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是什么?——以性别身份为例

这篇文章以性别身份和关系形式为例,尝试阐述自我身份是如何被建构和限制的,同时呈现一些不同的选择,旨在重新思考我们各个维度的身份认同,乃至整个生活选择。    性别身份认同的抗争  性别身份认同,是自我认同很重要的一部分,一些人从未停止为此抗争。从同性恋运动,女权运动,到酷儿政治,都体现了人们对于既定性别规范与体制的抗争,本质上来说,是对于“我”的身份认同的抗争。   我个人并没有参与过任何同性恋运动和女权运动中任何形式的活动,但对于起源于同性恋运动,建立在女性主义基础上,又进一步“颠覆”了两者的酷儿理论(queer theory),我是喜欢和认同的,是目前最能够表达我个人态度的文化立场。   “酷儿理论”不是一种特定的理论,而是来源于多种跨学科理论的综合,社会学,心理分析,文学,历史等。想要了解酷儿理论,可以读米歇尔·福柯、朱迪斯·巴特勒、罗丽蒂斯等人的著作,但大部分著述对于不熟悉此领域的读者来说是较难理解的,国内能够找到的相关内容也不多。李银河是将此引入大陆的第一人,她翻译的文集《酷儿理论》是一个可供阅读的选择,只是年代相对早了些,一些新的内容未更新。酷儿理论涉及的维度还蛮广的,我在这里所谈到的也只是以我个人的理解和方式,呈现一些个人理解到的核心主张。   在英语中我们用sex和gender来表达性别,这两个是不同的,sex是指生理性别,gender是指社会性别,还有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在传统的异性恋霸权的主流文化里,我的生理性别是女,那么我的社会性别就是女性,我的欲望对象就要指向男性。   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作为建构论和酷儿理论的代表人物之一,她提出,虽然我们有一个天生的生理性别,但是我们的社会性别是被建构的,并没有天生的性别认同,是在成长过程中获得性别认同的,社会将我们变成男人和女人。如果我的生理性别是女性,既存的社会性别结构就会将我划分为女性,我就会去扮演女性的社会性别角色,去展现社会文化所认可的女性特质,且用这个女性身份去爱一个男性。   也就是说,在传统的性和性别观念中,我的生理性别决定了我的社会性别和异性恋的欲望。性取向指向生理和社会性别与自己相同的人,被称为“同性恋”,是不同于异性恋的“异常”。对于心理性别和生理性别不一致的人来说,就要通过变性手术去拥有另一个性别的性器官,要获得这种生理性别,才可以表达这种社会性别身份。   酷儿理论反对性别二分法,认为男女性的界限是不清楚的,世界上存在一定比例的人,天生就处在两性之间,他们的生理性别是不能够被传统的男-女二分法粗暴划分的。酷儿们拒绝被定义为“女性”或“男性”。在酷儿主张中,生理和社会性别不需要是一致的,想穿哪个性别的衣服就穿,想过哪个性别的生活就过,性的表达可以按照喜好、意愿、感觉来,不需要通过变性手术改变第一性征,才可以做某种性别的人。   “酷儿是一种反对强迫性的性别划分的方式,尽管性别仍是对社会人群进行划分的标准之一”。——麦可·沃纳 (Michael Warner)   当今社会越来越多的人们也在意无意的打破两性的界限,不想被传统文化中默认的性别规则所束缚。这些在影视,时尚,职业选择等方面都有体现。Facebook也在2014年将性别选项扩充到了58个,比如无性别者(Agender/gender free) , 这类人对任何性别都没有归属感;性别存疑(gender questioning),这类人还没想好自己的性别“我还没想好”;再比如流性人(gender fluid ),这类人也许今天觉得自己更像男人,明天又变得更像女人,完全按照自己的感觉来,切换状态不明确;而酷儿(genderqueer) 是不认为自己属于男女两性定义,挑战男女两性定义的人。   酷儿理论反对男女性别二分结构,也反对异性恋和同性恋的二分结构,认为性别身份是被社会文化建构的,是表演性的,可变的,而不是一个静态固定不变的本质性的身份。异性恋是一种强迫性的性表达,扼杀掉一切其他选择的可能性。   “在异性恋倾向的建构过程中,人们认为只有身体的这些部分是用来制造性快感的,社会性别的表演和性活动连在一起:一个具有女性气质的女人,要通过阴道被插入而获得快感;而一个具有男性气质的男人,则通过阴茎的插入体验性快感”。   对于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的人来说,就要通过手术植入或切除相应的器官,才可以实现性的行为,因为人们想当然的认为特定的性行为是“天然的”“自然的”,而这要依赖特定的性器官。