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做不到怎么破?

2560 观看

在咨询中感受你的感受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20-22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二十-二十二章:在咨询中感受你的感受 在前几章中也有提到,咨询师要能够使用自己的感受作为咨询的材料。因为在咨询室中,咨询师感受到的来访者带来的情感,往往可能是生活中,来访者带给其他人的。 同时,也有人说,在咨询室里面,咨询师要有第三只眼。意思是,咨询师一方面能够体验咨询师在咨询中的情感和情绪是什么,另一方面能观察和思考两个人的关系在发生着什么。 欧文·亚隆在二十章提到,这也是治疗师自己要进行私人治疗的原因,因为治疗师需要在治疗中需要区分哪些感受来自来访者,而哪些则来自自身,从而能够更准确地给予来访者反馈。 在此基础上,欧文·亚隆继续讲到:咨询师使用什么语言,在什么时间节点反馈给来访者是非常重要的。“治疗师必须学会以一种关怀的和可接受的方式进行评论。”“通常,当涉及到的是深层次的情感时,最好等到情感的高潮退去,防御消失的时候开始分析。”(欧文·亚隆)

17417 参与

两个人的冲突背后,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 现在的关系,过去的经历

有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打架,跑过来找我,两个人都是一肚子委屈,都感觉是对方伤害了自己。女孩子因为是我看着长大的,所以对她的脾气我很了解,男孩子我接触不多,一直感觉他是个脾气不错的人,不知他这次为什么会动手打了老婆。 问他们两个为什么打架,两人便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倒开了苦水:   女孩儿说:我累了一天回家来,想给他做点好吃的,让他帮帮忙,他就说他不愿意,每次都是这样,他在家什么都不干,我让他帮帮我他还跟我吵。 男孩儿忍不住插嘴:我什么时候不帮忙啦?你让我帮忙就好好说让我帮忙,一上来就说我什么都不干,天天我干多少活你都说我不干,谁愿意听你天天说这个啊! 看来,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远不是他们表面上说到的那么简单,这次打架,也是日积月累的结果。 对于女孩子的成长,我是了解的,她从小生活在父母的争吵中,从小就与父母的关系很疏离,尤其是与妈妈的关系,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后来她上大学离家,有很多年不与家人联系,她的妈妈对她也是不闻不问,当有邻居问起来,她就说全当没有这个女儿,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与女儿之间会有那么多的仇怨,只知道在她的眼里,女儿非常的糟糕,尽管邻居们并不那样认为。 因为不了解男孩子成长的环境,所以我问他在他的家庭里,有人会打架吗?这一问可不得了,说起他的成长史,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他成长于一个贫穷的山村,在那里的家庭文化中,男人作为重劳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上面还有几个哥哥,从小在地里劳动,只有他,父母想要改换门庭,于是从小就不让他下地,只要让他一门心思读书,其实他书读的并不好,所以哥哥们常因此笑话他。在这个拥有一堆男人,而只有母亲一个女人的家庭里,妈妈在家庭里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她要做所有家务,要照顾好所有的男人,所以她常年会累得直不起腰来,但是她不能改变什么,她唯一的武器就是抱怨。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他,一方面忍受着妈妈的抱怨,一方面忍受着哥哥们的奚落。父亲在家里有绝对的权力,只要他开口,别人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 男孩儿一边说着自己长大的那个家,一边好象明白了什么,说“所以,我受不了她唠叨我”。这让我知道,男孩儿有很好的反思能力。但是女孩儿就不一样了,她看到男孩儿语气上有些松动,于是在气势上又涨了一层,不断诉说着男孩儿的不好。男孩子几次气红了脸,想要争辩,但被我示意停下了,我能看出来,男孩儿的争辩不会有用的,因为女孩子似乎缺少一些去理解他的情感和他们之间关系的能力,她明显有激怒他的冲动,这远不是这个男孩子对付得了的,她应该寻找心理专家帮助。 