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59人里就有1个,但你却未曾见过他|漫画

      海.德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549 阅读

与情绪结伴同行

先来讲个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初中女生,我们就称呼她佳佳吧。她的天赋和学习成绩原本都不错,但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因为中考前紧张的课程安排和大量的作业,她感到压力很大,情绪常常不稳定,会因为一次考试成绩不好、一个同学不经意的态度而大起大落。为了使自己平静下来,她常常一两个小时目不转睛地看手机,甚至熬夜刷手机,父母干涉的时候还会发生抢夺手机大战。为帮助佳佳,父母请过家教,生活上提供了充分的支持保障,还会反反复复地给她讲道理——关于刷手机和睡眠不足的危害,遵守规则的重要性…… 平心静气沟通的时候,佳佳可以很清楚地意识到正确的做法,也愿意和家长商定规则。然而,熬夜和手机大战还是隔三差五地发生,以至于发展为佳佳因为起不来床而频繁向学校请假。眼看中考日期日益临近,她和家长都因为找不到有效改善方法而越来越焦虑,决定通过咨询求助。 佳佳的故事反映了一个青少年常见的困难——情绪失调:情绪易失控,知道做不到。     什么是情绪失调?怎么破解它呢? 要寻找答案我们需要简单了解一下人类对环境做出反应的大脑神经机制。人脑最底层的结构是脊椎动物的神经中枢,它是一个前端略微粗壮的杆状物,被称为脑干,负责我们生命中无需意识控制的基本功能,如心跳、血压、呼吸、体温,睡眠和消化。和脑干紧密相连的是小脑,它的主要功能是帮助我们进行各种运动。从小脑向前方依次是中脑、下丘脑和丘脑,它产生于哺乳动物的出现,因此也称为”哺乳动物脑”,它的主要功能是处理一些社会性行为,如性行为、攻击行为和合作行为。这个区域还包含杏仁核和海马回组成的所谓“边缘系统”,杏仁核的主要功能是处理各种基本的情绪和情感,海马回负责对特定信息的储存和记忆(类似一幅情绪地图)。 方便起见,我们可以把边缘系统称为“情绪脑”。人脑的最表层是布满褶皱的大脑皮质,大脑皮质的外侧被称为新皮质。新皮质是高级哺乳动物在进化过程中发展出来的,掌管着诸如分析、计算、推理、决策等高级神经活动。对应地,我们可以把新皮质部分称为“理性脑”。人的大脑新皮质面积在所有的哺乳动物中是最大的,这也就是人类的智能在动物界中出类拔萃的原因。 尽管拥有发达的理性脑,生活中人们却常常反复做出不明智的行为,比如佳佳用刷手机的方式缓解焦虑,不仅效果不好,还耽误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导致自己更焦虑。问题出在哪里了呢?事实上,如果我们要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并付诸行动,需要情绪脑和理性脑共同协作才能完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神经系统先通过下丘脑把信息输送给情绪脑做初步加工,如果加工顺利,信息才会完整、准确地进入理性脑,被进一步整理、分析和计划,然后做出决定并行动。杏仁核的作用类似于烟雾探测器,如果侦测到“不安全”的信息,并且程度强烈的话,信息进入理性脑做深度加工的过程就会受阻,信息可能被选择性过滤,甚至完全被阻断,导致人们做出条件反射式的行为,这类行为通常不利于问题解决,甚至还会带来新的麻烦。   如何避免情绪失调呢? Ogden等人通过研究提出了“情绪耐受窗”理论。研究显示,人类的情绪根据强度可以分为三类:高激动状态(Hyper-arousal)、低激动状态(Hypo-arousal)和理想的激动状态(Window of Tolerance),理想激动程度的范围就是情绪耐受窗。每个人对情绪都有不同的耐受范围,也就是窗户大小各异。而一致的是,只有情绪在自己的耐受窗之内我们才能维持理性思考并做出明智的选择,如果超过了耐受窗范围,我们就会认知失调。在高激动区时人会自动进入“战斗或逃跑”模式,在低激动区时人会进入“僵住-麻木”状态。 在情绪耐受窗之外,人的反应通常是不受理性大脑控制的、本能的,类似于电路短路了。于是,就有了很多“事后诸葛亮”和“知道做不到”。   那么,我们有办法应对“大脑短路”吗? 结论是肯定的。 行之有效的方法是扩展情绪耐受窗。情绪耐受窗的大小和人的成长经历密切相关,包括家庭养育、学识和生活阅历以及是否经历过创伤等。那么我们就从家庭养育的角度谈谈帮助孩子扩展情绪耐受窗,调节情绪的方法。 首先,是对孩子的共情。 在家庭中,孩子需要经常获得养育者(通常是父母)的理解和回应,心理学上把这种理解和回应称为共情或者同理。孩子从降生到这个世界时就有各种情感,这些来源于他的需要是否得到了满足,他会通过表达情绪向父母发出信号,要求被照顾和被满足。 如果父母能敏锐地感知到孩子的需要,及时、恰当地回应,孩子就会感到世界是安全的,自己是被爱的、有价值的;相反,如果得不到父母的有效回应,孩子就会缺乏基本的安全感,也会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 如果父母在回应孩子需要的过程中还能和他交流感受,比如对小宝宝说“你哭了,是饿了吧”“你不想去医院,是害怕打针疼吧”“你不想和东东玩儿是因为上次他抢你玩具你生气了吧”……父母和孩子的这种交流,会让孩子形成重要的感觉:我的感受都是可以被理解的,父母懂得我;我能被照顾好;我是重要的、有价值的。 这种对关系和自我的认知被称为一个人的内在运作模式,类似一个人的初始设置程序,指引他在生活中的各种决定和行为,而且这个思维加工过程常常是自动化、无意识的。 回到我们的目标:情绪调节。 我们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的是与他人分享快乐可以加强这份快乐;它的另一面是,当坏情绪被理解时,它的强度也会被自动调节,痛苦感会减轻。 在父母善于共情的家庭里,孩子逐渐学会了理解自己的各种感受和需要,学会了清楚地表达它们,而后学会了在需要的时候由自己调节感受和需要。在理解自己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孩子逐渐学会理解他人的感受,以及如何用适当的方式与他人互动。心理学家丹尼尔・戈尔曼把它称为情商,认为它对于获得成功至关重要。的确,人类的很多心理品质,比如韧性、延迟满足、理解他人,以及在亲密关系的行为模式等都和情绪调节能力密切相关。由此可见,这些早期培养常常会影响人的一生。 