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事必须被藏在心里

    后记: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孩子在成长中发生的很多冲突,源于父母并未学会如何成长。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他们会自然而然地渴望隐私。   渴望隐私 ≠ 发生了需要隐瞒的事。青春期自我意识的增强、对独立的渴望、与同龄人相处时的不安感,以及更复杂的内心世界的发展,都会激发人们对隐私的渴求。   当父母询问孩子的隐私时,通常拥有“侵入性的、强势的”姿态。更可能让孩子反感的,是其背后象征了“成人的权威”。   这里的非暴力沟通技巧是,抱着“对孩子的生活感到好奇、感兴趣”的姿态,用“礼貌/询问”代替“命令/要求”。如果你想知道孩子在想什么,可以这样说: “我很想知道,你说的那种经历是什么样?” “如果你能告诉我更多,我以后就会多多注意” “多了解你心里的想法,会让我更加放松,不那么担心你” 最重要的,是要让孩子感觉到:我的选择被充分尊重。我可以同意父母参与自己的私生活,但这是一个选择,并非必须。   但是,极端的保密有时会成为一个危险信号——你可能没法发现孩子的抑郁、焦虑、抽烟酗酒等不良行为的预警。因此,监护人需要找到正确的平衡点。 确定“平衡点”的一种方法是,问问自己真正需要知道什么,不需要知道什么。例如,你得知道孩子要去哪里,和谁在一起,什么时候回家。但可以不用知道他和朋友讨论了什么。   育儿工作,本质上是一个双方都在成长的过程。良好亲子关系的基础是真诚的沟通、耐心的引导、充分的尊重。     漫画:小硕 “心理学研究僧 漫画小白,腰间盘突出知名患者 国家一级鸽手,世界顶级拖延症代表” 编辑:江湖边

1735 阅读

有一种爱,密不透风

最近一个长辈来我家做客,谈起她宝贝儿子和儿媳,感到自己特别委屈。明明她是好心办事,却总是得不到好报,这让她心里很憋屈,有怨恨。 就称她A吧。 她和小夫妻俩同住一屋檐下。平时,她像是两个年轻人的老妈子,做饭、洗碗,洗衣服,收拾屋子。整天她忙里忙外,小夫妻俩上完班回来拿起碗筷就能吃饭,吃完出去遛弯,把家务活都留给了这个老妈子。 日子长了,A终于忍不住对儿媳妇说:       “最近我感觉人老了,做事容易累。我儿子上班辛苦,你的工作轻松一点,要不,你下班回来把你们俩的衣服洗洗吧?” 儿媳妇马上说:       “妈,其实我上班也比较辛苦的。”       “既然这样,算了,还是我来做吧。” A无奈地说。 后来,儿媳妇时不时会自己洗衣服,当然她也经常叫丈夫去做。A说:       “我这个儿子啊,让这个凶媳妇给管死了,媳妇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她一发火,我儿子就不说话了,倒是跟我顶起嘴来他嗓门高的很。” 可是看到儿子下班回来有时还要洗衣服,当妈的心疼,于是她就主动继续承担起为他们洗衣服的家务。 ~·~·~·~ 说到这,A对我妈说:        “我是真心为他们着想,他们以后总不能一直靠我帮他们做这些吧?做媳妇的,这么懒,以后的日子,我儿子要受苦咯。” 提起儿媳妇和儿子吵架,A心里很难受,       “我这个儿媳妇,牙尖嘴利,我儿子嘴那么笨怎么吵得过她?我帮我儿子说两句公道话,儿媳妇跳起来跟我理论,有两次我俩差点打起来。我儿子竟然说让我别管闲事,难道我是瞎子、聋子?还不是怕儿子吃亏!” ~·~·~·~ 我在一旁听她们谈话,每当这个长辈(A)说起“我儿子”时,我就有点晕,恍惚之间好像说的是儿子,也是她自己。儿子和妈妈仿佛一体,儿子疼,就是她疼,保护了儿子,就是保护她自己。至于那个儿媳妇,在A眼中似乎是一个好吃懒做不讲理的“第三者”。 