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透支生命的新方式|漫画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925 阅读

每59人里就有1个,但你却未曾见过他|漫画

      海.德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817 阅读

脱还是不脱,这是个问题|聊点私密的事

      如果你在谷歌搜索“女性什么时候开始……”,就会发现自动联想中出来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   “女性什么时候开始脱毛?”     “多毛被人们视作一种耻辱,”《完美的我:伦理理想的美丽(Perfect Me: Beauty as Ethical Ideal)》一书的作者、英国伯明翰大学伦理学教授Heather Widdow表示,“女性脱毛是单纯为了看上去更好看吗?深入思考一下,我觉得更是为了迎合世俗。”   “如今,大多数女性依旧觉得自己必须脱毛,世界要求她们这样,她们别无选择。留着体毛让她们感到不安。”   你也许不相信,脱毛其实是个有着漫长历史的话题。从石器时代,古埃及、古希腊,最后到罗马帝国,男人女人都会脱毛。贝壳、蜂蜡或者其他脱毛剂是他们最常使用的工具。   而人类对“脱毛”的观念变化过程,完全可以看作一部世界女性身份地位的变化史。         01 曲折的脱毛历史   在古罗马时期,毛发与社会地位有着强烈的关联。   “脱毛就跟洗澡差不多。古罗马人认为一个人的身体越清洁,这个人的灵魂就越纯洁高尚,他们推崇这种人坐拥高的社会地位。”Victoria Sherrow在《毛发百科全书:一部文化历史(Encyclopedia of Hair: A Cultural History)》中如此写道。   古罗马时期的女性在打理头发   等到中世纪欧洲,天主教女性将体毛视作性别特征,女人的体毛意味着女人味。 不过,你虽然可以保留体毛,但对待体毛就像对待生殖器官一样,不能在公共场合露出来。头发是唯一能裸露在外的体毛,但也得少露,于是女性要拔掉头发让发际线向后移。   有趣的是,头发没了,她们还想没有眉毛。伊丽莎白1558年执政期间将自己的眉毛剃掉,追随女王的欧洲女性纷纷效仿,走到街头就能看见无眉的女性。   1760年,法国理发师Jacques Perrent发明了剃须刀,成为了男男女女更好打理自己体毛的福音。   伊丽莎白一世和她的眉毛   人们对体毛的态度,直到19世纪末又发生了转变。   转折来自Charles Darwin - 达尔文 1871年写的《进化论》。   Darwin在书中提出,如果从进化角度、更客观理智地看,旺盛的体毛并非“女人味”的象征,而是物种没有进化完全的象征。“Darwin的自然选择理论将体毛和原始祖先和物种退化联系在一起,认为体毛旺盛是一种退化。”Bates大学性别和性研究的教授Herzig说。   达尔文掀起了新的一轮脱毛潮   然后进化论火了,19世纪的科学家们纷纷接受了他的观点。随后人们又开始推理:既然体毛多是退化,那么体毛少是不是就意味着进化更加完善的,更加的具有性吸引力呢?   科学家还逐渐加入了更多“新观点”,比如认为旺盛的体毛和“性倒置、疾病、精神错乱及犯罪暴力”相关。同时他们还说,这些理论只适用于女性,只有女人体毛旺盛才会疯疯癫癫。(这里面其实有一些性别歧视和雄性危机的味道。)   在女性社会地位正在上升的时期,要推行“性别社会控制”,开始传播一种“女性应当无毛”的审美和价值观。   女性也确实急了,开始脱毛。     Herzig教授在书中写道:“在20世纪的早期,越来越多的美国中上阶级的白人觉得体毛恶心,无毛光滑的肌肤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将体毛剔除,才能将自己和下等人区分开来。”     02 各种流行告诉女性:“你该有女人该有的样子”   同时让女性开始脱毛的,还有当时的流行服装。   在20世纪的头些年中,美国开始流行各式各样的连衣裙。    有些裙子会露出半条、甚至整条手臂,此时如果露出腋毛,人们就觉得难堪。   20世纪的一些流行穿搭   1915年,作为一本女性杂志,《Harper's Bazzar》开始宣传脱毛。“女人必须要有女人的样子”。同年,剃须刀公司Gillette推出了一款面向女性的剃须刀——Milady,“在Milady的厕所梳妆镜前添置了一样新事物,它帮她解决了私人的尴尬问题。”     30年代到40年代,二战开始。   由于物资短缺,就连尼农袜子都比较难抢。