这是一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争执,但却是他们两个人内部世界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无法简单的划分一个对与错,当他们感觉是对方伤害了自己时,在他们的感情世界里,那些感觉都是真实的,但是这场战争到底是如何点燃的呢?还需要我们一点点来理解。 女孩儿回到家,想做点好吃的,于是想让丈夫帮些忙,这个帮忙的需要就已经触动了丈夫的心理按钮:做家务是女人的事情,我是男人,如果去做家务,是羞耻的。 当女孩儿叫丈夫,但是丈夫没有回应时,就又触发了她的心理按钮:我是被忽略的,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爸爸妈妈只忙着他们的打架,妈妈一点都不喜欢我,所以她才不在乎我是不是需要帮忙。 于是女孩儿开始生气,开始唠叨丈夫,这再度触发了丈夫的心理按钮:所有人都嘲笑我,从来没有人尊重过我的感受! 丈夫开始愤怒,以至于动手,就像当年他所看到的父亲的样子。女孩子开始哭泣,一边哭一边更多的责骂丈夫,就像当年妈妈对她的态度。 如果,当然只是如果,如果他们两个人的成长经历不是那样的,那他们这场纷争的结果可能会完全不同。表面看起来是两个人的冲突,背后其实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在她们的婚姻中,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女孩儿大学毕业,有不错的工作,男孩儿只是临时工,收入远不如女孩儿稳定。这看起来是与通常的婚姻结构有些不同的,而这个不同的想源,恰是他们两个人成长过程中对于人际关系的感受。 男孩子成长在一个被妈妈充分照顾的家庭,对于他来讲,被女性照顾是他习惯的,所以,当他寻找到一个社会条件优于他的女性时,他就可以让自己一直享受着妈妈般的照顾,但是他又无法忍受妈妈的唠叨,而这,恰恰又是女孩子表达愤怒的方式。女孩子从小生活在被母亲的贬低之下,她内心对于关系充满了恐惧,所以,当她寻找恋人时,她下意识的寻找到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她差一些的人,这样,她就可以让自己摆脱被贬低的恐惧,同时,她自己也可以成为那个用贬低对方来控制对方的人,所以,她需要与一个不如她的的人生活在一起,但这个不如他的人又是让他无法信任和依赖的,于是就会激起她另一方面的焦虑,她就会丈夫产生各种不满,这些不满会带领她对丈夫有更多的贬低。当然,当她贬低丈夫的时候,丈夫就承担了他们关系里的所有不好,她就可以把自己无法接受的,原本属于自己的不好一股脑投射给丈夫,她自己就可以处在好的位置上,来扭转在与父母的关系中,自己一直处在的那个不好的位置上的痛苦体验。而丈夫在接受了这些投射之后,愤怒越积越多,终有一天会发生一次大爆发。   其实,并不仅是夫妻关系里是这样的交互过程,所有的关系中,人与人之间,都是这样交互影响、交互推动的,关系进展得好与坏,从来不是哪一方造成的,而是双方共同参与的结果。包括孩子的成长,既与父母的养育相关,也与孩子理解和感受世界的方式相关,而不是单纯归于父母养育得好,或不好。 当我们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我们内心存有各种各样的模版,这些模版来自我们的成长过程,来自与人打交道过程中的积累,这些积累中,最重要的是来自与父母、家人相处的经验。我们把这些经验,叫做内部客体关系。当我们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我们会迅速调动之前的这些模版做对比,我们会自动选择与这些模版相关的情绪、感受、行为方式、应对模式来对待眼前的这些人和事。而对方,也同样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有时候我们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以那么奇特的方式给我们回应,其实,他在回应的,不过是他内心所以为的那个人,与真实的我们,关系并不大。当我们了解了这些后,至少我们可以明白,在人际关系中:   没有必须由单方面负责的关系,关系一定是交互影响中产生的; 当我们不能在关系中去理解人与事时,往往就会陷进我们的“以为”中去,而这个以为,有时候是与真实脱节的; 每个人的关系模式背后都是一段历史,没有人能完全逃出历史的影响,但是我们可以更多的了解这些历史对我们的影响,并更好的管理自己的应对模式; 在人际关系中,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明白的,往往我们给出了什么就会收回什么,给出去的是宽容友好,收获的是温暖信任;给出去的伤害和怒火,收获的往往是争战和痛苦; 有时候,我们被骂时,不必太当真,因为那些骂的真正指向对象,其实与我们关系不大,我们不过是被借用了一下;当然,被夸赞也是如此。所以不必被外物所扰,第一要务,是搞明白自己是谁,少被别人牵着走; 健康的、爱的关系可以带来人格的成长。