这反应出生理性别、社会性别和欲望,性的形式,获得快感的方式,已经被异性恋霸权文化所规范化到了何等程度。   我身边多数异性恋者们,觉得自己不反对同性恋,或是可以包容性少数群体。不同的是,酷儿并不需要被主流群体的“正常人”所接受或是不接受,酷儿不想要在主流群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是向传统主流性制度本身提出挑战,向建构性身份的知识提出挑战。   “酷儿政治提供了一种冲破种族和性别界限的方式。它拒绝了容忍少数族群及代表少数族群利益说话这一逻辑,而用一种包容扩张的逻辑取而代之。酷儿政治表达了一种包容的扩张冲动,它竭力追求的是对规范统治的抵制”。——杰弗瑞·艾斯柯弗(Jeffrey Escoffier )    关系形式的选择  类似的,一对一的亲密关系形式、婚姻家庭制度,同样是被社会所建构的。在诸如法国这样的西方国家,人们已经重新选择自己喜欢的关系形式,比如多边恋(polyamory)。多边恋可以是一对伴侣,双方偶尔也和其他人约会;可以是一个三角关系,三人彼此相爱;还有四角关系等等。当然多边关系中的大家都是相互坦诚的。还有开放式婚姻,不婚,周末伴侣,合约婚姻等等。   传统的婚姻形式能够延续,很大程度上是受社会结构,经济因素的影响。现在女性经济能力的提高,自我意识的觉醒等等很多因素,使传统的婚姻不再是一些人的第一选择。   想想看,传统亚洲婚姻里的家庭矛盾、婆媳关系等,给人带来的束缚和烦恼,很可能是大过于带给人的满足的。所以对于一些人的状况来说,是没有理由要选择这样的关系形式的。   去年和一个朋友吃饭,聊起现在国外的“家人再选择”,如果你对自己的原生家庭不满意,你的生活中有让你觉得很稳定、很安全的人,你想与之成为家人,那完全是可以这样的。和你想成为家人的人,去建立一种家人的关系。一定有人会觉得,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和有血缘关系的家人怎么能一样呢。   但是,为什要“一样”呢?“一样”又是什么意思呢?有血缘关系的家人,是你无法选择的家人,但你是可以去选择,你真正想要的家人的。也许对于有的人来说没必要,但你不能去否定需要这样的人们,和这些人的需求。    被权利建构的自我  我身边大部分在异性恋霸权和传统婚姻家庭制度中很适应的人,根本不care这些事情,因为并不感觉和意识到自己的性身份及关系形式是被规范和统治的。从出生起我们就活在这套规范中,觉得理所当然,从未质疑——我就是一个女生啊,我从生理上就是对男生有欲望——我们并不觉得我们所说的“生理欲望”其实也是被规范了的。这就和对于原生家庭对自己的影响没有意识的人类似,因为并不觉得父母对自己的影响有那么大,自己仍然无意识的无时无刻被影响着,所以并不觉得有必要要看到这些影响。   在传统性别定义中,我也并不是一个“同性恋”或“双性恋”或“跨性别者”?在这个定义下,我应该也属于主流异性恋们中的一员。但我对于这种被固定定义下来,规范下来的“本质性”的身份一直有着某种抗拒,我为什么要以“女性”或者“异性恋”“双性恋”的身份存在?这些身份真的符合我吗?就像是文化给了我5种选择,而我不得不在这5种选择中选择一个,说“这就是我”。不是的,也许这5种选择都不是我。文化给我提供了这些选项,但有可能我不接受其中任何一个。或许我不想被当作一个男性或是一个女性,一个异性恋或是一个同性恋,那是你们的世界,你们的定义,你们的规则。你问那我到底是什么?   这种权利的操控当然不仅仅存在于性别和关系的领域,而是几乎无处不在。成功上映一部电影所要经历的种种困难,观众能够看到什么,不会看到什么,是经过筛选的。图书出版也是如此。   拥有权力的人在帮我们决定我们要接受的东西和不会接受的东西,而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向往自由的人们是难以平静接受这一切的,于是有了诸如弥尔顿的《论出版自由》。弥尔顿在其中明确提出:人们要读什么书,不读什么书,应该由人们自己决定,而不是由颁发许可证的人来决定。   有人问了,如果是“无处不在”的,那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这样,我们没办法,只能接受呀。我非常不喜欢这种“就是这样”。   如果所有人的态度都是“就是这样”,那么一切的哲学思辨、文化讨论、政治运动都不会发生了,我们活成了没有灵魂、没有反抗精神、没有骨气的行尸走肉。可能能够成为制度下的学霸、精英,但内核却是“学习好就能够得到他人的认可”的听话好学生而已。有人不想只是当一个好学生,因此有了上面提到的那些付出思考和行动的人们,有了今天的世界。   到底什么在定义“我”?如果我们不懂分辨,那任何东西都能定义或塑造我们;反之,我们则可以在最大程度来定义和成为自己。   去“真正的”思考,从质疑开始。  

