收获的是温暖信任;给出去的伤害和怒火,收获的往往是争战和痛苦; 有时候,我们被骂时,不必太当真,因为那些骂的真正指向对象,其实与我们关系不大,我们不过是被借用了一下;当然,被夸赞也是如此。所以不必被外物所扰,第一要务,是搞明白自己是谁,少被别人牵着走; 健康的、爱的关系可以带来人格的成长。

9433 阅读

想了解心理咨询?我们推荐这7本书

文|黄宇文 简单心理咨询师 入门是什么?我会想到一间漂亮的房子。大家觉得漂亮,是外见漂亮。房子的内部如何,需要“入门”。入门有仪式、有“门槛”,想进去又不得其法。 但入门还有另一层含义。同样一间房,不同的人或进或出,看到的尽是不同面目。每一个眼光,又都是林林种种的“入门”。如同鲁迅提及《红楼梦》,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提炼一下我自己的联想,得出两点: 1、心理学入门不在于掌握多少心理学知识(结论),而在于掌握心理学看待和研究事物的角度与方法。 2、心理学作为一门交叉学科,实际上理论模型众多,不同的理论模型角度差别较大,而学习心理学的门槛在于学会承受理论间的冲突,多角度欣赏事物。 由此两点出发,我的建议如下: 1、建议所有想接触心理学的人先看看《怪诞心理学》。这本书不单有趣,在我看来它很好地展示了心理学的学习和研究体系。当你尝试去思考和跟随作者写书的过程,就会真正接近心理学者的思维:不可崇拜结论,应当注重过程;在接受结论之前,应当先了解清楚当初问题提出的动机、验证的手法、筹集到的证据、归纳分析的方式。 “一个无用结论的过程可能是有用的”,带着这样的思考方式,在我看来算是心理学的“入门 ”。(或曰大学入门) 2、之后,可以开始着手看你喜欢的领域了。喜欢研究个性的看人格心理学,喜欢研究儿童的看发展心理学,喜欢研究社会现象的看社会心理学,想要接触心理咨询的看变态心理学和心理咨询相关的专著.......这些书单要多长有多长,林林种种琳琅满目任君挑选。 这里仅提几个选书标准:1)除了心理学家写的小说和散文,不买没有注释和参考文献的心理学书籍;2)看心理学研究类的书前最好能接触下实验心理学和统计学,看心理咨询与治疗类的书最好挑富有案例的专著。 3、心态放正,多想想房子的比喻:一所房子可以在建筑学专家的眼里很美丽,而在室内设计师的眼里很恶俗。研究和描述同样一个事物,不同的心理学理论切入点不同,对其的评价和研究可以有非常复杂而不同的分类和结论。请不要灰心,因为这方是心理学的面目,亦是心理学迷人的所在。 小单小Tips: 这里讲的“心理学的入门”,还是不同于“心理咨询的入门”啦~如果你想了解心理学专业与心理咨询的关系,还可以看看下面这篇文章哦~ 学心理学专业≠学心理咨询 简里里推荐的书单 这里奉上简里里推荐的书单,如果你感兴趣,读起来哇~ 1.《心理学与生活》 这一本我是十五年前在广州天河的书店里买到的,一直到现在还站在我的书架上。它更像一本浅显易懂的入门教科书,如果你想要了解心理学是什么,从心理学研究方法到心理障碍,都从这一本开始啦。 2. 《发展心理学》   这是一本枯燥的书。 但是!高能预警!我觉得对于父母来讲,这一本好过其他任何的教育书籍。它讲了儿童成长的不同阶段中,生理、认知、情感和社会体验各方面的发展特征。 这样你就理解宝宝为什么在啃脚趾头,青春期的叛逆究竟有怎样的功能。你懂得一个人的普遍成长过程,当孩子的表现和你想象不一样的时候,你能够不那么焦虑地去爱Ta。 3. 《给心理咨询师的礼物》   我向所有人推荐这本书。书是独立的小短篇,写给心理治疗师的。它教你跳出心理咨询的框架,看见一个人的存在。 它讲了很多心理治疗中,治疗师应与来访者之间保有的态度和关系准则:比如“承认自己的错误”,“治疗性的行为,而非治疗性的话语”。即便你不是心理咨询师,你也可以在其中窥见自己的人际模式,以及真诚和勇敢的样子。 4. 《一日浮生:十个探问生命意义的故事》   这一本是今年春天看的,非常动人。欧文亚龙写他在80多岁时候接待的来访者。这些来访者都处在他们的暮年,他们回顾他们的生命、面对死亡、衰老、未尽的热情,究竟还有什么在困扰他们呢? 一个60岁的老人来见80岁的治疗师。讲她20多岁时候的爱情,未尽的愿望,使她燃烧冲动的欲望。这一切都让你觉得,生活尽管漫长,仍充满希望。她临走时候,问治疗师说,我遇到问题,还可以skype你吗? 治疗师说:当然。不过请记得尽早,我已经老了。 5.《精神分析治疗:实践指导》   我读精神分析文献的时候,我脑袋里轰轰隆隆碾压过去的声音要不是:“天啊他在说什么,他究竟在说什么,他是疯了嘛,他能不能说人话";要不就是:“天啊我看不懂,我为什么看不懂,我的智商哪去了,我不想活了”。 直到读到南希的书。 南希的书有一个系列,先推荐这一本。她不仅讲了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的原则和重要议题,更传递了一个治疗师的态度。如果你想要学习心理咨询,无论你最终选择哪个流派,我都推荐你读这本书。 八卦:这本书的译者几乎全在简单心理,我会到处乱说嘛。 6.《你是一切的答案》     最后乱入的这一本,是我写哒。 昨天编辑说书最近没怎么卖,可是房租又涨了。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91312 阅读