5930 阅读

此时此地 Here and Now I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14-16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十四-十六章:利用此时此地(here and now)I “‘此时此地’是最主要的治疗力量,也是治疗师(和病人)最好的伙伴。”(欧文·亚隆) 什么是此时此地?为什么要利用此时此地呢? 欧文·亚隆认为,咨询的情景多半是一个微缩的社会,来访者在社会中是怎么对待他人的,多半也会在咨询中呈现出来。亚隆在书里,简里里在播客中,分别分享了一些咨询中的小故事。 而对于咨询师来说,当来访者不断和你讨论别人、过去、未来或者咨询之外的东西,咨询师需要带回到现在你们俩的关系里,这样才能帮助来访者更好地去理解,他是如何理解这些现实情境的。

11781 参与

对复杂人性的敬畏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二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二章:避免直接下诊断(除非提供给保险公司) 为什么不要直接下诊断?这又跟保险公司有什么关系呢? “诊断可以作为一个自我实现的语言过程。治疗师把病人看作‘边缘型’或者是‘歇斯底里型’,并与他/她建立关系,可能会促进和推动病人表现出这些相应特质。”(欧文·亚隆) 在咨询师和来访者工作的时候,如果咨询师急于给一个诊断或者标签,就会失去很多空间去真正理解来访;以及来访者也失去了一定的空间,他如何来理解自己的空间。 实际上,在心理咨询师在做个案的时候,有一步叫做个案概念化。“个案概念化”是有不同维度的,并且是在一个连续谱上的。接触来访时间长短的不同,咨询师对来访的理解也会变化(同时来访本身也在发生变化)。因此,个案概念化不是粗暴的诊断。 至于为什么会提到保险公司呢?去音频里找答案吧~

9395 参与

移除成长的障碍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一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一章:移除成长的障碍 欧文·亚隆借着一个来访者的故事,阐述了心理治疗师“没有必要去做所有的事情,没有必要去灌输给来访成长的欲望或者自我实现个体所具有的种种特点”。 心理治疗师要做的,正是移除障碍。而成长本身则是由来访自身完成的。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在生活中遇到了困难,你觉得应该做一些事情但做不了时,其实往往是有一个看不见的障碍挡在那里。心理咨询的过程就是陪伴你、帮助你去发现并移除看不见的障碍的过程。 欧文·亚隆在告诉心理治疗师该做什么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来访者: 相信自身的力量。

13343 参与

此时此地 Here and Now II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17-19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十七-十九章:利用此时此地(here and now)II 欧文·亚隆在这几章中继续围绕着“此时此地”展开讨论。 如何在此时此地发现病人的重要问题? 当来访者跟治疗师讲述一件咨询之外的,或者过去的事情,治疗师要能够把它和当下他们两人的关系做个联结。这就有点像“连连看”的游戏,咨询师需要知道哪些材料在此时此地是有用的。 那接下来如何使用这些此时此地的观察呢? 简单来说,当治疗师看到了相似的东西,治疗师要把这个情形反馈给来访者,而不让来访者感觉到被批评、被指责,或者不重复他在生活中可能曾经经验过的东西。 所以,咨询也是通过这样的过程,给了人一个契机,去理解自己行为想法背后的原因,去看到其他的选择。