所以此时的女性,又不得不迎来一个光腿的潮流——这意味着你又得刮腿毛。     1946年,比基尼流行起来,需要露出的部位和面积更多了。   谁都不想光腿时让自己的腿毛被看到,穿比基尼时阴毛露出来。那就要更大面积地刮掉体毛,以更加大大方方地穿比基尼,更加堂堂正正地光腿。   比基尼宣传照   “跟风脱毛的人有很多,但一开始也并没有很极端。”Widdow说。   “在1960-1970这段时间,走在街上还是可以看下腋下有毛的女性,《Playboy》杂志也会有露出腋毛的女模。加上第二波女性主义和哈皮精神热潮掀起,两者都不赞成女性应该脱毛。体毛是她们追求平等的标志,拥有体毛挺自然的。”   女星Sophia Loren1955年所拍摄的照片   “70年代开始,转变越来越大,流行文化发展壮大。记得是1987吧,有7位巴西姐妹在纽约街头开了一家沙龙,专门提供去掉体毛的服务。当时的名人,比如Gwyneth Paltrow、Naomi Campbell等,都去巴西姐妹的店里体验服务。群众们一看,有点意思,也就跟风起来了。”   根据数据表明,截止1964年,98%的15-44岁美国妇女定期有刮掉体毛的习惯。     “一开始,这还是一件你做了可以加分的事情。渐渐地却彻底变成了你不做就减分的事。”Widdow说,“无毛变得就跟你需要洗澡一样,人们开始觉得这无比正常。”   以《Playboy》为首的各类杂志出现在各大报刊亭,刮掉体毛、穿着内衣挑逗的少女,为女性树立了“性感标杆”。   广告和媒体开始大势宣传,无毛是理想,而有毛是粗俗。电解、脉冲、光脱……越来越先进的技术发展起来。     “厌恶、耻辱、敌意……这些都会造就人们对自我形象的自卑。”Herzig提及,“让自己的体毛被看见让女性觉得自卑。脱毛表面上看是让身体光洁,其实是逃避社会给予的压力。但脱毛并不好,脱毛使得私处没了生理遮蔽,更容易被感染。”     03 女性:“我们不能被代表!”   2008年,Arizona State大学女性和性别研究所的教授Brenne Fahs给她的学生们布置了一项作业:女生回去特意留体毛,男生回去刮掉体毛,过段时间汇报一下自己的感受。   实验的结果,学生一开始因为惧怕教师权威而执行了任务,但持续一段时间后纷纷感到羞耻,感到愤怒,开始向教授提出反抗。   “女性脱毛是有历史必然性的,”Fahs教授说,“每个人都会面对三大问题:同辈施加的羞耻感,自己内部自我同一性的争斗,社会对他们的排斥。”   “还有性偏见。社会会因为体毛对一个人持有偏见,比如认为les会留腿毛,而gay都会剃掉腿毛。女性非常看重社会关系,却对社会关系对自己的影响没有认知,错以为这是自己的意志。但其实绝大多数都是社会规范的作用。”     “在最近的2年里发生了很多事,大选、MeToo运动……女性的自我意识又再次觉醒,她们开始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归属权,开始有性别和性意识,开始有平权意识。开始有意愿去推翻这一切。”   在Ins上,也有一群上传自己体毛照片的女性,用行动在呼吁“毛发自由”。   一位在ins上晒出自己私处照片的女性   美国的媒体杂志开始刊登体毛的女性的照片。Emily Ratajkowski曾《Harper's Bazzar》上曾刊登过露出自己的腋下和腋毛的照片。     越来越多的女性意识到体毛与性别和权力有着密切的联系。体毛在人身上引发的情感本质,作为一种积极性和社会变革的工具,具有巨大的潜力。在女性主义的道路上,体毛这件小东西,正在承担着相当重大的历史使命。     有趣的是,商家们也在视机而动,有的剃须刀品牌一改之前的定义,借此机会新推出产品,积极为女性辩护。比如Flamingo采用的广告标语:   “我们不能被代表!我们成长了,是时候做出自己的抉择!”   过去,剃须刀的广告仿佛在告诉人们:体毛是不被允许的。但现在他们都变了,开始表达:“有没有体毛都是个体的选择”。甚至还有品牌,开始在广告中体现不同群体的女性如何使用剃须刀将自己的体毛修饰成喜欢的形状。   “你可以选择保留你的体毛,也可以选择不。没人能对你的选择说三道四。”“你可以染它、剃它、让它自己长…...关键在于,是你自己出于自由意志做的决定,这才最重要。”   是的,你自己如何看待身上的毛发,永远是最重要的。   最后就祝每个人都能实现“毛发自由”吧!(我要去给自己的腿毛剪个小桃心了!)     本文系编译,原文: https://www.cnn.com/style/article/why-women-feel-pressured-to-shave/index.html     Marianna ✑ 撰文 August 8:30 ✑ 编译    

