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看起来快乐,却受到抑郁的困扰? | 微笑抑郁专题

我们一起去探望得了抑郁症的朋友,那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微笑,虽然声音有点紧张,但看起来非常友善,也没有那种抑郁症普遍会有的情绪低落和压抑感。   在我们都以为她已经有所好转,为她感到高兴的时候,有一个朋友问说:“那你现在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女孩笑了笑说:“我只是想死啊。”    我们愣了一下,她接着说:“我现在活着是因为我觉得妈妈为了我的病,牺牲了那么多,如果我不好好对待自己,太对不起妈妈了。但我真的觉得活着太累了,太没意思了。我真的想死,我的愿望就是可以去死。”   后来她妈妈跟我们说:“医生说她是“微笑抑郁”,因为隐藏的太好了,所以直到她已经自残了7、8次之后,我们才发现。”   “你们看到的那个微笑的背后,是认为自己已经无药可救的绝望。”   什么是“微笑抑郁”?  微笑抑郁是一种非典型的抑郁表现形式,他们在别人面前表现的很开心,甚至很有幽默感,但在微笑和乐观的面具背后,却充满了无价值、残缺和绝望感。就像是很多人在朋友中很爱逗别人开心,但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常常感到悲伤一样。    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VI)中,抑郁症的诊断标准包括持续性的心境低落,对所有活动失去兴趣、丧失愉悦感、活动减少、体重明显增加或减轻,失眠或睡眠过多,几乎每天都感到疲倦或精力不足,反复想到死亡等等。 DSM-VI 所描述的这种每天很悲观、很难过、社会功能丧失的人似乎才是我们想象中典型的抑郁症,但并非所有人的抑郁表现都是相同的,“微笑抑郁”者确实有很多抑郁的症状,但与典型抑郁症不同的是,微笑抑郁者可能看起来有很好的社交能力,他们很友善,甚至是一个团体中“开心果”一样的存在。 因此,当这些微笑抑郁者最终选择以自杀结束自己的痛苦时,家人和朋友往往会非常震惊、难以置信。 一位微笑抑郁者曾感叹:“自打学会了微笑,表情和心情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微笑抑郁究竟有多危险? 抑郁的情绪和感受并不会因为你的忽略或是掩饰而消失,事实上,微笑抑郁者在尝试用微笑去隐藏、逃避抑郁的同时,也在“喂养”它,抑郁的情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也许有一天,它会以更强大、丑陋的面目重现,淹没你所有的希望。 “假笑”其实是非常累和难以维持的,微笑抑郁者有时会因为自己不能“完美”的隐藏自己的悲伤、不能给他们见到的每个人一张快乐的笑脸而感到强烈的负面体验,而这些烦躁、疲劳、悲伤和紧张等负面情绪,早晚会找到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 此外,我们很难察觉到那些微笑着的、开朗的人,同时也是抑郁和绝望的。心理治疗师Jack Anderson在谈到微笑抑郁的危险性时说:“微笑抑郁者比典型抑郁者的不确定性高很多,当他们微笑着感谢你的帮助,说自己有所好转的同时,可能已经在心中决定要自杀了,这才是微笑抑郁危险的地方。”   什么样的人可能表现出微笑抑郁? 内向者:他们更容易发现自身抑郁的问题存在,却很难去和别人谈论自己的情绪。所以常常在别人问“你还好吗?”的时候,只能回答出“我没事啊,挺好的。” 完美主义者:他们对自己要求过多,认为自己不能在任何生活领域内失败,因此也会更容易用微笑和强装的乐观来隐藏自身的抑郁。 幽默者:这些幽默的人已经习惯了在别人面前笑,或是引人发笑,似乎”幽默、乐观“成了他们的标签,他们不愿意去承认和表达自己的情绪,因为他们认为那是一种软弱。更让人难过的是,很多幽默的人被别人认为是“不会难过”的。 就像是《小丑》里写的那样:“掌声在欢呼之中响起,眼泪已涌在笑容里,启幕时欢乐送到你眼前,落幕时孤独留给自己。”     为什么要把抑郁藏起来? 研究显示约71%受抑郁困扰的人试图隐藏自身病情,原因可能有很多种,但总的来说,微笑抑郁者的笑容像是一种防御机制,微笑不再是快乐时的自然流露,而是对内心悲伤的掩饰和否认。   微笑抑郁者对自身的问题感到羞耻 难以否认的是,人们依然认为有心理问题是很羞耻的一件事,微笑抑郁者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抑郁,尤其是抑郁被认为是缺乏意志和“脆弱”的象征,带有这种偏见的微笑抑郁者会努力隐藏自身的情况,避免社会和别人的指指点点,维护自己的形象。 拒绝承认自身抑郁 很多微笑抑郁者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抑郁”,而是期待着抑郁可以自己消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拒绝承认抑郁,甚至用微笑来自我肯定,试图告诉自己“你看,抑郁也没那么坏,我感觉挺好的啊,我还能笑得出来。” 不愿成为别人的负担。 一些微笑抑郁者非常害怕麻烦别人,尤其是自己爱的人。他们希望能自己解决问题,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 “我还好啊,我没事啊,我不想麻烦你们。”     其实可以悲伤的,你是可以悲伤的。 如果你发现身边的家人和朋友正身处于微笑抑郁中,不要强迫他们告诉你他们的情况,这会让他们更加封闭自己。 试着在他们身边,让他们觉得安全。不必诱导他们说出他们心中的想法,而是让他们知道,当他愿意谈话的时候,你会愿意不加评判地听。让他知道你会尊重他的感受,提供一段支持性的关系,并永远鼓励他们寻求专业的帮助。 而如果你自己就是一个微笑抑郁者,希望微笑着抑郁着的你能明白,消极情绪不会自己消失,隐藏和逃避它不会解决问题,你是可以悲伤的。 当你自己无法解决时,要勇敢的去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可能你担心没人愿意看到那个抑郁、悲伤的你,可能认为没人会在意,或者那是种“不好”的表现。 去寻求心理咨询师的帮助吧,给咨询师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尝试去表达自己的抑郁,可能你会发现就算是低落的、悲伤的、难过的你,也可以被尊重、被讨论、被关照。     其实是可以悲伤的,你是可以悲伤的。     我们筛选出了几位擅长处理“微笑抑郁”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更多信息&预约方式: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简单心理公众号(janelee1231) 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89520 阅读