再看佳佳的家庭里,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的方式只是讲道理、出主意甚至包办代替,如果遇到的确解决不了的情况还会劝慰孩子说那件事不重要,不需要为它难过。此时孩子的情绪不但没有被理解,甚至被否定,所以糟糕的感觉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糟了。这类模式在家长和孩子的日常互动中很普遍,因此很多孩子们无奈地感叹:父母关心我,可是他们不理解我! 在咨询过程中,佳佳的父母逐渐认识到,有效的做法是当发现孩子有强烈的情绪时鼓励她表达,倾听它们,体会她的情绪和来由,并把自己的体会告诉孩子,看看她是不是同意。等孩子的情绪强度回到容纳之窗后,再帮她出主意或者进行教育。后来,佳佳的父母改变了应对方式,看到孩子有情绪变化时刻意提醒自己不评论,如果孩子愿意就先和她聊聊她的感受和想法,等孩子情绪较为缓和后再谈家长的观点和建议。他们发现这样做效果比以前更好,孩子的情绪调节更快,而且有时候她自己就想出了应对的方法,也是她自己更喜欢愿意去做的方法。 在这里,也许有的家长担心自己不能准确地共情,其实没关系,可以允许孩子纠正自己,或者如果是和较大的孩子沟通,直接问问他的感受如何也是不错的选择。无论如何,这种希望理解孩子的努力对他的情绪成长是重要的,而且持续采用这种模式沟通有助于亲子间形成牢固的情感连结。 表达共情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过程中尽可能不批评。否则孩子很容易产生挫败感,关闭心门不愿再沟通。   第二个方法是涵容。 涵容是心理咨询中的术语,是指接纳来访者情绪,把其中有破坏性的部分转化成建设性的元素,再传达给他。 涵容实质上是共情的延伸。每种情绪本身没有对错,也许我们可以对问题的认识做调整,但作为一个人,我们感受到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被允许的。 哈佛幸福课的导师泰勒・本・沙哈尔说:“我们越是抗拒坏情绪,它越会气势汹汹、无孔不入;相反,如果我们接纳它,愿意与它和平共处,比如‘现在我是生气的,我允许自己生气’这时气愤便不再那么有威力,我们反而更容易获得平静”。这就是接纳的力量。 另一方面,当我们帮助来访者找到他不恰当的做法中的积极意义——为了安全,为了关系,为了生存……这类合理的需要时,我们才能使他感受到被理解,继而愿意和我们合作,一起探索更适当的方法。 在生活中,我们需要用体验的方式教孩子培养稳定的情绪。 青少年情绪不稳定有几方面原因,首先是成长过程中大脑功能发育不充分,其次生活阅历有限,认识和解决问题的思路都比较单一,因此情绪管理能力较为薄弱。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情绪受荷尔蒙分泌的影响较大,情感体验常常更像是湍急的小河,雨季时水流难免漫过河道。这时候,教育者如果能作为广阔的大海为他们的情绪泄洪,那么他们也会逐渐学会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具体做法就是家长或老师接纳他们偶尔的情绪失控,在保持自己情绪和思考功能稳定的情况下陪伴他们,等他们情绪恢复稳定后,帮他们看到自己想法和行为背后的积极意义,再探讨其它的视角。同时,涵容并不意味着纵容,当孩子犯错或有意破坏规则时,教育者需要使用温和而坚定的态度做出应对。涵容的难点是父母或教育者自己的情绪稳定性。如果有这方面的困难,建议阅读《正面管教》主题的书籍或者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在和佳佳的工作中,我帮她看到她对同伴态度的情绪反应,其实是她注重友谊,而且能敏锐地感受别人的情绪,这些都是她的优势;而后,我们才一起去看让她感到困扰的方面是否还有其它的理解角度和应对方法。经历了这个过程,她对自己的敏感不再那么困扰了,也想出了应对不同情境的方法。   第三个方法是训练觉察,练习冥想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冥想最初来源于宗教,如今,随着脑神经科学和临床心理学的发展,冥想练习开始走入大众的生活,并且广泛地用于医院、企业、学校等场所。《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将冥想定义为:一个熟悉自身的精神活动,通过心智训练带来长期的认知和情绪改变的过程。做个形象的比喻,冥想就像是思维的体操。 研究发现,每当我们感到焦虑、恐惧、愤怒的时候,杏仁核就会高度激活,而冥想能减少杏仁核活动,使我们更少体验焦虑、更能调整自己的愤怒和恐惧,类似一台情绪灭火器。同时,有一项对冥想的研究发现,为期 6 个月的冥想训练,可以显著降低抑郁症的复发率,提高睡眠质量。此外,坚持冥想还可以提升人的注意力。 在我们办公室,同事们也曾经建微信群,用打卡的方式相互支持,帮助大家养成冥想习惯。在我们积极教育的学生课堂上,每节课程刚开始时设置了5分钟的沉静训练,就是采用冥想中的腹式呼吸法,帮助学生训练稳定情绪的能力,同时训练专注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很多老师反映学生对情绪的管控有明显改善。 因此,父母也可以带领孩子坚持练习冥想。即使是每天5-10分钟的练习,坚持下来对于改善日常情绪的作用也不可小觑。(现在有很多微信公众号提供练习冥想的指导,这方面专业的资源包括简单心理APP上的十日冥想,公众号睿心Wiseheart等。) 在我和佳佳的工作中,我带她练习五指山冥想法,鼓励她在意识到自己情绪激动时先花一分钟做个冥想练习,一段时间后她感到自己的情绪失控越来越少了。 情绪是人生旅途和我们一路同行的重要伙伴,它带给我们多样的生活感受,同时在一些重要时刻帮助我们做出智慧的选择。所以,让我们和孩子一起理解情绪,学习与情绪成为朋友,聆听和感受它,从中体验人生的万千景象。 (注:为保护来访者隐私,对个人信息做了模糊化处理。)  

2334 阅读

当你感到抑郁时,就来看看这个小漫画吧

原作:简里里 文案:简单心理 画手:棐棉

3725 阅读

自恋的尽头,是爱的荒芜之地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人人都自恋”,自恋作为一个越来越被大众所熟知的心理学名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心理学如何界定作为心理问题的自恋?这个心理问题会给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它的成因是什么?是好还是坏?有个自恋的父母或者配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自恋者本人可以被治疗吗?