942 阅读

请 看 到 自 己 的 真 实 需 要 ~

文|刘杍晨  简单心理咨询师 某日,我去看望亲戚z女士,她乳腺癌发作,刚做完手术后不久,正在接受放化疗,在期间,她的心情极度难受。我来到病房,她首先开口提到的是她的丈夫,那个被她称之为木讷,呆板的男人。她说: “你是心理咨询师,你该去帮助一下他。”   我疑惑道:“为什么呢?” 她说:“你看我现在都这样了,他还一直去工作,什么事情也办不好。”  我问道:“你想我去帮他什么呢?”   她说:“你该去帮他做下心理疏导~” 我听完后,笑了起来”你现在病成这样了,你还想着他呀,我可不想去帮助他,现在我只想着陪你聊聊天~” 她大声说道:“你要多说说他。” 她似乎并不是期望我去关心他,而是要站在她的角度去“帮助”他。 从言谈中我感受到的z女士对丈夫的不满,同时也有许多情感上的无助。 我问z女士:“你与他生活了近二十年,既然你如此的对他不满,吵架不停,为何你不选择离婚呢?” 她回答说:“一方面我考虑到孩子,另一方面我觉得他看上去就是很可怜的样子,容易受欺负。” 当我们陷入情感无助的时候,还想着去帮助别人,期望别人有所改变。那么别人好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一方面他如果按我的要求改变了,那么就可以按我的要求来满足我。 另一方面是我为他好,他不按我的想法改变,他就是个不好的人。 也就是说:我是拯救你的人。 那么势必将他人当作了弱者。 就如同戏剧三角描述的:          这三个角色互相转换,我们在这个三角里上演着一出出的人间游戏。 当z女士希望丈夫有所改变时(拯救),丈夫感觉到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他通常会以沉默的方式表达不满(被动的攻击者),z女士从他那里得不到相应的回应,因此,当z女士感觉到自己无法去拯救并且被回报以不满的时候,她觉得他太不理解她了,而且这样让她备受伤害,转而她变成了一个(攻击者),因此在生活中对丈夫尽情的表达着愤怒,但是她的愤慨似乎不足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离每个人最远的,就是他自己。” 不难看出,她是多么渴望丈夫能靠近她,给予她温暖的理解,生活中她却用了相反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情感。 她期望用自己的力量去改造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丈夫,然而二十年的跋涉,并未能让一切变得更好。而她的丈夫真的可能被改造一翻变成另一个人吗?也许他做不到,而唯一能做的便是沉默。 在这个游戏里面,谁都不是赢家,谁也不是输家,彼此配合上演着无法言说的情感。那些情感被隐藏起来,浮在上面的象海藻蔓延,窒息了水中的其它生物。 家庭中,我们也会看到,父母常常先是扮演成(拯救者)的角色,当子女表达不满,与父母争吵的时候(攻击者),父母会认为我含辛如苦的养育孩子,孩子这么对我,同时感觉到受伤害,不被孩子理解,因此由受害者的角色转变为(攻击者)的角色。孩子同样也在这三个角色里转换。 生活中还有很多的例子,我们可以试着把它放到这个三角形中去看到自己。 那就有人会问,我怎么从这三角里走出来呢?  把这个三角形倒过来,相对应的是变成了帮助者,支持者和观察者。 ☑当我们觉得自己不被理解,受到别人伤害的时候,我们可以观察自己内心的渴望,问一问自己: “我为什么让自己处在受害者的位置上,我受害是想获得什么吗?” ☑当我们想去拯救帮助别人的时候,尝试着问一问自己: 去主动拯救别人是自己的愿望还是别人需要的?如果他人发出明确的请求,那么在我能力范围和我愿意的情况下我可以去支持他人。同样,我们也给他人或孩子机会去学会表达求助。 ☑当我们想去指责,怨恨别人做得不好的时候,同样的问一问自己: 我通过指责想获得什么呢? 或许我们想获得他人的认可;去拯救别人或许是想拯救自己内在的那个受伤的自己;也或许是我们通过指责怨恨别人,可以让自己更完美,等等。当然还有更多的答案,我想一定是藏在我们每个人心底最深处的渴望,只是这份渴望常常会寄放在他人的身上。 尝试着回到自己身体的中心,观察自己内在的声音,它只是在那里呼喊着你: 嗨!回头看着我,我在这里,这只是我的愿望:)   作者刘杍晨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挪威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师 与督导师连续培训项目成员 中德舞动治疗师(CDMTA) 严和来儿童精神分析学员 荣格分析心理学与意象体现心理治疗学员 欧文亚隆存在主义团体治疗学员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13325 阅读