我说,       “年轻人的事情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你就不要掺和在里面,弄不好会帮倒忙,毕竟你们已经是两家人啦。” 她一脸疑惑,完全不能理解的样子,       “儿子吃了亏,当妈的难道不管吗?” ~·~·~·~   这样的妈妈,在我们身边应该不是稀缺品吧? 如果试图让她把自己与孩子区分开一点,对她说:       “儿子有他的想法,他自己的事,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你把自己照顾的好一点,他们就安心啦。” 是不是有点像是要把她的生命内核几乎全给抽走? 妈妈紧紧地抓住儿子不放,这是儿子真正需要吗? 这种爱,密不透风,让人窒息。   对于婴儿来讲,妈妈给予足够多的关注和爱护,会让孩子感到安全、舒适,感到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值得被爱的。 可是孩子既已长大,如果妈妈的心里仍然无法放下为孩子操持那部分本该他自己负责的事务,这个孩子大概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个体。在妈妈“浓浓的、无法逃脱的爱意”里面,孩子逐渐失去力量,甚至消解了成长的欲望。 妈妈会很有成就感吗? 我看到A收获的是:孩子弱不禁风外表下,脆弱敏感的个性、对A的恨、以及变本加厉的索取。 妈妈亲手打造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这让我想起一次在火车上遇见的一对母子。 儿子5、6岁样子,长得非常可爱。在卧铺车厢里,面对面坐着聊天的人们,看到这个孩子都很喜欢,和他说话,逗他玩。 可是呢,无论谁怎么逗他,男孩都不搭理,甚至被误以为是哑巴,眼神总是朝向妈妈。被逼急了,害羞的他会躲到妈妈后面。 ~·~·~·~ 妈妈解释:       “孩子整天和她在一起,一般不和其他人说话,和同龄人玩的时候,被欺负了也不吭声,不回击。要耐心地和他慢慢亲近后,他才会搭理你。” 孩子时常和妈妈贴的很紧,妈妈显得特别开心,她说:       “孩子生下来不久,就和丈夫离婚了,我一个人带孩子,特别辛苦,我告诉儿子,你爸爸不在了。” 我感觉她似乎在告诉儿子:你爸爸死了,以后,不要再提此事了。 ~·~·~·~ 我看她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好奇地问有没有打算再找个对象呢。她笑笑说:       “找过,儿子不喜欢他,同时也吃不准对方是否会爱这个儿子,担心以后儿子跟他受欺负,就分手了。”   她看着儿子,接着说:       “儿子是我的命。儿子饿的时候,恨不得把手指咬破让他喝我的血。” ~·~·~·~   看着这位年轻妈妈,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为了孩子愉快地成长,她宁愿一个人担起养育责任,似乎无怨无悔。 她用并不坚实的身躯,为儿子遮风挡雨,她把最好的,都给儿子,我深深被这位母亲感动。 然而,我又感到深深的不安。 如果说人们持续一生都在寻求关系链接和个体自由之间的平衡, 那么,儿子有一天长大了, 想离开妈妈开始自己独自生活了, 面对这份厚重的母爱, 他要用多么大的力气来告慰妈妈和他自己的失落呢? 希望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   我想说,在纠缠粘连的关系里,其乐融融的表象背后,透着心灵无声的、痛苦的呐喊。     此时,龙应台的文章《不必追》里面的一段话映入我脑海,我想借此送给亲爱的父母们: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 只不过意味着, 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 不必追。    