897 阅读

与情绪结伴同行

先来讲个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初中女生,我们就称呼她佳佳吧。她的天赋和学习成绩原本都不错,但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因为中考前紧张的课程安排和大量的作业,她感到压力很大,情绪常常不稳定,会因为一次考试成绩不好、一个同学不经意的态度而大起大落。为了使自己平静下来,她常常一两个小时目不转睛地看手机,甚至熬夜刷手机,父母干涉的时候还会发生抢夺手机大战。为帮助佳佳,父母请过家教,生活上提供了充分的支持保障,还会反反复复地给她讲道理——关于刷手机和睡眠不足的危害,遵守规则的重要性…… 平心静气沟通的时候,佳佳可以很清楚地意识到正确的做法,也愿意和家长商定规则。然而,熬夜和手机大战还是隔三差五地发生,以至于发展为佳佳因为起不来床而频繁向学校请假。眼看中考日期日益临近,她和家长都因为找不到有效改善方法而越来越焦虑,决定通过咨询求助。 佳佳的故事反映了一个青少年常见的困难——情绪失调:情绪易失控,知道做不到。     什么是情绪失调?怎么破解它呢? 要寻找答案我们需要简单了解一下人类对环境做出反应的大脑神经机制。人脑最底层的结构是脊椎动物的神经中枢,它是一个前端略微粗壮的杆状物,被称为脑干,负责我们生命中无需意识控制的基本功能,如心跳、血压、呼吸、体温,睡眠和消化。和脑干紧密相连的是小脑,它的主要功能是帮助我们进行各种运动。从小脑向前方依次是中脑、下丘脑和丘脑,它产生于哺乳动物的出现,因此也称为”哺乳动物脑”,它的主要功能是处理一些社会性行为,如性行为、攻击行为和合作行为。这个区域还包含杏仁核和海马回组成的所谓“边缘系统”,杏仁核的主要功能是处理各种基本的情绪和情感,海马回负责对特定信息的储存和记忆(类似一幅情绪地图)。 方便起见,我们可以把边缘系统称为“情绪脑”。人脑的最表层是布满褶皱的大脑皮质,大脑皮质的外侧被称为新皮质。新皮质是高级哺乳动物在进化过程中发展出来的,掌管着诸如分析、计算、推理、决策等高级神经活动。对应地,我们可以把新皮质部分称为“理性脑”。人的大脑新皮质面积在所有的哺乳动物中是最大的,这也就是人类的智能在动物界中出类拔萃的原因。 尽管拥有发达的理性脑,生活中人们却常常反复做出不明智的行为,比如佳佳用刷手机的方式缓解焦虑,不仅效果不好,还耽误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导致自己更焦虑。问题出在哪里了呢?事实上,如果我们要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并付诸行动,需要情绪脑和理性脑共同协作才能完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神经系统先通过下丘脑把信息输送给情绪脑做初步加工,如果加工顺利,信息才会完整、准确地进入理性脑,被进一步整理、分析和计划,然后做出决定并行动。杏仁核的作用类似于烟雾探测器,如果侦测到“不安全”的信息,并且程度强烈的话,信息进入理性脑做深度加工的过程就会受阻,信息可能被选择性过滤,甚至完全被阻断,导致人们做出条件反射式的行为,这类行为通常不利于问题解决,甚至还会带来新的麻烦。   如何避免情绪失调呢? Ogden等人通过研究提出了“情绪耐受窗”理论。研究显示,人类的情绪根据强度可以分为三类:高激动状态(Hyper-arousal)、低激动状态(Hypo-arousal)和理想的激动状态(Window of Tolerance),理想激动程度的范围就是情绪耐受窗。每个人对情绪都有不同的耐受范围,也就是窗户大小各异。而一致的是,只有情绪在自己的耐受窗之内我们才能维持理性思考并做出明智的选择,如果超过了耐受窗范围,我们就会认知失调。在高激动区时人会自动进入“战斗或逃跑”模式,在低激动区时人会进入“僵住-麻木”状态。 在情绪耐受窗之外,人的反应通常是不受理性大脑控制的、本能的,类似于电路短路了。于是,就有了很多“事后诸葛亮”和“知道做不到”。   那么,我们有办法应对“大脑短路”吗? 结论是肯定的。 