有一种爱,密不透风

最近一个长辈来我家做客,谈起她宝贝儿子和儿媳,感到自己特别委屈。明明她是好心办事,却总是得不到好报,这让她心里很憋屈,有怨恨。 就称她A吧。 她和小夫妻俩同住一屋檐下。平时,她像是两个年轻人的老妈子,做饭、洗碗,洗衣服,收拾屋子。整天她忙里忙外,小夫妻俩上完班回来拿起碗筷就能吃饭,吃完出去遛弯,把家务活都留给了这个老妈子。 日子长了,A终于忍不住对儿媳妇说:       “最近我感觉人老了,做事容易累。我儿子上班辛苦,你的工作轻松一点,要不,你下班回来把你们俩的衣服洗洗吧?” 儿媳妇马上说:       “妈,其实我上班也比较辛苦的。”       “既然这样,算了,还是我来做吧。” A无奈地说。 后来,儿媳妇时不时会自己洗衣服,当然她也经常叫丈夫去做。A说:       “我这个儿子啊,让这个凶媳妇给管死了,媳妇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她一发火,我儿子就不说话了,倒是跟我顶起嘴来他嗓门高的很。” 可是看到儿子下班回来有时还要洗衣服,当妈的心疼,于是她就主动继续承担起为他们洗衣服的家务。 ~·~·~·~ 说到这,A对我妈说:        “我是真心为他们着想,他们以后总不能一直靠我帮他们做这些吧?做媳妇的,这么懒,以后的日子,我儿子要受苦咯。” 提起儿媳妇和儿子吵架,A心里很难受,       “我这个儿媳妇,牙尖嘴利,我儿子嘴那么笨怎么吵得过她?我帮我儿子说两句公道话,儿媳妇跳起来跟我理论,有两次我俩差点打起来。我儿子竟然说让我别管闲事,难道我是瞎子、聋子?还不是怕儿子吃亏!” ~·~·~·~ 我在一旁听她们谈话,每当这个长辈(A)说起“我儿子”时,我就有点晕,恍惚之间好像说的是儿子,也是她自己。儿子和妈妈仿佛一体,儿子疼,就是她疼,保护了儿子,就是保护她自己。至于那个儿媳妇,在A眼中似乎是一个好吃懒做不讲理的“第三者”。 我说,       “年轻人的事情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你就不要掺和在里面,弄不好会帮倒忙,毕竟你们已经是两家人啦。” 她一脸疑惑,完全不能理解的样子,       “儿子吃了亏,当妈的难道不管吗?” ~·~·~·~   这样的妈妈,在我们身边应该不是稀缺品吧? 如果试图让她把自己与孩子区分开一点,对她说:       “儿子有他的想法,他自己的事,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你把自己照顾的好一点,他们就安心啦。” 是不是有点像是要把她的生命内核几乎全给抽走? 妈妈紧紧地抓住儿子不放,这是儿子真正需要吗? 这种爱,密不透风,让人窒息。   对于婴儿来讲,妈妈给予足够多的关注和爱护,会让孩子感到安全、舒适,感到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值得被爱的。 可是孩子既已长大,如果妈妈的心里仍然无法放下为孩子操持那部分本该他自己负责的事务,这个孩子大概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个体。在妈妈“浓浓的、无法逃脱的爱意”里面,孩子逐渐失去力量,甚至消解了成长的欲望。 妈妈会很有成就感吗? 我看到A收获的是:孩子弱不禁风外表下,脆弱敏感的个性、对A的恨、以及变本加厉的索取。 妈妈亲手打造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这让我想起一次在火车上遇见的一对母子。 儿子5、6岁样子,长得非常可爱。在卧铺车厢里,面对面坐着聊天的人们,看到这个孩子都很喜欢,和他说话,逗他玩。 可是呢,无论谁怎么逗他,男孩都不搭理,甚至被误以为是哑巴,眼神总是朝向妈妈。被逼急了,害羞的他会躲到妈妈后面。 ~·~·~·~ 妈妈解释:       “孩子整天和她在一起,一般不和其他人说话,和同龄人玩的时候,被欺负了也不吭声,不回击。要耐心地和他慢慢亲近后,他才会搭理你。” 孩子时常和妈妈贴的很紧,妈妈显得特别开心,她说:       “孩子生下来不久,就和丈夫离婚了,我一个人带孩子,特别辛苦,我告诉儿子,你爸爸不在了。” 我感觉她似乎在告诉儿子:你爸爸死了,以后,不要再提此事了。 ~·~·~·~ 我看她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好奇地问有没有打算再找个对象呢。她笑笑说:       “找过,儿子不喜欢他,同时也吃不准对方是否会爱这个儿子,担心以后儿子跟他受欺负,就分手了。”   她看着儿子,接着说:       “儿子是我的命。儿子饿的时候,恨不得把手指咬破让他喝我的血。” ~·~·~·~   看着这位年轻妈妈,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为了孩子愉快地成长,她宁愿一个人担起养育责任,似乎无怨无悔。 她用并不坚实的身躯,为儿子遮风挡雨,她把最好的,都给儿子,我深深被这位母亲感动。 然而,我又感到深深的不安。 如果说人们持续一生都在寻求关系链接和个体自由之间的平衡, 那么,儿子有一天长大了, 想离开妈妈开始自己独自生活了, 面对这份厚重的母爱, 他要用多么大的力气来告慰妈妈和他自己的失落呢? 希望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   我想说,在纠缠粘连的关系里,其乐融融的表象背后,透着心灵无声的、痛苦的呐喊。     此时,龙应台的文章《不必追》里面的一段话映入我脑海,我想借此送给亲爱的父母们: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 只不过意味着, 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 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而且, 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 不必追。    