简里里:如何面对疾病和死亡?

大家好,我是简里里,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如何面对疾病和死亡”。 疫情这两个月,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这场疾病和可能到来的死亡。这种身体上的不安全感和无助感,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体验。 当家人/长辈生病时,我们从心理层面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陪伴。 陪伴,其实是件非常非常有力量的事情。 想强调的是,糟糕和不如意的事情不可避免,它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愿你在这些糟糕和难过的情形中,能够遇到很多很多爱和善意。 祝你晚安。

3067 阅读

女生最高级的“自爱”是什么?|简里里X支付宝答答星球

  我们曾经问大家,作为女性,常常被赋予「阴柔、脆弱」的标签,但你曾否有感到自己充满力量的时刻?   一位名叫@张小双的朋友说,我觉得我现在每天都很有力量。   我们很喜欢这个姑娘的话,不再是某个瞬间感到充满力量,而是让这种力量成为了“日常”。   当人们谈起女性力量的时候,可能首先会想到“女汉子”,只有通过自己扛重物、修电器、这些印象中“必须依靠男性”完成事情来证明——我是有力量的。   但当我们获得某些成就,不再因为性别而得到特殊夸赞时,女性才真正拥有自己的力量。   当然,现实还远没有这么理想。在日常生活中女性依然在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如职场困境, 日常焦虑,亲密关系恐惧,产后抑郁,诸如此类问题既是女性成长的烦恼,也是女性在自我成长过程中破茧成蝶必须经受的磨练。   去年的韩国热门电影《82年的金智英》,看似一切都顺风顺水的金智英,有丈夫疼爱,可爱的孩子,但在男尊女卑的体制之下还是无法做自我,这也是她看似无可名状,实则激流暗涌的抑郁根源——   这依然是现实呀。女性经常受制于各种各样的规则和限制,成为隐忍,牺牲自我的代表,却无法真正做自己。     所以,女生最高级的“自爱”是什么?   美剧傲骨贤妻里面,有一个年轻的律师,金发碧眼聪明漂亮,也理应“独立”。   四五十的女上级想要提拔她,又担心自己的位置被年轻人威胁。   结果有一天,这个姑娘说我要辞职了,我怀孕了要回家结婚。从上级的视角来看,甚至是我作为观众的视角来看,觉得哎呀太可惜了呀,这么聪明能干可不要想不开呀。剧里面两个年长(剧中独立女性的标杆)都试图想要留她下来,甚至想要告诉她“什么是对的”。   这个年轻的姑娘说了令人震撼的一句话:我和你们不一样了,我这一代已经不需要向谁去争取、去证明些什么了。我想要回家结婚生娃。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似乎女性要“独立”、要抗争,要发出声音。可是新一代的女孩子说,我们已经不需要向谁证明自己是对的了。我已经有了我的自由。   最高级的自爱,是尊重自己的感受,追求内心的自由,成为自己。   我不需要努力来向谁证明我有能力过我的生活,我就是我的生活。   就像简里里所说:“一切成为自己的努力都值得。”     阳春三月,为爱护航。简单心理创始人简里里携手支付宝答答星球,为大家开启一场心理治愈之旅。   上支付宝搜“答答星球”,首页点击 “女性心理大测试专场”开启挑战, 你的不快乐,我来倾听,你的迷茫,我来化解   简里里还为你准备了意外惊喜,等你来支付宝答答星球解锁哟!  

1859 阅读

一被批评就特别不高兴?(翻译)