12538 参与

你遇到我的时候,我正在找你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三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三章:作为“旅途伙伴”的治疗师和病人 欧文·亚隆在本章中讲述了一个两位医治者如何互相治疗的故事,也许可以解答“咨询师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咨询师不会被来访者的困扰所影响吗”、“咨询师有了困扰怎么办”等等类似的问题。 每个人,包括咨询师,能够不被生活中的悲剧性的事情影响。 而心理咨询师更需要去了解、看清他/她在使用的防御,在遭遇的情绪的困扰,或者体会到丧失的感受,这样才能在来访者谈论到的时候,认出它,和来访一起去处理。

8513 参与

视频咨询靠谱吗?

去年,简单心理上发生的10万多人次的心理咨询中,视频咨询占达36%,越来越多的来访者通过视频咨询获得了专业心理帮助。 不过,相比较传统的面对面咨询,很多人对视频咨询还不了解,或者心存疑虑——视频咨询靠谱吗?  ☞ 「简单心理」官方回答   一、互联网+:新型心理服务形式的出现 我们不妨先对可以进行求助的渠道进行了解。 目前,我国专业的心理服务机构主要类型有(包含但不限于以下六类): 医院精神科、心理科;{隶属于精神卫生系统,从属于医疗机构中,对普通人群、心理行为问题人员及精神疾病患者包括其他科室躯体疾病共患精神疾病的患者,提供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和其他精神卫生服务等门诊、医疗服务。} 大、中、小学校心理机构; 公益性援助机构; 残联、妇联的NGO心理援助机构; 社会化心理服务机构; 互联网+心理服务平台。 利用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技术,消除信息不对等,更高效的对接心理服务求助者与专业心理人员,能提供心理咨询、心理援助、心理热线、心理课堂等多种服务,具有服务覆盖地区广、使用便捷等优势。 二、面对面咨询和视频咨询相对更能保证咨询质量 结合我国咨询现状,我们再来比较一下不同的咨询形式: (图片来源:《简单心理 x 北京大学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 2016心理健康调查报告》,详细数据和更多结果可以戳:2016心理健康认知度与心理咨询行业调查报告 - 简单心理) 从上图可以清晰的看到,面对面咨询和视频咨询是两种相对更靠谱的咨询方式。 三、面对面咨询和视频咨询各自具有优势 面对面咨询的优势: 视频咨询相较于面对面咨询,部分信息(如身体语言)的流失是不可避免的,这也可能导致一些误解的发生(Abbot, J., 2016)。这让咨访关系的建立有了一定的挑战,而这些挑战都对咨询师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于不太熟练电脑/手机操作的人,使用电子产品进行视频咨询也许会使得他们更加焦虑 (Rehn, A., 2011)。   视频咨询的优势: 对于想节约时间,路程以及体力等成本的来访者,视频咨询是一种快捷,方便的咨询方式。它同时适用于那些身处心理健康资源稀缺地区的人群(Villines, Z., 2014)。在我国心理咨询师地域分布差异较大的情况下,视频咨询可以极大程度的满足不同地域群众的心理服务需求,增加咨询师的可选择范围。 对于还没有准备好进行面对面咨询的来访者,视频咨询可能是一个更容易被接受的选项 (Rehn, A., 2011)。 视频咨询对于咨询环境的要求更加灵活,来访者可以选择在任何安全以及保密的环境下与咨询师进行视频咨询 (Rehn, A., 2011)。   视频咨询与面对面咨询方式不同,效果相同 有研究显示(Andersson, G.,Cuijpers, P., Caribring, P., Riper, H. & Hedman, E., 2014) 视频咨询和面对面咨询一样,同样可以改善焦虑,紧张和抑郁等心理问题。并且,来访者同样可以从视频咨询中获得满意的咨询关系。 视频咨询其实赋予了心理咨询更多可能,同时为那些还没有准备好面对面咨询的人们开辟了一条通往心理咨询的道路。