6361 阅读

【漫画】你失败了我也爱你

夏獭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160 阅读

学会拒绝:在需要说“不”的时候,大声说出来 | 说“不”时,我们在做什么?

本文摘自钱红梅咨询师的讲座,点击收听 大家晚上好,我是钱红梅,很高兴今天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有关拒绝的主题。 关于拒绝,关于说不,相信对每个人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一到节假日,很多单身的朋友就开始发愁,回家必然面临着父母和亲戚的拷问,“你怎么还没有男(女)朋友呀?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要不然我帮你介绍吧”,甚至还有人会问,“你今年收入多少呀?你涨工资了没有呀,你升职了没有?”聚会的时候,一直关系很好的老朋友或者老同学会来跟你借钱,这时候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呢?另外,在职场上,当面临着年终的考核和评审,作为一个员工心里肯定是忐忑不安的,即便你内心有一万个不愿意,你可能依然会答应老板一个又一个的加班。  一、我们为什么害怕拒绝别人?   每当遇到这些类似的情况,都会让人感到很为难。原因有很多,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也许是不愿意面对冲突:因为面对面的拒绝别人,其实会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还可能是怕拒绝之后,对方会有各种反应,对方可能会表示指责、不满甚至可能会导致人际关系的破裂。而且拒绝别人也会引起自己的内疚感,我可能不再是那个助人为的好人了,或者我不再是无所不能的了。所有这些不敢拒绝的原因都可能与“独立和亲密”这个主题相关。   从“独立和亲密”的角度去解读,为什么拒绝别人那么难。   一方面,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选择和自由,但同时,我们作为社会人也需要和他人亲密和连接。因而,我们会发现拒绝他人的难度是随着和对方亲密程度的提高而增加的。也就是说,我们对越亲密的人,越难以拒绝。所以如何在保持自我独立的同时,又不破坏和他人的亲密连接,这需要平衡,需要有所取舍。   担心关系破裂 担心面对冲突 害怕自己内疚 担心破坏自己全能感 我们为什么害怕拒绝别人?首先,我们可能会担心关系的破裂。其次,每个人都不愿意面对冲突,因为冲突所产生的张力会让每个人都会感觉很不舒服。第三,我们会还害怕拒绝别人而产生的内疚感。最后,拒绝和说不,可能会破坏自己的全能感,之前我有很多能力来帮助人,我是很全能的那种感觉会被破坏。    二、说“不”时,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别人?说不的时候,我们其实在做些什么?   1. 保护自己的边界   首先,在说不的时候,我们是在保护自己的个人的边界。这个边界既包括身体的边界,也包括情感和精神的界限。这种保护可以使自己能够不受他人的操纵、利用和侵犯。比如刚才前面提到的过年回家的单身朋友的困境,亲戚朋友对其隐私的各种追问,可以说是对个人边界的侵入,毕竟这些都是很私人的事,完全应该由自己做主,不需要向别人汇报。但是面临这些入侵的行为,这种不悦很难说出口。   再比如说有些父母会侵入孩子的边界,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即使你已经成年,你的妈妈好像也还是不相信你能够冷暖自知。还有些父母会不敲门就闯到孩子的房间里,不经过孩子的同意,就私自翻看孩子的作业,甚至日记本等等。   虽然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实际上,人际边界的试探往往就是从这些小事开始的。所以,我们需要在自己不方便的时候鼓起勇气说不,在人际交往中慢慢建立一个清晰的边界。     2. 承认自己的需求并优先满足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决定不再委屈自己,做讨好、迎合别人的好人,我们可以承认自己也有需要,而且是首先满足自己的需要。在生活中经常能够看到,有很多人会通过委屈自己讨好别人的方式来获得别人的好感和肯定,从而体现自己的价值。只有别人说我好,我才是真的好,这些人会非常在乎别人的评价和认可,把别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而忽略和压抑了自己的需要。   有个朋友说他妈妈就是这样的好人,在他小的时候经常会把他心爱的小人书打包借给别的小朋友。他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小人书一去不复返。等他自己想看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什么小人书了,这对孩子来说是很悲伤的故事。   再比如说朋友讲述的有一对去日本旅行的老夫妻,他们待了半个旅行箱的泡面,因为他们的旅行套餐里不包含晚餐的。然后他们为了省下在外就餐的钱带了半个旅行箱的泡面,他们对自己这么的节俭,但是他们却给自己唯一的外孙买了两个不同颜色单价5000元的书包。他们说,“买两个我外孙可以换着用,这个书包功能好,可以防地震,掉在水里还能飘起来。”这对老夫妻完全忽略了自己的需要而去满足儿孙,即便他们的孙子并没有那么需要这个书包。   对于年轻的父母来说,有时候上了一天的班回到家,累的简直动都不想动。这时如果孩子过来缠着你和他玩,那你当时的内心也是很崩溃的。这时候承认自己的需要,拒绝对方的要求就是十分必要的。比如可以跟孩子说“妈妈现在太累了,我要休息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后再陪你玩,好吗?”孩子也会很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他也会明白,妈妈其实不是超人,也需要休息,反过来,他可能慢慢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父母打起精神勉强陪孩子玩,自己也会因为疲惫状态欠佳,一肚子怨气,即使陪了孩子,质量也不会很高。     那么,为什么会有讨好迎合别人的这种状态呢?   这种人际交往的模式的形成与早年的环境或者经历有关系。