心理动力学咨询的“潜规则”

我们在开始一段咨询历程时,了解一下咨询师的咨询流派,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咨询流派的不同,意味着咨询时的框架、节奏、侧重点的不同,也标志着咨询师如何理解心理困扰、如何理解人性的不同。心理动力学流派的咨询,相比其他流派,在结构上看似“松散”、“随意”的背后,其实有自己坚持的原则和理念。 1.每次咨询(经过初始访谈之后的正式咨询阶段),由来访者来开始。 一般情况下,咨询的开场,咨询师是沉默的,等待来访者开始第一次的互动。要不要说话?说什么话?这些都由来访者或来访者的“潜意识”来决定。而来访者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是在告诉咨询师:此刻他在哪里——他的情绪在哪里、他的情感在哪里、他的问题在哪里,或者,你们的关系在哪里。 2.准时开始,准时结束。 固定的时长、固定的频率。设置的作用,一方面在于稳定,所提供的安全感;另一方面,在于咨访一方、或双方打破设置时,便有了一个可供观察和分析的点,去了解此时此刻,在打破设置的那一方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3.不把焦点对准症状。 动力学咨询师认为,症状,是不需要刻意去解决的。症状的产生,往往是因为潜意识中的冲突无法上升到意识层面被接纳、被处理,自我通过产生症状,来转移注意力,让自己感觉好受一点。 比如,一个强迫洗手的来访者,可能内在更深处的冲突是,无法获得自己人生的主导权。当把注意力完全转移到洗手上来的时候,内在的冲突看上去就不用面对了。不面对的冲突固着成了无法消除的症状。此时来访者意识到的部分是:症状,是所有痛苦之源。只要解决症状了,我就好了。内心的冲突无暇也无力去顾及。而这,恰恰是来访者被卡住的原因。 所以,动力学派的咨询师不会把太多的咨询时间花在谈论来访者洗手这个部分,也不把来访者不反复洗手当作主要目标,而是通过一次次咨询,越来越深入地去了解来访者的情绪情感,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去了解他真正冲突的点,帮助他修通。修通了内在的冲突,症状的消失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正如精神分析师卡巴尼斯所说:“哪里有冲突,哪里就有焦虑,哪里有焦虑,哪里就有防御。”纠结在来访者用来防御内心冲突的表面行为,未必能真正抵达来访者的内心,解决真正的问题。 4.不给建议、不布置家庭作业。 在人生这个问题上,心理咨询师并不比来访者更高明。更何况每个人的家庭境况、人生经历都不同,也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作业。咨询师无法替你作答,只能助你发现、找到、创造自己的答案。心理动力学流派的咨询师,注重在咨询中每时每刻的体验。 咨询师与来访者在咨询时间内专注、投入。这其中产生的动力,会让来访者在咨询时间外自然而然地有更多的感受、体会、领悟,来访者在生活中去消化它们,在梦境中体验、演化它们,随后再自然地把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部分带到咨询中来。这就是心理动力学咨询在做的——去探索、理解、修复阻滞,让人的内心自如地流动起来。家庭作业,又何须咨询师再额外布置? 5.重视童年经历、原生家庭的影响。 这是我们每个人来的地方。承认它,不代表被它固定。重视它、承认它,才能更好地从内心理解自己。理解了,才能真正对自己产生不一样的情感。这个情感,会推动我们去发展跟自己的关系,跟别人的关系。 每种流派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心理动力学咨询的魅力,你get到了吗?                                                                                                                              

1586 阅读

简里里:什么是健康的人格?

晚上好,我是简里里,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我今天回答一个私信问题:他问我说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心理完全健康的人? 什么是一个健康的人格呢? 书本上是这么说的:一个人拥有健康的人格,ta要有连贯的自我内在的感受和能够反映自体连贯性的行为模式。 这种自体的连贯感,是一个人能够获得自尊感愉悦感的基础,也是ta能够从和别人的关系,包括工作关系里面得到快乐感的心理基础。 换句话说呢,就是一个成年人ta对于自己是谁,ta怎么看待自己,ta怎么看待他人和看待世界,这个感受是确定的,是一致的。而不是今天我觉得所有人都仇恨我,明天觉得所有人都会喜欢我。 在内在稳定的一致的基础上,一个人才能稳定的成长,包括实现自我的价值和需求等等 在这个基础上,ta 和别人相处的时候,既能够保持ta自己的独立性,不轻易妥协,也能够理解和容纳别人。 他不会轻易的觉得自我被他人冒犯,也不会随意的去侵犯别人 祝你在生活中不断的有机会了解和发现自己, 希望在你的内心里面对自我的形象是有一个稳定的、连续的、清晰的样貌, 希望你在和他人的交往中经常能得到快乐。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3324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