行之有效的方法是扩展情绪耐受窗。情绪耐受窗的大小和人的成长经历密切相关,包括家庭养育、学识和生活阅历以及是否经历过创伤等。那么我们就从家庭养育的角度谈谈帮助孩子扩展情绪耐受窗,调节情绪的方法。 首先,是对孩子的共情。 在家庭中,孩子需要经常获得养育者(通常是父母)的理解和回应,心理学上把这种理解和回应称为共情或者同理。孩子从降生到这个世界时就有各种情感,这些来源于他的需要是否得到了满足,他会通过表达情绪向父母发出信号,要求被照顾和被满足。 如果父母能敏锐地感知到孩子的需要,及时、恰当地回应,孩子就会感到世界是安全的,自己是被爱的、有价值的;相反,如果得不到父母的有效回应,孩子就会缺乏基本的安全感,也会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 如果父母在回应孩子需要的过程中还能和他交流感受,比如对小宝宝说“你哭了,是饿了吧”“你不想去医院,是害怕打针疼吧”“你不想和东东玩儿是因为上次他抢你玩具你生气了吧”……父母和孩子的这种交流,会让孩子形成重要的感觉:我的感受都是可以被理解的,父母懂得我;我能被照顾好;我是重要的、有价值的。 这种对关系和自我的认知被称为一个人的内在运作模式,类似一个人的初始设置程序,指引他在生活中的各种决定和行为,而且这个思维加工过程常常是自动化、无意识的。 回到我们的目标:情绪调节。 我们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的是与他人分享快乐可以加强这份快乐;它的另一面是,当坏情绪被理解时,它的强度也会被自动调节,痛苦感会减轻。 在父母善于共情的家庭里,孩子逐渐学会了理解自己的各种感受和需要,学会了清楚地表达它们,而后学会了在需要的时候由自己调节感受和需要。在理解自己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孩子逐渐学会理解他人的感受,以及如何用适当的方式与他人互动。心理学家丹尼尔・戈尔曼把它称为情商,认为它对于获得成功至关重要。的确,人类的很多心理品质,比如韧性、延迟满足、理解他人,以及在亲密关系的行为模式等都和情绪调节能力密切相关。由此可见,这些早期培养常常会影响人的一生。 再看佳佳的家庭里,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的方式只是讲道理、出主意甚至包办代替,如果遇到的确解决不了的情况还会劝慰孩子说那件事不重要,不需要为它难过。此时孩子的情绪不但没有被理解,甚至被否定,所以糟糕的感觉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糟了。这类模式在家长和孩子的日常互动中很普遍,因此很多孩子们无奈地感叹:父母关心我,可是他们不理解我! 在咨询过程中,佳佳的父母逐渐认识到,有效的做法是当发现孩子有强烈的情绪时鼓励她表达,倾听它们,体会她的情绪和来由,并把自己的体会告诉孩子,看看她是不是同意。等孩子的情绪强度回到容纳之窗后,再帮她出主意或者进行教育。后来,佳佳的父母改变了应对方式,看到孩子有情绪变化时刻意提醒自己不评论,如果孩子愿意就先和她聊聊她的感受和想法,等孩子情绪较为缓和后再谈家长的观点和建议。他们发现这样做效果比以前更好,孩子的情绪调节更快,而且有时候她自己就想出了应对的方法,也是她自己更喜欢愿意去做的方法。 在这里,也许有的家长担心自己不能准确地共情,其实没关系,可以允许孩子纠正自己,或者如果是和较大的孩子沟通,直接问问他的感受如何也是不错的选择。无论如何,这种希望理解孩子的努力对他的情绪成长是重要的,而且持续采用这种模式沟通有助于亲子间形成牢固的情感连结。 表达共情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过程中尽可能不批评。否则孩子很容易产生挫败感,关闭心门不愿再沟通。   第二个方法是涵容。 涵容是心理咨询中的术语,是指接纳来访者情绪,把其中有破坏性的部分转化成建设性的元素,再传达给他。 涵容实质上是共情的延伸。