当我们是一个弱小无助的孩子的时候,可能需要压抑或者隐藏自己的需要,努力满足父母或者周围人的需要,才能获得认可和爱。孩子希望通过这些付出,可以让对方喜欢自己,认可自己,爱自己。这种模式早年可能是有效的,乖孩子会受到父母和周围人的认可,但是成年之后,因为环境的改变,讨好、迎合他人的方式,却换来一次次的失望。通过满足、迎合对方获得自我价值的想法,变得只是一厢情愿。   对于这样的朋友来说,第一步需要先意识到自己有这种讨好迎合他人的状态,而且需要明白,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不再需要继续用这种方式来和别人相处。之后要尝试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样做并不意味着自私自利,因为每个人只有先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情绪、状态,才能有精力去照顾身边的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最基本也是你应得的,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承认并且满足自己的需要,不去讨好迎合他人是依然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和喜爱。   3. 给对方为自己负责的空间   为什么我们要学会说不,在我们说不的时候,给了对方一个空间,让他能够发展自己的能力为自己负责。实际上,很多时候包办某种程度上剥夺了他人发展自己能力的机会,满足了自己的自恋而不利于对方的成长。   在亲子关系中,我提倡说只要争取做一个足够好的妈妈,或者说六十分妈妈就够了,只要能够满足孩子的基本需要就可以了。做一百分的妈妈往往都是妈妈自己的需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价值感、成就感,而结果反而是影响了孩子自主能力的发展。   有些父母对孩子的事从小的都是包办的。小时候追着喂饭,追着给孩子增减衣服,上学后给孩子选学校专业,毕业后给他选工作选爱人,孩子没有机会去面对困难并且凭借自己的能力解决困难,获得经验。这样的孩子在成年后,父母又会抱怨孩子没用,其实正是因为父母太有能力、太能干,才造就了一个没用的孩子。这个孩子会一辈子依赖父母,这其实是一个双方配合完成的过程,对孩子来说也是非常痛苦的。   4. 培养健康、成熟的人际关系   第四点是为了培养一个健康成熟的人际关系。在未来理想的人际关系中,每个人只要为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不需要为别人的情绪和和行为负责。   有些的父母为了给孩子完整的家而没有离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经常听到来自父母的抱怨,“要不是你,我早就和你妈离婚了”。孩子背负着这种内疚,一味孝顺父母,违背自己的意愿满足父母的需求。其实每个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父母没有离婚,也许只是无法面对和处理自己的情绪,因此抱怨孩子是心理不成熟的表现。对孩子来说,并不需要对父母的生活状态负责,父母的人生,需要其自己负责,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试着放下这些心理负担,只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就足够了。   在和朋友相处过程中,可能也会有比较负担的状态,当朋友经常对我们抱怨,经常感受到铺天盖地的负面情绪扑面而来,这时候该怎么办呢?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告诉朋友,“你这种情况其实我帮不上什么忙,如果他愿意,可以建议寻求专业的帮助”。比如说约咨询师去谈谈这些情绪和困扰,咨询师受过专业的训练,可以去消化和处理这些负面的情绪和负能量。    三、如何说“不”   如何说不能?首先,你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心,要有自我的力量感。第二个,能够承认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先爱己后爱人”。   这两点都需要一个长期的自我成长的过程,不是一下子能够完成的。可操作性的是我们需要从一些小事开始练习,说不,或者拒绝别人是和“独立与亲密”的这个主题相关的,所以和自己关系更近的人会更难以拒绝。分层次的话,最亲密的是父母亲人,接下来是朋友、同事、领导,最容易的是陌生人。入门级的考验就是可以先试着和陌生人或者说比较疏远的人说不,最困难最终极的考验是和父母、说不。   先从最容易的开始,曾经有个朋友告诉我,她从小都不敢和别人说不,总是会有各种担心和顾忌。在受到我的鼓励之后呢,她决定从小事上开始做一些改变。之前收快递,总是快递小哥打电话让她到小区门口拿快递,这时候即使她手上有事走不开,比如正在烧饭,正在写文章,她也会放下手头的事,跑到楼下自己去拿快递。这一次,她决定要做一些改变,她鼓起勇气说,“我现在不方便,你帮我把那个快递送上来吧。”没想到快递小哥二话没说就把快递送到她家门口。这个经历让她深受鼓舞,说不的结果其实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可怕。   然后进入进阶考验第二级,比如朋友跟你借钱,这时候可能需要先考量你们之间的亲密程度,你跟他的关系到底有多近,或者说更现实的他的还款能力是怎么样的?有句话叫“救急,不救穷”,如果说他很紧急,比如说在医院,或者有紧急情况,那可能会考虑借钱给他,但如果说不是这种情况,可能还是要说不。决定借钱之后,自己心里有数,你能不能做到真的借钱之后,什么时间还,是否需要有书面凭证,如果到时间没有还还需要持续不懈地催等等。   第二级考验虽然困难,但是更难还是和自己的父母、亲戚说不,因为关系如此的亲密,这个不是很难说出口的。熟悉心理学的一些朋友可能知道有个说法叫,“不带敌意的坚决,不带诱惑的深情”。在和父母或者亲戚朋友的拒绝过程中,也需要需要掌握这个原则。还有一句话叫“温柔的坚持”,我们的表达需要更加委婉、柔和,更加幽默。比如说,“我都这么大了,你还不放心我的事吗?我自己会搞定的。”但是自己心里要很清楚,这个不一定要说出来,但是可能方式上需要有一些注意。最重要的就是要记得说不的时候,一定要让对方简单明确地接收到这个不,不行就不行,不能模凌两可让对方心存幻想,这样的后果其实更不好收拾。   最后,感谢大家的陪伴和倾听,谢谢大家。