7858 阅读

在生命最后的此刻,我该如何来爱你?

当一个人已经无法避免地走向死亡,任何治疗都无法阻止这一过程,甚至会伤害到当事人,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真正的帮他; 我有身患重症的家人,经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我一方面要隐瞒病情,强颜欢笑,另一方,自己的内心也饱受折磨,不知所措;我想在他生命最后的阶段给他最长情的陪伴,可我不知道怎样帮助他面对这最后的时刻。 你是否也有过这些疑问?曾经或者正在经历这些痛苦的挣扎? 这一跌宕的心理过程对多数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因此,我们想为你送去关怀抚慰,帮你度过心理难关。 一、什么是palliative care 二、了解病人的需要 三、得知患病后如何告知亲人 四、让病人与家人共同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 唐苏勤老师提供的相关资料: 善宁会:http://www2.hospicecare.org.hk/?lang=zh 贐明會:http://cccg.org.hk/zh-hant/node/1 李嘉诚基金会宁养服务:http://www.hospice.com.cn/ 生死教育协会:http://www.life-death.org/ 美善生命计划:http://www.enable.hk/enable/tch/main/index.aspx 选择与尊严:http://www.xzyzy.com 香港癌症基金会:http://www.cancerfund.org/tc/index.html  

10970 参与

他们用爱让我失去自己

-“老师,您觉得生活有意义吗?” -“老师,您觉得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老师,您能告诉我,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类似这样的问题在我的咨询中被无数次的提及。 他们毫无生气地坐在我面前,眼睛里充满茫然,有时还带有一丝丝的恐惧。当然,他们也用了很大的勇气,带着些许希望,来到咨询室寻找答案。 这些来访者似乎感受不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不了解自己, 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更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和梦想。 他们像一朵浮云,漂浮着没有坚实的根,也没有清晰的轮廓。 因为,在他们成长最初的道路上,有一份厚重的爱将他们的“自我”慢慢吞噬了。 将这份厚重的爱剥开,我们看到的是: 1.忽视孩子自己的意愿:       -当孩子想要吃个苹果时,父母递上一个水梨说:“孩子,梨子对嗓子好。”       -当孩子想要学习打篮球时,父母给孩子报了最好的舞蹈班说:“宝贝,女孩子学习舞蹈身材好又有气质。”       -当孩子充满期待的说以后要当警察时,父母皱皱眉头说:“警察很危险又辛苦,不如当个经融家吧,舒服又有钱。” 是,父母们说的都对,可这是父母们的经验和想法。 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从未经历过,只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于是他们千万种梦幻的世界都被父母们一个个摧毁。过早的让他们面对父母刻画好的唯一的现实道路。  2.未真诚地关注孩子的意愿: 当然,父母们会委屈的说,我有问孩子:       -“想吃什么?”       -“想要什么?”       -“想做什么?” 问是问了,但未必是真心地问。 有位来访者曾这样描述:       “他们(指父母)问我为什么不,其实他们不是真心的想知道我的想法,他们只是想尽快的解决我不按他们想法做的这个问题,最终是要顺他们意的。” 所以,有时候父母问孩子原因,是想找到让孩子更好的顺从父母的方法、对策。 要知道,孩子往往是一对多,又是弱势群体,最终是敌不过父母的。 有一位来访者表示曾奋力抵抗过,希望父母能考虑到她的感受,结果得到的是母亲极度的愤怒,甚至是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打滚。 想想看,当一个孩子看到如此失控的场景她会是何等的恐惧!她还有什么力量去抵抗。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顺从比抵抗要舒服、安全的多。 渐渐的“顺从”父母成为孩子的习惯,孩子的人生变成了父母的人生。  3.将压力、焦虑转嫁给孩子: 有位来访者叙述: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妈妈整天以泪洗面。妈妈总是和我抱怨爸爸,不停的问我要不要离婚。我觉得妈妈好可怜,我真的很没用,帮不了她……” 看似这位母亲在征求孩子的意见,其实在把孩子推向进退两难的艰难境地。母亲的痛苦、焦虑显而易见,但不应将自己无法承受的情绪转嫁给那么弱小的孩子。 此时,孩子只会埋怨自己没有力量帮助、照顾母亲,孩子和母亲的角色互换。长期以往,孩子的人生重要任务就是照顾父母,让父母满意、开心,而不是追寻自己的人生价值。  作为父母的我们需要松开“爱”的束缚,给孩子更多成长的空间,顺利的形成他们独立而独特的“自我”: 1.请站在孩子的角度看待孩子的世界,把梦幻的无所不能的童年世界还给孩子们。给他们时间,慢慢接受属于他们的现实世界。 2.尊重孩子的意愿和感受,真诚的倾听他们内心的声音,并在安全的范围内给他们自由选择的权利。 3.当我们急于强加于孩子什么的时候,我们需要反省,是不是正在把属于自己的焦虑转嫁给无辜的孩子们。 4.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不断适应环境的能力。千万不要把我们认为对的人生经验强加给他们,因为那并不一定适用于他们生存的环境。恐怕我们越帮越忙!  