每种情绪本身没有对错,也许我们可以对问题的认识做调整,但作为一个人,我们感受到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被允许的。 哈佛幸福课的导师泰勒・本・沙哈尔说:“我们越是抗拒坏情绪,它越会气势汹汹、无孔不入;相反,如果我们接纳它,愿意与它和平共处,比如‘现在我是生气的,我允许自己生气’这时气愤便不再那么有威力,我们反而更容易获得平静”。这就是接纳的力量。 另一方面,当我们帮助来访者找到他不恰当的做法中的积极意义——为了安全,为了关系,为了生存……这类合理的需要时,我们才能使他感受到被理解,继而愿意和我们合作,一起探索更适当的方法。 在生活中,我们需要用体验的方式教孩子培养稳定的情绪。 青少年情绪不稳定有几方面原因,首先是成长过程中大脑功能发育不充分,其次生活阅历有限,认识和解决问题的思路都比较单一,因此情绪管理能力较为薄弱。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情绪受荷尔蒙分泌的影响较大,情感体验常常更像是湍急的小河,雨季时水流难免漫过河道。这时候,教育者如果能作为广阔的大海为他们的情绪泄洪,那么他们也会逐渐学会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具体做法就是家长或老师接纳他们偶尔的情绪失控,在保持自己情绪和思考功能稳定的情况下陪伴他们,等他们情绪恢复稳定后,帮他们看到自己想法和行为背后的积极意义,再探讨其它的视角。同时,涵容并不意味着纵容,当孩子犯错或有意破坏规则时,教育者需要使用温和而坚定的态度做出应对。涵容的难点是父母或教育者自己的情绪稳定性。如果有这方面的困难,建议阅读《正面管教》主题的书籍或者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在和佳佳的工作中,我帮她看到她对同伴态度的情绪反应,其实是她注重友谊,而且能敏锐地感受别人的情绪,这些都是她的优势;而后,我们才一起去看让她感到困扰的方面是否还有其它的理解角度和应对方法。经历了这个过程,她对自己的敏感不再那么困扰了,也想出了应对不同情境的方法。   第三个方法是训练觉察,练习冥想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冥想最初来源于宗教,如今,随着脑神经科学和临床心理学的发展,冥想练习开始走入大众的生活,并且广泛地用于医院、企业、学校等场所。《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将冥想定义为:一个熟悉自身的精神活动,通过心智训练带来长期的认知和情绪改变的过程。做个形象的比喻,冥想就像是思维的体操。 研究发现,每当我们感到焦虑、恐惧、愤怒的时候,杏仁核就会高度激活,而冥想能减少杏仁核活动,使我们更少体验焦虑、更能调整自己的愤怒和恐惧,类似一台情绪灭火器。同时,有一项对冥想的研究发现,为期 6 个月的冥想训练,可以显著降低抑郁症的复发率,提高睡眠质量。此外,坚持冥想还可以提升人的注意力。 在我们办公室,同事们也曾经建微信群,用打卡的方式相互支持,帮助大家养成冥想习惯。在我们积极教育的学生课堂上,每节课程刚开始时设置了5分钟的沉静训练,就是采用冥想中的腹式呼吸法,帮助学生训练稳定情绪的能力,同时训练专注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很多老师反映学生对情绪的管控有明显改善。 因此,父母也可以带领孩子坚持练习冥想。即使是每天5-10分钟的练习,坚持下来对于改善日常情绪的作用也不可小觑。(现在有很多微信公众号提供练习冥想的指导,这方面专业的资源包括简单心理APP上的十日冥想,公众号睿心Wiseheart等。) 在我和佳佳的工作中,我带她练习五指山冥想法,鼓励她在意识到自己情绪激动时先花一分钟做个冥想练习,一段时间后她感到自己的情绪失控越来越少了。 情绪是人生旅途和我们一路同行的重要伙伴,它带给我们多样的生活感受,同时在一些重要时刻帮助我们做出智慧的选择。所以,让我们和孩子一起理解情绪,学习与情绪成为朋友,聆听和感受它,从中体验人生的万千景象。 (注:为保护来访者隐私,对个人信息做了模糊化处理。)  