原文 |  Jonice Webb 翻译 |  简小单 你是否遇到过下面这样的情况: 妻子:每当我給我丈夫一些稍微负面的反馈时,他就会变的怒不可遏,并且拒绝讨论这个事。 员工:每到年终评估时,我就特别紧张。因为要跟主管见面,还要讨论我这一年的工作。一想到他可能要批评我,我就怕的不行。 学生:上次的考试我只拿了个及格分,还被教授骂了一顿。我觉得我都快完不成研究生的学业了。 朋友:我的朋友跟我讲,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侮辱我吗?嫌弃我现在的工作很没有面子?我气的几天都没跟她说话。 陌生人:今天在超市付款时因为拖延了太久时间,被后面排队的人训斥了。我的心情差极了,感觉一整天都被毁了。 面对批评,你需要知道的是 一. 没有人能够避免批评 嗯,没有人能够避免批评。我自己也是这样。上研究院的第一年时,我特别自豪。因为我从申请那个项目的数百名优秀学生中脱颖而出,感觉自己牛得快要上天了。第一门课的作业是统计学,我积极而认真地完成了任务,并兴奋地等待着教授给我反馈。论文发下来后,我看到上面满是红色的批注,以及一个大大的、丑陋的“C”。教授在论文的顶部写到:你真的准备好应对这个项目的高要求了吗? 我特别震惊,也在一瞬间对自己心灰意冷。我开始质疑一切,也许教授是对的。我并没有我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也许我应该主动退学,而不是等到被他们劝退。 让我们面对这个事实吧。没有人能安然地度过一生,且还能避免所有的消极反馈,不被任何人批评。事实上,批评是个好事情,尤其是那些消极的反馈。我们每个人对自己都有着独特的理解:我们的行为、选择、表现等等。而来自别人的批评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的视野和见解,成为帮助我们成长的资源与动力。 但是,批评也不总是对的。批评是复杂的、微妙的,也总是基于某些立场之上的。负面的信息与反馈也会給我们带来消极的情绪反应。 二. 面对批评时的两种反应 一般而言,面对批评,你会有两种反应。 接受:批评就像一个射中你心脏的利箭,它对你伤害极大,以至于你没办法处理这个伤害,也没办法让它为你所用。比如文章开头例子中的员工、学生和那个可怜的陌生人。 反抗:因为这些批评对你伤害太大,因此你特别生气,并选择反抗,冲对方大喊大叫,或者以冷暴力处理等等。比如文章开头中的那个丈夫和朋友。 无论是接受还是反抗,它们都是因为“受伤”而产生的反应。遗憾的是,这两种反应都不会让你有所获益。前者让你心情郁结,否定自己;后者让你愤怒不已,关系破裂,且自己也不会有长进。 最重要的是,你缺乏一个良好的过滤机制,缺了一层可以用来过滤并保护自己的铠甲,来帮你应对并利用这些批评。 三. 建立过滤与保护机制,让批评为己所用 过滤与保护机制听起来也很简单,但其实没那么容易。但你可以通过以下5个步骤,来帮助自己建立这样一个机制。 第一步:你要意识到,没有批评是100%正确的。如前面所说,批评微妙而复杂,且常常基于某些立场之上。因此,在你接受某些人的批评之前,先暂停,花时间处理一下这些批评中所携带的信息。 第二步:批评者所批评你的每一句话,其实也都映射了批评者本身。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的视野和经验来观察世界的,没有人能够100%地做到完全基于事实和真相做出评判。 第三步:当批评袭来时,在它伤害到你之前阻止它。你需要问一些问题,来帮助自己处理这些批评。 这个批评者是谁?他有多了解我?他有多值得信任? 批评者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有没有要故意伤害你的缘由?他们是在愤怒吗?还是在试图帮助你?他们是不是度过了很糟糕的一天?他们是不是有夸大事实的嫌疑? 批评者有没有遗漏哪些信息?而这些可能是会改变他们观点的? 批评中的某些信息是不是要比其他的更准确? 在回答上述这些问题时,你是否需要更多的信息? 第四步:向批评者提问。试着去弄明白他们到底想表达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说这些。过滤这些信息,留下真实的、有用的部分,弃掉无用的、错误的部分。 第五步:如果那些批评是有效的、有益的。那么,尝试采取行动吧。看看是否有哪些东西是可以改变的,无论是关于行为本身还是你自身,都可以去尝试一下。 看着像是无用的鸡汤?下次面对批评时,试试就知道啦。知易行难。 再回到研究院的那场考试上。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质疑后,我突然想通了。“这个教授仅凭借一次测试就来评判我了?凭什么啊?他根本就不了解我!”至于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呢?也许是故意刺激我,想让我更努力的工作。 嗯,要么做,要么滚。 (。˘•ε•˘。) 而我能做的,就是拿出统计学的课本,用那一周所有的剩余时间,来弄清楚我学过的每一个章节、每一个语句、每一个知识点。 任何一次被批评的经历都会是一种挑战,你可以接受、委屈、愤怒,也可以过滤它,吸收它,变的更好更强。 What does no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So does criticism. ▓文章为简单心理编译,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30931 阅读

他去世了|漫画

  对很多年轻的朋友来说,第一次经历丧失往往会不知所措——也许忽然失去亲人,也许忽然失去好友。我们想告诉你的是,丧失是人生必然经历的事情,当你经历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情绪,或者经历一些或痛苦或麻木的日子,你并不需要逼自己太着急走出来。悲痛的疗愈是一个过程,它本身就需要时间。如果情绪实在难以控制,或者对丧失实在难以接受,也可以寻找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要允许悲伤的浪反反复复冲击海岸,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经过它们,直到有一股新生的力量从无到有,从心底最黑暗的角落滋生出来。完成了哀悼,才能重新启程。”     穗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909 阅读