6951 阅读

父母离异会令孩子产生心理问题吗?

5631 观看

你的孩子是“你的”吗?| 亲子关系中的独立与依赖共存

蔡竺颖 ✑  撰文 国家二级咨询师、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妈,怎么每一天都是礼拜三啊。” “因为我决定再多给你一次机会,不要让我失望。“   在《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第一集里,小伟为了去毕业旅行,偷偷修改了分数偏低的成绩单。妈妈发现小伟偷改了成绩,非常生气。她手里握着一支可以掌控“明天”的遥控器,一旦小伟在“今天”犯错,她就会按下重启键,一遍又一遍的让时间回到“昨天”,直到小伟做对为止。在妈妈遥控的人生里,小伟考上了一所好大学,找到了高薪稳定的工作……   遗憾的是小伟没有去过毕业旅行,没有和初恋女友在一起,没有继续做自己爱好的事……看到小伟与妈妈在母子关系里纠缠,我的情感体验是复杂的,我为小伟感到愤怒,也为小伟妈妈感到难过。   科幻剧《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截图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这的确是一句容易让人产生焦虑情绪的话。   对于母亲来说,孩子在出生那一刻,TA就不属于你了。而对于孩子而言,在你成长那一刻,妈妈就要离开你了。   分离面前,依赖和独立水火不容。     01 “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    在中国式的亲子关系里,有一些父母手中总是拿着遥控器,她们过分担心孩子无法独立,不能照顾好自己,用“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这样的话来道德绑架孩子,强行策划他们的人生。   剧中小伟觉得课程的压力很大,听一遍会很吃力,妈妈没有安抚小伟,只是说“我们现在有资源,可以重复回到第一节去学习,学十遍总会学懂。”每当小伟感压抑和痛苦,妈妈只会平静的讲:“你现在恨我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感谢我的。”在妈妈的回应里,我看到了“专制型父母”的色彩,他们习惯性的对孩子进行命令式的管教,孩子真实的需要和情感被忽视了,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服从。   绝对服从的孩会变得越来越依赖,在他们和父母互动的过程中,体验到太多的“你不要我觉得,你只要你觉得,”成年后他们也会变得非常需要他人的肯定,自然也不太敢相信自己能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他们默认了父母的那句“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总是觉得自己是没经验的,有缺陷的,他们在被压制独立天性的同时,也压抑了内心的愤怒,不敢反驳:   “你吃的盐比米还多,那是因为你口味重。”   父母过分控制是对孩子独立的不信任,在不被相信能独立成长的孩子心里,习惯了依赖一个答案,想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是否正确,即便是离开父母,开始行走在独立寻找答案的路上,依然心怀忐忑,无法耐受这种不确定性,只因过去成长中并没人陪他们经历过答案。       02 “妈妈,我不会让你失望”    一些从小被父母控制的孩子,他们从亲子关系里体验到亲密如坐牢,每当挣扎煎熬袭来,无力反抗的孩子心里默默念叨着,现在先忍着,我总有一天会越狱的。   在羽翼未丰之前,小伟想到了一个让自己“活下来”的方法,当他担心被妈妈再次责罚的时候,会先顺从的说出那句和妈妈一起约定的誓言:“我一定会用功读书,考上好大学,不让妈妈失望。”   温尼科特的理论中,曾提到虚假自体(假我)的三种功能:  1、通过服从环境的要求而掩藏和保护真实自体 2、照料母亲 3、替代环境所没有保护的护理功能   像小伟一样的孩子,他们的心理体验中,妈妈是需要被照顾的,她无法了解自我真实的需要和感受,但是我如果表现出真实的需要和感受又会和妈妈有冲突,为了不伤害到妈妈,同时保留自己“真我”那个部分,就只能制造出一个“假我”出来保护“真我”不受伤害,同时这个“假我”也满足了妈妈的需要,妈妈需要我是一个能上好大学的孩子,这个是当下社会环境的要求,也是妈妈对我的要求,我只要在妈妈面前听话了,满足这个要求了,妈妈就会爱我,我们也能和平共处。   在这种有条件的爱里,自我独立的愿望渐渐和经济、物质挂钩,往往和精神、情感失联。    小伟在事业有成的时候依然不懂得如何处理亲密关系,他的现任女友被他藏了起来,妈妈来电话的时候担心妈妈生气,会撒谎说女友不在自己家,妈妈安排他去和朋友的女儿相亲他也无法拒绝,在成年后也继续用“假我”来迎合妈妈。在朋友、同事面前,小伟看起来是独立的,也是能适应社会环境的,这个“假我”带来的好处,但是在内心深处,他的“真我”是脆弱的,那些未被照料过的情感依然是无处安放的。     03 “如果你爱我,请你先爱你自己”    “如果你爱我,请你先爱你自己……因为你永远给不出你没有的东西。”这句话出自萨提亚,描述的是关系里自我照料的部分。   在一些离异单亲家庭中,受伤的孩子往往会最直接的感受到,那个留在自己身边的亲人,是离自己最近,最爱自己的人。但年幼的孩子不知道,那个留在自己身边的亲人,他们带着怎样的伤痕,背负着照料者的沉重责任,有时候那份责任已经压垮了他们自身。   剧中小伟的妈妈中年离异,丈夫出轨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离婚后丈夫给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很坚强你根本不需要我,可是我和她的孩子还小,她需要我。”