1639 阅读

自恋的尽头,是爱的荒芜之地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人人都自恋”,自恋作为一个越来越被大众所熟知的心理学名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心理学如何界定作为心理问题的自恋?这个心理问题会给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它的成因是什么?是好还是坏?有个自恋的父母或者配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自恋者本人可以被治疗吗?

16716 参与

孤独的人往往“各怀鬼胎”|漫画

      海德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407 阅读

如何与孩子同步

从出生开始,父母和孩子之间就开始了“交流之舞”。即便在孩子还没能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关注父母的言行,而父母也随时随地地关注着孩子的所有信息。随着孩子的成长,语言交流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交流之舞”的舞步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多变。不能被同步的孩子,常常感觉孤单和自卑。不能同步孩子的父母,则常常在亲子互动中感到无力和耗竭。那么,如何避免这些混乱的发生呢?学习与孩子同步,是协调亲子互动,改善亲子关系,让“交流之舞”的舞步恢复和谐的不二法门!希望通过我的介绍,可以让您重新找回与孩子互动的信心,发现与孩子沟通的途径,恢复亲子关系,舞出和谐家庭舞步。 一、同步是什么 二、同步有什么作用 三、同步是如何发生的 四、同步该怎样做

9415 参与

我们的一生中,有多少时间在认真对待自己?

心理咨询科普        期待更多...   心理咨询专题   人 际 关 系   人类所有烦恼均来自人际关系。 —— 阿德勒                     ·亲 密 关 系 爱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领,而是通过后天习得的能力。 ——弗洛姆                         ·原 生 家 庭   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托尔斯泰               自 我 认 同   爱是深深地理解和接受,是一种对自我和他人的尊重。 ——罗杰斯                         情 绪 压 力   想要离开一种情绪,你需要先抵达那里感受到它。 —— 情绪聚焦疗法               ·焦 虑 抑 郁   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丘吉尔                   ·哀 伤   郁结不发的悲哀正像闷塞了火炉一样,会把一颗心烧成灰烬。 ——莎士比亚   持续更新,欢迎收藏...  

32650 阅读

简里里:什么是健康的人格?

晚上好,我是简里里,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我今天回答一个私信问题:他问我说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心理完全健康的人? 什么是一个健康的人格呢? 书本上是这么说的:一个人拥有健康的人格,ta要有连贯的自我内在的感受和能够反映自体连贯性的行为模式。 这种自体的连贯感,是一个人能够获得自尊感愉悦感的基础,也是ta能够从和别人的关系,包括工作关系里面得到快乐感的心理基础。 换句话说呢,就是一个成年人ta对于自己是谁,ta怎么看待自己,ta怎么看待他人和看待世界,这个感受是确定的,是一致的。而不是今天我觉得所有人都仇恨我,明天觉得所有人都会喜欢我。 在内在稳定的一致的基础上,一个人才能稳定的成长,包括实现自我的价值和需求等等 在这个基础上,ta 和别人相处的时候,既能够保持ta自己的独立性,不轻易妥协,也能够理解和容纳别人。 他不会轻易的觉得自我被他人冒犯,也不会随意的去侵犯别人 祝你在生活中不断的有机会了解和发现自己, 希望在你的内心里面对自我的形象是有一个稳定的、连续的、清晰的样貌, 希望你在和他人的交往中经常能得到快乐。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3209 阅读

川普把病毒称作“中国病毒”,网友说你丫才是病毒|疫情中的“仇外心理”