“做一个好的分手者”|如何结束一段不再合适的友谊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需要 6 min   并不是每段友谊都能走到终点,这真是一个悲伤的事实,说好的友谊地久天长呢。   辣么问题出在哪呢?   当我们交到一个新朋友,不大可能会去思考“未来应当以怎样的方式去结束这段关系”。然而随着时间流失,我们在成长,朋友也在成长,但成长的方向和速度不同——渐渐就会发现,有一些朋友注定不再适合彼此的生活。   在恋爱中,通常我们能够用明确的标签来表明我们和伴侣的关系状态,比如“交往中”、“已分手”;但友谊却没有这种标签,“交友中”“已绝交”之类的......   而结束友谊这件事,似乎也没有那么多清晰明确的规则,所以很容易让许多细心又敏感的人陷入一种奇怪的境地:   “我不再希望和某人成为朋友,但我却不知道该如何体面地结束这段关系。”   所以,很多人干脆选择将结束关系的任务“交给时间”,默默地不再联系,留下另外一个人在原地迷思,偶尔还得发个微信试探一下,是不是已经被删了好友。       什么时候我们会选择结束一段友谊?   会让一个人真正产生”结束友谊“念头的情况,大概会有这些:   某朋友的某些价值观与你矛盾和对立,并且无法调和,你们常常为此争吵 你的利益已经遭到损害,如该朋友与你有着恶性的竞争关系 你不再喜欢这个朋友,但出于习惯,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友好而跟ta在一起 控制狂朋友:ta总是强迫你帮ta做事,丝毫不顾及你的感受,凡事总要以ta为中心,否则便会对你发脾气。 批评狂人朋友:ta总是挑剔你,评价你 甚至否定你以此打击你的自信心,跟ta呆在一起常常会让你怀疑自我价值。 玩“拯救者游戏”的朋友:ta很会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的形象,营造一种很需要你的感觉,口头禅是“我就靠你了”,并且希望你能成为ta的拯救者,放弃一切来帮助ta;成为一名支持性的朋友,固然重要,但是面对这样的朋友你必须要有自己的界限,否则你的精力迟早要被ta耗光 …   麻烦的是,在我们的文化中很少会去谈论该如何结束掉一段关系,我们更多被教育应当如何好好和别人相处,劝分不劝和都是坏心眼子,等等。   不讨论“为什么要结束一段友谊”,很多人就难以意识到“我有理由和权利去选择是否继续一段关系”,特别是在持有“结束一段友谊关系是羞耻的,意味着自己在人际交往上有问题”信念的人群中。        大家常用但是不太有效的方式    那,当人们想要结束一段友谊却又不知如何做时,最终往往会怎么处理呢?   恶意忽视:突然切断所有的联系,如微信、电话拉黑 敌意和攻击:如挑剔、讽刺、中伤他人 逃避:如请第三者帮你传达结束的信息   这些法子,有一些在特定情况下是合适的。但总的来说,它们并不是最有用的策略,因为它们的共同点是通过简单直接的方式完全拒绝和否定这段关系,它们能快速掀翻这艘友谊的小船,但后劲也大。   为了结束这段友谊,我们逼迫自己成为了一个“迫害者”,我们忽视、逃避、攻击他人,迫使这段友谊破碎。但然后呢?我们真的会满意吗?或者说更可能的是,我们会为自己的冲动和莽撞感到抱歉,为了弥补给对方带来的伤害,我们极有可能采取一些补救措施挽回对方,从而继续这段友谊。   此外,一个人能与你成为朋友,这至少意味着你们之间曾共同度过一些快乐的时光,完全否定的方式会连同曾经默契和快乐的部分一同抹去。          也许是更成熟和有效的结束方式    逐渐淡出策略(the Gradual fade-out)   逐渐淡出策略指的是通过减少与他人的社交互动,抽离出彼此的生活,让友谊自然而然的结束。