1903 阅读

Michael Diamond: 作为“第三者”的父亲

翻译的段落节选自Michael Diamond博士的专业文章,可遇爸已获得作者本人的翻译授权。而每次翻译过后,我都会做点联想。没有理由做纯粹的翻译,却让自己不去思考。  01  重要的“第三者”   父亲在自己孩子生命中担当的最早的角色,就是作为“第三者”,帮助自己的儿女艰难地与母亲划定身心边界。   为了能够理解这个现象,我们需要如此看待快速成长的学步期(1-3岁)幼儿:他们看到的世界,实际上如同一张刚洗过的照片,是一个正在逐渐变得清晰的世界。到目前为止,唯一能够被清晰地分辨出来的客体就是:母亲。   但我们知道,对学步期孩子而言,母亲的身心此时总是和孩子融合在一起,外人几乎区分不了这个阶段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身心界限。而父亲呢,此时在孩子的世界中,也只是一个站在母亲身旁的,似有似无的朦胧形象。     但是,从生命的第二年开始,父亲的形象会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幼儿开始意识到在这张照片里,原来除了母亲以外,还有其他人存在。 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父亲就走出了重重迷雾,此时,他要做好准备,让自己承担起孩子生命中“第二个重要他人”(second other)的角色。         宝宝是欢迎这个“新”家长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的。 从18个月到3岁这个阶段,孩子的身体、情绪以及人际意识都会以令人目接不暇的速度成长。这种身心成长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十分明显的影响。 比如说,在这个阶段到来以前,宝宝本可以心满意足地坐在母亲身边,但现在,他们坐着坐着就会躁动起来,你可以感觉到那份躁动,其激烈程度就像即将破壳而出的小鸡,对着困住自己的蛋壳不断发起攻击。   先前和母亲构建起来的那个温暖的共生的壳,现在开始变得让人烦躁。而那种排他性的母子/母女关系,也开始变得有些让人窒息。 宝宝此时已经做好准备,来迎接更多的外部刺激了,而这些刺激,不久将改变他们的思维、情绪、知觉,以及行动。   有时,父亲需要通过哄骗、诱惑甚至直接“推一把”的方式来帮助孩子走出母亲的温柔乡。     男人们通常特别适合帮助孩子来完成这个发展任务,因为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不同,父亲和孩子之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身心混同”(psychobiologcal intermingling)关系。而这种身心联结在母子之间十分常见,它是母亲通过十月怀胎,以及产后的母乳亲喂和孩子建立起来的一种极亲密的身心联系。         无论身体发展得怎么成熟,又或者外界刺激怎么诱惑,在这个阶段,很多宝宝对于离开妈妈既安全又舒适的温柔乡依然是不情不愿的。   我们不得不指出,此时如若没有父亲及其替代者的持续鼓励,很多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完全离开母亲的怀抱。   有些孩子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一个高参与性的父亲,他们会比其他孩子更早地发现:呆在母子共生关系中,有时候既单调,又无法让自己长久满意。                   02  “男子气”需要和父亲的互动,来激活   到了某个节点,所有的宝宝都会开始注意自己的父亲,和父亲有连结的宝宝,得以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感知这个世界。 这一点对男孩子而言尤其重要,因为男孩不光要在情绪上与母亲分离,而且他们同时也会越来越注意到自己和母亲在身体构造上的不同。   小男孩的初始心理预设是:自己和父母亲的身体都是相同的。但他会逐渐地意识到男女之间生殖器的差异和性别差异,他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其实和母亲不一样,但和父亲是相似的。   意识到自己在很多方面和妈妈不同,对这个阶段的男孩子而言可能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要知道尽管一直在成长和变化,女孩子们却依然可以通过身体的相似性来确认自己和妈妈是一国的。     但是男孩子却无法获得这种确信。当身体和性别差异性这个问题袭来的时候,很多男孩子可能都无法单独面对这种差异。   此时,一个能缓冲儿子所受冲击的,积极在场的父亲(或他的替代者)就真真是不可或缺了。          父亲要积极且亲密地参与儿子的生活,要帮助儿子安全确认“男女性别有差异”这一事实。 通过这些参与,父亲实际上为儿子竖起了一面镜子,儿子可以通过这面镜子看到他自己。因为要认同父亲的男性角色,男孩子得以第一次开始探索其身上天生就蕴藏着的男子气。      03  3点随想   1.   这篇小译文,对于中国家庭特别适用。 很多人说,中国社会是男权的,而中国家庭则是母权的——有时候不光是因为母亲太过强势不放手,而实在是因为父亲太过缺失——母亲放手则孩子的管教无以为继,因此只能一直维持母子共生,母女共生。 但这种共生是要付出代价的——其中最典型的代价就是:孩子要长期做母亲的情感容器,帮助消化母亲的各种负面情绪(因为她老公不在);而母亲做孩子的生活保姆,帮助孩子应付其应付不了的日常生活,如做饭洗衣帮忙带孩子的孩子。 有时候,这种共生可以一直维系到母亲去世。但更多时候,共生的双方都感到不自主,也不幸福(当然也有例外)。     2. 在最早的岁月里,父亲其实就是一个破坏者,一个横插入母子共生的“第三者”。 这篇译文明确指出:孩子在18月以后,其身心其实都期待着父亲的“插足”。 所以有时候父亲不要被看似强大粘腻的母子共生关系所吓退,你的孩子需要你,而你的妻子可能也期待着那种可以暂时脱身的自由。 父亲是重要的,作为父亲我们自己要有价值感和信心。   3.  每个男孩子都具有先天蕴藏的男子气,但是这个部分是需要通过和父亲持续互动,通过认同父亲的性别角色而被激活和维持。 因此很多担心自己“男人味少”,“太娘”的男生们,他们哪怕成年以后,在生命中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寻找父亲的替代者——一位大哥;一个偶像;一位上师;一个领袖....... 其实很多女孩子也是如此,对父亲替代者的无数次理想化和贬低化的循环,让她们痛苦,也让我们再次警醒——从一开始,父亲就不应该离场。 你离场造就的情感空洞,经常要让孩子拿上半辈子去填补。着实可悲可叹。  