20824 参与

谈脆弱与羞耻感

脆弱充满力量,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一个联系。 最近意识到我自己对脆弱的极端防御,于是对于脆弱和弱来了兴趣。我心里慢慢意识到一件事情,脆弱可能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不堪。习惯性的去知乎搜大家对脆弱的问题,发现铺天盖的问题是关于如何打败脆弱变得坚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但是我想分享我自己的领悟。   01 脆弱与羞耻   脆弱是我们在面对困难,不确定性,危险或者需要我们投入情感等情况的时候容易产生的一种情绪状态。当我们感受到脆弱的时候我们很难就停留在脆弱中,很轻易的我们会相应的感觉到恐惧或者羞耻。恐惧或者羞耻因人而异。我今天想聚集在脆弱所引起的羞耻心理。 羞耻非常容易产生于当我们提出要求被拒绝的时候,也就是当你感觉到脆弱但是得到的答案是不的时候,你会很容易陷入到羞耻感当中。这种羞耻感让你觉得自己不配,不值得,自己做错了事情,久而久之,你会觉得自己“不够好”。   02 对脆弱最深的防御是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脆弱   脆弱带来的羞耻感非常强烈的时候,我们可能根本就意识不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脆弱。我们可能过度的去追求坚强,强大。也许你没有意识到,但是也许你隐隐的讨厌脆弱,你内心对于脆弱的人充满了鄙夷。 比如,你可能会觉得贫穷的人就是因为他们太弱了,你心里感觉到对贫穷的敌意。其实有可能来源于你对于脆弱的敌意。生病让你心烦意乱,你对于生病的人充满厌烦,也有可能是你内心完全无法接受脆弱这件事情。 生活的方方面面,当涉及到弱的时候,你都在心里感觉到不舒服。你感觉到不舒服,但是当你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你不知道其实你对与脆弱有着深深的防御。你不允许自己感觉到脆弱。 因为羞耻感极易带来的行为就是远离,压抑,无法面对。想象一下就很容易理解这种感觉了,当你感觉羞耻的时候你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是希望把自己与整个世界隔离开来的。所以如果脆弱带给你的是羞耻感的话,你恨不得把脆弱撕个稀巴烂,然后让脆弱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羞耻感极易让你意识不到你对脆弱的感受。   03 对脆弱的羞耻让你无法体验亲密关系   分享脆弱是建立亲密关系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当你感觉到脆弱的时候,去跟那个信任的人敞开心扉,流露出自己内心当中最柔软的一面,对方接纳你的这一面,呵护你的这一面,你们才建立了比较信任和流动的亲密关系,但也确实当你露出最柔软的一面的时候也是充满风险的时候,就像是刺猬翻开自己的肚皮。流露自己的脆弱让人心生恐惧,但是当你试着这么做,得到的是爱和关注的时候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但是对于对脆弱感觉羞耻的那一部分人来说,去坦然面对自己的脆弱已然充满了羞耻,更别提要告诉其他人自己的脆弱,可想而知,难上加难。就像是刺猬如果一直拿着自己坚强,强硬的一面对着别人,自然而然也跟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无法亲近。     04 对脆弱的羞耻感容易进入恶性循环   当你对脆弱感受到的是羞耻的时候,你会极力地避免自己感受到脆弱。你极力的要求自己强大, 要求自己上进,要求自己自律。 你感觉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每个人都可以强大,自律,就自己不行呢?越是这样,你越痛恨自己的无能,自己的懒散,自己的无力,自己的匮乏。你更加要求自己要变得强大,不知不觉你自己进入一个要求自己完美而不自知的怪圈。 但是你永远不可能完美,于是你更加感受到无力,无助的脆弱感,周而复始。你 感觉到很累很累,你像是一个踩在滚轮上的仓鼠一样,在要求自己完美的轮子上越转越快,你越来越累,但是你发现你自己总是不能完美,你内心充满了对自己的怨气,愤怒,不满,你告诉自己要更努力才行,要变的更强才行,你更加不能接受自己的脆弱与失败,你对自己感觉到更加羞耻,你更加要让自己远离人群,但是越远离越无助,轮子转的越快,越累。 这个循环就变成了:我感觉到脆弱——我很羞耻——我要远离这种羞耻感——我要变得强大、坚强——为什么我总是做不到,一定是我不够好——我要完美——我做不到,我好脆弱——我更为自己感觉到羞耻……   05 接纳脆弱 ·接纳脆弱,才能遇见真正的关系   其实关系就是你的真实与他的真实相遇。当你对脆弱感觉到羞耻的时候,你肯定会掩盖掉自己的这一部分,只带着自己的强大示人。当你自己不能够接受自己的脆弱的时候,你也没有办法接受对方的脆弱,对方也就无法像你展示真实的自己。当两个人都带着强大的面具,又如何去建立真实的亲密关系呢? ·接纳脆弱,才能让自己真正的放松下来 当你对心里的脆弱遮遮掩掩的时候,你花费了很多很多的心理能量去遮盖和掩饰。你心里总是紧紧的,不敢放松。同时,当你需要展示强大的时候,你也推开了别人的帮助的力量。你总是在展示我自己能行。但是,当夜深人静,你也会孤独的吧,也会感觉没有人支持你的吧。对脆弱的羞耻感推开了别人的帮助,自己一个人怎么能不累呢? ·“我脆弱和不完美,可我依然值得被爱” 我们都会犯错误,很多事情我们力所不能及,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值得被爱 接纳脆弱,创造力才能发挥 接纳脆弱,就是接纳我们的不完美,接纳错误。只有在心里觉得犯错也可以,你才敢于去尝试和创新。 ·最后,接纳脆弱,其实才拥有了真正的力量 当我们遮遮掩掩的时候,反而说明内心其实承载不了这些东西。我充满恐惧。我在知乎上看到有一个人分享了自己患精神疾病的历程和内心世界,作者勇敢的展示了内心的那些痛苦和挣扎,当我看完对他充满了敬意,因为我感受到去把这样的经历和脆弱展现出来放在网络上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告诉大家自己内心的脆弱反而让我觉得这个人其实充满了力量,敢于去做这样的事情。 其实我也很脆弱,遇到问题也会很无助,遇到困难也很想要逃避,可是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我。   你认为什么是脆弱? 你经历过什么脆弱的事情吗?  