如果你比较害怕冲突和对抗,或者对方不大会倾听和接受你的谈话,可以尝试这种策略。   一般来说,逐渐淡出的策略可以避免直接伤害。虽然逐渐减少和他人的社交互动是我们故意的选择,但是我们总有一个表面合理的借口去解释这种行为“太忙,因而没有时间去参加聚会。”   然而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逐渐淡出的策略也许只是看起来很友善。如果你的朋友不接受暗示,那么ta会试图去猜测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以及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之后你们可能会经历一段关系紧张的状态。   如果你的朋友因为个人问题而伤害到你(如严重控制狂、高度自恋者、施虐者等),或者你不想去解释和在意这段关系的时候,逐渐淡出策略也许是你最好的选择。    一次正式而真诚的约谈(the Talk)   如果你最终发现逐渐淡出的策略不太合适,或者说根本没有效果,那么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来一次正式的谈话,类似于确立和表明各自的立场以及共同探讨未来的关系发展。真诚地谈话能够为你们提供一次友好告别的机会,但同时你也许会发现谈话能够帮助彼此解决分歧并且修复友谊。   首先,邀请朋友时务必明确希望两人能够见面谈,而不是通过电话、微信、语音的方式。面对面的交流能传递更多的信息,比如你真诚的态度。   其次,作为谈话的发起人,正式见面之前,你一定要想清楚这次谈话的目的,以及你们要共同解决的问题。比如你可能想澄清误会、化解怨恨、争论之前的某个观点或者为关系设立一些界限。   其次,重点是谈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去责怪他人,同时尽可能地多倾听和理解彼此。   给彼此一段真空期(take a break)   如果在谈话中你发现你们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也无法理解彼此的话,可以考虑给彼此一段真空期,即约定在这段时间中,你们保持一定距离,彼此不再频繁和密切地交往。   真空期是有很大积极意义的——   如果你感到不安,它让你有机会冷静下来; 让你有机会重新去理解和思考友谊; 你可能会在这个期间思念你的朋友,从而觉察到ta对你的意义。      当你提出结束时   朋友可能会有的反应    他们可能不明白为什么你要结束掉这段友谊; 他们可能会受到伤害变得具有防御性; 他们可能会采取措施让你回到他们的生活当中; 他们也许会接受和尊重你的提议。   但无论怎样,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成长。   友谊的结束跟恋爱中的分手类似,都面临一样的压力和情绪的消耗。如果你感到悲伤、沮丧或愤怒都是正常的,因为一段关系的破裂都会伴随着这样激烈而又负面的情绪。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一切都会变得容易起来,你也值得将精力留给更加适合自己的朋友。   “失去一个朋友是痛苦的,但那些让你生活一团糟的朋友,似乎也不太值得留恋。”       本文系编译,原文链接: https://www.verywellmind.com/how-to-end-friendship-4174037   海海玛蒂 ✑ 编译 野生好人 ✏ 封面     心理咨询  /  心理求助  /  心理治愈 心理有事,来「简单心理」