只要是适合自身情况的选择,无论是视频还是面对面咨询都能够承载优秀的心理咨询服务。 最后小编想要告诉大家的是,选择到适合自己的咨询师,比咨询形式对咨询效果的影响更大喔。 References: Abbot, J. (2016, April 22). Is online therapy as good as talking face-to-face with a clinician? Retrieved from https://theconversation.com/is-online-therapy-as-good-as-talking-face-to-face-with-a-clinician-51492 Andersson, G.,Cuijpers, P., Caribring, P., Riper, H. & Hedman, E. (2014). Guided Internet-based vs. face-to-face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for psychiatric and somatic disor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World Psychiatry, 13(3), 288-95. Rehn, A. (2011, January 29). Online counselling vs face-to-face therapy: not better or wprse, just different. Retrieved from http://www.forwardtherapy.com/2011/01/online-counselling-vs-face-to-face-therapy-not-better-or-worse-just-different/ Villines, Z. (2014, October 10). Should Therapists Use Skype for Web-Based Therap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goodtherapy.org/blog/should-therapists-use-skype-for-web-based-therapy-1010147 ☞ 「咨询师们」怎么说 关于不同的咨询方式,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也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在这些视频中,你也许可以获得更多的了解。 刘伟 - 该选择视频咨询还是面对面咨询? 王挺 - 文字心理咨询行不行? ☞  寻找「视频咨询」 下面为你列举了几位海外及台湾地区的心理咨询师,如果你愿意尝试视频咨询,可以从浏览他们的介绍开始,去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咨询师。 如需预约咨询,可点击咨询师头像或下方按钮前往咨询师主页。       陈宇飞    ·美国马里兰州执照    心理咨询师、督导师  ·美国弗吉尼亚州   执照心理咨询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钱仁琳  ·简单心理认证  ·澳大利亚临床    催眠治疗师学会会员  ·台湾咨商心理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吴哲       ·简单心理认证  ·美国加州心理治疗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郑永锴  ·简单心理认证  ·香港大学婚姻及   家族治疗硕士  ·资深家庭治疗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张嘉祺  ·简单心理认证  ·台湾辅仁大学   学生辅导中心   义务心理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点此浏览更多咨询师