  江湖边  ✑  撰文 酒鬼  ✑  编辑 早上起来刷推特,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出来作妖了。   他新发的一条推特中,直接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   “美国将会强有力地支持航空等其他受‘中国病毒’影响巨大的产业。我们将会比其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看看留言,国外网友们已经率先炸锅了。纷纷表示救救我们吧,我们好难啊,怎么摊上这么个总统:   “种族歧视才是病毒” “我看你才是病毒(#TrumpVirus)”   做病毒远程检测的Cool Quit创始人Eugene Gu说:   “川普将2019新冠病毒直接称为‘中国病毒‘,是有意将民众引入种族歧视和仇外心理的深渊。“     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发推回怼:   ”我们的亚裔社群——也就是你服务的人,已经在受苦了,他们不需要你助长更多偏见。“   等我再打开朋友圈,也已经被这条推特截图刷屏了,朋友们纷纷满脸问号,美股一周内已经连续熔断了,川普先生您此时的行为真不是在玩火么...   果然,他发推50分钟后,美股第四次熔断了。     其实,在川普“中国病毒”的叫法之外,世界各地也确实还在发生一些因为新冠病毒导致的歧视和排外事件。   有的人只是走在路上,就突然被打:     德国《明镜》,法国《皮卡第邮报》也曾使用不当措辞报道疫情:   “新冠病毒·中国制造”;“黄色警戒“ (报纸后来道歉了!)   大灾当头,人人自危,出现“歧视”也并非不能理解。   但我们得聊聊,这当中“过分”的部分:   仇恨、敌对、羞辱,无差别指责来自疫区城市和疫区国人,试图剥夺其基本人权和尊严,好似对待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它就会带来另一种形式的病毒,一种情绪上的“副作用”。   这类强烈的排斥、仇恨情绪,在心理学中被称作是“xenophobia(仇外心理)”。       01 仇外心理是正常的,它源自人类“进化保护”中的本能反应   理智上来讲,人们对“来自别国”的瘟疫如此排斥、恐惧,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注:目前,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是否来自中国仍未有定论。将病毒与特定国家、地区相联系的用词,都是世卫组织与国际社会所反对的污名化行为。)   真相是,我们人类自古如此。美国临床心理学家David Ley博士认为,这种心理源自人类漫长的进化适应过程,且具备一些生物学基础:   “人们通常觉得,长得更像我的人,更可能拥有与我类似的免疫力。如果那个人的长相跟我完全不一样,免疫系统不一样,还可能拥有传染病,那么我和我的家人就暴露在了危险之中。   但是,仇外者本人不一定会有意识这么想。我们所说的是一种进化适应行为模式的特征。”   也就是说,当人们面对一种外来的恐怖传染病,下意识的、自然流露的反应就是“关上门”,或者“你出去”,表现出对外来群体的回避和对抗。   国外政客违反世界卫生组织要求,滥用歧视性说辞,屡遭中方警告   Ley认为,与其把“仇外心理”看作是一种内在的种族主义、自私、恐惧和偏见的流露,倒不如讲,它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到,在整个人类历史中,仇外实际上是一种保护性和适应性的心理。   但承认仇外心理的“生物适应性”,并非要辩解或洗白上述的恶意行为,而是对某些“排斥性想法”的一种解释——   害,没办法,谁让人类历来如此呢。这是进化的优势,也是基因的“瑕疵”。     02 针对“外来者”的歧视一直存在,但现在它被无限放大了   “新冠病毒把各种歧视似乎都放大了,这并不是说以前就没有歧视,但是,这种歧视目前被扩大了……别人看我们的眼光出现了变化”,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社会学研究员王思萌女士在一项与法国公共卫生部门的联合申明中说。   传染病的流行,是放大摩擦和偏见的一类绝好契机,它激化了长期存在的仇外情绪。比如根源于5G之战、贸易摩擦、地缘政治的矛盾……就好像你面前站着一个充满成见的人。嘴上说着一些“可怕的传染病”,但其实在“借机释放一下对他们的反感”。   越南一家美甲店的招牌。“因为新冠病毒的原因,我们不能接待中国顾客”。Sophie Carsten/Reuters   “替罪羊”(scapegoat)就是这一类群体现象的产物。找一只替罪羊,就是个体或群体寻求将自己内心的自卑、罪责感或自我憎恨投射到另一个体或其他群体身上。   面临新型传染病考验的社会,常常把外来/少数/边缘化人口作为替罪羊。   相似的事情,在历史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19世纪,霍乱肆虐,爱尔兰移民遭受了不合理地蔑视;中世纪的欧洲,犹太人背负了黑死病的骂名;在1980年代早期,海地人被错误地指责为传播艾滋病毒的罪魁祸首而遭遇毒打。   在2003年,多伦多是亚洲以外SARS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一名“超级传播者”造成了医院内传播,为一名78岁的加拿大居民关姓老太太。