732 阅读

他们用爱让我失去自己 | 父母对形成自我的影响

-“老师,您觉得生活有意义吗?” -“老师,您觉得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老师,您能告诉我,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类似这样的问题在我的咨询中被无数次的提及。 他们毫无生气地坐在我面前,眼睛里充满茫然,有时还带有一丝丝的恐惧。当然,他们也用了很大的勇气,带着些许希望,来到咨询室寻找答案。 这些来访者似乎感受不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不了解自己, 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更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和梦想。 他们像一朵浮云,漂浮着没有坚实的根,也没有清晰的轮廓。 因为,在他们成长最初的道路上,有一份厚重的爱将他们的“自我”慢慢吞噬了。 将这份厚重的爱剥开,我们看到的是: 1.忽视孩子自己的意愿:       -当孩子想要吃个苹果时,父母递上一个水梨说:“孩子,梨子对嗓子好。”       -当孩子想要学习打篮球时,父母给孩子报了最好的舞蹈班说:“宝贝,女孩子学习舞蹈身材好又有气质。”       -当孩子充满期待的说以后要当警察时,父母皱皱眉头说:“警察很危险又辛苦,不如当个经融家吧,舒服又有钱。” 是,父母们说的都对,可这是父母们的经验和想法。 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从未经历过,只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于是他们千万种梦幻的世界都被父母们一个个摧毁。过早的让他们面对父母刻画好的唯一的现实道路。  2.未真诚地关注孩子的意愿: 当然,父母们会委屈的说,我有问孩子:       -“想吃什么?”       -“想要什么?”       -“想做什么?” 问是问了,但未必是真心地问。 有位来访者曾这样描述:       “他们(指父母)问我为什么不,其实他们不是真心的想知道我的想法,他们只是想尽快的解决我不按他们想法做的这个问题,最终是要顺他们意的。” 所以,有时候父母问孩子原因,是想找到让孩子更好的顺从父母的方法、对策。 要知道,孩子往往是一对多,又是弱势群体,最终是敌不过父母的。 有一位来访者表示曾奋力抵抗过,希望父母能考虑到她的感受,结果得到的是母亲极度的愤怒,甚至是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打滚。 想想看,当一个孩子看到如此失控的场景她会是何等的恐惧!她还有什么力量去抵抗。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顺从比抵抗要舒服、安全的多。 渐渐的“顺从”父母成为孩子的习惯,孩子的人生变成了父母的人生。  3.将压力、焦虑转嫁给孩子: 有位来访者叙述: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妈妈整天以泪洗面。妈妈总是和我抱怨爸爸,不停的问我要不要离婚。我觉得妈妈好可怜,我真的很没用,帮不了她……” 看似这位母亲在征求孩子的意见,其实在把孩子推向进退两难的艰难境地。母亲的痛苦、焦虑显而易见,但不应将自己无法承受的情绪转嫁给那么弱小的孩子。 此时,孩子只会埋怨自己没有力量帮助、照顾母亲,孩子和母亲的角色互换。长期以往,孩子的人生重要任务就是照顾父母,让父母满意、开心,而不是追寻自己的人生价值。  作为父母的我们需要松开“爱”的束缚,给孩子更多成长的空间,顺利的形成他们独立而独特的“自我”: 1.请站在孩子的角度看待孩子的世界,把梦幻的无所不能的童年世界还给孩子们。给他们时间,慢慢接受属于他们的现实世界。 2.尊重孩子的意愿和感受,真诚的倾听他们内心的声音,并在安全的范围内给他们自由选择的权利。 3.当我们急于强加于孩子什么的时候,我们需要反省,是不是正在把属于自己的焦虑转嫁给无辜的孩子们。 4.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不断适应环境的能力。千万不要把我们认为对的人生经验强加给他们,因为那并不一定适用于他们生存的环境。恐怕我们越帮越忙!  