因为太过独立而被伴侣出轨的女性不在少数,比如《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她爱贺函,却认为只有更独立更完美才能保留这份爱,她太要强了,能够忍受无人依靠的痛苦,却无法承认我需要你,因为那真的太难了。   把牙齿打碎了往肚子里吞的独立是一种“假性的独立”,这样的妻子在和伴侣离婚以后瞬间会跌落到人生里的至暗时刻,她会把孩子当作自己的救命稻草,用控制的方式给予爱,本质上隐藏着一种害怕失控,她需要去孩子身上找到一种确信感,以此来缓解自身的焦虑。   剧中那个科幻设定的遥控器,类似一种“强迫性重复”,通过代际传递的方式,施压到子女身上,比如父母自己没机会上大学,就一定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急切期待孩子出人头地等等。在那些她认为对的,好的方式背后,是对自己的不够爱,同时她也在拒绝爱,认为注重精神情感的爱就是软弱的,是太过依赖的行为,但她内心深处比谁都渴望依赖。         04 关系中,独立与依赖并存     阻碍关系发展的不是过份依赖或独立,而是我们内心对未知的恐惧。    我们很难想象自己可以接纳这种恐惧,像前文提到的“强迫性重复”,这种熟悉的感觉让我们习惯了用一种模式来与自己和他人相处,当遇到我们不太熟悉的方式时,自然就会不太信任,这种不信任不仅是对他人关系的不信任,也是对自己关系的不信任。   小伟的母亲拒绝了很多人的好意,比如拒绝小伟的班主任打电话来邀请小伟参加毕业旅行,恐惧和不信任让她失去了和他人建立关系的机会,握着遥控器把自己隔离在旧模式的重复中,她没有力量来打破这个死循环,这个重担自然又落在孩子身上。     如何打破重复的闭环    在剧中的结局里,成年的小伟偷走了妈妈的遥控器,在他想要反抗妈妈打破命运的闭环时,妈妈却拿出另一只遥控器,看到这里我也会有些绝望,好像无意识真的很强大,没有人可以逃得掉一样,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呀,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经历,也有在命运之外去选择的权利。   能让小伟坚持在重复中活下来的是想再见到小岚的愿望,所以尽管无意识里的重复那么强大,意识到可以在其它场景或关系中不重复的时候,重复的剧情也是有机会被打破的,只不过这是一个有些漫长和痛苦的过程,我们需要:   1、接纳自己的情感    被情感忽视的孩子往往需要更多时间才能了解到自己的情感,剧中有这样一个类似自我连接的过程,小伟和小岚并肩躺在地上,小伟说感觉自己的未来要等很久,小岚说未来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了,小伟表示惊讶,一个习惯依赖标准答案的孩子,觉得一旦闭上眼睛就只能看见黑暗。   那这个黑暗里面有什么呢?   以前妈妈会告诉小伟什么都没有,你只需要学习好就可以了,这是一种对情感隔离和否认的做法,自然会让小伟和自己失去连接。   但面对黑暗的时候我们都会害怕,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会瞬间感觉身体不属于自己,情感也离得很远,看不到摸不着的感觉只会让人更失控,这种失控的情感就叫做“害怕”。   在冥想的活动中,我们会更容易接近自身的情感,在黑暗中慢慢去体验呼吸,觉察当下的未知,当在呼吸中更贴近自己的身体和内心时,我们便更容易回到此时此刻,知道现在自己害怕什么,又在期待什么,而这些感受都是每个人都会感受到的,也是被允许的。   2、理解内心的冲突   当我们知道了内心的感受之后时常会有些矛盾,就像小伟他知道自己喜欢画画,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可是又还是会按照妈妈的意愿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去和妈妈朋友的女儿相亲,这个时候的内心冲突往往来源于我们内在“真我”与“假我”情感冲突。   尝试去理解那个按照长辈意愿去相亲的我是一个“借来的我”,他不是不好的,是出来帮助我化解外界关系的冲突的,我不想让妈妈不开心,也知道现实里面按照妈妈喜欢的标准来找女朋友,以后结婚大家能更融洽的生活,不过我知道我内心其实是有其它的想法的,只是我现在要立即放下旧的模式和习惯实在太痛苦了,那些焦虑与无助是难以承受的,所以现在我才选择了在原地踏步,但是只要我愿意,我或许也是可以向前走一步的。   幸运的是小伟的相亲没有成功,妈妈朋友的女儿对小伟说:“生命是我们自己的,它长什么样子,都应该是我们自己负责。怪罪给其他人,太懦弱了。为自己的不勇敢找藉口,我办不到。”   “假我”让我明白自己可以是怎样的人,这是我们的社会适应能力,“真我”告诉我愿意让自己成为怎样的人,这是我们成为自己能力。   3、在关系中去信任    看了前面两条很多人会说道理都懂,做到很难,的确是这样的,想要改变自我需要更多信任,通常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借助一些外力,和他人建立关系,因为依赖和独立的冲突更多的是在关系中发生,和另一个人建立信任的连接,会帮助我们理解自己在关系里的模式。   无论是选择一位信任的咨询师建立一段咨访关系,还是在生活中开始一段亲密的关系,都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冒险,意味着我们将打开自己内心深处脆弱的一面。在小伟与小岚的相遇中,小伟看到了一个自由欢乐的家庭,父母支持小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小岚在一起的时候,小伟是可以做自己的,他内心那个“真我”不需要再躲藏。   当真正对一个人深深的依赖后,我反而能更独立,更容易得到一个完整的自己,我将可以开始信任我自己:    看到自己在独立(脆弱)的同时,相信自己也是依赖(有能力寻求帮助)的;接纳自己依赖(脆弱)的同时,相信自己是独立(有能力面对困难)的。   关系中独立和依赖共存,我们彼此滋养,互相分享,那些能够独立去面对自己困境的人,心底一定会有一个曾经在情感上支持他的人。  