8890 阅读

“要不要去试试心理咨询?” | 如何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心理咨询

对一个新事物的接纳是需要教育传播和时间酝酿,心理咨询也不例外。 我想先讲一些题外话。 在我国,10多年前就开始发展对中小学的心理健康教育。 早期的心理健康教育是德育教育,亦或是囊括很多思想品德教育的内容,心理健康课程并没有统一的教材和大纲。 出现的问题就是: -人们依然不知道心理健康是什么; -人们对心理健康有很多的误解; -人们对心理咨询仍有偏见。 在近5年的时间中,开始有很多的学者开始参与编写心理健康教育的书籍,从小学到大学。 作为一些项目的参与者,我很清楚也很乐于看到心理学的普及及发展,在小学中就开始慢慢渗透心理健康的概念: -怎样的状态是健康的状态; -怎样的状态是亚健康; -有哪些及时有效的途径获得帮助; -心理咨询是怎样的助人过程。 也许在今后很多年的发展中,会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像关心自己身体健康一样的知道如何关心心理健康。 心理咨询、接受心理咨询的人,也能得到普遍的接纳。 回到正题。 “如何能够判断是否需要心理咨询”这个问题已有很多丰富的回答,我想添加一点新的想法。 这个问题好像是带着很多的犹豫与困惑的一个问题:不知道该选择还是不选择。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人类会在自己关注的问题上关注,而关注往往伴随着兴趣或者某种自身的需要。       “久病成良医”就是在讲述普通的人在遇到自身的问题时候会希望尽可能的了解多一点问题的原因和治疗方案,而在这个了解和关注的过程中,慢慢的就变得像自己的“医生”。       当一个人没有任何身体疾病的时候,不会对于医院、药品、保健品这些事情抱有关注;这也同样适用于心理健康。 假如有一天你发现: 你在思考关于“心理咨询”或者“是否需要心理咨询”时, 说明这件事情对你产生了影响,也说明你开始发现自己的心理健康有着某些值得关注的问题。 比如人际方面,比如情绪方面,又比如一些没有来由的空虚的感觉方面。 然而,从思考心理学、心理咨询,到真正选择开始做心理咨询,这往往会经历很长的阶段。 有的人,可能从初中甚至更早的时候就感受到一些“不对劲”,在学校和家庭有限的环境中了解非常局限的关于心理咨询的东西。 直到大学成年之后,有了更多的信息途径去确认去了解,有一天可能才会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我想找一位心理咨询师。 这不是上街买菜,这是一个很漫长、艰辛的决定过程。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人最终下这个决定? 这因人而异。 但以下这些可能对你有帮助。  一、 关于症状              -我的症状是否严重?       -是否已经严重到要做心理咨询?       -我如何知道我的症状严重性?看医生拿诊断?做自测量表? 人的内心世界是一个黑箱,我们要通过各种途径去了解黑箱内部是怎样的,我们有一些外部指标,症状就是一个指标。 这里的症状包括很多方面,例如: ①人的主观感受(你感到生活愉快?痛苦?难受?); ②情绪感受(正性情绪,负性情绪,情绪波动); ③人际环境舒适度等。 其中,任何一个方面的不适,都反应了内心世界出了一些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症状严重的时候才代表问题严重。很多重大疾病,并没有明显的外部症状(例如一些癌症)。 心理健康教育所要普及的重要观念之一:不要等到问题严重才关注问题。    二、 关于咨询需要付出金钱、时间、精力        -是否这些问题问同学、父母、老师就可以了?       -是不是忍忍就可以过去了?       -我能不能看书或者自助? 我们希望通过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获,这是很合情合理的需要。 在决定找一位咨询师之前,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去做任何觉得对自己有帮助的事情,无论是找父母、同学或者老师,还是选择看书或者忍一忍。 但是往往问题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你可能会遇到新的问题: -我不愿意和同学老师讲; -我不敢和父母开口说; -我感觉已经无法忍受; -书上的内容很有道理,我也很能理解,可是好像还是没有真的帮到我。 那些能够被自己解决的问题,一定不会成为你和咨询师想要去讨论的问题。      三、 关于咨询到底在做什么        -万一说不清楚自己的问题还怎么做咨询,难道是漫无目的的聊天?       -我想解决的问题就真的能被解决? 当你不知道想要解决什么问题,但是你真的很想找咨询师谈谈你的事情,这并不意味着你只是想找个人漫无目的的聊天,这反而可能说明你遇到大麻烦了。 有很多人,并不能很清晰的在第一次咨询中就表达清楚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希望获得怎样的帮助。 因为: 生活让他们感到太混乱,太无助,也太无能为力; 他们被很多的生活事件,内心感受所淹没,无法理清头绪; 也不知道到底问题可以从何说起,问题又要从何开始解决,好像生活失去了控制。 这样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是找回对生活的掌控感,我们需要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问题,发生了什么情况。 可能我们还不能立刻解决这些问题带来的困扰,但是我们至少要明白是什么影响了我们。 这个过程帮助我们赢回对混乱生活的控制感,我们才有力量去面对下一步的挑战——问题解决。 在咨询中,有的问题是可以被解决的。 比如: -我们如何不再用批评和指责的方式与爱人互动,重新营造良好的亲密关系; -我们怎样才能和孩子保持爱与界限,亲密但又保持独立自主。  但有的问题,很难被解决,至少很难被我们希望的方式解决。 比如: 那些我们无能为力却失去了的人、事、物。 咨询师不能让人死复生,不能让过去重演。 我们可以做的,是带着这份哀伤的心情,还能继续走下去,继续生活下去,继续好好地生活下去。

5987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