5566 阅读

那些温暖、强势以及让你感到被抛弃的隔代抚养 :一场和南希之间的“育儿督导”

虽然南希.麦克威廉姆斯既是一位出色的临床心理学家,亦可说是精神分析发展心理学之集大成者,但是她确实很少在其作品中谈育婴,谈如何为人父母。   在这一次的督导当中,我灵光乍现没有呈报任何case,而是把在我开始写育婴文章以后搜集到的一个重要的读者问题反馈给了她,希望她能给出一些建议。 没想到,此番交流,还是挖出了金矿。 我们谈的是在平台中留言最多的——隔代抚养问题。   下文中有引号的,是南希的原话,没有引号的,是我个人的思考。我认为这种陈述方式能够最好的还原当时的情境。    01  祖辈溺爱宝宝? ——It’s ok   有一位读者在我的后台留言,她的情况大致如此,即她妈妈现在正住在她家里帮忙照顾宝宝,宝宝已经将近两岁了。 随着宝宝的成长,她体验到越来越多的和自己母亲在育婴方式上的冲突。   最突出的是外婆溺爱宝宝的问题,她总是取悦宝宝,过快地满足其需求;而且在有些时候还会与自己起冲突,说“连你都是我带的,现在不挺好的,现在我带你的孩子能有什么问题?”如此种种,让她感到既不舒服又无力反驳.......   听到这里,南希笑着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和故事: “我认为祖辈是非常重要的育婴帮手,在中世纪的欧洲,祖父母们总是会参与到育婴当中来。因为当时新生儿的父母几乎总是和祖父母们住在一个村子里面,因此每当忙不过来的时候,祖父母总是他们最重要的求助对象。”     “我觉得这位母亲不用太过担心,我认为:只要妈妈没有放弃孩子主要照顾者这个角色,只要她还在这个角色当中没有退场,就不用太担心外祖母的溺爱问题——因为相比起来,孩子几乎总会更亲近自己的妈妈,总会更加信服于她,并且内心认同她的生活方式。这源自于孩子和自己母亲某种先天的身心连接。”   “相比于其他人,母亲对孩子而言,是一个天生的,优质的主要依恋对象。在孩子三岁以前,父亲的重要性都很难和母亲相比。所以,孩子通常只会在母亲身心完全退场的情况下,选择另一个主依恋对象,从而求得内心安全感(儿童期的主依恋对象,已经被证明是成年后心理安全感的最重要来源)。因此只要母亲身心都还在孩子身上,就不用太担心自己会失去抚育孩子的主导权。因为孩子通常会优先认同她。”   “而且在所有的文化当中,祖辈都是溺爱孩子的。无论是美国、欧洲,我相信还是在中国,祖辈都倾向于宠溺孩子。这没有问题。来自于祖辈的,适当的溺爱对孩子而言是美好的体验。” “就我自己而言,我是感到遗憾的。因为我的孩子降生后,没有任何祖辈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所以我当时带孩子没有帮手非常辛苦(南希有三个孩子)。”   “但是我雇了一位意大利老太太做我孩子的保姆。这位老太太比我大三十多岁,完全可以充当孩子们的老祖母角色。而且你知道吗?她自己一共生养了十三个孩子!而且都被她照顾得很好,所以我认定她是一位很有母性的老太。”         “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有矛盾。其中最让我不安的是,她老是给孩子吃曲奇饼干。每次我回家,都会看到孩子们坐在她身边吃曲奇。’我的天哪,你知道曲奇糖分多高吗?’ 我有一次忍不住对她喊了起来,’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喂他们曲奇了?糖分太高了!从现在开始,孩子们每天只能吃一个曲奇,明白吗?’”   “老太太很快应承 了下来……但是,后来我下班回家,发现孩子们的曲奇照吃不误!老太看到我疑惑的眼神,总会嘟噜着说:你看,南希,孩子正在吃他们今天唯一的一个曲奇呢,只吃一个呢……” “直到最近和我的孩子们谈起这件事,他们都还会怀着暖意地忆起Nanny每天给他们吃的“唯一一个”曲奇,虽然每天都有十来次“唯一”。大家都在笑,这里没有什么痛苦。我和我的先生当时不可能那么纵着他们,因此他们童年最重要的受宠体验来自于他们如奶奶一般的Nanny.”     02  另一种情况 ——It depends   “但也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祖辈想要获取孩子的主要照顾者的角色。有时哪怕孩子妈妈或者爸爸想要在带孩子上面有所付出,祖辈仍然会有意无意地‘驱逐他们’,把几乎所有的养育工作担负下来。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在拉丁美洲的文化当中,很多女人在青少年时期就被自己的母亲催着嫁人和生孩子,生下孩子后由母亲负责养育;而她们自己呢,在步入中年以后通常也会催促自己的女儿赶快结婚生育,因为她们作为外祖母也要来接管养孩子的工作。如此育婴模式代代相传。   “所以外祖母或者祖母代替母亲的现象并不少见——关键是孩子的母亲本人感觉怎样。如果母亲对此感到ok,她也需要孩子祖辈的帮助,那么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母亲对此感到不满意,那么她就一定要跟自己的母亲或者婆婆好好谈谈,对此她要展现出一个母亲的坚定和力量。”     我个人在美国看到的情况是,祖辈会帮忙带孩子,但只要孩子的爸妈在世,祖辈们一般很少会成为主要照顾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通常都会避免“喧宾夺主”的情况发生,他们会襄助父母,但不会代替他们。这似乎是一个文化符号。    这些老人辛苦了大半辈子,在跟他们聊天时,我发现他们大都想好好享受自己的退休时光,旅行、度假,做之前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情,他们通常不会有那样的激情再去全职地带孩子。每个人都值得拥有自己的生活。  03  最需要重视的情况 —— It needs to be cautious, and cautions!   “有一种情况需要尤其尤其小心,那就是完全的隔代抚养——也就是说父母退场,把孩子完全寄养在祖辈家。包括父母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探望一次孩子的情况,这也是完全的隔代抚养。”    ”在处理这种情况的时候,父母们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这种情况很容易让孩子产生强烈的,令他们无比疑惑却得不到解答的被抛弃感,严重的会导致一辈子萦绕不去的分离焦虑。寄养的年龄越小,可能产生的问题越严重。除非实在万不得已,把三岁以前的孩子送出去寄养我不提倡。”   “最惨的情况是’双重抛弃感’,何谓双重抛弃感?那就是孩子从父母那被送到祖辈处,如果没有处理好,要经历一次重要的被抛弃体验。在几年或者十几年,也就是充分建立了与祖辈的依恋关系以后,父母在不甚言明的情况下又把孩子接回来,那么孩子又将体验到一次惨烈的被祖辈抛弃的感觉。”    我认为,如此在心理层面上遭受的创伤,将使得他们将来很难再信任和依恋任何成年人。   南希所说的双重抛弃体验,会让他们对一切亲密关系的持久性产生怀疑。 他们成年以后,要么难以维持友情,要么难以维持爱情。感到孤独,却难以再主动索取。        谈到此处,我想到国内的很多很多留守儿童,如果处理不当,这会成为非常非常严重的时代性创痛。   “因此我个人认为”,南希继续说,“为孩子的心理健康计,父母能够不退场就不要退场。如若真是万不得已要做完全的隔代抚养。我觉得最最重要的就是:事先向孩子做出充分的、真诚的解释和说明。”   我相信,南希这么建议是因为,孩子是这样一种存在——你不跟他们说,他们就会自己猜,而且越猜越跟自己有关,越猜越是自己的错。   所以哪怕再小的孩子,当你做出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的决定时,一定要提前地、充分地跟他们说明。 他们哪怕听不懂你的语言,也能读懂你的情绪和意图。你要把他们当做平等的对象交流,告诉他们你这么做的原因。   我的一位来访者曾经提醒我:所有没有言明的分离,都容易被体验为抛弃。不告的离别,会被体验为诀别,永不再见。   我的另一位来访者告诉我:ta小时候妈妈把ta寄养在外婆家,每次送ta去到那边以后,妈妈的离开”模式”总是,先找个好玩的东西吸引ta注意,然后自己趁机溜走。   所以ta从小就习惯盯着远方看,因为那里藏着妈妈消失前最后的背影。然而,这并不是让人愉快的远方。 一次网络咨询,因为我的疏忽,ta没能及时看到我的视频,只能听到我的声音,那一次ta几乎惊恐发作。我当时毫无疑问正被ta体验为那个消失不见的妈妈。   “第二点,父母在把孩子托付给祖辈以后,绝不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不见。他们最好要通过视频、电话、信件等等方式,规律性向孩子表明自己依然在场。 自己哪怕会离开,但也不会从他们的世界中消失。”   对我,南希不会解释这样做的原因,因为几乎所有心理学家都知道何为“客体恒常性”。我在此也没有足够的动力和篇幅定义何为客体恒常。   简单地说,三岁以前的孩子,大都会认为人若是消失,不为他们所见,那么这个人也就不存在了。年龄越小,越会如此认定。在三岁以后,孩子们才会逐渐确信——爸爸妈妈就算不见了,不在我身边了,那么他们也不会不存在,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对于越小的被寄养在祖辈家的孩子,父母越应该频繁“标注”自己的存在。以此强化他们的“客体恒常感”。 没有建立起客体恒常的孩子,成年以后,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自己的伴侣没能接电话,或者一时没能联系上,就会极度失控,甚至心理崩溃——因为他们内心的那个孩子,并不能确信没能被自己亲自看到听到感知到的对方,是否还真的存在着。这将会造就一种怎样的恐慌。   04 结束语    我相信对于学习心理学的同事们来说,这篇小文只是在老调重弹。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认为常识,是需要被充分传播的;而重要的事情,需要被反复言说。   有了孩子以后,我第一次体验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感受。 看着那些和我孩子一样本来一清如水的小生灵们遭受不必要的苦楚,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悲哀。 从最自私的角度出发,我希望我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着安全感的同龄人环境里。而他们的父亲,曾为造就这个环境努力过。