1442 阅读

哭一下吧,笑好累啊

  本期 #碎前故事# 改编自 简单心理读者 南篱 口述其朋友的故事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讲 我们随时在这里等你       酒鬼+一了达 撰文 空罐儿 插图   如果你 或你的朋友 外表微笑 心里难受   不妨在简单心理找专业心理咨询师 聊聊近况 谈谈心~

2838 阅读

如何面对世间的分离

一、如何面对亲人的离世 : 丧失 在过去几个月,我们经历了一场全国,现在是全球范围内的瘟疫爆发,现在我们国家的疫情已经差不多进入了尾声,但是很多人在这场疫情中去世,很多人也正在经历着丧失,然后马上又是清明节,所以想在这个时候,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丧失和哀悼的小知识,希望对于正在经历丧失、经历过丧失、或者身边有朋友正在经历丧失的人们有一些小小的帮助,希望你们可以顺利的渡过痛苦的哀悼过程。 人的一生是不断丧失的过程,从出生到死亡,在不断的经历丧失。我们的人生以丧失开始。 我们的出生是我们经历的第一个丧失,因为我们被抛出了母体,孑然一身的来到了世上。接着我们要经历断奶,弟弟妹妹的出生,上幼儿园和妈妈分开,这些都是生命最初所要经历的一些丧失。随着我们长大,我们可能经历失恋、失业、失去健康、丧失某种能力或一个身份(比如有的人退休之后会陷入抑郁,可能与丧失某种社会身份,丧失社会联系有关),亲人伴侣的离世等等。 去承受丧失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可以去哀悼,从痛苦中慢慢恢复,继续生活,是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任务。这个过程也许我们可以渡过,继续后面的生活,也有可能我们没能顺利的完成哀悼。那么我们经历的丧失,可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对我们人生的很多方面,造成影响。 承受丧失,经历哀悼,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通常认为需要四个阶段的哀悼过程。  二、哀悼的四个阶段: 我们需要经历四个阶段的哀悼过程  1、麻木阶段,通常持续几个小时到一周,而且可能会被极度强烈的痛苦和/或愤怒的爆发打断。 我们看到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情景,在得知重要他人已经去世的时候,家属会对医生爆发强烈的愤怒/强烈、痛苦的情绪,这是我们得知离世消息时的第一反应,存在着非常强烈的情绪反应。 2、渴望和寻找丧失个体的阶段(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 在哀悼的早期阶段,我们可能会在两种心理状态之间来回转变是很常见的:一方面是相信死亡已经发生,感到痛苦和绝望;另一方面是不相信死亡已经发生,希望还是完好的,然后迫切的寻找和恢复已经失去的个体;两种心理状态的转换,在分手、失恋过程中也会出现,这是一个正常的心理状态,也是哀悼必经的阶段。 对那些经历正常哀悼过程的丧亲者来说,去搜寻和去恢复的迫切性通常在前几周和前几个月里很强烈,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弱。关于如何体验丧失,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很大的。有的人可以意识到他们在努力的搜寻,一些人意识不到;一些人沉溺其中,一些人把它看作是不合理的、荒谬的并企图抑制; 丧失可能带来愤怒。一个在这个阶段常见的特征是愤怒,这也是非常正常的。它出现的频率被习惯性的低估了。儿童面对逝去的母亲时的抗议和努力来使其回复有着相似之处。被分手之后,我们也会体验到愤怒(愤怒并不会影响我们从丧失中恢复,除非是持续愤怒和怨恨,超过早期的几周,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状态); 许多病理性哀悼的特点可以被理解为执着于这种渴望的结果。 3、希望破灭和绝望阶段 丧失者几乎不可避免的会感到绝望,然后陷入抑郁和冷漠中。但是这个阶段也是非常必要的,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进入下一阶段。 4、 重组阶段。 我们反复的去想丧失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发生,强烈的想念我们失去的人,情感上经历强烈的波动, 这些反复和痛苦都是正常的,这些也帮助我们逐渐意识到并且接受丧失实际上是永久性的,我们必要要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我们可能需要对自身以及自身所处环境的重新定义。对于有些人来说,丧失意味着身份的变化。比如她不再是妻子,而是一个寡妇;我现在是单身;我现在是一个单亲妈妈; 这个重新定义的过程可能是非常痛苦的,但是至关重要,因为这意味着最后放弃恢复已经丧失的人、关系的所有希望,只有在完成重新定义之后,我们才会对未来做计划。在完成重新定义以前,我们并不会对未来做出任何计划; 可能有的丧失者还需要努力来担当原本并不习惯的角色,培养新的生活技能。比如重建社交生活,重新变成家庭经济来源。这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如果说能够顺利完成重组阶段,就可以说我们完成了对丧失的哀悼的整个阶段 这些阶段不是被划分的那么清晰的,每个人也都可能会在任意两个阶段中来回摆动。  三、影响哀悼进行的因素: 为什么有些人不能完成哀悼  1 丧失发生的原因和环境因素  丧失是怎么发生的 发生的方式、过程 (1)突发的死亡——突然死亡会放大无力感 (2)疾病拖延时间过长——疾病拖延的时间过长,对于身边的人也会是一种创伤,因为照顾者目睹病患的痛苦和这么,包括这个过程对于照顾者也是一种耗竭。很多人会产生一种矛盾心理 “希望赶紧结束”和“我害怕她离开”都会出现,但当出现“希望赶紧结束”的时候又会内疚,这种矛盾心理也是一种折磨。 (3)死亡发生的场景  (4)丧失带来的角色转换——一些丧亲者在亲人患病间长时间的扮演照顾者的角色,已经失去了其它角色和功能,对于这样的照顾者来说,丧亲又会带来另外的挑战,他需要重新慢慢找回原来的生活节奏和角色。 (5)得知死亡的方式也是重要的。 