SARS时期,和今天相似的仇外心理也发生在华裔加拿大人身上。   在国内,旅游博主汪梦云就成了肺炎事件的“替罪羊”之一。   在微博的一组照片中,她跟同桌女性一起品尝了蝙蝠料理。还称赞说“肉很紧、很香”:   多巧啊,一个吃野味的人——此前有专家表示,蝙蝠很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宿主。网友立即炸锅般地开始声讨她,汪梦云成了仇恨的靶子。   尽管彼时她在节目里所食的并非“野生动物”,而是本地人饲养的“果蝠”,属于当地日常料理;视频拍摄于2年前,地点也并非所传的武汉,而是帕劳。但汪梦云还是删博了,并“为曾经的无知道歉”。   “当人们带有成见时,他们会寻求一种简单化的、完全误导的、毫不掩饰的、无知的答案”,亚裔美国人平权运动主席John Yang 说。由传染病疫情催化的仇外心理,引发了寻找替罪羊的巨大需求。     03 通过提供更多事实和社会支持,我们可以打断这种“仇外”模式   在最近的一些新闻里,我们依然会看到“故意瞒报致多人感染”,或者“明明已经出现了不舒服的症状,但吃退烧药隐瞒”的事件。   多伦多约克大学社会学教授Harris Ali认为,仇外心理若继续肆虐下去,将会助长这类瞒报事件。   “如果这个人担心被歧视,那他可能就会拒绝透露信息,或者拒绝去看医生,这更不利于传染病的控制”。   一些专家学者们发现,通过2类措施,我们实质上可以部分消解这样的仇外心理——提供更多有关疾病的事实,以及建立社会层面的支持系统(包括缓解现实和情绪困境)。     “多提供有关病毒的事实是有益的。它可以帮你正确地认识疾病、认识疾病的传播,消除一些不必要的恐慌”,国家二级咨询师、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邓业针说。但是,“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而是需要整个社会共同搭建的支持性系统”。   上月29日,多伦多市长John Tory在一则警惕“华人病毒歧视”的发言中称:   自己尤其感到不安的就是假消息的流传,以及无理的“隔离华人”的要求。比如,一些社区和学校的工会,仅仅因为有华人居住和上学,就要求他们“停课隔离17天”,而这与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完全不符,他们对何时启动这样的措施,有自己的科学标准。   亚裔法国人在社交媒体上贴出自己手举“我不是病毒”(Je ne suis pas un virus)的标语的照片进行反歧视运动。   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恐惧(尤其是不清不楚的那种恐惧)会导致暴力程度和仇外心理的增加。   一项调查发现,在卫生水平越低、医疗资源越稀缺、公众健康教育越差的城市,也越容易出现“仇外心理”。   支持性的情绪越多,也是越有利的。   比如,疫情期间,各地市民都开始承担起公民自救的工作。各行业捐赠食物、医疗物资、考拉裤、咖啡;外卖员、物流从业者、社区志愿者依然坚持岗位,维持城市的运转;心理咨询平台也快速上线了免费的心理支持热线。   中国留学生在意大利街头举牌:我不是病毒,我是人类。许多路人摘下他的口罩,拥抱了他。   这场疫情还会在全世界持续下去,会有人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会有人面临破产,也会有更多人死去。   就在3月15日,我们看到塞尔维亚总统近乎哽咽地在发布会上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然后说:“只有中国会支援我们,我们请求中国提供一切帮助。”   在这场全人类的战役中,现实困境的解决,完整、及时、广泛的事实传递,一切的互助、共情和感同身受,依然是最朴素和最重要的真相。   从中世纪的黑死病到今天的新冠病毒,仇外心理与瘟疫一起,与人类至少走过了数百年时间。而此时此刻的“歧视”,必然会成为放大矛盾的工具。   川普这波操作,甩锅满分,抗疫负分。     References:  nbcnews:As coronavirus spreads, so does concern over xenophobia psychologytoday:Xenophobia in Response to Pandemics Is (Sadly) Normal;What Coronavirus Teaches Us About Racism: Xenophobia Spreads TIME:The Pandemic of Xenophobia and Scapegoating NYT:As Coronavirus Spreads, So Does Anti-Chinese Sentiment 伊恩·戈尔丁, 克里斯·柯塔纳,《发现的时代:21 世纪风险指南》,中信出版社,2017年5月 FT中文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引发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

118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