1388 阅读

Michael Diamond: 作为“第三者”的父亲

翻译的段落节选自Michael Diamond博士的专业文章,已获得作者本人的翻译授权。而每次翻译过后,我都会做点联想。没有理由做纯粹的翻译,却让自己不去思考。  01  重要的“第三者”   父亲在自己孩子生命中担当的最早的角色,就是作为“第三者”,帮助自己的儿女艰难地与母亲划定身心边界。   为了能够理解这个现象,我们需要如此看待快速成长的学步期(1-3岁)幼儿:他们看到的世界,实际上如同一张刚洗过的照片,是一个正在逐渐变得清晰的世界。到目前为止,唯一能够被清晰地分辨出来的客体就是:母亲。   但我们知道,对学步期孩子而言,母亲的身心此时总是和孩子融合在一起,外人几乎区分不了这个阶段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身心界限。而父亲呢,此时在孩子的世界中,也只是一个站在母亲身旁的,似有似无的朦胧形象。     但是,从生命的第二年开始,父亲的形象会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幼儿开始意识到在这张照片里,原来除了母亲以外,还有其他人存在。 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父亲就走出了重重迷雾,此时,他要做好准备,让自己承担起孩子生命中“第二个重要他人”(second other)的角色。         宝宝是欢迎这个“新”家长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的。 从18个月到3岁这个阶段,孩子的身体、情绪以及人际意识都会以令人目接不暇的速度成长。这种身心成长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十分明显的影响。 比如说,在这个阶段到来以前,宝宝本可以心满意足地坐在母亲身边,但现在,他们坐着坐着就会躁动起来,你可以感觉到那份躁动,其激烈程度就像即将破壳而出的小鸡,对着困住自己的蛋壳不断发起攻击。   先前和母亲构建起来的那个温暖的共生的壳,现在开始变得让人烦躁。而那种排他性的母子/母女关系,也开始变得有些让人窒息。 宝宝此时已经做好准备,来迎接更多的外部刺激了,而这些刺激,不久将改变他们的思维、情绪、知觉,以及行动。   有时,父亲需要通过哄骗、诱惑甚至直接“推一把”的方式来帮助孩子走出母亲的温柔乡。     男人们通常特别适合帮助孩子来完成这个发展任务,因为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不同,父亲和孩子之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身心混同”(psychobiologcal intermingling)关系。而这种身心联结在母子之间十分常见,它是母亲通过十月怀胎,以及产后的母乳亲喂和孩子建立起来的一种极亲密的身心联系。         无论身体发展得怎么成熟,又或者外界刺激怎么诱惑,在这个阶段,很多宝宝对于离开妈妈既安全又舒适的温柔乡依然是不情不愿的。   我们不得不指出,此时如若没有父亲及其替代者的持续鼓励,很多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完全离开母亲的怀抱。   有些孩子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一个高参与性的父亲,他们会比其他孩子更早地发现:呆在母子共生关系中,有时候既单调,又无法让自己长久满意。                   02  “男子气”需要和父亲的互动,来激活   到了某个节点,所有的宝宝都会开始注意自己的父亲,和父亲有连结的宝宝,得以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感知这个世界。 这一点对男孩子而言尤其重要,因为男孩不光要在情绪上与母亲分离,而且他们同时也会越来越注意到自己和母亲在身体构造上的不同。   小男孩的初始心理预设是:自己和父母亲的身体都是相同的。但他会逐渐地意识到男女之间生殖器的差异和性别差异,他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其实和母亲不一样,但和父亲是相似的。   意识到自己在很多方面和妈妈不同,对这个阶段的男孩子而言可能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要知道尽管一直在成长和变化,女孩子们却依然可以通过身体的相似性来确认自己和妈妈是一国的。     但是男孩子却无法获得这种确信。当身体和性别差异性这个问题袭来的时候,很多男孩子可能都无法单独面对这种差异。   此时,一个能缓冲儿子所受冲击的,积极在场的父亲(或他的替代者)就真真是不可或缺了。          父亲要积极且亲密地参与儿子的生活,要帮助儿子安全确认“男女性别有差异”这一事实。 通过这些参与,父亲实际上为儿子竖起了一面镜子,儿子可以通过这面镜子看到他自己。因为要认同父亲的男性角色,男孩子得以第一次开始探索其身上天生就蕴藏着的男子气。      03  3点随想   1.   这篇小译文,对于中国家庭特别适用。 很多人说,中国社会是男权的,而中国家庭则是母权的——有时候不光是因为母亲太过强势不放手,而实在是因为父亲太过缺失——母亲放手则孩子的管教无以为继,因此只能一直维持母子共生,母女共生。 但这种共生是要付出代价的——其中最典型的代价就是:孩子要长期做母亲的情感容器,帮助消化母亲的各种负面情绪(因为她老公不在);而母亲做孩子的生活保姆,帮助孩子应付其应付不了的日常生活,如做饭洗衣帮忙带孩子的孩子。 有时候,这种共生可以一直维系到母亲去世。但更多时候,共生的双方都感到不自主,也不幸福(当然也有例外)。     2. 在最早的岁月里,父亲其实就是一个破坏者,一个横插入母子共生的“第三者”。 这篇译文明确指出:孩子在18月以后,其身心其实都期待着父亲的“插足”。 所以有时候父亲不要被看似强大粘腻的母子共生关系所吓退,你的孩子需要你,而你的妻子可能也期待着那种可以暂时脱身的自由。 父亲是重要的,作为父亲我们自己要有价值感和信心。   3.  每个男孩子都具有先天蕴藏的男子气,但是这个部分是需要通过和父亲持续互动,通过认同父亲的性别角色而被激活和维持。 因此很多担心自己“男人味少”,“太娘”的男生们,他们哪怕成年以后,在生命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寻找父亲的替代者——一位大哥;一个偶像;一位上师;一个领袖....... 其实很多女孩子也是如此,对父亲替代者的无数次理想化和贬低化的循环,让她们痛苦,也让我们再次警醒——从一开始,父亲就不应该离场。 你离场造就的情感空洞,经常要让孩子拿上半辈子去填补。着实可悲可叹。  