得到死亡消息的方式越直接,丧亲者越倾向于相信死亡的确发生了。但如果是被告知的,当死亡发生在远距离之外或者死亡消息是从陌生人那里得知时,尤其是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丧亲者对死亡事实的怀疑就很容易产生。所以如果需要告诉你的孩子丧失发生了,最好是使用一种直接的方式来告知。 2. 丧失者所失去的人的身份和角色;丧失的人是谁 在丧亲群体中,失去子女,是对人毁灭程度最大的 3. 丧亲者的年龄和性别  相比于在个体成年期发生的丧失,在个体未成熟时的丧失导致的哀悼失调的发病率要更高; 相比对父亲而言,丧失年幼子女更有可能对母亲产生严重影响,而关于丧失年长子女对父母的影响,父亲和母亲受到同样程度的影响; 4. 在丧失发生时与发生以后影响丧亲者的社会和心理环境; 在收集的问题中有一个提问:父亲再婚是否让她觉得缺少支持 是否和父亲谈论过关于妈妈去世、父亲重新组建家庭、自己独自居住在妈妈曾经居住过的房子里,这些决定和父亲是怎样去商议的,自己的感受是否能够被尊重和理解,这个其实是很重要的;包括亲戚和两个家庭间的纷争,都带来了创伤,听起来家庭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反而可能会有伤害性的东西。很建议你找一个专业的人来谈论这整个过程,是对于渡过哀悼非常重要的。 5. 丧亲者的人格特点(被认为是最核心、最有力因素),特别是建立亲密关系与面对压力情境的能力,是我们是否可以顺利完成哀悼最重要的原因。 丧失本身不是决定我们是否会抑郁的原因,承受丧失和丧失带来的各种痛苦的能力才是。 这里分享一个在生活中常见的情况:有意识悲伤的持续缺失 心理学家发现,有一类人经历了丧失,表现的像是没事人一样,但是从未进行哀悼,他们的生活工作还能很高效正常的进行,但是这些人的情感生活似乎以某种方式与事件产生了分离。 短暂的麻木阶段是丧失亲人后非常常见的,但是我们并不想看到麻木阶段持续太久,例如超过几天或是一个星期。如果麻木延长至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可能预示着慢性哀悼的出现。这种情况是属于哀悼失调。 现有的证据显示,极端的情况下,悲伤的持续缺失,在有些个体身上,甚至可能持续剩余的一生。 提问中有一个案例,过去了二十几年之后才体验到巨大的悲伤,由父亲痴呆引发,一种丧失是可能唤起对从前丧失的反应的,尤其是有一些人在比较小的时候经历的丧失,对这些人来说,他可能不太被影响,一种常见的表述是:不太记得了。 等到成年之后,又经历了一次丧失,会有非常大的反应,并唤起了幼时发生的丧失。如何去哀悼呢?首先我们要知道自己能够哀悼,能够感到悲伤。如果不能感到悲伤的话,可能需要和咨询师聊一聊,让被压抑和遗忘的情绪释放出来。 什么样的人群容易出现有意识的丧失缺失呢?这往往是一些自给自足的人群,虽然他们体验不到悲伤,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过日子,以此而骄傲,他们可能很忙碌且很高效,可以很好的处理工作及各种事物。 但他们身边比较敏锐的人可能会发现,他们是很紧张的,而且很易怒。他们不愿意涉及任何与丧失相关的事宜,避免开任何能够提醒他们关于丧失的人或物。他们既不允许安慰者们同情或怜悯他们,也不允许安慰者提及与丧失相关事件。他们会经历着一些躯体症状:失眠、头疼、心悸、或者身体各个部位的疼痛和不适。 这些人往往是自给自足的人群,自豪于自己的独立性和自我控制,眼泪和悲伤是让他们感到不屑的,他们认为这是脆弱的表现。 当然这些信念是从他们父母那里来的,这些人大多在家庭中经历过长期的情感剥夺,对于他们的情感上的伤痛、脆弱,父母都是不接纳的,他们是不被允许感受脆弱的。这些人从小就开始自给自足,独立、坚强、自我控制是他们发展出的一层保护性的外壳。实际上他们的痛苦是不少于那些表现的很痛苦的人的。 《我们和恶的距离》中贾静雯扮演的失去儿子的母亲,就挺像这种情况的。 6. 抑郁障碍和童年经历 有一些人经历了一次分手,可能就一直走不出来,但是有的人能够很快的走出来,这其实是跟每个人依恋类型有关系的,跟生命早期与父母的依恋质量有关,也有可能是在生命早起经历过创伤分离,如果说分离和丧失没有经过修复和处理,那么在以后的人生中再次经历类似的分离或者创伤的时候,对人的影响就很大,因为本身我们这块就是有伤的。 所以对于早年经历的分离和丧失是要引起注意的,这一部分需要关注和处理。  四、如何帮助孩子顺利渡过哀悼  如果是在有利的条件下,即便是年幼儿童也有能力以类似成年人健康哀悼的方式去哀悼失去的父母。所需的条件与对成年人哀悼有利的条件没有区别。 对儿童来讲最重要的是: 第一,在丧失之前,ta和父母之间的依恋关系是比较安全的; 第二,父母应告诉他关于发生了什么真实准确的信息,允许他提出各种问题并且尽可能真实的回答,并且让孩子参与到家庭的悲伤之中,让孩子参与到哀悼的仪式中; 第三,健在的父母可以有能力能够安慰到孩子,或者是有一段让孩子觉得安全、信任而且会持续下去的关系。 但是在咨询中还会遇到另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当父亲去世,对于孩子来说,他可能失去了父亲的同时,也失去了母亲,因为母亲陷入了抑郁,她没办法回应孩子,没办法关注孩子,所以对于还健在的人来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让自己能够有能力承载孩子的情绪,也是非常重要的。 推荐一本大众可以读的关于丧失的书 《悲伤的力量》,咨询师描述了和遭遇不同丧失的人是怎么工作的。 应对悲伤,我们需要做的事: 书中提出了“力量支柱”的概念,它是支持我们、让我们重建自己生活的最关键的精神构件,(讲解其中一部分)包括:   与逝者的关系:可以尽量用外化的方式来哀悼这个人,例如去扫墓、穿戴一些和他们有关的物品、增加正面情绪,这些仪式可能随着时间会逐渐减少,但是对于当下抚慰悲伤是很有效的。 与自己的关系 写日记 去整理自己的情绪和思绪 表达悲伤的方式:重点在于表达,例如画画、作曲、写作等等。  时间 思想与身体 界限 结构:当经历很大的痛苦事件的时候,能够建立一个理性框架,是非常重要的。建立生活中的支撑,能够让我们感到有安全感和掌控感。例如每天定时运动,按时睡觉,保持工作 专注力 最后强调一点,所有这些哀悼的过程,包括建造这些支柱,都是需要我们付出努力,它不会凭空出现,同时我们要尊重这些情绪和感受,给自己一些时间,在经历丧失的时候我们的时间感可能会发生变化。同时我们要主动的付出努力,主动的为自己做一些事。  