3570 阅读

认识创伤,发现生命另一面的模样

创伤比我们想象的更普遍的存在着,尤其是正常的成长过程中发生的创伤。当创伤不能被言说时,它就会在潜意识里作祟,以精神或者心理症状表现出来。谈论创伤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视角来理解人的心理世界,使自己对生命更加敬畏、慈悲、平和,理解和接纳。 一、认识创伤 二、普遍存在的创伤——复杂的发展性创伤 三、联结与修复

19000 参与

如何与孩子同步

从出生开始,父母和孩子之间就开始了“交流之舞”。即便在孩子还没能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关注父母的言行,而父母也随时随地地关注着孩子的所有信息。随着孩子的成长,语言交流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交流之舞”的舞步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多变。不能被同步的孩子,常常感觉孤单和自卑。不能同步孩子的父母,则常常在亲子互动中感到无力和耗竭。那么,如何避免这些混乱的发生呢?学习与孩子同步,是协调亲子互动,改善亲子关系,让“交流之舞”的舞步恢复和谐的不二法门!希望通过我的介绍,可以让您重新找回与孩子互动的信心,发现与孩子沟通的途径,恢复亲子关系,舞出和谐家庭舞步。 一、同步是什么 二、同步有什么作用 三、同步是如何发生的 四、同步该怎样做

9484 参与

人生有很多面:女性的活法

从一首歌和三部时下热播的电影来谈谈女性的活法,在被期待的社会角色和追求自我的自由之间,该何去何从?   一、一首歌《三十岁的女人》引发的争议 二、《快乐好声音》、《生化危机》和《爱乐之城》三部电影,三类不同女性的活法 三、女性不同活法背后的原因,她们在表达什么? 四、作为女性,该如何选择?又如何平衡?

15504 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