1293 阅读

父母离异会令孩子产生心理问题吗?

4251 观看

身为人母的挑战 | 简单课堂·13期

当妈是件苦乐参半的事情,你一定看过身边当妈的女性朋友幸福陶醉的样子,也一定听过她们的各种抱怨。我们就来聊一聊女性在这个人生阶段,会经历哪些变化、面临怎样的冲突、应对怎样的挑战。   •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 •当妈会经历哪些变化? •这些变化会带来哪些冲突? •当妈需要get的技能 •当妈面临的各种挑战

8513 参与

让家不再成为牢笼 | 简单课堂·24期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家庭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每个家庭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家,让我们感到安全,归属和被需要;但家有时候也会让人彷徨、无措和窒息;有时候家的故事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有时候我们不知不觉走进了自己设下的陷阱,也许过了许多年之后你发现,原来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如出一辙的相似,尽管在多年以前自己笃定的认为自己和父母是不同的。当爱变成了一种诱饵,而把人禁锢在家的牢笼当中的时候,我们很难发展真实的自己,很难成为真实的自己。   一、重新认识家庭:理解家庭规则对我们的影响   二、爱的牢笼阻碍个体的发展      1.没有当过小孩的人,无法成为成熟的个体    2.被父母帮助的小孩,无法成为成熟的个体   三、走出牢笼,走进家中,成为真实的自己

9291 参与