2095 阅读

当心,别人可能在操控你的潜意识

    作为一名四川人,我在广东念完四年大学之后,所有的人都从我的普通话里认为我是个广东人,尽管我的口音中依然保留着“n”、“l”不分的川普特点。 中国方言是个神奇的存在,很多人的普通话再好,也难免地会染上自己家乡的一点方言口音,而这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又会继续被其他方言影响。 那问题来了,如果我并没有刻意去模仿当地人的口音,那是谁赋予了我一口广式普通话呢? 答案就是潜意识。   不仅口音,我们的潜意识,其实会在无数场景下、不知不觉地对自己或他人产生影响。   潜意识的一个重要影响,就是自主地帮助我们适应环境。   就像开头讲过方言口音的例子,我们潜意识里总会模仿他人,而且这也被证明“对自己的人际关系有帮助”。 一项实验发现,当人们在讨论某件事的时候,如果这个讨论组里有一个人抖腿,而其他组员抖腿的行为也会更多。但是当实验结束后,询问这些组员,他们都说没有意识到其他人抖腿的行为。 而且另一项实验发现,如果实验人员不经意地去模仿被试,被试在没有注意到实验人员的模仿行为的前提下,会报告对实验人员有更多的好感。 这说明,这种无意识的模仿行为是能够促进我们的人际关系的,而我们的潜意识经常在指导我们的行为做这件事。   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主动利用潜意识,去影响、提高我们的人际关系呢?   答案是肯定的。教你几招!往下看👇    “模仿”+“复述”    在一个约会的研究中,一些女性被要求去“不经意地模仿约会对象的口头言语和肢体言语”。 比如当对方说“你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吗”,你最好回答“是的,我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而不是简单地回答“是的”或者“对”;当对方摸自己的耳朵的时候,过几秒你也不经意地摸一下自己的耳朵…… 实验结束后,研究人员询问那些被蒙在鼓里的约会对象,看他们的评价。   结果,对象们纷纷评价那些存在模仿行为的女性更性感,而且更愿意与她们再次约会。 所以说,模仿+复述真是个提升好感度的好办法啊,可以帮助我们摆脱只会说“哦”的话题终结行为以及无话可说的尴尬局面。 但你也要当心,可能你身边的人正在通过这些小窍门影响你的决策,比如,你永远不知道那些推销员们为何总是让你无力拒绝。      寻找共同点    如果你刚到一个新工作单位,认识了两个异性,通过交谈你发现其中一个异性住得和你非常近,另一位则相对远一些。   那么,不出意外的话,你对住得更近的异性的好感度,要比另一位高一些。 这就是物理距离导致的心理距离的拉近。 不只距离有这样的作用,其他共同点也有相同作用。 比如在一群陌生人中,你发现有人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或者你们上过同一所学校,或者你们曾经参加过同一个活动……那么你们组建起小团体或者熟络起来的机会会更高。   就像几乎每个人都更喜欢自己妈妈做的饭一样,这并不是因为妈妈真的厨艺超群,只是因为熟悉了妈妈做菜的味道而已。 而这些偏好,其实并不受我们意识的主观控制——但效果的确会出现,就是潜意识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所以,要想和一个人更亲密一些,也许可以试着适当增加你们的共同点。      恐惧的场景    著名的吊桥实验发现:在危险、摇晃的吊桥上相遇的男女,更加可能对对方产生心动的感觉。 另外一项研究也发现,当一个人长时间运动后,他们更容易对异性产生爱慕或浪漫的感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当我们在运动或者恐惧的时候,我们会心跳加快、呼吸变得急促,这与恋爱时的“小鹿乱撞”的感觉很相似。 但你的意识不会以为这是吊桥引发的恐惧造成的,而会认为这是对面那个人引起的心动的感觉,所以两个人之间就很容易产生爱慕之情。   所以,如果你和约会对象一起去做一些刺激的事情,比如看恐怖电影、去鬼屋、坐过山车等等,那么你们之间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关系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也更大。   人的大脑会将因为刺激的事件导致的心跳加快,当成心动的感觉,而你也变成了能够给对方提供依靠和安全感的来源。 但如果你是男性,请记住,在一起冒险的时候,你最好成为那个“英雄”的角色——你可别在过山车上哇哇大哭。   当然,潜意识的影响力不止于此。   著名的冰山模型,可以非常形象的表现出人类心理内容的全貌:绝大部分都是淹没在水下的潜意识内容,而我们的意识只不过是心理内容的冰山一角。     绝大部分的心理活动,包括思想、情绪、行为,本质上都是潜意识在操控。我能用意识控制的部分其实少之又少。 正如弗洛伊德曾经说过:   “历史上,人类的自恋曾经遭受过三次重大的打击。 第一次是人类意识到地球并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茫茫宇宙无数尘埃中的一颗; 第二次是生物进化论剥夺了神给予人的特殊优越性,而发现人类和动物有着同样的祖先; 第三次则是潜意识的发现,人类并不像自以为的那样理性,可以主宰自我,事实上人类还有着动物性的一面,人的行为主要是由本能和潜意识机制所激发。”   人总是自信的以为,“我”为“我自己”做出了选择。   但在潜意识面前,你也许才会发现,那个“我”毫无力量。  