2534 阅读

我所理解的“父爱如山”

 明天就是父亲节,朋友圈里面已经响起了阵阵“父爱如山”的呼喊,和各种父爱如山的主题图片。这唤起了我一直以来,对于“父爱如山”这个词的某种感受和思考。    01  “远山”抑或“近山”?   我的女儿,前段时间正在学步。有一次,她大运动能力突然爆棚,想爬到沙发上面撒欢,但是沙发对当时的她而言还太高...   而当时,我正一屁股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喝着东西看着电视。她于是晃晃荡荡地走到我面前,还笑呵呵地看着我...... 我当然也对她回以笑容,但就在我们这毫无违和感彼此微笑的温馨瞬间,这胖胖竟然一脚踩在我的大腿上,再用手勾着我脖子,然后再一脚蹬在我的肚子上,接着再喝哧喝哧地连蹬几脚,最终踩着我的身体,抓着我的头发,把自己蹬上了沙发......上去之后,她还咯咯咯地笑......   虽然她当时只有二十来斤,但是二十多斤的重量集中在她的小胖腿上,并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一起挤压我大腿......那感觉,还是有点酸爽的。于是我下意识地大声喊起来:Cathy, are you climing a moutain or something?    当然,我没有阻止她爬我,而且她上去前最后一下还把屁股顶到我头上,把我眼镜给顶下来了,我也木有办法——谁叫你想爬沙发, 而不争气的粑粑我,又恰好靠在沙发下成了你的肉梯呢?   当然,大概五分钟以后,在沙发上撒泼玩腻的女儿,又决定顺着我这个肉梯,再爬了下来。她这样反复了几遍,因为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加上她不怎么重,而且肉肉的身体,给人一种按摩的体验,因此我也就木有任何反抗了.......   我看着在玩腻了鄙人的肉梯以后,选择在离我不远处堆积木的女儿,心中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人们都说父爱如山,我以前把这句话理解为形容“父亲的持重和威严且不可太接近”,但是今天,我对这句话有了全新的理解:父亲是山,但并非可望不可即的远山。他应该是一座互动性很强,允许孩子们攀爬,且在某种程度上一直在场的近山。   实际上,孩子需要通过攀爬父亲这座山来学会很多东西。各种儿童发展心理学研究表明,孩子的大运动能力、认知学习能力、和母亲之间适当的界限感、对规则的认同感,都和父亲在孩子成长早年的持续在场呈正相关。   所以父亲是山,我并不反对这个隐喻。但我认为这山,它并不能被刻板地定义为沉默、持重、威严、不可接近,不善交流,且只能用行动来表达爱。 因为这样的父亲太刻板,这样的山太荒芜。    02  “五指山”或者“西西弗的山”?   还是父亲,还是山,让我想到了我很久以前的一位女性来访者A。这位来访者的父亲有病,听说身体有比较多的毛病。   但是他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能允许自己女儿成年以后的各种自主行为。   有一次A打算去见一位自己比较有感的男生,但是父亲不喜欢那个男生,然而他没有说。在A和男生吃完饭回来以后,她的父亲告诉她,自己一想到A要去见那个男的,他就感到一阵阵心绞痛,这次有可能要住院.......   这种情况还发生过很多很多次,在她离开家乡找工作以后,在她出国旅行以后,在她明确告知不打算近期结婚生孩子以后,她的父亲都发了病,并希望她回来。   后来有一段时间,A放弃了出国生活的可能性,也放弃了在外地的工作,更放弃了外地的男友,她彼时考上了老家的公务员,也在跟家人介绍的相亲对象在处着。那段时间,她的父亲的身体,几乎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即使有了些许问题,也没有来告诉她或者找她。   当然,这个故事后来的发展是很好的,好到什么程度,我无法告知。只是在陪伴A的那段时间,“父爱如山”这个词再次萦绕在我的心头,形成了我的遐想。然而不过但是,那座山,是生生压住自己孩子,阻断其各种自主行为,“毁你花果山,诛你不死心”的五指山。   这样的父亲太威权,这样的山只手遮天。   我依然记得,我还曾和一位男性来访者工作,姑且称之为B。时间已经很久了,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我仍然记得在有一次会谈当中,我仔细询问彼时读高中的他,不想再去上学的原因。   他回答了我,大概的意思是:如果我去上学了,我爸爸会高兴两天,然后他会让我争取进入全班前十;如果我进入全班前十,他会高兴两天,然后让我进入全班前三;如果我进入全班前三,他会高兴两天,然后要求我通过努力转入年级里的实验班;转入实验班他可能会高兴两天,然后会告诉我,真正的考验还是高考,高考以后,再像他一样考公务员......   “从小到大,如果我做到了他要求的那些事情,我就必定会被要求做更多。我只要一动,后面就不知道还有多少要求和期待在尾随着,所以我现在什么都不做,我就躺着,这样起码不会再有被层层套牢的危险。”   我记得,那是我心理咨询师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联想到“父爱如山”这个词——这位父亲是宙斯,这个儿子是西西弗,他被宙斯惩罚着要一辈子推着巨石上山,然后跟着巨石滚落,然后再次推上山,以此循环,以此为“天”所罚——这个儿子永远不可能成功,因为他的父亲不允许他成功,他要求他永远都在循环苦修的路上。      03  父爱如山   有时候,我想想,做父亲还真难。孩子小的时候你要作为一座近山在场,供孩子们攀爬,与他们互动,用科胡特的话说,允许自己作为一个被孩子视为英雄的理想化客体,与孩子融合。   到了青春期以后,你要作为一座远山逐渐退场,放手让已经在你这座山上练就了各种技能的孩子们去远行、去探索,无论那前方是一马平川,抑或是山河大海。   在某些时候,你的孩子们会回到你的身边,爬到你这座山上,回到曾经你为他们铺设的小径上,汲取力量,然后,他们或许会再次离开...   直到有一天,他们自己也变成了山,和你隔着远远的距离,彼此尊敬地凝望。   这样的故事太美,美到不真实。   大多数的父亲,在孩子早期的时候不在场,却在孩子克服了父亲不在场的失落和艰难险阻,进入青春期有了自己认同的男性偶像以后,父亲们才背着沉重地行囊回到孩子的世界里,想教他们做人,想传授自己的人生经验。晚矣!   你没有陪伴我经历过我最脆弱的那段日子,当然,你也没有资格享受我今日最完整的这个样子。能量守恒也好,天道循环也罢,做父亲实在不易。因为一不小心,你不知道怎么,就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失去了他们的心。   所以今时今日,我仍然认为父爱如山。但是这个浪漫的隐喻并没有教你做一个怎样的山。山可以承载,也可以压迫;山可以辽远,也可以迫近;山可以走进攀登,亦可以远远崇拜。     最后我想引用我之前翻译温尼科特时最后的那段话,用以致敬伟大,而不易的父亲们:   所以父亲们,“活下来,活下去”(be alive and stay alive),在孩子的童年,不死亡,不退场,熬过生活的艰辛,熬过妻子从对你向对孩子的情感转移,熬过孩子对你的亲近和依恋,熬过他们对你的理想化,熬过他们的愤怒,熬过他们的失望,熬过他们把你一会儿视为神和一会儿视为虫的戏剧性起伏,最终在他们心中成为一个普通的,但却深爱着他们的老男人。你还站在那里,你还坚韧地存在着, because you are a FATHER. 