2400 阅读

一个孤独的年轻人,可能会在9年后得抑郁症|WEEKLY

  在本期「简单心理WEEKLY」,你可以看到: 真的感恩教育,才不是“一哭二跪三洗脚” 最大规模的机制研究:麻醉药如何对抗抑郁? 心理治疗,竟然还有消炎作用 为什么焦虑的男人爱喝酒? 一些人的“痛”,是另一些人的糖和可卡因 年轻时的孤独,有可能会在9年后“致郁”   看完记得去留言区与我们唠唠!   01 一个孤独的年轻人,可能会在9年后得抑郁症   年轻人的孤独感,并不一定会马上导致心理问题。   巴斯大学近日发表的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孤独感与9年后的心理健康问题有关。其中,与抑郁症的关联性最强。   这篇论文发表于《美国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学会》期刊。它回顾了63个有关4-21岁年轻人在社交隔离期间孤独和心理健康相关的实验,涉及51576名参与者。研究者发现:   孤独的年轻人将来患抑郁症的可能性可能高出3倍,孤独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可能至少持续9年。此外,与高抑郁风险更相关的,不是孤独的强度,而是孤独的持续时间。   这意味着,如何控制、应对孤独感是更关键的技能。     在新冠大流行背景下,大规模的社会隔离很可能导致心理问题的增加。英国曾对隔离期间青少年心理状况做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青少年表现出高度的孤独感,18-24岁的青少年中有6.5%在隔离期间感到孤独。   中国的情况也与之类似。一项针对中国年轻成年学生的大型调查报告显示,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至少有轻微的焦虑症状。   这项研究的领导者、巴斯大学心理学系临床心理学家Maria Loades博士说:   “从我们的分析来看,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年轻人的孤独感和抑郁感之间显然存在着强烈的联系。我们知道,这种影响有时会滞后,这意味着可能需要10年时间才能真正了解新冠大流行所造成心理影响的规模。”   在后疫情期间,这项预警仍然是重要的。儿童和青少年群体很可能会经历高比例的抑郁和焦虑。我们的卫生系统需要对心理层面的“二次新冠”有所准备。     02 他们为什么对“痛”上瘾   密歇根大学最近发表于《自然通讯》杂志的一项动物研究显示,刺激大脑中与上瘾相关的回路,可以产生强烈的欲望(即便让你痛苦的东西也是)。   研究人员的方法,是使用激光刺激小鼠的杏仁核(它在大脑中负责情感反应,让人产生专注于特定目标的强烈欲望),并让它们根据配对的靶标刺激分为三组:糖组、可卡因组、电击疼痛组。   在电击组,小鼠会遇到杵在墙上的杆子,一碰到就会被电。但同时科学家们会给它杏仁核刺激。   经过多次大脑激活和电击配对后,这些小鼠会强迫性地寻找带电的杆子,爬过障碍物反复接触,并使自己反复受到电击。   疯狂寻求电击,自己越过重重障碍也要找刺激的小鼠   糖组和可卡因组也是一样。当靶标刺激和杏仁核刺激配对后,这些小鼠会一心一意地追求糖,或是成为“可卡因上瘾者”,并完全忽略掉房间里存在的其他靶标。   对于不同的小鼠来说,糖、可卡因,甚至是一个让人疼痛的电击,都可以引发短暂的杏仁核兴奋。研究人员发现,无论靶标是喜欢还是讨厌,上瘾型欲望都同样强烈。   密歇根大学心理学教授Kent Berridge说:“在每一个欲望组中,杏仁核都会招致额外的与成瘾相关的大脑回路,为配对的目标创造一种强烈而狭隘的欲望,无论目标本身是愉快的还是痛苦的”。   原来,让人上瘾的东西,也并非总是享受。对于一些人来说,“痛”就是他们的糖和可卡因啊!     03 焦虑的男人爱酗酒?答案写在基因里   你是一酗酒就焦虑,还是一焦虑就酗酒?研究发现,这并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3月13日,阿伯丁大学和爱丁堡大学在《分子精神病学》上报告,他们首次在男性大脑中发现了一段DNA,它可以同时打开“酒精摄入”和“焦虑”的开关。     这项实验采用了人类关联分析、小鼠CRISPR基因编辑、动物行为分析和细胞培养研究的新方法。   领导这项研究的Alasdair MacKenzie博士,首先使用CRISPR基因组编辑技术从小鼠的DNA中删除了这个“开关”。   “然后,我们允许小鼠选择水或酒精混合物。大部分普通小鼠喝了酒瓶里的酒,令人惊讶的是,没有这个开关的小鼠基本都避免了饮酒,而且表现出了更少的焦虑行为。”MacKenzie博士说。   小鼠实验几乎复刻了在人类中观察到的结果。   酗酒每年导致全世界数百万人死亡,占所有男性死亡人数的7.6%。研究小组首次确认了一种同时驱动焦虑和酒精摄入的机制。   这段新发现的DNA片段,有可能在未来成为治疗男性酗酒和焦虑症的精准药物靶点。     04 心理治疗确实有“消炎”作用,CBT最强   用心理治疗来消炎,听起来是个本末倒置的方法。   确实。“人们会服药来减少慢性炎症,但药物可能很贵,有时会有副作用。”UCLA压力评估与研究实验室主任George Slavich博士说。   “我们想知道,心理治疗是否也会影响人体的免疫系统?如果是的话,哪种方法在长期内有最有益”。   George Slavich博士   近日,Slavich和同事们在《JAMA精神病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回顾了56项随机临床试验,并分析了几种不同心理疗法对体内炎症的效果,包括:CBT(认知行为疗法)、CBT加药物治疗、悲伤和丧亲支持、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心理治疗和心理教育,以及接受心理治疗的时间和类型等。   他们观察了几种不同的免疫学相关结果,发现促炎细胞因子受CBT的影响最为强烈。   “在我们检查的所有干预措施中,CBT是最有效的消炎方法,其次是多重或联合干预。此外,我们发现CBT对免疫系统的益处在治疗后至少持续6个月”,Slavich说。     简而言之,类似CBT这样的心理治疗,可以改变我们对自己和世界的看法,而改变这些看法又会反过来影响我们的生物学,降低个人患炎症相关慢性病的风险,比如心脏病、癌症、阿尔茨海默症等等。     05 最大规模研究揭示:麻醉药氯胺酮对抗抑郁的机制   氯胺酮,臭名昭著的“K粉”的主要成分,在医学手术也被用作麻醉剂,具有安眠、镇痛作用。   此前,低剂量的“氯胺酮”已被证明对难治性抑郁症具有快速疗效,但其作用机制尚不明确。目前,含有氯胺酮的鼻喷制剂,已被美国和欧盟批准用于难治性抑郁症的治疗。   6月1日,瑞典卡罗琳斯卡研究所在《转化精神病学》上报告说,他们已经确定了该药物的一个关键靶点:大脑中的特异性5-羟色胺受体。这项发现,为开发更有效的新型抗抑郁药提供了希望。   这是世界上同类PET研究中最大规模的一项随机双盲实验。30名抑郁症患者被随机分配为氯胺酮输注组(20人)和安慰剂组,并在输液前后接受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   结果显示:在接受氯胺酮治疗的患者中,有70%以上的人对该药物有反应。   氯胺酮治疗组前后PET成像(均值)   在PET成像中,研究人员使用了一种放射性标记物,该标记物与5-羟色胺1B受体特异性结合。这种结合减少了5-羟色胺的释放,但增加了多巴胺的释放(它是抑郁症患者缺乏的一种神经递质)。   “我们的研究首次表明,氯胺酮治疗增加了5-羟色胺1B受体的数量”,研究所临床神经科学部的研究小组负责人Johan Lundberg说。   “但它也是一种麻醉类药物,会导致上瘾。所以未来研究的方向,将是鱼和熊掌如何兼得的问题”。     06 别再摁着孩子们的头嚎哭了,真正的“感恩教育”应该这样做   特温特大学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去“感恩”,可以帮助人们增强心理弹性。   这项研究的重点是那些幸福感不足,且拥有轻微心理问题的成年人。领导这项工作的积极心理学教授Ernst Bohlmeijer和同事们筛选了217名志愿者,然后随机分为三组。   第一组的73人需要进行一套为期6周的、基于证据的感恩训练。 第二组被要求每周为自己做5件好事; 第三组为候补。   结果显示,6周后,近三分之一的“感恩训练者”都体验到了更高的幸福感。这一比例明显高于其他两个对照组(第2组为19.2%,第3组为13.6%)。   总的来说,接受感恩教育的人过得更开心了。研究小组之后又随访了一次,发现竟然三个月后仍然有效,说明感恩是一种长久的心理资源。   感恩被定义为一种积极的情感,这种情感源于接受他人利益的感觉(McCullough等人,2002年)以及一种积极的心理特质,比如欣赏生活中普通事物的能力、丰富性和经验以及对他人表达感激的能力(Watkins等人,2002年)。   很遗憾,我们在新闻里看到(甚至亲身经历过)的,被逼着给家长洗脚,在宣讲会上下跪、嚎啕大哭说着“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的小学生,接受的并非感恩教育,更像是在对他们集体进行的“愧疚感操纵”。   “一哭二跪三洗脚”式感恩,不哭不合群。@野比大熊   Bohlmeijer教授解释说:“培养感恩并不是一个速成的快乐诀窍。”实验中进行的6周感恩训练,主要是每天花15分钟进行书写练习和心理教育。比如:   写下今天发生的、3件值得感谢的事和原因; 换个角度,想象你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方面不在了(例如家里的自来水、宠物、心爱的洗衣机)会是什么样子?它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回想一件让你感觉艰难的事。试着回答:1)能讲讲这件事中积极的那一面吗?2)你是否从中学到什么?3) 经过这件事后你变了吗?你注意到自己有什么积极的变化?4) 你能体会到对这件事的积极那一面的感激吗? ……   论文里详细列了这“6周感恩计划”的细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查查   “重要的是,感恩教育不能选择对消极经验视而不见。我们承认困难和心理上的痛苦,同时也可以欣赏生活中的美好事物,”Bohlmeijer教授说,“事实上,这就是心理弹性的本质”。   所以,真正的感恩非但不是“情感绑架”,而且是一个教你发现支持性资源的过程。     本期weekly就到这里了,希望你又得到了一点有意思的心理学技能。   我们下周再见!     江湖边 ✑  撰文   Reference: Ernst T. Bohlmeijer et al. Promoting Gratitude as a Resource for Sustainable Mental Health: Results of a 3-Arm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up to 6 Months Follow-up, 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 (2020). DOI: 10.1007/s10902-020-00261-5 Loades et al., Rapid Systematic Review: The Impact of Social Isolation and Loneliness on the Mental Health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9,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16/j.jaac.2020.05.009 Andrew R. McEwan et al. CRISPR disruption and UK Biobank analysis of a highly conserved polymorphic enhancer suggests a role in male anxiety and ethanol intake, Molecular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38/s41380-020-0707-7 Mikael Tiger et al,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PET study of ketamine's effect on serotonin1B receptor binding in patients with SSRI-resistant depression,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2020). DOI: 10.1038/s41398-020-0844-4 Shelley M. Warlow et al. The central amygdala recruits mesocorticolimbic circuitry for pursuit of reward or pain,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DOI: 10.1038/s41467-020-16407-1 Grant Shields et al., Psychosocial Interventions and Immune System Fun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 JAMA Psychiatry. June 3, 2020.DOI: 10.1001/jamapsychiatry.2020.0431

1472 阅读

我们的一生中,有多少时间在认真对待自己?

心理咨询科普        期待更多...   心理咨询专题   人 际 关 系   人类所有烦恼均来自人际关系。 —— 阿德勒                     ·亲 密 关 系 爱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领,而是通过后天习得的能力。 ——弗洛姆                         ·原 生 家 庭   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托尔斯泰               自 我 认 同   爱是深深地理解和接受,是一种对自我和他人的尊重。 ——罗杰斯                         情 绪 压 力   想要离开一种情绪,你需要先抵达那里感受到它。 —— 情绪聚焦疗法               ·焦 虑 抑 郁   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丘吉尔                   ·哀 伤   郁结不发的悲哀正像闷塞了火炉一样,会把一颗心烧成灰烬。 ——莎士比亚   持续更新,欢迎收藏...  

35147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