2593 阅读

为什么有些父母,会虐待自己的孩子?--南希育儿督导

今天和南希的育儿督导,我们聚焦于一个可能有些沉重的主题——虐童行为以及虐童冲动。   为什么会挑选这个主题?我相信这和南希在中国做工作坊时频繁接触的虐童案例有关;而我也对前一阵子不断出现的幼儿园老师虐待幼童,甚至父母虐待自己的孩子等事件非常疑惑,和愤怒。 也就是说,我们两人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得不谈的主题。    01  创伤和虐待行为   我:我想我们可以从父母虐待自己的孩子这个现象出发,你刚才也谈到,当你在中国做工作坊,做督导的时候,你和你的先生听到很多母亲对自己孩子,有比较严重的身体虐待(physical abuse)行为,我不知道你怎么理解这些现象?——为什么妈妈会做出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南希:我认为这里有非常潜意识的“嫉妒因素”在起作用——哦,是的,父母会嫉妒自己的孩子,但通常他们自己意识不到。尤其是当孩子的生活比自己童年要好很多,孩子所成长的时代比自己那个时代更稳定、更安全的时候,这尤其会激活父母潜意识里对孩子的嫉妒。     我不得不说,我所接触的中国案例,大都是成人案例。很多成年人告诉我,他们小时候都被母亲身体虐待过,有些是给不出什么理由的无端的殴打,有些是犯了一些小错,但被过分地、夸张地殴打。   但如果你仔细聆听他们,以及他们父母的成长史,你会惊讶地发现——他们的父母真的很多都在中国六七十年代的社会动荡中,受到过分离创伤抑或身心创伤。   这些成年人的父母出生于非常动荡的岁月,他们有些频繁地目睹过,甚至遭受过群众暴力或羞辱,也有很多在很小的时候或者青春期的时候,不得不跟自己的父母分离。这是严重的成长创伤。   我: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谈论“创伤的代际传递”(The Trans-generational Transimittion of Trauma)现象,但是这跟虐童到底有什么关联?   南希:太有关联了。这些出生在中国五六十年代的孩子,遭遇很多分离创伤、身心创伤。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后来却只能周期性地体验到内心痛苦,却无法得到专业的心理学帮助,而且我发现他们大多数人也无法正视和哀悼自己的创伤,从而走出来。 很多人熬过了动荡的岁月以后,觉得活下来就不错了,因而不愿意过多地谈论那些创伤事件,和那些事件中所携带的情绪。但是他们早年和自己父母的过早分离呢?他们早年遭遇过的暴力和羞辱呢?还有这些伤痛之中所蕴含的,却从未表达过的愤怒、恐惧、悲伤呢?——全都遭到了压抑。     临床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情绪越被压抑,越无法被倾诉和理解,就越有可能被“付诸行动”(act out)。比如说,愤怒不能被体验,不能被诉说,那么它就会直接转化为暴力。   不幸的是——孩子很容易成为暴力攻击对象。更不幸的是——还不会说话的幼童,是最容易成为攻击的对象。因为他们无法表达,不会描述,他们遭受到了虐待,无法求助。   于是乎,很多童年遭遇过创伤却又压抑了创伤情绪的父母,都会控制不住地虐待自己的孩子。他们实际上是把自己深埋在潜意识里的情绪付诸于行动,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要知道洪水是挡不住的,它可以被疏导,但是把它堵久了,它就会泛滥成灾。     正如我前面所说,这种虐待行为,通常会由嫉妒情绪所激活。当这些父母看到孩子“过着比自己童年幸福上百倍的生活,却还在哭闹抱怨的时候”,自己的童年创伤就会在潜意识的比较中被迅速激活。与创伤相联系的愤怒情绪,甚至暴力行为,则会迅速地向孩子扑去。 令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现象是——这些父母在殴打虐待完自己的孩子以后,大都会非常痛苦和自责,他们会潜意识地动用一种叫做“撤销”(undo)的心理防御机制,企图抵消对孩子的伤害。例如,事后对孩子过分地好,殷切地询问有没有受伤,亲吻他们,给他们做饭,带他们出去玩,懊悔地抱着孩子哭泣,道歉,等等等等......   但这对孩子而言,这会更加痛苦。因为他们会分不清眼前这个大人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而这种分裂带来的痛苦,会伴随孩子一生。   我:听你这么说,我心情真的很复杂,应该说是痛苦。但也感谢你这么细致地阐述,它让我看到了“创伤代际传递”的具体运作过程。   南希:是的,希伯来圣经有言,一个时代的创伤,要通过七代人才能洗刷。这七代人,的确非常痛苦。美国奴隶制已经结束一百五十多年来,但直到现在,这个国家依然在承受它所带来的现实后效和心灵苦痛。      02  产后抑郁和虐待行为   我:关于父母虐待孩子,我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那就是产后抑郁。在我所接触的案例当中,得产后抑郁的母亲,伤害自己孩子的几率很高。请问这是为什么?   南希:哦,如果你深入到产后抑郁的母亲的内心世界,你会发现她们其实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暴怒。产后抑郁的自杀自伤率很高,如果这个母亲不想伤害甚至杀害自己,那么她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伤害孩子。     产后抑郁的病因非常复杂,母亲产后的孕激素急速降低是首要原因;但是在心理-环境因素这个层面上——母亲在产后面对新生儿的无助感是首要原因。   如果她的丈夫在这个阶段只关注孩子,或者谁都不关注,那么这毫无疑问会加重母亲的产后抑郁。因为母亲会感到被忽视,在孕激素降低的配合下,这种被忽视感经常会让母亲想结束生命。   如果带孩子的职责完全只由母亲一人来承担,那么这也会增加产后抑郁产生的几率。实际上,我觉得带孩子不应该只由母亲来做,这不符合人类的进化规律。   我:所以,不光是新生的孩子,母亲也是需要保护的。很高兴你确认了我的想法。我家可遇刚出生后不久,我曾写过一段话,在当时也算勉励自己,不忘记可遇来自于哪里。   “今天终于体验到阿琳反复说到的那句话: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kid. 母亲的味道,母亲的怀抱,母亲的乳汁,是需要周围环境的无条件的爱来补充和供给的。哪有无因而然的,说来就来的对孩子的无条件关注?   如果一个女人无法从周围环境摄取爱,无法感到被爱,她怎可能不断给予自己孩子这种宝贵的母性反应?所以我们要去看电影,去海滩,去邻居家的大露台俯瞰山谷,哪怕只有一点点时间也要守住二人的世界。它本是孩子生命的缘起,而补充它,让我们同时更体验到孩子无可替代的珍贵---原来一段关系,可以幻化成一个如此美好的实体,一个傻笑、熟睡、哭喊、挣扎、热烈的生命”     南希:你是一个很好的父亲   我(脸红):这次结束以后,我打督导费用给你...   南希和我都不愿意触碰什么敏感主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理解孩子,帮助他们的父母。   这样做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

2424 阅读

【漫画】你失败了我也爱你

夏獭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466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